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七十四章 【钱这东西,能让人付出1切】

我在大唐有后台正文卷第374章【钱这东西,能让人付出一切】几乎在同一时间里,大唐各地其它的折冲府。
  “拔营,拔营……”
  “伙夫们死哪里去了啊?为什么还没有生火做饭?老子刚才的将令,被你们当放屁了吗?”
  “炖肉,给我用大锅狠狠的炖肉。要让每个兄弟都吃饱喝足,大家铆足了劲头去争第一。”
  “拆帐篷,立刻给我拆帐篷。半个时辰之内,我们必须启程。”
  各地都有折冲府,每个折冲府都有一位折冲都尉,由于出身地域不同,说话的口音必然不同。但是无论他们的口音如何不同,他们的咆哮之声全都表达一个意思。
  那就是,拆帐篷拔营。
  大唐时代的折冲府,沿袭了前面几个朝代的习惯,由于府兵乃是平日为兵战时为民,所以用来征召府兵的折冲府都很简陋……这个原因比较容易理解,折冲府修建房屋属于浪费。
  为什么属于浪费,因为府兵们只有在战时才会前来集结,并且集结之后很快就要拔营启程,这种情况下修建房屋岂不就是一种浪费?
  虽然折冲府不修建固定房屋,但是府兵们并不会缺乏住处,只见偌大一片营地之中,密密麻麻全是油布帐篷,形色各异,制式不同,有的油布帐篷比较新,有的油布帐篷略显旧,然而更多的则是破败泛黄,油布上面缝缝补补全是补丁。
  这又是大唐折冲府的一个特点。
  府兵们集结之后的住处乃是帐篷。
  并且这些帐篷还不是折冲府给提供的,而是各个地方的县衙必须配置的东西。每当朝堂发出征召之后,各地府兵朝着折冲府汇集,在这个时候,县衙不能闲着,不但要干好组织和护送工作,而且还要提供一定的保障……
  比如府兵们居住的油布帐篷,这玩意就属于县衙必须给予的资助。
  然而大唐毕竟不是每一天都在打仗,府兵们大多数时间乃是在家中种田,所以对于各地的县衙来说,帐篷这玩意属于不太重要的储备物资……大体意思就是,这东西库房里必须要有,免得朝堂征召府兵的时候拿不出来,但是平日里它又没什么大用,只能搁在库房里面吃灰。
  并且由于帐篷乃是油布制作,所以采买的价格比较高昂,这就更让各地县衙心不甘情不愿,很多县衙都是很多年不肯更换油布帐篷。
  脏了,就雇佣一些女工洗洗。
  坏了,就买点油布打个补丁。
  对于县衙的官员来说,这玩意纯粹属于应付考核的东西。
  但是对于应征而来的府兵们,每一顶帐篷都意味着他们从军时的家。天冷时顶风御寒,下雨时遮挡雨水,于府兵们而言,这是他们临时的家。
  所以他们拆卸帐篷的动作总是小心翼翼。
  尤其对于破旧类的帐篷更是轻柔呵护……
  这必然会减缓拔营的速度。
  然而折冲都尉们要的恰恰就是速度!
  于是!
  呐喊声,嘶吼声,咆哮声,还有扯着脖子跳脚大骂声……
  各地的折冲府中,形色各异的咆哮,最终全都变成同一个意思,那就是又焦又急的催促……
  ……
  大唐,肴山以东。
  此地古称山东,大体可以理解为后世的部分山东。
  “兄弟们,加把劲,俺程十三现在不以将军的身份跟你们说话,俺程十三只以乡里乡亲的身份发一个请求行不行?”
  “兄弟们,大叔们,求求大家啊,一定要给咱们济州东阿争口气。”
  “加快速度,收起帐篷,半个时辰之后,咱们立刻启程,这一次,俺程十三决定拼了。这一次,俺们程家也决定拼了。”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这是山东济州府东阿县的一座折冲府,府中担任折冲都尉的汉子名叫程十七。
  从他一口一个俺们程家就可以知道,这货很可能是出身程家的某个亲信,山东人重情重义,兼且脾气又冲又直,做事不懂的使用弯弯绕,有什么心思全都摆在明面上。
  所以程十七压根没有糊弄麾下的府兵们,而是清清楚楚的将一切隐秘全都说了出来。
  他不是在利用府兵,而是请求府兵们帮忙。
  然而也许是运气不好,这段时节的山东到处大雪,寒风肆虐之下,滴水可以成冰。这种天气之中,做事必然艰难,但是这座折冲府里的府兵不愧是山东人出身,竟然咬牙怒吼着硬生生干出了一副热火朝天的场面。
  甚至还喊起来号子。
  甚至还唱起来歌子。
  “兄弟们加把劲呀,爱嗨哟……”
  “拆帐篷要迅速呀,爱嗨哟……”
  大吼的号子声中,一个个油布帐篷被拆卸,而每当一个帐篷被拆卸之后,立马会被迅速的打包成捆。
  这时候必然见到一个山东汉子冲过来,二话不说直接把包裹往肩膀上一扛,他口中大吼一声,仿佛仰天盟誓般道:“你们这些兵娃子放心,这个帐篷俺负责给扛着,不管幽州有多远,也不管这个帐篷有多重。只要俺还有一口气,俺就会一直扛着它,保证跟上你们的大队伍,保证让你们扎营的时候有帐篷住……”
  不愧是山东汉子,说话办事透着一股子厚重,言语之间没有任何花巧,有的只是一份重重的承诺。
  不管幽州有多远。
  也不管帐篷有多重。
 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他就保证跟上大队伍。
  这就是古代的后勤!
  而这种负责后勤的汉子,年龄基本都在三四十岁开外,他们已经没有资格成为府兵,但却同样属于是受到征召的人,比如古籍之中经常记载征发民夫多少万,民夫这个词汇指的就是刚才汉子这种人。
  大雪肆虐,寒风如刀。
  程十七身为折冲都尉,此时站在一块高高的大石头上,他自己也仿佛是一块石,任凭寒风肆虐而不动。
  他的目光带着一股子急躁,急躁之中又带着浓浓愧疚,他双目死死盯着整座折冲府,每当看到一座帐篷被拆卸就会轻出一口气,然后,继续看向别的帐篷拆卸处。
  眼前热火朝天的场景,在他眼中却意味着愧疚,只因这是他的命令,是他想要大家在一个时辰之内启程……
  在如此苦寒的天气之下,下达一个如此仓促的军令,如果不是因为程家在济州府的名望够好,恐怕府兵们早已经被他的命令给激怒炸营了……
  但是这些府兵们根本没有炸营,甚至没有任何一人表现出不爽,反而当他们听到这是程家的请求,听到这将会给整个济州东阿争口气,几乎所有府兵全都表现出狂热,他们仿佛已经忘记了天气的严寒。
  这就是厚重的山东汉。
  轻易不许诺,许诺必践行。一旦人有所求,只要我有能力,那么即使拼上全身,也要达成你的请求。
  大雪降的越发猛,
寒风吹的越发厉。
  程十七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吐出一道浓浓的白雾,陡然他站在大石上再次开口,放声大吼道:“兄弟们,大叔大伯们。今日你们做的一切,俺程十七必然汇报给家主……”
  “大家应该都知道,俺们程家的家主如今已经封了国公。他是咱们济州府的骄傲,但他从未忘记父老乡亲。”
  “今次,程公爷在朝堂上跟人打了赌。赌注是咱们济州府的府兵们,可以在这场竞赛之中进入头三名。”
  “前面我已经跟大家坦白过,这场竞赛程家是奔着奖励去的,但是程家不止是自己想要奖励,程家想的是咱们济州府兵都能拿到奖励。”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程十七昂声大吼,不断给府兵们鼓劲,仿佛咆哮般又道:“程家为什么想让大家得到奖励?程公爷为什么把奖励看的这么重?原因很简单,这是咱们济州东阿的一次大际遇……”
  他的吼声越来越大,渐渐竟然有盖过风雪的势头。
  漫天狂风怒吼,压不住他饱含赤诚的暴吼:“历朝历代以来,咱们山东人最穷。并且咱们几乎每年都要遭灾,要么是旱灾要么是水灾,所以咱们山东人逃荒的情况最多,给人留下的印象总是这地方人真没骨气,动不动就逃荒,动不动就离开故土……”
  “可是他们那些外地人哪里能知道,我们山东人的故土情节何等之重?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活不下去,我们怎会舍得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。”
  “前些年的时候,大家逃荒都是奔着关中去。那里自古以来号称中原腹地,逃过去只要肯吃苦总能让人活着。”
  “但是最近几年,咱们山东人的逃荒又有了新地方,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,想必大家已经猜到了,没错,我说的就是幽州。”
  “在咱们大唐的北方,曾经有一片荒凉之地。那里号称幽云诸州,以前是被突厥人占领的,三年之前,我们大唐跟突厥干了一仗,在那位顾先生的谋划之下,我们收回了属于汉人的幽云诸州。”
  “从那一天起,顾先生全家搬到了幽州城。”
  “他的妻子是大唐长公主,他这辈子原本可以待在家中享清福。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他立志要把荒凉北方变成老百姓的衣食之地。”
  “他有多累我们不知道,他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也很难体会。但是有一件事我们山东人很明确,那就是他的幽州真被发展起来了。”
  “一天一个样,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  “而我们山东人在逃荒之时,从此也就多了一个更好的选择。”
  “顾先生的幽州,最为善待百姓。”
  程十七的这一段大吼,听起来似乎跟现在没有任何牵扯,但是这家伙话风陡然一转,再次大吼又道: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以前我们山东人去幽州,是因为活不下而逃荒。所以那些老乡们总觉得抬不起头,一直认为自己给山东人丢了脸……”
  “但是今次不一样了,今次咱们是要去争荣耀。不但要争荣耀,而且要拿奖励。只要拿到了这份奖励,咱们整个济州府都将受益。”
  “这份奖励,乃是顾先生铸造的第一批新币,据说每一枚新币都很精良,已经被世家炒到了一换四的高价……”
  “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你们拿到一枚新币之后可以当成枚去花销!”
  “除了奖励,还有安家费,此前你们刚刚接到征召的时候,肯定都被衙门里的差役告知过。那位顾先生由于心疼府兵们背井离乡,所以在大家接受征召的时候就给定下了一份安家费。但是这个安家费暂时无法下发,因为顾先生暂时没有能力把钱币同时运往大唐各个折冲府,迫于无奈之下,只能让府兵们到达幽州之后再领……”
  “除了安家费,还有以后的兵晌!”
  “俺程十七不妨给大家露个秘密,今次咱们大唐是铁了心要跟辽东人干一仗狠的,干狠仗,咱们山东人从来不怕。咱们唯一害怕的是,战场上拼了命却拿不到应该拿的钱。”
  “只要钱给的够,命算个什么东西?对于咱们穷困潦倒的山东人来说,咱们反而盼着能用自己的性命多换一些钱。寄回家中,养儿育女,让老婆孩子能有一口吃喝,再也不用背井离乡的去逃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