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六章 【今日过后,再无高句丽】

    当大唐这边同时出现三支大军的时候,高句丽一方的军队明显停顿了一下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很多士卒的脸上现出恐慌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他们刚刚升起恐慌的时候,猛然身后响起了嘹亮的牛角号声,战场号角,提振士气,高句丽士卒心神一震,跌落的士气稍微提升。

    而反观大唐这一边,三支大军还在急速逼近。

    近了,更近了。

    大战气息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双方的主帅,面色沉如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寒地冻,北风呼啸,渊盖苏文遥遥看着对面大军,他的嘴角泛起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这位高句丽大将军轻声一叹,低声道:“传承千年,终将落幕,高句丽啊高句丽,生我养我的故土,请你不要责怪我,因为我从未想过要背叛,但是,我抗衡不了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他从突厥人手中收回幽云五州,并且带领全家一起移居幽州的时候,那一刻我就知道,高句丽的卧榻之侧来了一头猛虎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盯上了高句丽!”

    “高元国主也知道他盯上了高句丽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的他还不算强大,那时的幽州也不算强大,然而即使是那时的他和幽州,已经让我们高句丽无法应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他开设互市的时候,我和高元国主同时心中警惕,我们都知道,那座互市将会是勒死高句丽的一根绳。”

    “他允许各个民族去互市经商,唯独不允许我们高句丽人过去。所以高元国主果断的做出应对,在第一时间派出军队想要突袭他的互市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可惜的是,军队连大唐边境都没能进入,整整一千人的骑兵,全军覆没在吐谷浑人的埋伏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仔细回想那一次埋伏,也许不仅仅是吐谷浑人的手笔,很可能还有西域各国的影子,甚至连突厥人也参与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主动出兵伏击高句丽,只为了顾天涯的互市继续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次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后,高元国主躲在皇宫里喝的酩酊大醉,而我渊盖苏文呢?我同样也是躲在家里喝的酩酊大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俩同时在心中明悟,高句丽怕是没有未来了,卧榻之侧来了一头猛虎,他盯上了我们的国家。然而我们明知他盯上了我们的国家,可却没有任何办法对他做出反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一旦进行反击,迎接我们的先是各国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顾天涯,你好狠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你仅仅用了一座互市,就把几十个小国绑上了战车,那些小国不断派出军队,把他的幽云五州保护的像个铁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一天比一天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搞商业,不断换取周边各国的友谊。你通过以利驱人的手段,让中原汉人的世家再也不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还是那个中原,然而大唐不再是以前的大隋。曾经大隋征伐高句丽的时候,我们暗地里勾连汉人的世家,里应外合之下,让那个强大的王朝分崩离析……然而这一次,我们知道再也无法勾连汉人世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世家被你转变了信念,骨子里开始变的对外凶恶起来。他们成了你的马前卒,眼睛血红的盯着高句丽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给汉人世家灌输了什么,但我发现汉人世家竟然连商贾也不往高句丽派遣了……他们不往高句丽派遣商贾,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想要利益,而是他们暂时放下了利益,准备一次性的从高句丽拿走天大的利。”

    “军力上,我们被几十个小国恶狠狠的盯着。商业上,我们失去了所有对外经商的路径。这是一种困死之局,你在一点一点削弱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高句丽一天比一天衰弱,可笑的是皇族竟然还想着内斗,他们始终认为我是个不安分的隐患,一直想要把我这个大将军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过数次努力,想要跟皇族谈和,其实无论是我还是国主,都知道高句丽绝不应该出现隔阂,我们必须同心协力,拧成一块铁板,也许聚集全国全族之力以后,还有机会进行一次破釜沉舟的反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,我和国主的谈和失败了。不是我俩没有远见,而是那群皇族短视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我在苦涩中终于明悟,这个传承千载的国家已经腐朽,高氏家族,他们该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自己的祖国要完了。既然注定要完,那我就得留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择了背叛高句丽,但我并不是背叛自己的民族。我需要更好的活着,我需要成为你麾下的重臣,唯有如此,我才有能力庇护高句丽的同胞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深深的知道,你并不会随随便便重用我,如果我想成为你的嫡系,我首先要向你献上一份重重的投名状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献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次两国大战,我顺应你的心意,我故意表现的暴怒发疯,将高句丽全国的兵马汇聚一起。我知道你想一战定鼎,那么我就给你一战定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用眼前这几十万高句丽士卒的命,向你献上一份重重的投名状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呼啸,黑云当空,渊盖苏文再次吐出一口气息,转眼间被寒风变成浓浓白雾。

    他遥遥注视着前方,眼中是凄凉的伤感,忽然这位高句丽大将军眼神一森,目光之中现出恶狠狠的果决。

    他陡然骑马上前,大声发布命令,厉喝道:“传令下去,再吹号角,同时派出传讯兵,通报左中右三路大军,今次一战,死战不退,本帅将会大酬军功,千万贯财富等待他们赚取。凡是能斩杀汉人士卒一人者,即可奖赏丝帛钱财美女,军功上不封顶,富贵只在今朝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喘息声迅速粗重。

    显然很多士卒已经被这种大奖励所刺激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眼神更冷,厉声又喝道:“奖赏巨大,惩罚也大,今次两国一战,实乃是高句丽的存亡之战,所以此战没有退缩,有的只能是一往无前。谁若是怯战后退,不用幻想着事后可以逃脱追责,本帅派出几百支督战小队,即刻在战场上斩杀后退者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气氛明显一僵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并不在意士卒们的心思,他再次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息,突然‘铿锵’一声拔出长刀,缓缓抬起来指向对面,大吼道:“全军,死战。”

    希律律!

    战马嘶鸣,人声咆哮。

    一声帅令之下,大军开始冲锋,不管高句丽士卒心中愿不愿意,他们处在大军之中只能随波逐流,无法后退,只能前冲。

    往前冲也许还能杀出一条活命的机会,但是往后退先要被自己的兵马给踩死,就算不被自家大军给踩死,几百支督战小队也会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往前冲吧。

    大将军这是铁了心的要死战一场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高句丽大军发起冲锋的时候,对面的大唐将帅们全体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此时寒风呼啸,
李世民全身披挂,一杆御驾亲征的大旗,就在他的战马旁边竖起。

    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眺望着潮水一般的高句丽士卒,忽然他探手腰间,铿锵一声拔出天子剑,厉声大喝道:“今我汉家子民,一战要血前耻,当年大隋东征,百万同袍身死,至今日,孤魂尚难回归。吾大唐天子李世民,安能坐视此等仇恨?高句丽与中原,世仇不共戴天,既是血仇,唯有血报,三军听令,随朕出击……杀!”

    随朕出击!

    而不是给朕出击!

    李世民不愧是曾经的天策府上将,他骨子里充斥着沙场厮杀的热血,一声怒喝发出,身先士卒的冲杀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里,西南边的另一支大军。

    昭宁同样全身披挂,手中握着一杆明晃晃的长枪。

    她的话不多,仅仅是回首望了一眼幽云士卒,随即长枪向天,娇喝出声道:“吾乃妇人,尚敢冲锋,汝等皆是幽云顾氏家兵,个个都是大好男儿,今我李秀宁只问一句,诸位将士可敢随我冲杀吗?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震天动地咆哮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秀宁再次一声娇喝。

    顾氏大军十五万,追随着一道靓丽身影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最前方乃是三万玄甲铁骑,后方紧跟着十二万步卒,放眼一望过去,大地黑压压一片,兵群宛如潮水,又似一条巨龙,冲锋踏起满地积雪,整个天地都是明晃晃的刀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仍是同一时间里,西北方向的第三支大军。

    这支大军乃是诸国联军,光是帅旗竟然就有几十杆,大旗猎猎迎风,下方几十匹嘶鸣刨蹄的战马。

    每一匹战马之上,都是一位小国的将军,甚至有些直接就是国主亲自参战,他们几乎把全幅家当都拉来了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小国的将军和国主,在场还有几位身份极其尊贵的人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个女子并没有骑马,仅是负手静静的站在雪地上,她目光宛如明珠般璀璨,脸上被一块丝巾给罩住。

    谁也不敢相信,草原突厥最尊贵的圣女大祭司竟然来了。

    在圣女大祭司的身旁是一匹战马,战马上面坐着的正是小圣女草儿,此时草儿俏脸带着异样,忽然忍不住低声道:“师尊,顾天涯会不会赖账?他开出的价格实在太离谱了,杀一个高句丽士卒竟然给十贯钱。徒儿真怕他会赖账,到时候我们血本无归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看她一眼,温声笑道:“放心吧,他不会的。如果他赖账,我就把你嫁给他做小妾,到时候吃他的,喝他的,让他血本无归,痛悔自己不应该赖账。”

    草儿先是一喜,随即愕然皱眉,愣愣道:“这好像是我吃亏吧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悠然一笑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另一侧还有一匹战马,马上坐着的骑士竟然是突厥王子叠罗支。

    这小子性格怯懦,从小就是个软趴趴,此次他虽然也前来参战,然而一看就不像是准备拼命的架势,只见他浑身笼罩在铠甲之中,连头盔都是专门特制的样式。

    他手里紧紧攒着一把弯刀,眼睛直勾勾看着前方战场,忽然咕嘟一声咽口唾沫,可怜巴巴的看着圣女大祭司道:“圣师,我能不能不去打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看他一眼,微笑道:“不打也行,奖赏没有汗帐的份。”

    叠罗支小脸一苦,继续可怜巴巴的道:“我不去打,但是我带来的汗帐军队会去打啊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仍是微笑,道:“只要你不上战场,那么奖赏就不分给汗帐。”

    叠罗支满脸愁苦,被逼无奈之下渐渐眼神变狠,这个小家伙重新看向前方战场,忽然恶狠狠的深吸一口气,道:“杀一个高句丽士卒,能领十贯钱的奖励。十贯钱,可以买一车的盐,十贯钱,可以买两盒疫苗神药。我乃草原突厥的王子,我要让子民们活的幸福,所以,我不能退缩,我不能退缩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断给自己鼓劲,慢慢举起了弯刀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赞赏点头,道:“这才像个突厥人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地方,吐谷浑大长驼驼先知也站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显然是没打算参战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所以手中并没有拿着武器,反而攥着一杆烟袋,不时吧嗒抽上一口。但是在他身旁另有一匹战马,少女慕容嫣然浑身披挂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忽然驼驼先知放下手中烟袋,目光郑重的看着慕容嫣然,沉声道:“丫头你可要记好了,杀一个高句丽士卒十贯钱。咱们吐谷浑人世代经商,最难忍受的就是做亏本生意。此次你父王派出五万大军,劳师远征前来参与战斗,你若是不能带领军队赚到钱,从今以后别说自己是吐谷浑的王女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嫣然俏脸森寒,目光直直盯着前方战场,仿佛发誓一般的道:“今天这一战,我要从顾天涯手里赚取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驼驼先知微微沉默一下,忽然低声叮嘱一句,道:“赚钱很重要,但是安危也很重要,丫头,一定注意安全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然这次没有开口,而是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刀。

    下一刻,突然有厚重的号角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联盟大军的出击号角,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要听从,所以当号角响起的一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