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三章 【顾天涯的真正意图】

    “他妈的,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敢动我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弄他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小一个高句丽,果然只会仗势欺人,我们才去了十几个斥候,他们就出动了一营兵马,发现打不过之后,竟然动用全城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程十七是条汉子,冒着军法私自出兵。虽然这厮肯定免不了被帅营问罪,但是他率领全营兵马去救人的行径值得赞扬……这样的汉子,不该陷落在敌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陈洛,他也全营出动了。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啊,这小子竟然是个带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他也陷落在了那边,如今高句丽已经有三城兵马驰援,根据前线斥候回报,双方打了整整一天一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懆他娘,他们能驰援咱们不能吗?兄弟们,敢不敢点起兵马去干仗?”

    先是一两个折冲府,渐渐的消息越传越广,无数府兵群情激愤,大战气息渐渐弥漫。

    府兵们还只是群情激愤,折冲都尉们则是怒发冲冠,自古凡是能够当将军的人,骨子里基本都有着冲动因子,并且他们极其注重军中情谊,最暴怒的就是听到同袍被人欺负……

    大唐有六百多座折冲府,今次全都被李世民征召而来,也就意味着,此时边境大营聚集着六百多个折冲都尉。

    六百多个折冲都尉,就是六百多个将军,当这一群暴怒的汉子冲动起来,天下间谁也无法阻挡他们出兵的怒火。

    并且,事后很难追责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……人多,法不责众,最主要的是,不敢责众,折冲都尉的官职虽然不算特别大,但是这么多折冲都尉加起来就不可小觑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唐共有643座折冲府,用于管理全国各地所有的府兵,每座折冲府设置折冲都尉一人,另外配备副主官果毅都尉两人,折冲府分为上中下三等,军力编制相差极大。

    比如折冲上府,府兵满员乃是1200人,折冲都尉的官职乃是从四品上,这样的级别已经有资格进入朝堂,换言之,上府的折冲都尉勉强算是大佬序列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上府折冲都尉,如今在边境二十里大营一共有61人。

    再比如折冲中府,府兵满员乃是1000人,官职设置从四品下,属于进入正是序列的将军……注意不是偏将,而是名正言顺的将军。这样的将军,如今在边境二十里大营足足150人。

    最后是折冲下府,满员编制800人,折冲都尉的官职是正五品,而大唐的上县县令也才正五品。

    倘若借用后世的官职比对,折冲都尉相当于是厅局级别,换言之,这是一群军区司令……

    六百多个将军,等同于六百多个军分区司令,试想一下如果一起暴怒出兵,即使再森严的法度也不敢治罪他们啊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候还有头脑冷静的折冲都尉。

    他们不断劝说同僚,勉强压制了事态的恶化,然而虽然勉强劝住了大部分同僚,但是有一些折冲都尉终究还是出了兵。

    72座折冲兵营,悍然越过了边境……

    出兵,驰援!

    这才只是冲突引发的第二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不可能瞒得住中军帅营,李世民暴怒无比,咆哮着要出动军法官,甚至准备动用百骑司,去把那些折冲都尉全都抓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,帅营之中没有一个劝说皇帝消气的。

    皇帝咆哮而已,大家又不是没见过,咆哮又能咋样,总不能把大家全杀了吧?最主要的是众人都能看出来,李世民的咆哮纯粹是在演戏……

    别看李世民又摔又砸的,这都是表现点姿态而已,皇帝看似暴怒,其实是在假装,否则岂会等到折冲都尉们出兵以后才怒?按说应该在第一时间就严令各营不准妄动。

    说白了,皇帝是在配合某个人的谋划而已。

    能当大将的没有傻子,能进入帅营的大将更加没有傻子,并且这群大将之中还有几位帅才,更是属于人精之中的人精……

    于是!

    各种配合演戏出现了。

    比如李靖满脸肃重,眉宇之间尽是威严,每当李世民咆哮一声的时候,这位军神就会郑重点一下头,道:“触犯军法,私自出兵,抓,必须抓。”

    又比如徐世蹟,脸上带着森寒之色,怒声道:“让人去查一下,出兵的72座折冲府都有哪些,72个折冲都尉,事后一个也逃不了责罚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杀气腾腾,然而味道已经变了,压根不提去抓人的是,而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事后责罚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位帅才开口,大营中还有十几个国公,忽然只听程咬金断喝一声,仿佛胸口窝着一股火,大骂道:“他娘的,这72个小崽子好大的胆。今次百万大军陈列边境,他们全都属于我的左路大军,然而这群小崽子完全不把我这个大将军放在眼里,从头到尾竟然没有一个人向我汇报出兵的事……他妈的,胆肥啊,事后老程必然要从重处罚,每个人至少要打二十军棍,陛下啊,您可千万不要拦着俺,老程现在一肚子火,必须要杀几个人出出气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面皮抽搐几下,目光幽幽的盯过去。

    大营中十几个国公努力憋着笑,忽然夔国公刘弘基偷偷一竖大拇指,凑到老程身边挤眉弄眼道:“程知节,有你的,明知陛下是在演戏,你竟然敢抢陛下的风头。”

    老程同样挤眉弄眼,嘿嘿低笑问道:“怎么样?咱老程刚才的架势真不真?”

    刘弘基再次一竖大拇指,道:“真,十足的真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猛听李世民一声断喝,抬手从桌子上抓起一块砚台砸过来,冷声道:“你们闹够了没有?闹够了就和朕一起分析分析。顺便派人去一趟幽云大营,问问朕的那位妹夫回来没有。如果已经回来了,让他立马滚到朕眼前,朕要好好问他一句,到底打的什么算盘……百万大军,两国国战,这等凶险之局,他竟然动用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手段!”

    徐世蹟首先站出来,拱手朝着皇帝微微一礼,然后道:“如果微臣猜测没错的话,顾领主这是要直接引发大战。虽然他要引发大战,但却不是帅营发兵,反而是通过十几个斥候的陷入危险,激发起百万大军的同仇敌忾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轻轻哼了一声,道:“自古战阵凶险,打仗从来没有这么打的。不经众将计议,不经军事推敲,竟然通过十几个小卒的危险,来引发一场百万级别的大战役。他这种举动如果不算是儿戏,天下间还有什么是能算得上儿戏?”

    李靖也站了出来,语带肃重的道:“陛下此言,臣不敢沟通。臣反而赞成徐世蹟的论断,认为这是顾领主的神来之笔。”

    然后是河间郡王李孝恭站出来,缓缓道:“自古大战,士气为先,顾天涯这一手的意图很明白,他就是要激发百万大军的同仇敌忾,士气一旦激发,便如滚滚洪流,到时候横推辽东,一战便可以定鼎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第一王爵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反而陛下刚才质疑的谋略和计议,对于两国大战这种级别没有太大意义。
因为当战争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,任何谋略和兵法都起不到太大效力,唯有恶狠狠的硬拼,唯有悍不畏死的硬干,一往无前,怒而搏杀,这才会打赢战争,这才会灭掉敌人。”

    大营中的十几个国公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李世民隐约也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皇帝很快又轻哼一声,道:“朕不听你们说,你们都在帮他说好话,就算他这一手做的对,但他胆子实在太大了,至少应该和朕商量一下,让朕心里有个准备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房玄龄呵呵一笑,拱手行礼道:“陛下莫非没有意识到么?顾领主其实已经和您商量过了啊!当日他带着几个弟子去辽东,临行之前过来向您辞别,那时候陛下您就已经知道,顾领主这一去肯定是要弄点响动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再次轻哼,道:“朕只是没想打他弄的响动有点大。这个臭小子,这个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停了一停,忽然又提起刚才的话题,道:“派人去幽云大营那边问一问,看看这个小子是不是已经回来了?”

    程咬金站出来拱手抱拳,回答道:“陛下不用派人去了,臣在今早的时候刚去看过,人没回,还在辽东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眉头微微一皱,语气明显有一丝担忧,道:“现在他的意图已经达成,士卒们的怒气正在酝酿,为什么这小子还不回来,那边毕竟是高句丽的境内,一旦大战打起,谁都不敢保证安全,就算是久经战阵的猛将,也有可能陷落在一群卒子手里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像是想起谋事,目光直直看向程咬金,急急问道:“顾嫦娥跟着他去了吗?”

    老程迟疑一下,很快便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这次顾仙子没有跟着去,似乎是因为顾兄弟严令不准,让她留在幽云答应保护平阳公主。说是什么担心大战凶险,让他妹妹必须保证嫂嫂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登时一怒,道:“秀宁身经百战,轻易岂能有险?况且她是幽云那一路大军的元帅,打仗的时候肯定不会上战场,而是坐镇帅营,指挥兵马调度,这怎会有危险,反倒是那小子如果一直待在辽东才会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大营中的气氛明显凝滞下来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听有人语带叹息的道:“陛下莫非忘了,顾领主曾经说过一句话,那日在幽州城里的临时朝堂上,满朝文武商量今次大战的事情,当时顾领主曾说,他要和士卒们一起上战场……现在他待在辽东那边不回来,明显是真的要上战场打仗啊!”

    整个大营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李世民身体一晃,陡然厉喝出声,皇帝像是无比生气,怒气之中饱含着担忧,咆哮道:“这个臭小子,他以为他是谁?他连刀都拿不动,竟然想着上战场。他能打的过谁?他连一个小卒子都打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谁都能看出来,皇帝是真的担忧,否则不会如此暴怒,这一次可不是演戏的暴怒。

    突然李世民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,猛然大踏步走到一人身亲,皇帝面色极其肃重,赫然竟是朝着那人拱手抱拳,深吸一口气道:“秦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仅仅才说了三个字,然而被他行礼的秦琼已经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只见秦琼的目光显出凝重,缓缓点头道:“陛下放心,臣立马点起一支兵马,臣这辈子的官位已经到顶了,封为开国国公之后不需要再立功勋,所以这一战臣不会再去战阵上厮杀,臣会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顾领主身上。只要臣麾下还有一卒,只要臣自己还没有死,那么,臣就不会让顾领主出现任何闪失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再次深吸一口气,道:“秦二哥,你现在就动身。朕给你玄甲铁骑的令箭,你带着三千人直接去辽东,如果找到那个臭小子,立马把他给朕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琼微微迟疑一下,不知为何竟是摇了摇头,低声劝皇帝道:“陛下还请收回此令,臣认为不能抓顾领主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声音越发压低,语带深意又对皇帝道:“陛下应该知道,顾兄弟脾气拗的很。在他心中,一直有个歉疚,他认为是自己发起了这次大战,才导致百万府兵不得不集结而来。他担心士卒们战死,他害怕妇孺们失去丈夫,所以他在大战之前不断谋划,几乎把每一个兵卒都武装起来,然而即使如此,他的心里仍旧不安然……这种不安然的情绪,是他这种心肠柔弱之人特有的愧疚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默然不语,好半天后才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身为上位者,做不到心狠。这个臭小子,朕真想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发了半天狠,始终没说出他想把顾天涯怎么样。

    秦琼轻轻叹息一声,压低声音又道:“臣这样尸山血海爬出来的杀坯也许不能理解顾兄弟的柔软,但是臣认为我们应该尊重和支持他的这份选择,陛下啊,您就让他留在战场上吧,也许当他手持武器和士卒们并肩作战的时候,他心里的那份愧疚和不安然才能真正的放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缓缓点头同意,只不过脸色显得一场凝重,再次叮嘱秦琼道:“你要保证他的安全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

    秦琼不再说话,而是转身大踏步出营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中时,远处来遥遥传来一句郑重的话:“诺不轻许,顾不负人,山东秦叔宝,许下这一诺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轻轻吐出一口气,眉宇之间稍显放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此时的辽东。

    高句丽某地的一座小山上。

    顾天涯盘膝坐在崖边,目光遥遥的看着山下战场。

    忽然程处默走到他身后,手里捏着一张闪光小卡汇报道:“师尊,又有72个折冲府出动了。果然如同您猜测的那般,他们全都属于大唐府兵的西路大军。”

    风声呼呼之间,只听顾天涯缓缓开口,道:“这就是军人的同袍之情,当战友涉险之时最先动的肯定是同一路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