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七十九章 【顾家村前,刀兵铠甲】

  第383章 【顾家村前,刀兵铠甲】

  “兄弟们,都给我打起精神来……”

  “你们知道不知道,前方是什么地方?是顾家村,那里就是传说中的顾家村。”

  程十七将军扯着嗓子大喊,那一刻的他骑在马上使劲挺着胸,明明四周没有外人,只有我们这些熟悉的府兵,然而程将军却努力的挺直胸膛,似乎想要让人看到他的精气神。

  后来有个小先生告诉我们,程将军这是再向某个人致敬,他不止自己向人致敬,而且还要求我们也一样。

  那天的风声呼啸,程将军的吼声却盖过了风声。

  他冲着我们不断大吼,脸色是那样的庄重严肃:“前方,就是顾家村。也许你们现在还不明白,顾家村对于我们大唐意味着什么,但是你们必须要记住一件事,那就是这个村子曾经走出了一个人。”

  “这个人的名字,叫做顾天涯……!”

  俺们这些府兵先是微微发呆,随即而来的便是浑身一震。

  “顾天涯?那不就是程将军天天念叨的顾先生?”

  仿佛是在一瞬间,所有府兵挺直了腰。

  那一刻的俺们,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会那样做?俺们再也不需要程将军大吼催促,俺们自己就把胸口使劲的挺起来,而程十七将军则是重重点头,脸上现出一种很释怀的表情。

  他目光朝着我们望来,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,说道:“很好,真的很好。咱们山东济州府的兵,果然没有一个是白眼狼。你们在听到顾先生名字的一瞬间,下意识的就把腰杆挺直起来,这不但是顾先生的敬重,也是对你们自己的敬重……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赵老四讲述到这里的时候,忽然眼睛略显迷惑的看向那个少年,好奇问道:“卢小哥啊,你能不能跟俺讲一讲,为什么程十七将军会说,俺们下意识挺直胸口是对自己敬重?”

  少年停下手中记录的笔,仰起小脸看着浓浓夜色,轻声道:“下意识的动作,意味着发自内心。这种动作乃是不经思考而出,故而也就不存在刻意假装的虚伪。程十七说你们下意识挺起腰杆是对顾先生的敬重,同时也是对你们自己的一种敬重,这话很好理解啊,他说的你们山东人懂的感恩。”

  少年说到这里,收回仰望夜色的目光,看着赵老四微笑道:“人懂感恩,乃不忘本。这是整个世间最为宝贵的一种品德,而你们坚守这种品德正是对自己生而为人的敬重。”

  赵老四听的十分用心,篝火旁边的府兵们也听的十分用心,当大家听完少年的解释之后,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点着头。

  赵老四敦厚的脸庞上现出恍悟之色,喃喃自语的道:“原来还有这么深的道理啊,难怪那一天程将军会那么开心。他见到我们挺起胸膛之后,顿时仰天哈哈的大笑着,说道:老天爷对我程十七真的不薄啊,让我能够带出这么一群不忘本的兵。”

  少年目光悠远,轻轻出声道:“这个程十七真是不错,他将来的成就不会太低。眼下虽然只是个折冲都尉,但是将来也许有机会进入朝堂……咦,我为什么要希望他进入朝堂?应该想办法拉到我们幽州才对呀,让他成为我们幽州顾氏的一员大将。”

  赵老四等人面面相觑。

  却见少年不再继续,而是重新提起手中的笔,看着赵老四笑道:“你的《府兵从军记》快要写完了,这个故事应该有个最完美的尾声,所以还请赵四哥再加把劲,将你接下来的见闻全都告诉我……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,那一天你肯定见到了很多很多震撼的事,对吧?”

  “是啊是啊!”

  赵老四顿时点头,憨厚笑着道:“那天俺一整天都感觉脑子懵懵的。”

  他脸上再次现出回忆的神情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风声很大,天气很冷,然而也不知道为啥,俺们所有人都感觉胸口里面像是烧着一团火。”

  “原来前方就是顾家村,是顾先生的家乡顾家村。”

  “那一刻,俺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很多很多事,就像是一幅一幅的画,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……【战地记者卢照邻注解:接下来的故事,词语稍加修饰,原因是赵老四不善言辞,激动之时的诉述词不达意,本人身为战地小记者,在记录的时候予以修辞】”

  “俺眼前浮现的第一个画面,是俺定下决心要应征府兵,当时村里人惶惶恐恐,女人们躲起来偷偷的哭。”

  “俺眼前浮现的第二个画面,是县衙的差役牛娃朝着俺奔跑,牛娃兄弟大声吼叫,兴奋的声音远远传来,赵四哥,赵四哥啊,有钱拿,府兵出征有钱拿……”

  “第三幅画面,是十几车的大锅炖肉,俺蹲在地上端着一口大碗,恶狠狠的吃相连自己都害怕。画面里俺的身旁似乎站着程十七将军,他看到俺的吃相之后哈哈大笑,说,好样的,能吃,就是本事。你这家伙一顿饭吃了三碗肉,以后肯定会是个能打能拼的悍卒,但是你千万不要忘了,是什么人让你吃上了肉……”

  “第四幅画面,是琅琊王氏的那位老族长,他站在风雪之中,朝着俺们府兵大喊:府兵兄弟们,不用担心家里的妻儿老小,我们琅琊王氏,替你们解决后顾之忧……”

  “然后是第五幅画面,有一个世家的老人家出现,他学着俺一样蹲在地上,语气和蔼的跟俺说着话……”

  “再然后的画面,俺们在领取厚厚的军大衣。”

  “一副一副的画面,不断在俺脑子里闪烁,然而也不知道为啥,俺忽然感觉这些画面之中多了一个人……”

  “虽然俺看不清楚那个人的相貌,但是却看到他浑身在发着光,突然有一个声音在俺脑海炸响,让俺霍然明悟这个出现在每一副画面的人是谁。”

  “顾先生,这个人就是顾先生。”

  他出现在俺脑子里的每一个画面,他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温厚的笑。那一刻,俺赵老四莫名其妙的懂了很多……府兵的出征钱,世家的大锅肉,琅琊王氏的保证解决后顾之忧,清河崔氏的大族老蹲在地上跟俺说话。这一切的一切,并不是他们在乎俺们,而是因为有顾先生的存在,才让俺们穷人活的像个人。”

  “他的怜悯,想一道光,照进俺们的心上,存在于每一副画面中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突然程十七将军再次大吼,打断了俺赵老四的脑中画面,俺呆呆的抬起头来,看着程将军气势如山,他骑在战马之上,仿佛即将上战场厮杀一般,他双目直直的看着前方,陡然抬起手来重重一挥……”

  “全军听令,大步行军,我要你们展现自己最强大的一面,我要你们气势如虹的向前冲锋……军卒者,何以报人恩?唯有展现大武勇,唯有展现大气势,才能令人欣慰,才能令他欣慰。”

  程十七将军大吼到这里的时候,脸上出现一种无比凝重的表情,他目光再次看向我们,陡然手臂第二字重重一挥,大喝道:“兄弟们,向前冲!记住我们的出身,我们是来自山东济州府的兵……我们山东人,绝对不丢人!”

  吼!
  “伴随着程十七将军的大吼,俺们一千三百四十个府兵齐齐大吼。”

  “那里虽然不是战场,但是也可算是战场,而身为士卒的我们唯有在战场之上英勇冲锋,才能报答那位先生对我们府兵的厚爱……”

  “一千三百多名府兵,外加两千多个民夫,所有人的眼睛血红着,所有人的口中暴吼着,我们像是一匹一匹饿狼,像是一头冲出大山的猛虎,踏着厚厚积雪,展现出了气势如虹。”

  “我们要在顾先生的老家门前,敬献来自于山东济州府兵的武勇!”

  “
但是也就在俺们全军冲锋的一刻,猛然听到身后传来排山倒海的吼声,只听那些吼声如雷一般,仿佛要将天空刺破……大唐拢右,甘凉府兵,吾等献上武勇,以谢顾先生之恩!”

  “俺们听到那些吼声,很多人下意识回头看,赫然见到身后不远处黑压压一片,分明是有另一支府兵在疯狂冲锋。”

  “那支府兵好强大的气势啊!”

  “他们不但拥有步卒,好些人竟然还骑着马,他们不但急速的朝着俺们追赶,口中喊的口号也比俺们好听……卢小哥你听听,人家那口号多响亮,大唐拢右,甘凉府兵,吾等献上武勇,以谢顾先生之恩。”

  “那一刻,俺们济州府的府兵全都感觉心头一震,几乎在所有人的心中,全都生出了一个焦躁的念头:不能输,绝对不能输。俺们山东济州府的兵,绝对不能输给任何人……”

  “于是也就在那一刻,俺们浑身仿佛爆发出更强大的力气,所有人发疯般的大吼,拼了命的朝着前方冲去。”

  “而也就在俺们爆发的那一刻,猛听身后响起一声洪亮大笑声,只听有人说道:哎呀呀,这不是程家的程十七吗?曾经号称天策府的铁卫亲兵,如今竟然也成了折冲都尉呀。可惜啊可惜,你带兵的手段看起来不怎么样。瞅瞅你麾下的这群兵,病恹恹的像是没力气一样。这样的病秧子能去打仗吗?千万可不要丢了顾先生的脸。”

  “俺们的程十七将军霍然回头,盯着那个大笑嘲讽他的将军暴吼一声,怒道:我当是谁,原来是陈洛,当年在玄武门前一战,你小子被我砍了一刀……怎么到现在还不服气吗?冷嘲热讽的算什么本事。”

  “后面那个骑马的将军哈哈大笑,指着俺家程十七将军道:嘲讽又如何,我说的是事实,瞅瞅你麾下的兵,如何跟我麾下比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他妈的,懆!”

  “这一句暴吼大骂,并不是程十七将军的声音,而是俺们所有济州府兵大吼,俺们每个人都感觉心里窝着一团火。所以俺们才会想也不想,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吼而骂。”

  “骂声里,所有人的眼珠子血红起来,俺们听着身后排山倒海的口号,俺们听着那个将军嘲讽俺家将军,那种恨的牙根痒痒的怒气,全都化作了脚下狂冲的力气。”

  “绝不能让这群混蛋追上!”

  “那一刻的俺们,脑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。拢右甘凉的府兵是吧?让你们看看俺们山东济州府兵的狠劲……”

  赵老四诉述到这里的时候,整个人仿佛还陷入那天的场景中,这位老实憨厚的山东汉子,浑身都透着强大的锐气。

  甚至篝火旁边的其他府兵,这是明显也变得气势蓬勃,而那个少年则是轻轻点头,若有所思的道:“师尊真不愧是前无古人的兵法大家,他这一手练兵的手段堪称神来之笔。自古大战,士气第一,而我大唐由于是府兵制度,导致很多兵卒在应征之后还存留着百姓的怯弱……如果直接让他们上战场,恐怕一战之下全都得死在战场上。”

  “而师尊他仅仅是通过一场军伍之间的竞赛,潜移默化的就把兵卒们的士气给鼓舞起来。这种办法看似简单,其中却蕴含着深深的至理……一个百姓也许弱,十个百姓也许怯,但是当怯弱的百姓聚起千百人,那就会被转化为洪荒猛兽,只要稍加引领,必如钢铁洪流!”

  少年轻轻自语说完这一段,并不去打断赵老四的诉述,而是静静在一旁继续倾听,用笔记录着这位山东府兵的从军故事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赵老四依旧处在激动中,他的讲述竟然有种慷慨激昂味道。

  “谁都没想到,那一天并不是只有两股府兵出现,而是足足七支军队,发疯一般的向前冲锋。”

  “怒吼之声,伴随着冲锋响起。脚下积雪,被踏的四溅乱飞……那真是一场毕生难忘的场景啊,仿佛漫天遍野全都是黑压压的人。不对,是兵,漫天遍野全都是兵,并且全都是眼珠子通红的兵。”

  “终于,俺在狂奔之中听到了程十七将军的大笑声。只听那一刻的程将军好生兴奋啊,他的狂笑声简直要把天空给刺破……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,第一名啦。”

  伴随着程十七将军的一声高呼,当时整个天地仿佛都为之一静。“我们山东济州府,府兵乃是第一名!”

  “俺呆呆的愣住了,所有还在拼命奔跑兄弟们全都愣住了,那一刻的俺们,脚下依旧保持着狂奔的动作,当时俺们的脑中已经空无一物,只有耳边响彻着程十七将军的疯狂大笑……”

  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时间仿佛过去很久很久,俺才从愣神之中醒过来。那一刻,将军在大笑,而俺,不知为何突然想哭。”

  “俺恍惚间记起刚刚离开济州府的时候,程十七将军跟俺们说过的一句话。山东济州人,要争大荣耀。”

  “那一刻的俺终于明白,将军所说的荣耀是什么?原来就是这种赢了别人之后的欢喜,以及欢喜之中忍不住的想要哭……”

  “俺真的哭了,眼泪哗啦啦的流淌下来。但是当俺在泪水模糊之中看向前方的时候,俺忽然才明白其实程十七将军最在意的并不是争荣耀……他真正想要争的东西,是能够保护俺们的刀兵和铠甲。”

  “那一日,那座名叫顾家村的驿站之前,无数明光闪闪的刀兵铠甲陈列于地,数量之大竟然堆满了足有三里地。”

  那位名叫顾天涯的先生,微笑着遥遥看向了俺们。

  “恭喜你们山东济州府,成为第一支挑选军备的兵。”

  这是那位先生说的第一句话,听在耳中就像邻家小哥那么轻柔……

  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