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八十章

“赵老四,上前来……”

程十七将军的声音,透着一股子莫名激动,他手里拿着一本册子,张口喊出了俺的名字。

俺知道那本册子乃是济州府兵的名册,可俺不明白为啥俺的名字会写在第一位。

直到俺脑子懵懵的走上前去,站在了程十七将军的面前时,俺才终于知道,为啥俺的名字是第一。

当时程十七将军手里拿着点名册,先是朝着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他的目光很奇怪,仿佛是要把俺狠狠记住似的。

忽然他转身行礼,声音很是恭敬的道:“先生,这个府兵叫做赵老四,今年二十岁,家住泰山脚下赵家村……”

……

“咦,竟然才二十岁!”

那是一个随和无比的声音,依稀带着一丝好奇的味道,但又好像不是好奇,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。

很快俺就确定了,原来真的是怜悯。

只听那个声音轻轻叹息,明显透出一股子伤感味道,苦涩说道:“才只二十岁,脸有沧桑纹,甚至就连脊背,竟也略显岣嵝,可怜我华夏黎民,生来要吃多少苦?”

就在这一声伤感的声音中,俺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俺面前。

他很年轻,看起来像个邻家小哥。

他很清秀,一看就是个读书的人。

他的身材并不高大,站在俺面前几乎低了俺一个头,看起来文文弱弱的,并且脸上还带着浓浓的倦容。

但是他的眼睛好亮啊,仿佛有种光辉在里面闪。

那种光亮让俺一辈子难忘。

当时他就站在俺的面前,他半仰着脑袋看着俺,忽然他温厚一笑,让人感觉心里一暖……

只听他笑着问俺道:“你叫赵老四啊,莫非是因为排行老四吗?”

俺傻乎乎的点头,干干巴巴的回答道:“是啊,俺叫赵老四。由于爹娘没有文化,所以起名的时候就按照排行。”

俺这个回答听起来是不是很傻啊?

可是不知为何他突然就大笑起来……

他像是很开心,又像是很感慨,缓缓说道:“挺好,这个名字挺好。爹娘虽然没文化,但却给了我们生命。当我们哇哇坠地的时候,世上最幸福最开心的就是爹娘。虽然他们没有文化,但却绞尽脑汁的想给我们取个好名字,比如你这个赵老四的名字,它就是你爹娘给的最宝贵东西……就如同我叫顾小狗儿一般,都是爹娘发自内心的疼爱,所以咱们不要嫌弃自己的名字,因为名字饱含着父母浓浓的爱意,你说对不对?”

俺那一刻愣愣的张大了嘴,也不知为啥突然脑子犯抽抽,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:“您说您叫顾小狗儿啊?”

当俺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俺分明看见程十七将军吓的一哆嗦,其实不止是程将军,四周还有好多大人物,他们明显全都吓的一哆嗦,脸上现出一种古怪的表情。

唯有他却大笑起来,笑声显得那般开心。

忽然他伸出手来,重重在俺肩膀上一拍,大笑说道:“不错,我叫顾小狗儿,只不过这个名字乃是乳名,以前很少有人知道而已……虽然现在你知道了,但是你可不能乱喊哟,因为这毕竟是我的乳名,只有我的父母和长辈才能喊……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仍是那般随和,继续说道:“你可以喊我顾天涯,也可以喊我顾先生,这两个称呼都可以用,幽州这边的百姓全都这样喊我。”

俺傻乎乎的点头。

点完头之后猛然一惊!

顾先生?

原来他就是顾先生!

这时他忽然语气一转,再次仰头盯着俺,又道:“你个头很高啊,足足得有九尺,如果给你配上一柄霸王枪,再给你配上一匹千里马,说不定你能成为项羽那样的大英雄,在战场上横扫披靡勇冠三军哟……”

俺不知道项羽是谁,也听不懂勇冠三军是啥意思,可俺知道大英雄是啥,吓的俺连忙摇头打哆嗦。

当时俺慌慌张张的摇头,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,对他连连摆手说道:“俺可不是大英雄,俺成不了大英雄……”

他再次哈哈大笑,使劲用手拍打俺的肩膀。

也不知为何,他声音突然变的很郑重,道:“其实不当英雄也好,英雄一般活的太苦。所谓乱世乃是英雄定,英雄从未享太平,尤其是对于你的老婆孩子而言,再大的英雄也比不上你能守在她们身边……所以咱们一定要满足她们的心愿,打完仗之后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回家。”

他说着缓缓一停,语气显得更加郑重。

他第三次使劲拍打俺的肩膀,像是无比沉重的说道:“记住了,回家,一定要活着回来,一定要活着回家。”

俺傻乎乎的点着头,心里感觉有一种热滚滚的热。

这时他又微笑起来,语气也变成最初那种轻松,问俺道:“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喊你出来?”

这俺哪知道啊?

大人物的心思俺不懂。

他再次哈哈大笑,道:“因为你真的是勇冠三军啊,刚才的军事竞赛你跑在了最前头。今日一共有七支府兵同时到来,兵员总数超过了两万四千人,如果再加上随军的辅兵们,总人数已经达到了五万余。你们这么多人,在距离顾家村三里的地方发起冲刺,大雪满地,寒风怒号,然而你却像是一头下山的猛虎,轰轰隆隆的冲在了所有人前头……你,是第一名。”

俺傻了!

呆呆的转头去看程十七将军。

却见将军朝着俺重重点头,伸出手来使劲一竖大拇指,沉声说道:“赵老四,你好样的,咱们山东济州府的兵,颜面被你给争出来了……”

俺这才终于相信,原来俺真的是第一。

可俺自己都不知道俺为啥会赢得第一?

那时候俺只想着要给程将军争口气,只想着要让拢右甘凉的府兵们见识见识,俺们山东人,从来没怂货,所以俺那会儿只觉得胸口憋着一团火,只顾着大吼咆哮的发疯往前冲。

真没想到竟然就成了第一!。

不过俺也终于明白过来,为啥程将军会让俺第一个上前。

……

顾先生见俺发呆,顿时又发出爽朗的笑。

他依旧是仰着头,明亮的目光看着俺,又问道:“你是山东人出身,济州府处于泰山脚下,据我所知,那里很穷,泰山虽然号称是巍峨耸岳,但却算不上养育百姓的浩土……你们那里田地稀少对不对?田地稀少就意味着庄稼少。而庄稼少,粮食就不够吃。所以同样是遭灾,田少的地方就容易饿死人。”

“为了不至于饿死,你们就得想办法上山下河,挖草根,抠树皮,捕鱼抓虾,逮知了蝉,总之只要是能吃的东西,你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回家,然而想尽办法又如何,你们仍旧还是饿肚子……”

他说到最后的时候,语气明显变的伤感。

俺怔怔张大了嘴巴,傻愣愣的看着他。

俺真是无法想象,他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也知道这些小事。

却见他目光直直的看着我,轻轻说道:“这样的生活,我过了十八年。那种日日担心饥饿的无助感,我顾天涯这一辈子都忘不掉……”

俺更加发怔,傻傻转头去看程将军,却见程将军朝俺重重点头,缓缓说道:“顾先生当年穷困潦倒,所以他从心底里体谅穷人。据说有一年,顾先生十二岁,饿的跌倒在雪中,差点人就没有了。”

俺重新转回头,看着顾先生,也不知为何,突然就感觉对他有了怜悯。

明明他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按说轮不到俺这种人来怜悯他,

可俺就是心里感觉怜悯,眼中仿佛出现一个小孩饿昏在大雪中的景象。

反倒是顾先生缓缓吐出一口气,他脸上再次浮现那种令人温暖的微笑,道:“算了,不提了,每次提起以前,总是心里不舒服。咱们应该说说今后,今后的好日子才令人欣慰。”

“今后的好日子?”俺呆呆重复一句。

他朝着俺点了点头,然而并未继续解释,反而再次开口问话,语气温厚的道:“山东济州府有个习惯,男丁成年之后要扛起村里的责任,我见你面色已有沧桑纹,然而年龄却只有二十岁,可见是由于生活艰辛所累,你身后怕是养着一大家子人吧?说说,是多少人?”

俺没想到,他竟然连济州府的风俗都懂。

俺下意识的抬起手,朝着他比划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:“四个媳妇,七个娃娃……”

回答完之后,俺越发不好意思,所以忍不住急急开口,小心翼翼的解释又道:“您别笑话俺,俺其实并不是贪图女人,主要是九爷爷跟俺说过,这种事是山东汉子的责任。”

“不错,是责任!”

他重重点头,语气那般的强烈。

随即他猛然转身,从程十七将军手里拿过册子,翻开来念道:“大唐贞观三年冬,皇帝发出征召令,有济州府百姓赵老四,应征成为一名府兵,家中遗留妻子四人,未成丁娃娃七人,其中男娃三个,女娃四个……”

他念的很仔细,将俺家的情况全都念出来,然后他重新仰头看着俺,笑道:“此次征兵之前,陛下和我定下了一个章程,凡是府兵应征,都要给予一笔安家费,然而由于事起仓促,这笔钱没能第一时间发给你们,现在你们到达了此地,该把第一笔费用发放了。”

俺的呼吸突然粗重起来。

身后无数府兵的呼吸也粗重起来。

却见顾先生手中握着名册,忽然转身朝着一个少年招了招手,道:“小王勃,你来说。”

那边有个少年顿时奔跑过来,他手里同样也拿着一本册子,翻开来念道:“但凡汉家子民,应征府兵之事,出征之前,先给安家。按家口人数,每人两百文……”

“此两百文,不以成丁而论,即便妇人,哪怕老妪,就连襁褓之中娃娃,乃至一口气未咽耄耋,只要还活着,就可算人数。皆给,两百文。”

那个叫王勃的小少年念完之后,手里拿着册子看向俺这边,脆声道:“刚才听师尊和这位大哥谈话,他家里共有四个妻子七个孩子,按照今次府兵的补助规定,赵老四的出征安家费一共是2200文……”

2200文?

俺喘息变的更加粗重起来。

哪知少年嘻嘻一笑,突然又道:“这2200文钱,只是最基本的规定,由于赵老四家里有七个孩子,所以还可以额外再拿700文补助,又由于七个孩子里面有四个是女娃娃,我家师母怜悯天下穷人女娃的悲苦,故而又给每个女孩加上100文,也就是说四个女娃娃额外再补400文……”

那少年算账的速度好快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总钱款报了出来,脆声笑道:“赵老四应征府兵,总计补助出征费如下:基本安家费,全家2200文,孩童额外补,七人700文,然后女娃娃再次额外补,四个女孩400文……一共是3300文,全用新钱发放。”

竟然是3300文?

而不是2200文?

那一刻的俺,只觉得脑子哄哄炸响。

也就在俺脑子哄哄炸响的时候,俺看到另一个少年走过来,他拿着一个叮当乱响的钱袋,十分郑重的放在了俺手中。

旁边传来程十七将军的喘息粗重声,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不断催促俺,急吼吼道:“赵老四,快点打开看一看,这可是大唐新币的第一次面世,你小子怕是要被写进史书之中啊。”

写进史书?

这事俺不懂是啥意思。

俺也不在乎会不会被写进史书。

但是钱俺在乎,所以俺急急的打开了那个钱袋。

入眼,是一抹铮亮的铜光。

好多钱啊!

一枚一枚躺在钱袋子中。

俺这一辈子,没见过这么多钱。

所以那一刻的俺,做出了一个很可笑的动作,俺下意识的叉开了手,死死的捂住了钱袋子。

周围响起无数大人物的哈哈大笑声。

那两个少年也嘻嘻哈哈的跟着笑。

程十七将军抬脚踢了俺屁股一下,笑骂道:“谁会抢你的吗?看你这个没见过钱的架势……”

俺傻乎乎的回嘴,道:“是啊,怕被抢。”

他们又是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