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九章 【回忆辽东大战,情义感动人心】

    一阵北风传来,树上积雪簇簇。

    鲍封像是有些失神,脸色现出莫名的萧索。

    多年心愿,已然达成,或者应该说,是多年的不屈和愤怒已经消逝。人的心愿一旦完成,很容易陷入这种茫然无措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忽然目光看向小屋旁边的柴房,一杆长枪静静的矗立在柴火堆边,他下意识走过去,伸手轻轻抚摸那杆长枪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他喃喃出声,道:“离开家的时候,我带着一把柴刀,我准备在战场上发疯的厮杀,打出当年东宫卫率的豪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把柴刀代表着我的愤怒和不屈,我用了五年时间不断的磨砺它。日日磨,天天磨,每次当我拿起它的时候,我眼前就浮现起当年那一批同袍的音容笑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当李世民的战争号召传来时,我毫不犹豫的带着柴刀离开了家,那一刻的我,没打算活着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深深的知道,柴刀毕竟不算是兵器,而我鲍封呢,我也不再是当初的东宫卫率。倘若我凭着一把柴刀上战场,我很可能会在某一场战争中送命。”

    “虽如此,我仍旧决然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没想到,我的柴刀根本没能用上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到达折冲府之后,很快便和同袍们启程拔营,每一天都是急行军,每一天都在拼命赶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场特殊的军事竞赛,全天下所有的府兵共同参与,几十万人,争那份荣耀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日,我们到达了一个叫顾家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同袍们都是普通百姓出身,他们不明白顾家村代表什么,但是我不同,我曾经是东宫太子的亲兵。所以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,顾家村里走出了一位皇亲国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他娶了大唐的平阳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他是太子殿下最欣赏的妹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想见识见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想弄清楚他凭什么值得太子殿下那般欣赏……结果,我竟然真的见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那日寒风很大,他和李世民站在雪地之中,他的面上带着微笑,看着不断前来的府兵。而在他和李世民的身后,则是满地闪闪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那些寒光是数之不尽的军械,铺满了足足三里多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枪铠甲,应有尽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当他把一杆长枪递给我的时候,我却肃重的朝他摇头表示拒绝。当时他明显怔了一怔,站在一旁的李世民同样一怔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是一个好精明的人啊,竟然在几个喘息之中就猜透了一切,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我的柴刀,然后朝着我微微的一笑,问我道:你不想用我配发的武器,是因为舍不得放弃你的柴刀吗?那么请允许我顾天涯猜一猜,莫非你的这把柴刀有着特殊意义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有特殊意义!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大声回答,紧跟着放声而呼,我丝毫不在乎李世民就在旁边,也不在乎皇帝会不会恼羞成怒,我大声高呼,满脸桀骜,几乎咆哮着道:我曾是大唐东宫卫率,一辈子只认殿下一人。今日的我虽然只剩下了一把柴刀,但是我要用这把柴刀打出东宫卫率的武勇,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,东宫卫率永远不弱于天策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大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。他手里攥着那杆银枪,并没有表现出想要收回去的意思,反而他满脸神秘的看着我,饶有兴致的对我说道:原来是这样啊,难怪你放不下柴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郑重向他回答道:柴刀质地虽差,但却寄托了我的志向。”

    “他点了点头,笑的很温和,但他口中却提出质疑,询问我道:可是你感觉自己真能凭着一把柴刀打出东宫卫率的武勇吗?”

    “他的询问让我陷入了沉默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在我沉默的时候,突然他再次哈哈大笑起来,对我道:还是换用我的长枪吧,拿着它去战场上完成你的心愿,百万大军之中,打出属于你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正要再次拒绝,哪知他突然面色一肃,郑重道:先别急着拒绝,你等我找个人出来劝你,如果他也无法让你换用长枪,那么我顾天涯保证再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微微一怔,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而很快我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殿下,竟然是太子殿下。那日寒风呼啸之间,我满脸呆滞的看着殿下朝我走来,我整个人陷入浑噩,仿佛处在梦境之中,我简直不敢相信啊,死去三年的殿下竟然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顾先生在笑着打趣,似乎是在跟殿下说着我的情况,但是殿下压根没有听他诉说,殿下疾步快走的到了我跟前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只说了第一句话,就让我泪水滚滚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鲍封,我的亲兵兄弟,想不到时隔三年之后,你仍然愿意为我李建成一战!吾李建成有你们这一帮老兄弟,这辈子真是不枉人世之上走一遭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那一刻的我放声大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单膝跪地,双手抱着殿下的大腿,我心里有无数的话,想要跟殿下好好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用手轻抚我的头顶,温柔的动作一如当年,忽然我眼前出现一杆长枪,紧跟着便听到殿下肃重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只听殿下道:鲍封,我的兄弟,请你接受这杆长枪,让它成为你的武器,顾妹夫跟我说,有个府兵很奇怪,不愿意接受他配发给大家的武器,只愿意使用自己的柴刀,所以顾妹夫让我来劝劝,劝劝你这个奇怪的府兵……鲍封,我李建成的好兄弟,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的妹夫,你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这杆长枪?”

    “接受,为什么不接受!”

    “那一刻我的再也没有拒绝,而是满脸郑重的接下了长枪,我仍旧单膝跪地,但我仰天大喊,高呼道:殿下亲赐战兵,鲍封一往无前,待到辽东大战开启之时,末将必然不坠东宫卫率的血勇。”

    高呼声中,我持枪而立,那一刻好生意气风发啊,感觉三年的憋屈吐气扬眉……人不能没有主心骨,而我鲍封的主心骨又回来了,殿下,还活着!

    我看见顾先生走到殿下身边,用他那特有的温笑声打趣殿下,道:“大哥啊,你真是让人羡慕,这种忠心耿耿的亲兵,古往今来能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我看见李世民也走到殿下身边,皇帝笑意涔涔的盯着我看来看去,忽然皇帝哈哈一笑,指着我道:“竟然想赢朕的天策府,那得看你是不是真有本事。鲍封是吧,朕以后会关注着你,倘若你在辽东的战场上丢了人,那可不要怪朕追究你今日的桀骜之罪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猛然转身,看向了某个府兵阵营方向,突然大喝道:“程十七,你是朕的天策府走出来的兵,而眼前这位鲍封义士,他当初也只是一个兵,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兵,但他却挑战朕的天策府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一停,紧跟着再次大喝,道:“朕是皇帝,不占人便宜,所以朕不会派出国公大将跟他比赛,而是找一个和他同级别的战士出来,程十七,就你了,朕现在问你一句,敢不敢和这位鲍封比一场。”

    在皇帝的大喝声中,我看见一个将军大踏步走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自己,郑重介绍道:“三年之前,我是天策府的一名亲兵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伸手又指了指我,面色肃重的道:“而你鲍封,三年前乃是东宫卫率的兵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,我懂。

    所以我傲然一笑,毫不畏惧的伸手和他击掌。

    比赛的约定就那么立下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月,我们三十万府兵集结到了边境。

    往前一步,
就是辽东,身后不远,乃是幽云。

    军营太大了,绵延足足二十里,我们每日操练,彼此相互磨合,那时候大家都在心里琢磨,感觉可能要等开春之后才会开战……

    然而谁也没有想到,大战来的那么突然。

    有十九个斥候,失陷在了高句丽,紧跟着程十七的一营济州府兵,也在出发救人之后失陷在了高句丽,然后,是甘凉道的陈洛,再然后,是整个大唐西路府兵的72个营。

    妈了个巴子,高句丽仗着人多欺负同袍啊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李世民身为大唐皇帝,亲自骑上战马御驾亲征。

    殿下身为皇族大兄长,亲自登上高台敲响出征鼓。

    那日寒风呼啸,然而我们听到的唯有漫天鼓声,我站在百万联军的队伍中望向高台,依稀看见年龄已经四十多岁的殿下在奋力擂鼓……

    于是,我满腔的热血被点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什么叫热血豪迈,什么叫斩将夺旗,就是我,就是那一刻的鲍封我啊。

    大雪天气很冷,高句丽皇城的城墙很滑,由于这已经是最后一座城,敌人被激起了亡命的血性,他们据城而守,射出漫天弓箭,我们这边的士卒伤亡很大,无数同袍倒在了城墙下……

    “懆他的娘!”

    突然我听到一声咆哮,原来是杀红了眼的程十七,他赫然跳下了战马,发疯似的扛起了一架云梯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是同样发疯的济州府兵们,不得不说,山东人打起仗来真的不要命啊,我看见他们悍不畏死的顶着弓箭往上冲,终于将一架云梯成功的搭在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程十七狂吼一声,二话不说顺着云梯就往上面爬。

    也就同一时间里,我再次听到一声大吼,不对,不是一声大吼,而是很多声大吼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十几个熟悉的人,他们都是曾经东宫卫率的同袍,他们眼睛泛着血红,各自扛起了一架云梯。

    他们冒着漫天弓箭,疯了一般的冲到城下,轰隆十几声想,云梯也成功的搭在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学着程十七一般,立刻悍不畏死的往上爬,然而城头上砸下无数滚木,瞬间将一位同袍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位同袍跌落地上,明显是被摔断了腿,他肯定不能再攻城了,所以脸上现出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突然他转头看向我,几乎咆哮着嘶吼道:“鲍封,你上去,当年咱们东宫卫率之中,你的身手最为伶俐,你上,你一定要第一个上。程十七已经爬到了一半,他的出身乃是天策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出身乃是天策府啊?

    这句话仿佛霹雳一半在我脑中炸响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我,眼睛迅速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一定要第一个上,我一定要第一个登上高句丽皇城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我一声咆哮,发疯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无数弓箭杀来,打的铠甲乱响,虽然射不穿厚厚的甲片,但是箭头上的力道震的浑身生疼。

    然而那一刻的我已经不知道疼。

    我记不清楚自己躲闪了多少次,也记不清楚自己在爬梯子的时候挨了多少箭,真是感谢那身铠甲啊,保护着我始终没有受重伤……

    终于,我登上的高句丽的城墙。

    来不及高兴,敌人已经冲我杀来,我只能急急从背上拔起长枪,奋力的死守着那一块小城垛。

    长枪横扫,视死如归,那一刻的我拼命厮杀,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无比平静……没有任何杂乱的念头,有的只是唯一的一个坚持,那就是,守住那个城垛。

    只要守住了那个城垛,就等于是打开了一个缺口,而我的同袍们有了这个缺口,就能顺着云梯源源不断的攀登上来。

    但是敌人太多了,城头上的高句丽士卒们太多了。他们同样也很悍勇,他们同样也激发了血性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拼命厮杀,我记不清楚杀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然而,我一个人渐渐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猛然我听到一声暴吼,紧跟着,一道魁伟的身影挡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赫然竟是程十七,他终于也登上了城。

    他手里同样拿着一杆长枪,挥手将几个围攻的高句丽士卒打退,趁着一丝喘息的功夫,他朝着我哈哈一声大笑。

    然后,他面色肃重的说:“鲍封兄弟,你已经赢了,接下来,让我护着你杀一阵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之后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他霍然转身面对潮水一般涌上来的高句丽士卒,手中长枪一挥,大吼厉喝道:“长河落日东都城,铁马戍边将军坟。尽诛宵小天策义,长枪独守大唐魂……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,高句丽的小崽子们,尝尝你家程十七爷爷的长枪,谁也别想动我的鲍封兄弟!

    那一刻的程十七,代替我展开了厮杀。

    而我,则是疲累的坐了下去,满脸,尽是无比释怀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年东宫卫率和天策府的无数隔阂,在他那一声‘谁也别想动我鲍封兄弟’的大喝中,如流水般,消逝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辽东大战篇章至此结束,接下来又到了大家喜闻乐见的种田风,温馨的日常,顾天涯教教弟子们,还有幽州的发展,顾氏开国成为皇族,天下各国百姓源源不断而来,见识了幽州令人啧啧称奇无数神奇。

    请期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