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九十二章 【小老0姓的心思,好事也会战战兢兢】

    “选我!”

    “选我!”

    “请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俺感觉他们会选我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奔跑过来的导游,眼巴巴的看着迁徙队伍,他们各自从怀里掏出一块牌牌,举在手里高高的使劲挥舞着。

    他们脸上流露着招揽生意的迫切。

    他们眼中是渴望自己被选中的期待。

    然而令人惊奇的是,尽管他们满脸都是迫切和期待,但是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争抢,他们像是恪守着某一种规矩,彼此之间有着严格的约束,争归争,不强争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们并不相互拆台,比如雇佣他们所需的价钱,四个人异口同声喊的都是五十文。

    五十文钱。

    雇佣一天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个价钱贵的吓人。

    妇女们明显心疼不舍,下意识就拿眼睛去看几个衙役,她们不断用眼神暗示,想让衙役们拒绝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队伍中的那些汉子,此时满脸也是流露出肉疼之色,有人忍不住小声嘟囔,小声小气的道:“五十文钱一天,这活儿俺也想干。真是敢开价啊,简直就是明抢……”

    这汉子的抱怨声音虽小,但是依旧被四个导游听到耳中,然而四个导游毫无生气之意,他们继续满脸堆笑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队伍里的几个衙役悄悄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慎重之色。他们毕竟比普通百姓多了些见识,很容易就看出这几个导游的蹊跷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衙役随即走向牛车,先是朝着赶车的牛娃递个眼色,然而他走到牛车旁边,看向坐在锅碗瓢盆之中的一个妇女。

    这妇女正是赵老四的大媳妇。

    衙役轻轻咳嗽一下清清嗓门,拱手抱拳朝着她拱了一拱,行完礼数之后,才敢凑到跟前,压低声音道:“赵四嫂子,眼下这情景怕是没法躲了。那四个导游一直站在路中央,显然是铁了心的要让咱们雇佣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继续压低声音又道:“关于雇佣导游这事,我们几个衙役认为可以接受,此前驿卒们在临走之时不断叮嘱,其中有一项说的也是雇佣导游,那些驿卒心地善良,他们的叮嘱肯定不会害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雇佣一个吧!”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颇有果断,表示自己也同意这么办,但她毕竟是个妇女,事到临头又有些心疼钱财,忍不住小声道:“只不过这个价钱太吓人了,雇佣一天竟然要给五十文钱。你们几个能不能过去讲讲价,尽量把价格压下来一些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衙役怔了一怔,转头看向那边的导游。

    随即他又重新转回头来,苦笑道:“怕是不行,这四个人口风咬的很死。似乎五十文钱乃是一个底限,又或者是幽州城里的一个规矩,他们明明急迫的想要招揽生意,然而都没有表达出降价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牛娃插话进来,同样压低声音道:“若是按照正常情形,四个人同时争夺生意肯定会降价,可是我刚才暗暗观察半天,发现他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打算,显然,五十文钱真的是底线。”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那,那,那也只能这样了,咱们雇佣一个导游吧。”

    衙役连忙点头答应,脸色却现出赧然之色,吭哧吭哧又道:“赵四嫂子,这个钱,这个钱……”

    他憋了脸上涨红,终于豁出去一般,硬着头皮道:“我们几个衙役穷得很,这一路上已经花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点了点头,探手从身边摸出一个包裹,再次叹口气道:“这笔钱,我来出。”

    衙役的面色更显赧然,垂着头显得极其惭愧。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抬头看了看那边,忽然小声开口问道:“四个人,该雇谁?”

    衙役连忙抬头,眼中闪过一抹精明,压低声音道:“这事我们心里早已有谱,咱们雇佣那个身材最为高大的汉子。至于原因,也很简单,他口音之中带着山东那边的乡土味,所以很可能是当初逃荒来幽州的山东老乡。”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顿时领会,连连点头道:“既然是老乡,咱们就选他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打开身边的包裹,小心翼翼从里面拿出五枚铜钱,日光浩浩之下,铜钱闪过精光,她将五枚铜钱递给衙役,道:“这是今天的雇佣钱,你拿着去给他定约……”

    衙役微微吃了一惊,目光落在五枚铜钱上,明显心疼道:“赵四嫂子,你怎么把当十大钱拿出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当十大钱,一枚能抵十文钱。

    只因这钱在铸造之时添加了黄金,所以它的价值远比普通铜钱要高。

    却见赵老四媳妇面色果断,郑重说道:“既然决定花钱,那就花的诚恳一点,咱们直接给他支付当十大钱,希望能让他感受到山东老乡的心意……”

    衙役若有所思,点头道:“只要不是狼心狗肺的人,见到咱们如此诚意肯定不会坑人。”

    赵老四媳妇也点点头,道:“奴家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衙役不再纠结,拿起五枚大钱转身而回。

    很快他重新站到四个导游面前,毫不迟疑的伸手指向那个高大汉子。

    顿时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三声叹息,显得颇为失落。

    然而三个落选的导游虽然失落,但是并未表现出恼怒之色,反而脸上仍旧堆着笑容,彬彬有礼的拱手告别而去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三个人还不忘调侃那个高大汉子一句,道:“谭家老弟,又让你占了乡情的便宜啊,人家听你口音像是山东人,真把你当成他们的山东老乡啦……哈哈哈哈,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河北道的人,并且以前还曾干过拦路抢劫的勾当,我估计要吓一大跳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明是临别之前的打趣,然而迁徙队伍这边真的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幸好那个汉子及时开口,冲着三个导游笑骂道:“都给老子滚蛋,再敢胡咧咧揍死你们。如果吓坏了我的雇主,小心我去府衙告你们一状……”

    那三个导游哈哈大笑,顺着官道远远的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汉子才回过头来,面色郑重朝着迁徙众人拱了拱手,道:“诸位雇主,你们不用担心,咱叫谭十九,出身乃是幽云顾氏,如果连我这样的身份都让你们担心,那么整个幽州怕是没人能让你们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衙役缓缓逼近,目中精光闪闪的试探道:“刚才那几个人说,你以前曾经当过土匪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当过!”

    谭十九毫不避讳,直接点头承认,道:“咱不但当过土匪,而且还是一名悍匪。不但咱是一名悍匪,咱家一千多号男丁全是悍匪。这事不瞒人,幽州这边很多人都知道”

    衙役眼中一凛,悄悄退后一步,这时其他几个衙役同时和他站在一起,共同试探再道:“既然当过土匪,
幽州衙门不抓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谭十九大笑起来,陡然伸手抓向自己裤腿,只见他用力把裤脚往上一提,露出小腿上的一大块伤疤。

    他哈哈笑着又道:“你们看看我这条腿,是被我家小姐给打断的。当初咱不听话,桀骜不驯反对小姐的决断,所以小姐暴怒之下,用棍子直接打断了我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咱的腿被打断了,按说这辈子只能是个瘸子,可是咱的运气好啊,摊上了一位好家主。家主的妹妹是个神仙,挥挥手就把断腿又给接上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的满脸离奇,然而并不明白他说这些事的意义在哪里。

    幸好谭十九紧跟着又开口,满脸自豪的指着小腿道:“就凭我这条断腿,幽州城里谁不羡慕?就凭我这条断腿,谁敢质疑咱的出身?我谭十九,乃是响当当的幽云顾氏旁系……”

    幽云顾氏旁系?

    这几个字眼顿时被衙役们捕捉在耳中。

    牛娃从车上跳下来,远远走进跟前站好,小心翼翼试探问道:“你说你是幽云顾氏的旁系?”

    谭十九骄傲仰头,道:“我们谭氏一门起源于河北五阳县,在六年之前就已全部加入幽云顾氏。此事人人皆知,咱犯不着糊弄你们。”

    牛娃和几个衙役悄悄对视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释怀之意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谭十九出身幽云顾氏的旁系,那他肯定不可能再干拦路抢劫的事了。

    恰好也就在这时,忽听队伍里响起那个赵无极的声音,极其肃重的道:“河北五阳谭氏,曾是绿林大豪,家中传承十二路谭腿,最兴盛之时占据着河北道跟河南道接壤的三十里山丘,地有几万亩,堪称一大族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赵无极的汉子明显出身绿林,他撑着身上伤势慢慢走到几个衙役身边,盯着谭十九道:“若说他们是悍匪,曾经确实是悍匪,但是六年之前他家的小姐嫁入顾氏,同时带着整个谭家也加入了顾氏,据说最初的时候是当马匪,被派往草原突厥到处掠夺……他们立下了无数功勋,被列为幽云顾氏的第一旁系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听的连连点头,对于谭十九的身份更加放心。

    而谭十九则是微微惊奇,他盯着赵无极上下打量,可惜赵无极说完这些话后,转身撑着伤势慢慢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雇佣的事算是达成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衙役拿出五枚大钱的时候,双方又出现了一些小意外,只见谭十九眼中经光爆闪,脸色明显变的肃重起来,沉声问道:“这是当十大钱,你们手中怎会有这种大钱?”

    他说着不等众人回答,再次沉声又问:“这种大钱铸造的不多,所以暂时还没有在民间推广,大多数都是赏给了辽东大战的士卒,莫非你们这批人竟是某些士卒的军眷不成?”

    牛娃心里一动,连忙哈哈大笑,指着牛车上的妇女们道:“对对对,是军眷。你看到那位嫂子没有,她的男人叫赵老四……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就见谭十九气呼呼的跺脚,道:“他娘的,这趟生意要亏。竟然接待了军眷,白干活不说还要往里面搭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猛然提起手来,恶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,骂道:“我让你傻,我让你蠢,明明最近几天会有军眷迁徙的队伍,你竟然还急吼吼的凑上来接生意,谭十九啊谭十九,你他娘的就是个猪脑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咱的腿被打断了,按说这辈子只能是个瘸子,可是咱的运气好啊,摊上了一位好家主。家主的妹妹是个神仙,挥挥手就把断腿又给接上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的满脸离奇,然而并不明白他说这些事的意义在哪里。

    幸好谭十九紧跟着又开口,满脸自豪的指着小腿道:“就凭我这条断腿,幽州城里谁不羡慕?就凭我这条断腿,谁敢质疑咱的出身?我谭十九,乃是响当当的幽云顾氏旁系……”

    幽云顾氏旁系?

    这几个字眼顿时被衙役们捕捉在耳中。

    牛娃从车上跳下来,远远走进跟前站好,小心翼翼试探问道:“你说你是幽云顾氏的旁系?”

    谭十九骄傲仰头,道:“我们谭氏一门起源于河北五阳县,在六年之前就已全部加入幽云顾氏。此事人人皆知,咱犯不着糊弄你们。”

    牛娃和几个衙役悄悄对视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释怀之意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谭十九出身幽云顾氏的旁系,那他肯定不可能再干拦路抢劫的事了。

    恰好也就在这时,忽听队伍里响起那个赵无极的声音,极其肃重的道:“河北五阳谭氏,曾是绿林大豪,家中传承十二路谭腿,最兴盛之时占据着河北道跟河南道接壤的三十里山丘,地有几万亩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堪称一大族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赵无极的汉子明显出身绿林,他撑着身上伤势慢慢走到几个衙役身边,盯着谭十九道:“若说他们是悍匪,曾经确实是悍匪,但是六年之前他家的小姐嫁入顾氏,同时带着整个谭家也加入了顾氏,据说最初的时候是当马匪,被派往草原突厥到处掠夺……他们立下了无数功勋,被列为幽云顾氏的第一旁系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听的连连点头,对于谭十九的身份更加放心。

    而谭十九则是微微惊奇,他盯着赵无极上下打量,可惜赵无极说完这些话后,转身撑着伤势慢慢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雇佣的事算是达成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衙役拿出五枚大钱的时候,双方又出现了一些小意外,只见谭十九眼中经光爆闪,脸色明显变的肃重起来,沉声问道:“这是当十大钱,你们手中怎会有这种大钱?”

    他说着不等众人回答,再次沉声又问:“这种大钱铸造的不多,所以暂时还没有在民间推广,大多数都是赏给了辽东大战的士卒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