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一章 【大战突然就打响了】


  唯有顾先生没笑。

  他伸手拍了拍俺肩膀,温声道:“拿了这第一笔钱,有两个选择供你选,所以接下来我说,你听,至于怎么选,看你个人的意思定!”

  两个选择?

  俺微微一呆。

  却见顾先生满脸温笑,缓缓道:“第一选择,是你把钱暂存在我的幽州银行中,由于你们马上就要上战场,带着钱币去打仗肯定不合适,所以我开设了一个银行,方便所有府兵暂存钱币。并且这个暂存不是白白存放,而是会给你们生出一部分利息,比如你赵老四的这3300文钱,一个月后就会变成3330文……”

  俺登时一愣,下意识脱口而出,惊喜道:“钱竟然还能生钱?”

  顾先生这才哈哈大笑起来,像是十分开心的打趣道:“不是钱生钱,而是加利息。”

  俺傻乎乎的表示没听懂。

  顾先生又道:“至于第二个选择,则是委托官府把钱给你寄回家。之所以让你寄回家,是因为偿还世家的债……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,你们每个人都已经欠了世家的钱。然而世家的钱可不是好欠的啊,能早一点还给他们就早一点还给他们。”

  俺陡然一惊,记起离开济州府时的事。

  当时俺吃了一顿三文钱的大锅炖肉,并且琅琊王氏曾经说过要照顾俺的家人,但是并不是白白照顾,事后是要给他们钱款的。

  只听顾先生悠悠说道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那些人之所以上赶着做事,无非是奔着你们手中的钱……所以,咱们不欠他们的。”

  俺连忙点头,急急表态道:“对对对,寄回去。俺可不敢欠债,尤其是欠大户的债。除了给他们还债,多余的给家里人,现在是最容易断粮的大冬天,俺担心她们在家里吃不上饭。”

  顾先生哈哈大笑,点点头道:“能有这个选择,说明你是个有良心的人,不过这个事你先别急,我和陛下正在制定专门的邮寄章程,毕竟此事涉及的府兵实在太多太多,你们每个人都往家里寄钱的话是个大数目……”

  俺呆了一呆,有些担忧的道:“那欠世家的钱咋办?他们会不会急着要?”

  那一刻的顾先生,突然显现出一种莫大的气势,悠悠道:“他们肯定急,但却不敢催着要。”

  ……

  这时程十七将军凑过来,挤眉弄眼的朝着顾先生涎脸笑,然后就见顾先生指着他笑一笑,打趣问道:“你这家伙还是想看看新钱对不对?那你直接让赵老四拿出来你看看啊。不用这般挤眉弄眼的样子,浑身不见一丁点将军的威风……”

  程将军嘿嘿两声,道:“俺这不是先得征求您同意么!您要是不允许的话谁敢让赵老四拿钱出来看。再说了,俺算个啥将军啊?如果在您面前摆气势,俺家大公子先就要揍俺一顿。”

  顾先生等了他一眼,然而似乎并不生气,仅是笑骂一句道:“油滑的老兵蛋子。真亏你当初还是天策府悍卒。”

  程十七将军再次挤眉弄眼,随即嗖嗖一声窜到了俺身边。

  他大手一拍,那劲道差点把俺拍趴下,哈哈大笑道:“赵老四,快快快,打开钱袋子让咱瞅瞅,到底新钱币是个啥样子……”

  同一时间里,旁边好多大人物也哈哈大笑,纷纷道:“对对对,瞅瞅瞅瞅,到底新钱币是个啥样子,我们这些人也跟着见识见识!”

  另有一部分文绉绉的大人物,他们则是缓缓用手轻抚胡须,笑眯眯的道:“此前虽然在早朝上见过母钱,但是新铸出来的钱币却未见过,吾等心中一直甚是好奇,奈何顾领主太过严谨,新钱未曾面世之前,任何人都不准觊觎……哈哈哈哈,其实我们哪里会觊觎啊。大家仅仅是心里好奇而已,新钱面世岂能不好奇嘛?对不对?今日倒要沾一沾这位府兵兄弟光,让吾等终于可以一饱眼福也。”

  ……

  赵老四说到这里的时候,敦厚的脸上现出憨憨的笑。

  他明显陷入一种幸福的回忆中,口中喃喃自语又道:“那一天,是俺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刻。好多好多大人物围在俺身边,口中说着各种各样套近乎的话。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呵呵憨笑又道:“其实俺知道,他们的套近乎都是假的,除了顾先生和程将军是真心实意,其他那些大人物只不过是做做样子。他们之所以围着俺套近乎,无非是想看一看俺手里的钱袋子。”

  他说完这番话后,眼睛看向篝火边的少年,问道:“卢小哥,你说俺猜的对不对?”

  少年放下手中的笔,目光隐约有些萧索,柔声道:“赵四哥,这世上有些事难得糊涂。虽然事实正如你所说,那些人套近乎都是做做样子,但是你又何必说出来呢,说出来突然令人伤感啊……那些人,他们骨子里高高在上,如果不是有师尊压制,他们何曾会在意百姓。”

  少年说着也停了一停,仰起小脸看着天空,喃喃道:“然而就算他们是做做样子,但是他们毕竟做出了样子。既然愿意做样子给人看,这本身就是一大进步,赵四哥,你说对不对?”

  赵老四显然没听懂。

  少年似乎也不打算他能听懂,依旧仰头望着夜空喃喃自语,又道:“赵四哥,你可能还不知道,其实我的出身也是世家大族,而且是号称五姓七望的门阀……在我幼年时期,见过了太多的冷漠无情,比如家族对我们的教育,总是把百姓当做黔首,可以吸骨敲髓,像草一般收割。”

  “呵呵,百姓如草,年年可割,不需要担心会被割断了根,因为总会有新草生长起来。这就是世家,这就是门阀,何谓人上人也?就是踩在人的脑袋上啊……”

  “后来我拜在师尊门下,曾经把这个理念向师尊求问,你知道我师尊当时的表现如何吗?他那一天前所未有的雷霆暴怒。”

  “师尊很少发火,那一天却大声咆哮。不但我们几个弟子吓的瑟瑟发抖,甚至就连我们师娘都躲开远远的,直到师尊自己消除了火气,我们才敢小心翼翼的站在他面前……”

  “那一日,师尊用手轻抚我的额头,他语气很伤感,语重心长的跟说我:这个世界太可怕了,他们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,享受着物质和精神的最高供养,却把欺压良善当成了天经地义……世界不应该如此,人类族群也不该如此。”

  “可惜师尊紧跟着又苦笑起来,不断摇头显得那般消沉落寞,他缓缓道:没办法啊,改变不了的,只要人类还有私心,就会存在各种欲望,他们把人分成三六九等,其实是欲望的三六九等。我们若是看不惯这种事,就得想办法成为最上层的那批人,然后自己制定规则,尽最大能力去庇护底层的人……”

  少年喃喃自语说完这番话,慢慢收回仰头望天的目光,看着赵老四道:“赵四哥,我说的这些话你可能听不懂,听不懂没关系,我可以教你怎么做……那些人不在意你是吧?认为你是个黔首黎民是吧?今次辽东大战,你打一个威风出来,师尊和陛下已经定下章程,此战军功一律从重而酬。斩首一级者,军饷翻一番,斩首五人者,立地封队正。倘若能够斩首五百人,又或者做出对大战有巨大影响的事,那么就不是军饷翻番或者提升军职了,而是会给予封爵。”

  “封爵?”赵老四呆呆的念叨一声。

  少年缓缓点头,郑重的道:“不错,封爵,将军百战死,只为能封爵。但是斩首五百人这个条件很难,我们需要另找一条路径去走,比如,做出对大战有巨大影响之事……”
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小脸之上现出深意,微笑道:“而身为大军斥候,你们恰恰是最有机会做成这件事的人。现在大战尚未发起,百万大军正在边境集结,你们却被提前派来辽东,深入腹地探查高句丽的军情。赵四哥你知不知道,这是你们一辈子最大的机遇啊。”

  “机遇?”

  “这辈子最大的机遇?”

  不止赵老四口中喃喃,篝火旁边的几个府兵也在喃喃,渐渐的,他们的眼中现出一抹锐利的光。


  那是一种对命运改变的渴望,更是一种想要建功立业的憧憬。

  “娘的,拼一次。”赵老四喘息粗重,恶狠狠的攥起拳头。

  旁边另一个府兵紧跟着开口,同样恶狠狠的点头道:“对,拼一次。咱们乃是斥候,身为斥候最大的任务是打探军情……咱们直接去摸高句丽的军营,把他们的军力排布全都搞清楚,如果有机会的话,顺便再弄死几个人。”

  这人说着一停,猛然伸手一拍胸口,铿锵一声脆响,那是铠甲的声音,只听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又道:“如果不砍死几个高句丽兵,真有点对不起这一身明晃晃的铠甲。”

  “对对对!”

  其他府兵齐齐出声,每个人脸上都现出兴奋颜色。

  有人猛然抽出武器,篝火之下折射着白森森的光,这人血脉喷张,杀气爆棚道:“还有咱们的武器,顾先生说它乃是天下少有的利器,一刀之下,牛可断头,这要是不去砍死几个高句丽兵,怎能对得起顾先生给咱们配备的刀。”

  “干了!”

  府兵们齐齐低吼。

  ……

 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世事就是如此巧合。

  当这群斥候府兵刚刚定下决心,想要去摸一摸高句丽人的军事排布,哪知忽听山林之外蹄声隆隆,紧跟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喊杀声。

  那是高句丽人的喊杀声。

  并且还是急速逼近的喊杀声……

  篝火边的众人先是一怔,随即就见少年霍然而起,他目光凌然一闪,凝重说道:“敌袭?”

  说完这两个字后,脸色显得更加凝重,紧跟着又道:“真是想不到,高句丽人竟然和我想到了一起,咱们刚刚想要去探营,他们先来围剿我们的营……只是很奇怪啊,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来了呢?这几天咱们一直躲在山林之中,按说并没有泄露任何踪迹才对。”

  然而形势之急已经容不得他迷惑,山林之外的喊杀声越发急速逼近,夜色之下,向外望去,只见林外大地皑皑积雪,无数火把将积雪照的发白,黑压压一片人影杀来,最前方赫然竟是一队骑兵。

  赵老四下意识喘口气,咽口唾沫道:“这最起码得有上千个兵?”

  敌人有上千个兵。

  他们这边的斥候才只十几个人。

  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,补充道:“最主要的是,对方有骑兵,如果采用步卒驱林而入的办法,很容易把我们一步一步逼着出林,那时候就算我们想逃,但却无法逃过骑兵的追击……这也就意味着,我们只有一条路。”

  “拼死,然后真的在拼中去死。”

  结局肯定是死啊?

  彼我军力差距太大。

  对方出动了足足上千人,他们这边只有十几个兵,就算浑身武装到了牙齿,然而十几个人怎能打得过上千人。

  这是一个死局。

  ……

  喊杀声音已经到了林边!

  这一刻的少年,再次深深吸了口气,他脸上并未现出惊慌,反而有种异样的坦然,悠悠笑道:“想不到我卢照邻,出师未捷身先死,这辈子拜在师尊门下,死的原因竟然这般可笑,身为斥候队伍的战地记者,没能选好斥候藏身的地方……唉,我给师门丢脸了。”

  说话之间,铿锵一声,却是他拔出了一柄匕首,小脸上现出决绝的神情。

  “战!”

  仅有一个字的大吼,凸显了他死战的决心。

  然而也就在他刚刚喊出这一声吼的同时,猛然见到一个人影迅速窜到他的身边,飞起来就是一脚,直接将他踢翻在地。

  这人赫然竟是赵老四,他一脚将卢照邻踢在雪地上,然后急速弯下要来,重重把卢照邻一按。

  紧跟着,他大手抓着卢照邻的肩膀一拎,拎起来之后狠狠朝着旁边一甩。

 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里,另有一个汉子伸手接住,然而那个汉子虽然接住了卢照邻,但却并不没有理解赵老四什么意思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  只见赵老四深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看着那个汉子道:“韩老哥,这孩子不能死。他是贵人,是顾先生的弟子。他的命,比咱们值钱……”

  那汉子这才明白,瞬间重重点头。

  他既然明白过来,立马就知道应该怎么做,于是霍然转身,抱着拼命挣扎的卢照邻发足飞奔,他直朝着山林深处跑去,显然是要找地方躲藏起来。

  而这边的赵老四同样霍然转身,只不过他转身的方向则是面朝着林外,轰的一声,他从篝火边把起一杆巨大的枪,那竟然真的是顾天涯当初开玩笑所说的霸王枪,光是枪杆就有足足六尺开外。

  火光熊熊之下,照亮了赵老四凝重的脸,他单手扶抢而立,目光看向其他十几个府兵,道:“韩老哥带着卢小哥去藏,但是不一定能藏的足够好。如果敌人仔细搜寻这片林子,肯定会把卢小哥给找出来,所以,咱们得想办法让敌人忽视搜林这个念头。”

  怎么让敌人忽视念头?

  唯有恶狠狠的爆杀反击,让对方在巨大牺牲之下怒昏了头。

  “战!”

  


  (https://)


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