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九十三章 【终于要进幽州城】


  “谭十九叔叔,那个高高的大翅膀是什么呀?”

  “啥?哪里有大翅膀?咱咋没有看见?”

  “就是山上的那个呀,不停的在转悠呢,声音好响啊,轰隆轰隆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明白了明白了。那个并不是大翅膀,那个叫做风力发电。它被大风吹动的时候,就会造出一种神奇的电,非常厉害,特别厉害……”

  “谭十九叔叔,电是什么呀?”

  “电就是电,这有什么可问的?比如下雨天的时候打雷,轰隆一声天地全都变亮,那个变亮的就是电,你们也可以认为是雷。”

  “可是谭十九叔叔,到底是雷还是电啊?您能讲清楚一点嘛,我们越听感觉越迷糊……”

  “我说你们这帮小孩子到底有完没完?叔叔我一刻钟几十万上下的收入哪有时间跟你们讲这些?烦不烦?赶紧回牛车上坐着去。”

  “谭十九叔叔,你为什么生气了?是不是因为你也不懂,所以才会变的生气?”

  “胡扯,瞎扯!叔叔我身为幽云顾氏的旁系,满肚子里面装的全都是学问。我只是嫌弃你们烦人,所以不想搭理你们这些小东西。”

  “可是谭十九叔叔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谭十九终于被一帮孩子弄炸心态,大吼一声道:“谁再敢追着我问东问西,我就把他卖给突厥蛮子,到时候被人扔到羊堆里,变成一个臭烘烘的小臭娃。”

  大吼之中,他故意装出凶神恶煞的架势。

  可惜的是,孩子们嘻嘻哈哈丝毫不见害怕。

  一个小丫头抱住他的大腿,顺着大腿哧溜哧溜往上爬,动作极其娴熟,像个小猴儿一般利索。

  转眼之间,爬到了谭十九身上。

  只见小丫头伸手揽住他的脖子,凑起小嘴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口,咯咯笑道:“谭十九叔叔不要生气,妞妞亲你一口让你开心……”

  “我,我,我!”

  可怜谭十九堂堂九尺汉子,被一群小孩搞的毫无脾气,他满脸绝望的站在那里,任凭小丫头把他脸上亲的口水滴答。

  不远处的牛车上,妇女们吃吃的低笑,纷纷打趣道:“谭家兄弟,看你这个样子不像是悍匪啊,你连一群小孩子都摆不平,当初是怎么拦路抢劫的呢?”

  谭十九面红耳赤,哼哧哼哧辩解道:“休要胡言乱语,咱以前开山劫道的时候可狠了,手中一口大刀,杀人从不眨眼……”

  他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威武,脸上努力表现出凶悍神色,哪知只听吧嗒又是一声,妞妞又是口水滴答的亲了他一口。

  这货登时僵立当场,悻悻然扭头不听众人的大笑声。

  ……

  牛车缓缓行驶,队伍不断前进,随着越来越接近幽州,道路两旁变的更加繁华。

  妇女们感觉自己的眼睛渐渐不够用了,她们趴在牛车上不断的东张西望,每当看到一样稀奇事物,顿时发出啧啧赞叹之声。

  她们大声的招呼谭十九,不断的发出各种询问,很烦人,但是谭十九每次都耐着性子予以解答。

  比如一个妇女看到高高飘扬的旗杆,于是满脸好奇的问道:“谭家兄弟,为什么道路两边竖着这么多的旗杆?”

  谭十九翻了翻白眼,抱着妞妞一边有一边回答道:“那是各个村子的招商口号,旗子上面写的都是各种标语。”

  妇女眨眨眼睛,指着不远处一个巨大围栏又问道:“这些围栏是干什么用的呀?”

  谭十九看也不看那边,直接回答道:“三年之前的幽州城开设了互市,专门用于周边各国的边贸通商,那些外族总是驱赶着大批的牛羊,过来之后必须找个地方存放起来……最开始的时候是某个村子修建了一个围栏,通过收费的方式提供牲口寄存服务。渐渐的其它村子也跟着有样学样,几乎每个村庄全都在官道旁边修建了围栏。”

  妇女们听的连连称奇,忍不住道:“建一个围栏就可以收费赚钱吗?那些外族的钱财真有如此好赚吗?”

  “这事可不是简简单单建个围栏。”

  谭十九单手抱着妞妞,另一只手指向前方的围栏,道:“你们只看到表面的围栏,但却不知道背后附带的服务。每当某一支外族商队到来的时候,他们将自己的牲畜寄存在这些围栏中。而从寄存的那一刻开始,接到活的村子就成了牲畜的暂时主人。”

  牲畜暂时的主人?

  妇女们更加好奇起来。

  谭十九解释道:“比如喂养的草料,要由村子里担负,又比如牲口出现病疾,同样要有村子里负责,如果哪个村子比较倒霉,接了一批大量生病的牲畜,而这批牲畜一旦没能治好,导致在寄存期间死在围栏中,那么,损失要由村子承担。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脸上现出一抹恼怒,悻悻道:“一年前的某一次,我们谭家庄子曾经遭遇过一次大损失,那次是接了西域乌孙国的五千头牛,结果在寄存期间竟然病死了八百多头,他奶奶的,那次我们谭家赔偿了乌孙国一万多贯钱……”

  “我的老天爷!”

  妇女们惊呼起来,眼睛睁大滚圆道:“竟然赔偿了一万多贯钱?”

  谭十九咬牙切齿的道:“后来我们才知道,那批牛在运输的路上就得了病,所以才会大量病死,可惜已经吃了哑巴亏。”

  说着狠狠一跺脚,怒声又道:“那群混账乌孙人,他们跟谭家耍心眼。”

  其中一个妇女下意识开口,道:“既然在运输的时候就得了病,为什么还要赔偿给他们钱?赖账不行吗?是他们先耍心眼的……”

  哪知谭十九登时摇头,一脸郑重的大声道:“这怎么能行?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。亏了,要认。赖账,不行。”

  他说着再次一指那些围栏,沉声又道:“你们看到的这些围栏,属于很多个村子的产业,他们或多或少都曾经历过亏本的事,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村子选择赖账……记住了,咱们这里是幽州。不论你做任何事,首先都要遵守规则,而规则是哪些规则呢?我家家主称之为品德!”

  妇女们满脸迷糊,下意识道:“品德?规则?”

  谭十九看向她们,肃重叮嘱道:“以后你们渐渐就会明白了,切记这是咱们幽州的底线。”

  他说着抬起手来,轻轻摩挲小妞妞的额头,目光却继续看着众人,沉声叮嘱又道:“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幽州子民,先要学会拥有一颗品德高尚的心。如果品德不够高尚,你们绝对遵守不了各种规则。虽然那些规则并没有人进行监督,然而一旦触犯会让你们寸步难行……”

  妇女们连忙用心记住。

 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!

  ……

  又有一大片建筑物,连绵不断的出现在官道旁,并且在那片建筑物四周,行驶着无数装满货物的车马,有的正在驶上官道离开,有的则是驶进建筑物卸货。

  那里人头攒动,黑压压一片,嘈杂声,喊叫声,车水马龙的景象,有种说不出的繁华。

  妇女们趴在牛车边缘,远远的朝着那边观望。

  这次谭十九不用她们询问,直接开口介绍道:“这里乃是纺织作坊,你们身上穿的棉袄就是这里生产出来的,等到你们在幽州安顿下来以后,我建议女人们可以来作坊报个名,如果有谁能被录用,那可是一份不错的好活计……”

  他说着微微一停,陡然伸手弹出两根手指,嘿嘿笑道:“做一天工,能赚二十文钱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的老天爷啊!”

  妇女们惊呼起来,眼睛之中全是光。

  甚至就连队伍里的那些汉子,
此时眼中也闪烁着震惊的光,纷纷道:“干一天活竟然能赚二十文?这比我们男人赚的还要多了啊。”

  谭十九嘿嘿直笑,道:“如果我再告诉你们,在工坊里面干活管吃管住,并且一年四季都有福利可拿,并且家中的娃娃还能免费进入工坊小学读书,你们是不是更加震惊,是不是更想进入这里做工。”

  所有人呆若木鸡的僵立当场。

  咕嘟!

  足足好半会儿过去,也不知是谁下意识咽口唾沫,喃喃道:“不但管吃管住,而且孩子免费读书?”

  谭十九坏坏的声音继续响起,嘿嘿道:“你们想不想知道,工坊的福利都有什么?”

  所有人的耳朵全都竖起来。

  只听谭十九缓缓说道:“每个女工,每月发放一次工作服。工作服其实就是衣服,干活的时候需要穿着它……但是呀,工作服并非只有干活的时候才能穿啊。平时不干活的时候难道不能穿吗?不属于工坊的雇工难道不能穿吗?都能穿吧,对不对?”

  众人傻傻的点头。

  谭十九又道:“由于每月都会发放工作服,所以很多女工都会把新的工服节省下来,拿回家之后稍加裁剪,就能给孩子弄一身新衣服。又或者改大一点尺码,就能让自家汉子有一身新衣。所以光是衣服这一项,一年下来就能节省很多钱,对不对?”

  众人还是傻傻的点头。

  谭十九越说越骄傲,再次道:“吃的饭,由工坊里面管。穿的衣,由工坊里面发。只要是在工坊里面干活的女工,家里不管有多少个娃娃都能免费读书,而娃娃们在读书的时候,学堂里同样会提供免费的一日三餐。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吃喝拉撒全都不用花自家的钱……”

  咕嘟!

  又有人吞咽唾沫。

  一个妇女满脸憧憬,远远看着那些工坊,喃喃道:“吃的穿的都不用花钱,那不就是说挣的钱都能存下来?”

  所有妇女同时看向谭十九,眼中的迫切像是要把谭十九吞下去一般,急急道:““谭家兄弟你给俺们仔细说说,这些工坊雇人的要求高不高?有啥特殊要求吗?会不会拒绝外地人。”

  谭十九哈哈一笑,道:“只要吃苦耐劳,谁都可以报名。手笨一点的,可以做粗活,手巧一点的,可以做纺织。如果是极其心灵手巧的女人,甚至会被编入特别的工坊之中,那里专门制作高档的棉纺织品,每个女工的工钱都是高的吓人。并且经常会有奖金发放,据说光是奖金一年就能积攒十几贯……”

  牛车上的妇女们心驰神往。

  那群汉子则是听的连连焦急,忍不住凑到谭十九跟前,眼巴巴的问道:“谭…谭老弟,俺们男人能进去做工吗?”

  “哈哈哈哈,不急不急!”

  谭十九大笑起来,顺手拍了拍一个汉子肩膀,道:“眼前这些棉花工坊,主要是雇佣女工干活。但是你们也不用担心,咱们幽州最不缺的就是工作。只要你们肯下苦力,我保证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活的幸福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脸上现出浓浓骄傲,大声道:“这里,是幽州。这里,是福地。”

  汉子们连连点头,然而仍旧眼巴巴看着他。

  甚至就连队伍里的几个衙役,此时同样眼巴巴的看过来,虽然嘴上没有明说,但是脸上表情已经泄露了心思,他们不想回去当衙役了,他们想留在幽州当百姓。

  ……

  谭十九领着队伍继续向前走,渐渐的终于看到了巨大的幽州城。

  忽然他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迁徙众人,一脸严肃的道:“等会你们不要开口,一切都让我去交涉,记住了,千万不要乱说话。”

  队伍众人茫然不解,然而全都急急点头。

  谭十九沉吟一下,忽然压低声音又道:“虽然不能胡乱说话,但是可以适当演戏,额,其实也不用演戏。你们只需要表现出真实一面,让那些人感受到你们是穷苦百姓就行了。”

  一个妇女小心翼翼开口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怯怯问道:“谭…谭兄弟,是有官府要盘查俺们吗?”

  谭十九脸上现出笑意,道:“是官府,但却不是盘查。而是一项入城之初的原始登记,这份登记将会决定你们能拿到多少福利和补助……”

  他说着脸色又变成严肃,再次叮嘱道:“记住了啊,千万不要乱说话,一切由我代为交涉,你们只需要表现穷苦就行了。”

  几个妇女面面相觑,忽然伸手摸向头发,一狠心之下,直接将头发扯乱,然后各自抹了几把锅底灰,不顾一切的涂了个满脸,这才眼巴巴看向谭十九,小心翼翼问道:“这样够可怜吗?”

  谭十九看的目瞪口呆,好半会之后才反应过来,他伸手一竖大拇指,赞叹道:“难怪我家家主曾说,老百姓是最有小聪明的人。你们这群娘们啊,真是天生的会演戏。”

  妇女们羞赧的低下头去。

  而谭十九则是不再说话,转身大踏步朝着幽州城门而去。

  后面众人连忙跟上,满怀忐忑的等候着接下来的事情。

  终于,这支迁徙队伍要进城了。

  


  (https://)


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