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七十八章 【各种军用物资,源源不断而来】

  第382章 【各种军用物资,源源不断而来】

  少年哈哈大笑,伸手拍了拍赵老四,道:“这个名字起的真不错,说不定以后会成为流行词,待我将它记录下来,传送回去让师尊推广!”

  说着停了一停,自顾自沉吟又道:“军大衣,军大衣,这名字听起来似乎很普通,然而细细一琢磨竟然十分贴切。果然师尊说的没错,学识乃从民间而来。你们这些府兵虽然不通文墨,然而生活给了你们最淳朴的学识。比如这个军大衣的命名,比我们读书人想出的名字好太多……”

  篝火边的几个府兵呆呆相视,赵老四满脸迷惑的看着少年,憨憨道:“卢小兄弟,你似乎很在意俺们给军大衣起了名呀。可是为啥啊?俺们给它起名很重要吗?”

  却见少年一边提笔在小本上书写,一边小脸肃然的朝着赵老四点点头,郑重道:“重要,很重要。我家师尊曾经说过,世间万物讲究的是个名。比如这世上的每一个物件,都应该有它相称的名字。但是这个名字不应该来自于制造者,而是应该来自于使用者的切身体会,唯有体会过,才有命名权,因为,贴切……”

  少年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,恰好手中记录的动作也停下来,忽然他的小脸带着一抹取意,促狭的朝着几个府兵眨眨眼,十分搞怪的问道:“你们猜一猜,这个军大衣刚刚制造出来的时候起了什么名?”

  他这话看似是在询问府兵,然而自己先是失笑般的喷笑出声,道:“自古以来的历次大战,军伍所用物资乃是重中之重,涉及利润之大,每每引发争抢。这是赚大钱的买卖,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想错过。无论是大唐的老牌世家,又或者天策府崛起的新兴势力,甚至就连咱们曾经的世敌突厥人,以及大唐周边各个邻居的小国家,凡是稍微感觉有点势力的存在,都会眼巴巴的盯着军用物资这件事……”

  “所谓粮草未动,兵马先行,当咱们大唐陛下发动府兵征召的那一刻,所有人顿时笃定了这场战争一定会打响。而战争在打响之前,首先要准备的就是军用物资。”

  “谁家若是拿到一份军用物资的供应,家族实力必然会突飞猛进的提升,在这种巨大的诱惑之下,几乎每个势力都在挖空心思的想办法……”

  “其中有几个家族反应十分机敏,他们在第一时间搞出了适合军卒穿用的大袄,棉花用的足,但却不臃肿,所以这种大袄搞出来之后立马博得头彩,无论是陛下还是我家师尊全都交口称赞,然而当他们准备拟定采购契约的时候,兴冲冲的一群人全都傻眼了……”

  “光是忙着制造,但却忘记起名,总不能直接就叫大袄吧?那得是多傻多憨的名字啊。”

  “于是在那天的朝堂之上,大臣们热火朝天的掀起了一场命名活动。”

  少年说到这里的时候,似是忍俊不禁又是噗嗤失笑,道:“我家大师兄的父亲,乃是一个出了名的粗人,他第一个跳出来哈哈大笑,得意洋洋言称想到了好名字。陛下和我家师尊都很惊奇,连忙问他想到了什么好名字。结果那位国公将名字一说,满朝文武全都僵立当场……”

  “大胜袄!他给军用棉袄起的名字是大胜袄!意思是说兵卒们穿着这种棉袄,每一场战斗都可以获得大胜……哈哈哈哈,笑死我了,寓意是个好寓意,可是名字真是白瞎了。”

  少年笑的前仰后合,使劲用手拍打着地面。

  然而篝火边的府兵们却面面相觑,他们压根就想不明白少年为什么会发笑。

  赵老四抓了抓脑门,略显迷惑的道:“大胜袄?这名字很好听啊。穿着大袄可以大胜,俺觉得这名字真不错。”

  少年呆了一呆,目光看着赵老四,道:“你这话若是被程家伯父听到,恐怕立马就要大手一挥奖赏你,甚至可能会在心花怒放之下,哈哈狂笑着跟你拜把子。”

  赵老四嘴皮子一哆嗦,连连道:“可不敢,可不敢,人家是大人物,是响当当的国公。”

  少年嘻嘻一笑,道:“国公又如何?肚子里没有几两墨。比如当日朝堂上还有一个国公,他的名字叫做刘弘基,他也给大棉袄起了个名,甚至还专门配上了一首打油诗,说什么‘大袄填棉花,厚度顶呱呱,士卒穿在身,人人都会夸’,所以,他给大袄起名叫做顶呱呱……”

  几个府兵名下一愣,不觉明历的道:“这个名字好,竟然还有诗。果然不愧是能当国公的人,起名字都比俺们粗人厉害许多。”

  少年明显也一愣,呆呆反问道:“你们觉得他那算是诗?”

  只见府兵们齐齐点头,道:“是!”

  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陷入浓浓的自我质疑中。

  足足好半天后,方才兴致索然的道:“算了算了,咱们不说这个了。此事本就属于我的打岔,这个话题没有讨论的必要性。总之你们记住,那些国公起的名字纯粹就是瞎胡闹,无论大唐陛下还是我家师尊,当时全都黑着一张脸……最终我师尊决定,大袄的名字暂时搁置,他把任务下发给我们这些战地小记者,让我们深入士卒之间采纳建议,如果发现了十分贴切的名字,立马把名字记录起来传回幽州去。”

  少年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看向赵老四等人,又道:“而我十分幸运,从你们口中听到了军大衣这个名字,它很贴切,也很朴实,我有十成的把握,师尊他们会喜欢这个名字……恭喜赵四哥哟,你说不定会被我家师尊召见呢。”

  赵老四呆呆发愣,下意识抓了抓脑门。

  却见少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重新将手里的小本本举了举,示意道:“赵四哥,你接着说呗,关于你们的从军经历,我的小册子上面才写了一半呢。接下来又发生了那些事,我需要全都记在本子上……”

  “接下来又发生了哪些事?”

  赵老四顿时又陷入回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那天俺们吃的那顿大锅炖肉,也是被人用十几辆大车拉来的。但是俺听程十七将军跟他们交涉,似乎这一次的大锅炖肉不需要掏钱。”

  “当时俺心里还很纳闷,怎么竟然连三文钱也不需要花了?很快俺就知道这是为啥了,原来那些人的主要心思不在炖肉上,或者说,他们看不上炖肉的那点钱。”

  “那是一个满脸和气的老人家,他将一件厚厚的大袄披在了俺身上,然后,他竟然学着俺一样蹲在了地上。”

  “他的语气可温和了,让俺想起了村中的九爷爷,他笑呵呵的问俺,小兄弟是哪里人啊?刚才的大锅炖肉香不香?家里几口人啊?小孩生了几个啊?”

  “一连串的问题,就像是唠家常一样,俺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拘谨,渐渐的就放开了和他聊天。而那位老人家见到俺不再畏缩之后,顿时脸上显出一种像是打消某种顾虑的表情。”

  “他声音变的更温厚,笑呵呵的拍着俺肩膀,他对俺说,小兄弟啊,现在咱俩是忘年交了,咱俩接下来的谈话,没有任何压迫和诱导,对不对?”

  “
俺当时不懂他是啥意思,只能傻乎乎的点头表示。”

  “老者更加满意,忽然伸手指了指披在俺身上的大袄,他的问题变得很奇怪,他的表情变得很紧张……”

  少年猛然岔了一句,道:“他是不是面带紧张的问你,穿上大袄之后感觉暖不暖和?然后又问你,是不是很想要一件这种袄。”

  赵老四连忙点头,道:“对对对,他就是这么问的。并且问完之后,直勾勾的看着俺,似乎生怕俺回答不满意,似乎生怕俺回答不想要……”

  这个憨厚的山东汉子说着停了一停,脸上现出浓浓的迷惑之色,呆呆自语道:“可是为啥啊?那位老人家为啥显得那么紧张?”

  少年淡淡一笑,语气隐约有些傲然,郑重说道:“这是因为我家师尊定下规矩,任何军用物资的供应必须先让士卒满意才行。哪怕他们已经跟朝堂签订了供应契约,但是一旦士卒们感觉不满意必须整改,如果整改之后还不满意,那就直接取消采购订单……”

  赵老四听的似懂非懂。

  少年似乎也没打算他全都听懂,而是继续看着赵老四又道:“现在看来,当时你的回答是很想要大袄,所以那家的物资供应才会生效,导致你们济州府的府兵全都穿上了军大衣,对不对?”

  赵老四连忙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俺当时披着大袄,感觉沉甸甸压身,那天的风雪虽然很大,但是俺浑身都感觉暖和。再加上那位老人家笑的和蔼,让俺打从心眼里感觉温厚,所以,所以就顺着他的意思回答了。”

  少年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不愧是清河崔氏的老狐狸,那天跟你谈话的必然是他们家族负责商业的大族老,为了能确保棉衣供应,直接出动家族大族老,并且亲自蹲在地上,跟你这个府兵套近乎,能做到如此地步,清河崔氏勉强算是诚意十足了。”

  他说完这番话后,少年淡淡一笑,语气隐约有些傲然,郑重说道:“这是因为我家师尊定下规矩,任何军用物资的供应必须先让士卒满意才行。哪怕他们已经跟朝堂签订了供应契约,但是一旦士卒们感觉不满意必须整改,如果整改之后还不满意,那就直接取消采购订单……”

  赵老四听的似懂非懂。

  少年似乎也没打算他全都听懂,而是继续看着赵老四又道:“现在看来,当时你的回答是很想要大袄,所以那家的物资供应才会生效,导致你们济州府的府兵全都穿上了军大衣,对不对?”

  赵老四连忙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俺当时披着那件大袄,感觉沉甸甸的厚实压身,虽然那天的风雪很大,但是俺浑身都感觉暖和。再加上那位老人家笑的和蔼,让俺打从心眼里感觉温厚,所以,所以俺就顺着他的意思回答了。”

  少年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不愧是清河崔氏的老狐狸,那天跟你谈话的必然是他们家族负责商业的大族老,为了能确保棉衣供应,直接出动家族大族老,并且亲自蹲在地上,跟你这个府兵套近乎,能够做到如此地步,清河崔氏勉强算是诚意十足了。”

  赵老四脸上似乎变的更加不好意思,道:“后来俺听程十七将军再次跟他们交涉的时候,才知道这位老人原来也是来做府兵的生意,当俺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,很快又有十几辆大车顶风冒雪出现,车上装载的全是大棉袄,也就是俺们士卒所说的军大衣……”

  “那位老人很开心,程十七将军则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笑,将军跟那位老人说,你们崔家这次赚了大钱,不能用一顿大锅炖肉糊弄了,必须得让我们济州府的府兵免费吃三顿。”

  “结果那位老人哈哈大笑,挥一挥手竟然直接答应了,那种爽快和不在乎的表情,让俺至今还记的很清楚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他当时说话的时候,目光是远远看着俺的,他说,就凭这位小兄弟帮了崔家的大忙,三顿大锅炖肉肯定是少不了的。你们放心的吃,敞开了肚皮的吃……三顿如果感觉不够的话,崔家再给你们免费三顿!”

  少年瞥了瞥嘴,淡淡的道:“就算六餐大锅炖肉又能如何?军大衣的生意能让他家赚个盆满钵满。”

  但他似乎不想继续这种话题,而是稍微一点立马停止,转而再次看着赵老四,微笑道:“四哥,继续往下说呀,你讲故事的方式挺好呢,很适合记录起来传回幽云去。”

  “继续往下说?”

  赵老四怔了一怔,道:“继续往下说的,可就是盔甲和武器了。”

  说着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少年,有些踟躇的道:“卢小哥,俺要是跟你说盔甲和武器不算犯忌讳吧?”

  少年哈哈大笑,道:“这是你的从军经历,何来犯忌讳之言?你尽管大胆的说,敞开了说,让我把这些记录下来,传回幽州印发天下都看看。”

  赵老四明显还是踟躇,足足好半天后才点了点头。

  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