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八章 【各种钱币的价值】

    “娘,这是孩儿的军饷,您帮孩儿收着吧,咱家以后过点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娘帮你收着。封儿呀,这钱可不少呀!”

    “是不少,总共有七百贯,此次大唐高句丽一战,军功奖励骇人听闻,只要斩杀一个高句丽士卒,就能拿到十贯钱的奖励,孩儿在战场上一往无前,大战之中连斩一百多人,事后点算军功,得赏一千余贯,孩儿自己留下了七百贯,拿出三百贯捐了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捐了出去?”

    “是的娘,孩儿捐了三百贯。”

    日光浩浩之下,鲍封负手站在门口,他面色透出一抹伤感,轻声跟母亲做着解释,道:“此次大战之中,有一些士卒战死了。虽然朝堂上会有抚恤下发,但是孩儿毕竟跟他们同袍一场,尤其是听闻那些士卒的家中有老有小,孩儿的心里更加感觉不是滋味,所以,就捐了三百贯出去。”

    屋中一阵沉寂,鲍母在低声叹息。

    好半天过去之后,她才轻轻开口,劝慰儿子道:“封儿莫要太过伤感,自古沙场就是如此,只要是打仗,总会有人死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欲继续这个话题,免得让儿子心里难受,于是她脸上故意装出迷惑,抬手指向装钱的袋子,询问道:“封儿啊,你刚才说这些钱有七百贯,数目好像不对吧,七百贯得是一大堆钱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位老夫人转移话题的办法很好,并且,她的迷惑也不全是伪装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口袋子钱,看起来确实不够七百贯。

    这时代使用的乃是铜钱,一枚铜钱的价值乃是一文,如果把1000文钱用绳子串起来,那么就成了众所周知的一贯钱。

    钱的材质是铜,一文铜钱的重量恰是一钱。十文钱则为一两,一千钱就是一百两,由于这时代的斤两乃是十六进制,所以一贯钱的重量大约是六斤四两。(如果按照后世的斤两计算,一贯钱的重量是十斤)。

    一贯钱,重六斤四两,乃是很大的一串,也是很重的一串。

    鲍封却说他留下来的军饷有七百贯,这数目按说至少得是四千多斤的大款项。

    古代三百贯钱,就得用一辆牛车才能拉动,七百贯钱至少要装满两车,那是很大很多的一堆钱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只有一小口袋钱,鲍封却说它的数目是七百贯,难怪老夫人会迷惑,因为这情况太不符合现实。

    【作者画外音:这里忍不住吐槽一些小说,经常描写某个主角探手入怀掏出几百贯钱赏给下人,山水每每读到这种情节,总是忍不住目瞪口呆。重量几千斤的钱,直接从怀里掏出来,卧草,牛逼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鲍封笑了起来,柴院里站着的一队亲兵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朝着屋里挤眉弄眼,嘻嘻哈哈的解释道:“老夫人,这您可就不懂了,您别看这个装钱的口袋有些小,可它里面真的装了七百贯钱。”

    鲍封笑着走回屋,解开那个小口袋,他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一枚钱,递给母亲道:“娘,您看看,这是新钱,和以前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鲍老妇人仔细观看,很快就看出不同,惊讶道:“这钱真厚实,沉甸甸压手。”

    鲍封站在一旁继续微笑,故作神秘的道:“那您再好好看一下,这钱的字口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老妇人微微迟疑,捏着钱币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她眼睛有些昏花,必须在光亮的场所才能看清东西,她将那枚钱币举起来,对着阳光仔细观察,这才发现铜钱的字口果然不同,上面赫然写着‘开元通宝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开元通宝?”

    老人转头看向鲍封,语带恍悟的道:“封儿,娘好像明白了,这是新钱,是这阵子大家都在议论的新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笑了起来,又道:“难怪娘看着感觉感觉眼生呢,原来这些钱和以前的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娘,这是新钱。”

    鲍封笑呵呵的站在门口,忽然脸上再次故作神秘,道:“娘您只看了钱的正面,看到了开元通宝的字口,但您却忘了去看背面,背面的字口才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夫人好奇起来,连忙把铜钱翻过来看,这才发现背面也有字体,赫然写着‘幽云顾氏’四个字。

    并且除了‘幽云顾氏’四个字,额外还标注着‘当十’两个小字,老夫人迷惑起来,忍不住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鲍封伸手拿过铜钱,温声跟母亲解说,道:“娘,这个钱币叫做开元当十。它的正面铸造着‘开元通宝’字样,意味着这是我们中原大唐的官定钱币。至于背面铸造的‘幽云顾氏’字样,则是表明它由幽州顾氏负责铸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至于额外标注的‘当十’字样,从字面意思就容易让人理解,这是一枚当十钱,它的价值乃是十枚普通钱,也就是说,它代表着十文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怔了一怔,下意识的问道:“一枚钱当十枚用?”

    鲍封笑着点头,道:“这是顾先生的独创。”

    然而老夫人却皱起眉头,语带忧虑的道:“自古至今,铜钱都是一文。然而现在这个新钱,一枚就当十文用。封儿啊,这似乎是在坑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鲍封大笑起来,院子里的那群亲兵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嘻嘻哈哈凑上前来,挤眉弄眼的讨好老夫人,道:“您若是感觉这个钱不好,不如把它赏给小人吧。俺们眼馋这种钱币很久了,可惜鲍将军一直不愿意给。”

    鲍封抬脚轻轻踢了他一脚,笑骂道:“臭小子,敢糊弄我娘亲。滚蛋,一边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那亲兵嘻嘻哈哈走开,站在不远处继续耍宝。

    这是老夫人已经察觉出来,眼前的这枚铜钱肯定特殊,果然只见儿子笑着开口,仔细跟她解释道:“娘,这钱可不是坑人,相反,这钱很多人都想抢呢。今次辽东大战,我们大唐横扫高句丽。百万大军一路打下去,最终攻占了他们的国都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当我们打下了高句丽的皇城,士卒们砸开了高氏家族的宝库,不但斩获了无数奇珍异宝,而且还得到了高句丽皇族历代积攒的黄金白银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猛然插口,语带惊惧的道:“封儿,这些东西可不能乱伸手啊。这些东西虽然是大战中的斩获,然而它不该是士卒们的私财。自古至今历朝历代,从未有过大战斩获归属个人的说法,这是底线,万不能碰啊。”

    鲍封哈哈大笑,
安抚母亲道:“您放心,儿子没碰。这些黄金白银,我们全都上缴了。它们全都被用来铸成新钱,比如您刚才看过的这枚当十钱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重新举起钱币,举到母亲眼前让老人家观看,继续解释道:“这枚当十之所以能够当成十文用,是因为它在铸造的时候加入了黄金,所以它的价值超过铜钱,不能用普通铜钱来衡量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若有所思,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里面有黄金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想起一事,目光看向院子里的亲兵们,下意识又道:“刚才娘看大家满脸热切,似乎很渴望这样一枚钱。封儿你跟娘说说,是不是这种钱币很稀少?”

    “确实稀少!”鲍封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它里面不但含有黄金,而且还属于第一批制造的初铸,孩儿因为在大战之中斩将夺旗,并且在攻打高句丽皇城的时候第一个登上城墙,我立下如此赫赫战功,方才有资格拥有这种钱,否则若是换个普通士卒,他们能拿到的只是普通钱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亲兵凑了过来,涎着脸朝着老夫人讨好,道:“您老人家赶紧开口下令,让鲍将军再拿几枚钱币出来看,让我们可以饱饱眼福,见识见识更宝贵的钱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微微一怔,下意识的道:“还有更宝贵的钱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啊!”

    那亲兵满脸期待,顺手指着屋子里的钱袋,道:“这么小的一个钱袋,就算里面装的全是当十钱但也不足七百贯啊。之所以里面能有七百贯钱,是因为其中一部分乃是银币,甚至,还有十枚是金币。金币啊老夫人,那可是幽云顾氏特制的开国金币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国金币?”

    老夫人彻底被引起了好奇。

    鲍封转身走进屋中,直接将那一袋子钱全都拎出来,他目光看向在场的亲兵们,笑骂道:“我早就知道,你们这些家伙一直在盼着,行吧,今天让大家都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叮叮当当一阵脆响,他将钱币全都倒在了地上,然后俯身下去,随手捡起一枚钱币,笑道:“哦,这是一枚当十……”

    随手又捡起一枚,继续笑道:“哎呀,竟然还是一枚当十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第三次准备随手捡起钱的时候,终于亲兵们按捺不住了,但见七八个人窜了过来,直接从地上捡起一枚银光闪闪的钱币,兴奋道:“这个是银币,这就是传说中的李大头……”

    鲍老夫人含笑在一旁观看,对于儿子和同袍之间的情谊很是欣慰,同时她心里也十分好奇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什么是李大头?”

    这话不问还好,一问忽然满场无声。

    无论鲍封还是亲兵们,面色全都带着一些尴尬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后,那个亲兵才讪讪开口,解释道:“老夫人,这是我们乱讲的话,您万万不可记在心里,更不可能在以后也这么说,因为,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亲兵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往下说。

    幸好在场还有鲍封,接过他的话茬解释道:“娘,他是担心您会犯忌讳。刚才那枚钱币,乃是纯银制造的新币。这种银币在铸造的时候采用了特殊工艺,上面印刻着当朝陛下的头像作为辨识,据说是顾先生的恶趣味使然,他把皇帝的头像印制特别大……”

    鲍封说着停了一停,接着道:“又因为皇帝姓李,让人下意识就会想到李大头这个称呼,渐渐的所有人全都这么喊,一提起这种银币就喊李大头。”

    鲍老妇人微微咋舌,面色隐隐现出担忧,道:“皇帝乃是天子,岂能如此戏弄。这,这,这会不会被追究惩罚……”

    鲍封见到老母惊惧,连忙出声安抚,道:“这事您倒不用害怕,据说陛下并未因此生气,反而,似是很欣然这个称呼。根据一些小道消息的流传,陛下听到李大头这个称呼的时候曾经哈哈大笑,对人说,古往今来,从未有帝王容貌加于钱币之上,而今朕李世民,却能开创这个先河。人活一辈子,顶多六七十,然而钱币流传百世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千千万万年后也许仍在,也就意味着,朕的容貌也会在,哈哈哈哈,李大头就李大头吧,朕感觉这个称呼妙的很,民间老百姓若是喜欢,尽可以称呼朕为李大头。”

    鲍老夫人满脸释怀,语带敬佩的道:“听封儿如此一说,咱们这位陛下真是胸襟如海啊。难怪他能以次子之身,胜过当初的东宫太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在场众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鲍封连忙道:“娘,今时不同往日了。孩儿虽然是东宫卫率出身,曾经发誓一辈子要效忠太子殿下,但是今次辽东一场大战,当年的隔阂尽皆被顾先生用计化解,如今整个大唐军中,再也没有天策府和太子卫率的派系之分,有的,只是同袍情谊。”

    鲍老夫人极其震惊,下意识的道:“竟然隔阂消除了?”

    鲍封从亲兵手里拿起那枚银币,顺势弯腰从地上又捡起另一种钱币,那是一枚金光闪闪的币,上面赫然也印着一个头像,鲍封将两枚钱币同时举到母亲眼前,郑重道:“娘,您看,这就是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