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九十章 【幽州路上初见闻】

    车辚辚,马萧萧,路上行人各带包……

    是包裹的包,不是刀兵的刀。

    大包小包,背在身上,无数行人组成一支长长的队伍,队伍的中间有着几辆慢吞吞的牛车,车上装的满满当当,全是锅碗瓢盆的家什。

    老牛慢吞吞的走,行人的脸上全是期待,一群汉子不时眺望前方,口中发出幸福十足的憨厚笑声,傻傻的道:“快到了吧,幽州快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傻乎乎的笑声,队伍里几个衙役打扮的人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衙役们总会不厌其烦的跟大家解释,哈哈笑着道:“大家不用急,很快就到了,咱们现在的位置是河北道,再走十来天就能到达幽州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汉子们的脸上更加期待,目光使劲朝着远处眺望起来,道:“快到了啊,幽州就快道了。”

    妇女们坐在牛车上,尽力在锅碗瓢盆中间挤出一点位置,她们努力用手搂着孩子,岣嵝着脊背阻挡锅碗瓢盆落下来,真是可赞啊,母性之大爱,她们在这装载满满当当的牛车上,仍能给孩子们创造一方安逸的空间……

    长途跋涉事件很疲累的事,很多孩子已经缩在母亲怀里睡的香甜,但是也有一部分孩子精力旺盛,她们眼睛眨呀眨呀的不断乱瞅着。

    比如赵老四家的妞妞,这小丫头就属于特别调皮的情况,她虽然被牛车颠簸的困倦,但是丝毫不能阻挡她好奇乱看的心思,这小家伙有时候甚至会脱离母亲的怀抱,一直爬到牛车的最前方站立起来,也不知她开心个什么劲,总是发出一阵阵脆铃般的笑声,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旁边必然伸过来一双大手,小心翼翼的护住妞妞,又或者护住某个其他爬到车头调皮的娃娃。

    伸出大手的是个汉子,他身上也穿着衙役服饰,他总是笑呵呵的用手揽着娃娃们,但却并不阻拦娃娃们的调皮,偶尔他会回头看一眼,对着车上的一些母亲笑几声,道:“嫂子们,你们看住孩子啊,可不敢让娃娃们乱跑,若是哪个摔下去俺可承担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妇女们就会连连答应,呼喝着让孩子赶紧从车头爬回去,但是也有特殊情况,妇女并不是立即喊回孩子。

    反而她们自己也爬到了车头,努力站起来朝着前方眺望,她们的眼中流露着憧憬,她们的语气显得无比期待,小心翼翼问道:“牛娃兄弟,快到了吧?咱们要去的幽州城,还有多远才能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她们已经问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然而赶车的牛娃总是不厌其烦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憨厚的山东汉子,他先是挥手抽动一下手里的车鞭,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鞭子在空中打个鞭花,虽然并没有落在拉车的牛身上,但是慢吞吞的老牛却‘哞哞’两声……

    车速略略加快,而牛娃则是放下车鞭转回头,笑着对妇女们回答道:“嫂子们,不要急,咱们已经到了河北道,再走十来天就可以到达幽州。”

    河北道?

    已经到了河北道?

    妇女们连连点头,眼中的憧憬越发浓郁。

    赵老四的大媳妇是这一车妇女的主心骨,她每次总是出声把孩子们呵斥回去,同时,也把一些爬到车头眺望的妇女喊回去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,然而这一路上努力在装出威严,每次她把妇女和孩子们喊回去之后,她总是语重心长的看着大家,道:“你们不要去给牛娃兄弟添麻烦,他们这些衙役的身上都担着任务呢,如果咱们有谁在路上出现闪失,他们到了幽州以后要被官府里的上官给责罚……所以这一趟护送家眷的差事,咱们万万不能给他们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赵老四的其她三个媳妇连忙点头,老老实实坐回锅碗瓢盆之中搂着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车上还有其她几个妇女,这时候就会笑嘻嘻的套近乎,纷纷道:“赵家大嫂,您不用吓唬我们,有您这位将军夫人在场,牛娃兄弟算是有了大靠山,就算到了幽州之后,衙门里的官们也不敢责罚他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风一转,就开始恭维起来,不断赞叹道:“真是厉害啊,响当当的大将军呢,我们听那些衙役私下里议论,说是您家的那口子可了不起呢。他在战场上立下了很大很大的战功,被一个很大很大的大人物赏识,现如今,已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哟……”

    小老百姓自有一种聪慧,她们知道如何套近乎才会让人开心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赵老四的大媳妇总是连连摆手,她努力保持克制,尽力让自己拘谨,不断解释道:“他不是大将军,他还不是大将军,大家千万不要乱说,免得传出去给他惹麻烦。我听牛娃兄弟专门解释过,俺家那口子现在的官位叫做安东督护府将军,据说这种将军有很多,不止俺家老四一个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停下话来,目光看向赶车的牛娃,远远问一句道:“牛娃兄弟,你当初跟俺说的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牛娃笑呵呵的转头,未曾回答先是哈哈大笑,然后才道:“是的,大嫂,四哥他是安东督护府的将军,像他这样的将军有六十多位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继续又道:“以前咱们大唐没有安东督护府将军这个职位,听说乃是打下高句丽之后专门设置的位置。高句丽很大啊,足足有半个大唐那么大,如今它成了咱们汉人的土地,自然要由咱们汉人进行治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再次一停,继续再道:“俺听衙门里的官员们说,安东督护府的设置就是为了治理高句丽,总共设置一座都护总府,下面则是六十四座都护分府,每座分府管辖两到三座城池,坐镇的主管乃是一位都护将军,比如赵老四哥,他就是这样一位都护分府的主官……”

    赵老四的大媳妇‘嗯嗯’点头。

    牛车上的妇女们却连连咋舌,纷纷惊叹道:“竟然管辖两三个城池,赵四将军的官位真大呀。这难道还不算大将军吗?俺们感觉这就是大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赵老四的大媳妇连忙急急摆手,慌慌张张再次辩解道:“不要乱讲,大家不要乱讲,他还不是大将军,他是普通的都护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牛娃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大嫂,你不用惊慌,其实大家说的也没错,赵老四哥总有一天会成为大将军的。虽然他眼下是个都护将军,但是他这位都护将军和别人不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一停,接着又道:“整个安东督护府六十四个将军,唯有赵老四哥才是幽云顾氏的家臣……大嫂,您知道家臣意味着什么吗?那是顾氏的家里人啊,几辈子都能跟着顾氏效忠呢。”

    这位衙役说到此处,脸上忍不住流露出羡慕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向小丫头妞妞,又看向车上的其她几个孩子,道:“比如妞妞她们,以后都算是顾氏的子弟。祖祖辈辈,一代一代,只要幽云顾氏还在,她们就会被人庇护着,男娃,有出路,女娃,不受欺,谁敢欺负她们,就是欺负顾氏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妞妞长大之后嫁人的时候,幽云顾氏会以娘家人的身份出面,不但会给妞妞一份厚重的嫁妆,而且还会关注着嫁人之后的生活……这是多大的体面?又是多大的幸福?大嫂啊,你们家从今往后算是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牛娃感慨连连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老四的大媳妇总是努力拘谨,
不断摆手道:“莫要张狂,做人莫要张狂,俺们是穷苦人家出身,做人一定不能忘了本。牛娃兄弟,你以后莫要这么夸赞,免得孩子们听了以后,感觉自己成了大户人家的孩子,那样,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个普通的妇道人家,无法说出什么令人惊赞的大道理,但她普普通通的一句‘那样,不好’,却凸显了一位母亲对于孩子们教育理念的淳朴。

    牛娃笑呵呵的点头,没有继续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他转回头去,挥手耍一个鞭花,拉车的老牛‘哞哞’两声,继续慢吞吞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途跋涉真的很辛苦,尤其是护卫着一大群迁徙的百姓。

    汉子们没资格坐车,背着包裹更显疲累,所以每隔两个时辰左右,衙役们就会停下队伍让大家歇息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发现了河北道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古代赶路两个时辰,约莫能走三十来里,而这三十来里的路程,恰是一座兵驿站的距离。

    所以当队伍进入河北道第一次准备歇息时,远远的就看见有两匹快马疾驰而来,马上的骑士一看就是兵卒,背后各自插着一杆写有‘巡乡’的旗子,他们直奔队伍而来,转眼间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是哪里的迁徙队伍?”

    “是迁去幽州的百姓吗?”

    开口就是两声询问,然而语气并不显得严厉,反而十分温和,像是唠家常一般。

    牛娃连忙停下牛车,准备跳下车头过去交涉,哪知两个骑马士卒连连摆手,笑呵呵的阻拦道:“不用这么拘谨,你赶车肯定疲累的很,坐在车上回答就行,不需要专门过来答话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牛娃就坐在牛车上,朝着两个士卒拱了拱手,回答道:“俺们是山东济州府的差役,护送军中一批将士的家眷迁徙。要去幽州,从此落户。”

    两个骑马士卒肃然起敬,同时拱手抱拳道:“竟然是护送军中同袍的家眷,诸位徭役兄弟真是辛苦了啊。”

    抱拳行礼之间,顺势又上一问,很是肃重的问道:“有文书在身吗?”

    牛娃笑呵呵点点头,知道这是人家要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他探手入怀,小心翼翼掏出一份文书,举起来道:“两位将士且看,这是盖着军部印章的迁徙文书,上面内容写的十分清楚,沿途各个兵驿站予以善待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骑马士卒哈哈一笑,仅仅一打眼就知道这份文书不是假的,于是脸上的肃重尽去,换成一副无比亲和的笑容,连连道:“好好好,真的是军中同袍家眷。”

    忽然他们俩伸手一指,指着前方说道:“再有两里多路,就是五阳县的驿站,诸位衙役兄弟辛苦一下,撑到那里再让大家歇息吧。军中同袍是一家,我们五阳县驿站必须好生招待招待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队伍继续赶路,没有停在这处地方歇息。

    妇女们拘谨的缩在车里,小心翼翼的搂着孩子,毕竟这种情况她们第一次接触啊,之前在河南道的时候可没有骑兵过来盘问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她们的拘谨就消除了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不远处,赫然出现一大片建筑,无数车马停在那里,无数人头在日光下窜动……

    吆喝声,买卖声,百姓们的笑声,商贾们的争论声。

    那两个骑兵驿卒一直在队伍旁边护送,这时笑呵呵的开口解释道:“咱们五阳县的驿站,当年曾是顾大帅坐镇,他老人家在这里的时候,带领驿卒们干了很多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满脸自豪又道:“比如眼前做一座驿站集市,就是当初顾大帅亲自发起的,往来商贾在驿站的客栈歇脚,顺势就能采购很多很多货物,而周围百姓来这里做点小买卖,很容易就能把当地的特产卖出去,所以驿站四周十分繁华,已经渐渐超过了五阳县的县城……”

    妇女们连连咋舌,望着前方巨大的集市有些发懵,足足好半天后,才纷纷感叹道:“俺们山东那边也有兵驿站,可是那边的兵驿站和这边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感慨之中,心中生出一种自己家乡比不过这里的羞赧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于是忍不住想要争一口气,刻意问两个骑兵士卒道:“是不是只有这一座兵驿站才这样繁华?河北道其它地方的兵驿站应该不是这样的吧。”

    妇女们的小心思,顿时让两个骑兵驿卒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嫂子们,你们这可就猜错了。咱们河北道的兵驿站,每一座都是如此的繁华啊……”

    妇女们怔住,讪讪缩回头不好意思再开腔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驿站那边已经发现了这支迁徙队伍,只见十来个驿卒远远跑来,领头一人明显是驿站的驿长,面色肃重的问道:“在下已经接到军中命令,说是陆续会有同袍家眷迁徙,途径之时,必须接待,敢问一下诸位乡亲,你们是从何处迁往幽州的人?”

    牛娃再次掏出文书,展示给这位驿长查验,满脸自豪的道:“俺们是从山东济州府来,车上的嫂嫂乃是赵四将军家眷……”

    驿长面色惊喜,哈哈大笑道:“真是想不到,接待的第一批百姓竟是我们娘子军的同袍家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