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九十一章 【进入幽州第1事,40里处镇匪碑】

    时间一晃,就是十天。

    “各位迁徙的乡亲,前面就是幽州了,大约再走五十里地,你们就能看到高耸的城墙,那时候,你们就算是到达了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接近幽州,道路越显通畅,并且民风淳朴,商业也很繁华,最主要的是不用再担心匪患,因为整个幽州都有巡逻的兵卒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就不继续护送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队骑马的士卒,他们不断挥手朝着众人告别,然后他们调转方向,驱策战马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,牛车的妇女们全都站了起来,还有队伍中的那些汉子,他们也背着包裹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断挥手,遥遥朝着士卒告别,大声呼喊道:“谢谢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日光浩浩之下,有微风轻轻荡漾。

    那队骑兵渐渐走远,忽然领头的一人回首而望,大声告别道:“身为驿站守卒,吾等身上肩负职责,所以各位军眷嫂嫂们,还有可爱的小孩子们,咱们有缘再见啦,祝你们在幽州生活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妇女们眼睛红红,有种离别时的酸楚。

    而那个骑兵头领则是再次大喊,事无巨细的叮嘱道:“你们顺着官道继续走,不用担心走岔方向。记住了啊,再走五十里就能看到幽州城……越是靠近幽州,道路越显平坦,到时候你们可能会遇到专业导游,可以花钱雇佣一个带着你们进幽州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要心疼钱啊,因为这份钱绝对花的值,那些导游都是经过官府考核的人,他们会带着你们安顿好幽州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军眷嫂嫂们,可爱的孩子们,再见,再见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叮嘱完一切之后,他终于挥手一甩马鞭,十几个骑兵跟着他呼啸而去,转眼间消失在官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迁徙的人们努力踮起脚尖,一直注视着他们的背影,牛娃坐在车头上满脸感慨,轻轻出声道:“真不愧是河北道的驿卒,言谈举止都和别处不一样,不但做事厚道,而且耐心负责,据说他们都是娘子军中退下来的老卒,以前曾经有很多人抨击他们的待遇太好,现在看起来,他们有资格享受最好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车上的妇女们有些好奇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牛娃兄弟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,这些河北道驿卒的待遇到底有多好?”

    “有多好?”牛娃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缓缓伸出一只手,五根手指同时张开,道:“首先是兵晌,每人每月五百文,其次是粮食,全都由军中配发。再次是衣衫和被褥,一年四季定时发放。比如春日时节,会有两身春衣,到了夏日之时,则发清凉坎肩……”

    “秋天的时候据说是不发衣服,因为秋天可以穿着春衣渡过,虽然秋天不发衣服,但却会发下一匹布,允许驿卒们寄回家中,让家中的老婆孩子做成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而到了冬天,又有衣服发放,这次发放的才叫厉害,每个兵卒都给两身棉衣,除此之外还有一被一褥,里面全都填充了厚厚的棉花,据说这种军被和军褥的采购把关极为严格,任何缺斤短两的情况都会被追究,轻则罚款千贯,重则取消供应资格,所以那些生产棉花制品的世家十分谨慎,至今没听说有哪一家胆敢偷工减料……”

    妇女们连连咋舌,震惊道:“我的老天爷啊,这还是当兵吗?军饷那么多,吃喝不用愁,就连穿的衣服和睡的被褥,竟然也不需要自己掏钱买。”

    牛娃看了看她们,道:“咱们大唐乃是府兵制度,兵卒们按说是没有任何待遇的,不但没有任何待遇,而且打仗的时候还得自掏腰包,不但要自备粮食吃喝,而且连铠甲武器也要自出,衣衫要自己花钱买,睡觉的被褥要从家里带,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准备,以前从未听说哪支军队会发钱……唯有河北道的娘子军,他们的吃喝拉撒都是军中给,所以经常有人抨击这件事,朝堂上大官总是指责顾先生破坏规矩。”

    妇女们登时大怒起来,纷纷骂道:“那些人真坏,竟然指责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牛娃脸色一惊,连连摆手道:“嫂嫂们,这话咱们自家人说说就罢了,万万不敢让外人听去,免得招惹了那些人的记恨。”

    妇女们也一惊,连忙闭口不说。

    这时前边传来一个衙役的声音,远远喊道:“牛娃,别瞎扯了,还有五十里就到幽州,咱们争取一口气走到那里怎么样?”

    牛娃连忙拿起鞭子,陡手甩了一计漂亮鞭花,大声回答道:“只要你们撑得住,咱这边保证也能撑得住,五十里而已,咬咬牙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前方哈哈大笑,道:“那好,启程了!”

    队伍再次启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十里地,其实很远,尤其是这时代的交通工具不好,赶路之时远比后世要辛苦。

    幸好官道越来越平坦,牛车行走越来越省力,然而即便如此,五十里路也不是一口气能走完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支队伍已经不愿意一口气走完五十里了。

    随着幽州越来越近,四周的神奇事物越来越多,导致所有人看的目不暇接,恨不能停下来挨个的看上一遍。

    比如当他们进入四十里地的时候,官道旁边竖着一块巨大石碑,上面雕刻两个大字,日光之下金钩铁划,赫然是:镇匪。

    两个大字的下方,还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。

    有个识字的衙役站在巨碑下面,仰头仔细观看碑上的字迹,大声念诵道:踏入此碑一百步,世间纷争尽和平……

    牛娃跳下牛车凑过去,满脸好奇的问道:“这句像是诗呀,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个识字衙役不搭理他,继续念诵巨碑上的文字:警告各地绿林匪患,以及好逸恶劳之人,幽云诸州不欢迎你们,若是有谁想死尽管前来抢劫,只要你们胆敢抢劫一个过往百姓,幽州大军便会屠戮你们整个山寨,特竖此碑予以通告,勿谓言之不预也。

    牛娃连连咋舌,好半天后才满脸感慨的道:“原来这座巨碑是一个警告,这个警告写的真够霸气。”

    那个衙役同样满脸感慨,一脸憧憬的看向前方,喃喃道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幽州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在他们面色憧憬的时候,突听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,大家下意识回头看去,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狂奔而来,在那汉子的后面,则是一群人骑马狂追,眼看着就要追上,然而那汉子仿佛迸发出浑身力量,突然大吼一声加速,赫然冲到了巨碑面前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见这汉子仰头悲愤大叫,眼中竟然有滚滚热泪流淌,道:“我活了,我可以活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他悲愤大叫的一刻,
后面那群人已经追了上来,其中一人手中攥着一把刀,恶狠狠的狂笑道:“赵无极,你跑不了啦,哈哈哈哈,有种你再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狂笑之中,挥刀便要杀人。

    哪知他刀还没有砍下,猛听旁边一声厉吼,紧跟着便见又一匹马冲来,马上的人飞起一脚重重踢开他的刀,大怒道:“你瞎了眼吗?没看见他已经跑到了巨碑下。这是幽州的镇匪碑,你竟然敢在碑前动刀子……你想死,我们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那个持刀之人怔了一怔,随即也勃然大怒道:“我们是江湖中人,凭什么要守官府的规矩。赵无极和我有私仇,我决不能放过他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!”

    另一人暴吼出声,满脸森然的道:“我们是江湖人又如何?江湖人就不需要守规矩吗?你小子给我记住了,咱们江湖人也是大唐的子民。尤其这里是幽州,是竖立着镇匪巨碑的幽州。你要是再龇牙咧嘴,休怪老子先把你砍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说话之间,忽然转头看向那个浑身流血的汉子,他轻轻叹了口气,抬起手来抱拳一拱,沉声道:“赵无极,恭喜你。我们追了你一日一夜,想不到竟然被你成功逃到镇匪碑……你能逃到这里,一条命已经保住,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,你今后很可能要留在幽州寻找机会,也许,你会进入军中,也许,你能把握住某个机会,所以在下有一言相劝,咱们之间化干戈为玉帛吧。我们不再追杀你,你也别再记挂我们的仇,如何?”

    那汉子站在石碑之前冷笑,双目之中的悲愤宛如烈火,他没有任何回答,只是死死盯着持刀那个人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人见此情况,顿时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再次抱拳拱了一拱,忽然调转马头疾驰而去,其余那些骑马的汉子,也很快跟着他离去。

    唯有持刀那人满脸恶意,陡然朝着流血汉子冷笑两声,轻蔑道:“就算你能进入幽州又如何?此生你也只能躲在幽州做个缩头乌龟。只要你敢出来,我必然一刀杀了你……哈哈哈哈,你一辈子都是个缩头乌龟啊。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他也调转马头而去,风驰电掣之间,转眼追上那群人。

    哪知也就在他追上的一刻,猛然见到领头之人反手一击,只听一声惨叫,直接将他打落马下。

    他受的一击显然极重,跌落地上的时候不断喷血,他满脸都是不可置信,目光之中闪烁着迷茫,咳血问道:“老…老大,为…为什么要,要杀我?”

    日光浩浩之下,只听那个首领的声音隆隆响起,像是在回答他,又像是说给巨碑下的流血汉子听。

    只听首领道:“赵无极性格坚韧,他躲在幽州很可能会遇到机会,一旦他遇到机会,对我们就是踏天大祸,所以,我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赌不起,那就得想办法解决这件事,我没胆量在镇匪巨碑之前杀他,那么就只能把他的仇人给杀了。杀了你之后,他和我们仇怨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首领说到这里的时候,陡然放声朝着这边大喝,道:“赵无极,这样你可满意否。在下还是刚才那句话,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吧。你既然进入了幽州,那么就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崛起。本人赌不起这万分之一,所以我杀了自己的结义兄弟。”

    终于,巨碑下的流血汉子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那首领像是如释重负,赫然竟又骑马驰骋回来,只见他突然探手入怀,转瞬间掏出一块金锭,扔给流血汉子道:“江湖事,江湖了,既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,那么彼此之间就不再是仇人。你孤身进入幽州,吃穿住行都要花钱。在下赠送你一锭黄金,预祝你能成功崛起……”

    流血汉子接住他的金锭,冲着他再次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至此,首领才真的放下担忧。

    他深深看了一眼流血汉子之后,重新调转马头朝着远处狂奔而去,这一次,再也没有任何变故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突发的一幕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看的牛娃等人又惊又恐,幸好那群江湖悍匪来去如风,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劫掠百姓的迹象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远远消失之后,牛娃等人才面面相觑,忽然大家一起看向眼前的巨碑,心中对于‘镇匪’二字又有了心的感悟,只听一个衙役轻轻出声,无限感慨的道:“仅仅用一座巨碑竖在这里,压根没有派驻大军做威慑,然而,江湖悍匪乖乖的遵守规则……”

    牛娃只觉胸口一团火热,抬头遥遥眺望前方,喃喃道:“这就是我们即将到达的幽州。”

    这突发的一幕,看的牛娃等人又惊又恐,幸好那群江湖悍匪来去如风,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劫掠百姓的迹象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远远消失之后,牛娃等人才面面相觑,忽然大家一起看向眼前的巨碑,心中对于‘镇匪’二字又有了心的感悟,只听一个衙役轻轻出声,无限感慨的道:“仅仅用一座巨碑竖在这里,压根没有派驻大军做威慑,然而,江湖悍匪乖乖的遵守规则……”

    牛娃只觉胸口一团火热,抬头遥遥眺望前方,喃喃道:“这就是我们即将到达的幽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