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七十三章 【狂热的军事竞赛】

我在大唐有后台正文卷第373章【狂热的军事竞赛】三日之后,拢右甘凉。
  两匹快马风驰电掣,狂奔着冲进一座折冲府。
  “闪开,闪开,吾有紧急军报,速速给我闪开!”
  马上的两个骑士不断大吼,进入折冲府之后马速仍未消减,反而继续向前狂奔,直朝中间营帐而去。
  折冲府乃是正规的军事单位,这么大的动静岂能没有反应?
  只见中间营房猛然掀开帘子,一个身穿铠甲的将领大踏步走出,眉头明显紧皱,脸色很是不悦。
  但是当他看清两个骑士的时候,脸上的不悦登时化为一种震惊,甚至在震惊之下,隐隐泛起了一丝讨好。
  他急急迎上前去,口中的语气依旧震惊,道:“大总管,七管事,怎么竟是您二位来了,您二位现在应该陪着家主在幽州盘点产业吧?”
  也就在他说话的档口,马上两位骑士已经翻身下马,领头的乃是一个四十来岁中年人,后面跟着的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精干汉子。
  这两人全都大口喘息,未曾开声先是俯身干呕,足足好半天过后,气息方才有些平缓,顿时急急招呼道:“快,水,拿水来。我们口干舌燥,嗓子里面全是烟。”
  穿盔甲的将军不敢迟疑,转身亲自跑进了营帐里面,仅仅五六个喘息的功夫,就见他拎着两个硕大的皮口袋出来。
  不愧是武将,步伐就是快,脚下几个窜跃,再次站到两个骑士跟前。
  那两个骑士二话不说,劈手夺过皮口袋仰头猛灌,由于喝水太急,连连发出咳嗽。
  穿盔甲的将军忍不住出声,小心翼翼的讨好道:“慢点喝,慢点喝,等您二位稍微解渴之后,侄儿我立马让人置办酒席。”
  哪知其中一个骑士瞬间摇头,语气明显带着一种不容置疑,道:“不用了,我们立马就要动身!”
  说着停了一下,紧跟着又道:“不但我们要动身,你小子也必须动身。不但你要动身,府兵们同样也要动身。要快,速度一定要快。”
  那将军怔了一怔,愕然道:“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如此急。”
  他说着也停了一下,稍显迟疑然后又道:“我暂时并未接到上级州郡的兵文,如果带着府兵们启程岂不属于违反军令?您二位应该都知道,大唐的军法十分严厉。稍有触犯,就得受惩。”
  说着再次停了一下,小心翼翼解释又道:“而我是家族里费了好大力气才安置的折冲都尉,一旦受到军法惩处必然会导致前程受阻。这对于咱们家族的付出来说,乃是一份极其令人心疼的损失。”
  “损失又如何?”
  那个稍显年轻的七管事猛然大喝,厉声道:“你这只是小损失而已,家族就算心疼也能忍受,可你知道如果动身晚了,造成的损失将会让家族何等心疼吗?”
  盔甲将军再次一怔,语气变得更加小心翼翼,试探问道:“刚才我一看到是您二位亲自前来,就知道很定会有重大事情要说。否则家族里随便派个信使就行,犯不着让您二位风尘仆仆的受罪。”
  这时那个四十多岁的大总管终于开口,沉声道:“之所以我们亲自过来,是因为这件事不可小觑。若是随便派个信使前来,恐怕很难让你小子听话。比如刚才你不就是语带婉拒吗?连我们两人亲自过来你都不愿意让府兵们动身……”
  这话隐隐带着敲打之意。
  盔甲将领吓了一跳,急急辩解道:“大总管,您是我的亲四爷爷啊,您应该知道的,小侄绝不敢忤逆家里的意思。主要是大唐的军法极为严厉,而我这里确实没有接到州郡的兵文。”
  他显然是吓得不轻,辩解的语速又快又急,接着道:“身为折冲都尉,无令不可妄动。一旦妄动,必触军律,到时候天策府出身的那些人肯定窜出来,他们绝对会把我的折冲都尉给撤掉……”
  “如今咱们世家派系已经失去军中的力量,所以我这个折冲都尉的位置对于家族极其重要……小侄也正是因为这方面的顾虑,故而才……”
  可惜他辩解尚未结束,那个七管事已经挥手打断,厉声道:“废话不要多说,现在立刻拔营。整座折冲府的府兵,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启程。咱们现在要争抢的乃是时间,决不能输给其他各地的折冲府。”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“可是兵文……”那将军扔显迟疑。
  这时大总管再次开口,道:“兵文的问题你不用担心,上级州郡已经将它发出来了,只不过现在还在路上,暂时没有到你手里而已。但是我们不能坐在原地等,必须立刻让府兵们拔营启程。”
  到底是大总管,气度比那个七管事沉稳太多,他缓缓又道:“兵文事小,可以在路上接收。只要你接收了兵文,即使打了时间差也无碍,没人会追究这件事,即使追究我们也能摆平。但是抢占时间的事大,我们一时一刻也不能耽搁。家族里正是担心你心有顾虑,所以才会让我和老七亲自过来。”
  这位大总管说着捶了捶老腰,叹口气道:“两千七百多里路啊,我和老七竟然只用了三天时间。这一路上简直像是发了疯一般,四爷爷我仿佛又回到了年轻那会,浑身有劲,咬牙硬撑,连续三天的骑马狂奔,我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竟然撑过来了。”
  这时代的人,四十多岁已经可以算是老家伙,所以他并未夸张,自称老夫乃是合情合理。
  穿盔甲的将军脸色明显肃重起来,沉吟道:“四爷爷和七哥如此拼命,显然是这件事对于家族真的很重要……”
  他猛然下定决断,大声道:“好,我不等兵文了。现在就传令下去,让府兵们即刻集结。”
  旁边七管事忍不住补充一句,道:“一定要快,必须要快,哪怕是多抢出一个喘息的时间,也许我们洛阳陈氏就能排进前三名。”
  那将军霍然转身,冲着不远处几个亲兵大声而喝,道:“速速传我命令,府兵即刻准备,先拔营,再收帐,半个时辰之后,一千三百个府兵必须集结……”
  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再传令,去旁边的民夫大营,让他们也即刻准备启程,半个时辰之后同样也要集结。”
  那几个亲兵大声应命,随即狂奔着朝远处而去。
  这位盔甲将军发出命令之后,方才感觉到四爷爷和七哥的急切稍显平复,他重新转回头来,目光带着一股好奇,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:“四爷爷,七哥,现在我能不能问一下,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啊?”
  却见大总管满是感慨的叹了口气,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气极为温和的道:“陈洛,你是家族里唯一的军中之人,虽然品秩不算太高,但是担任折冲都尉,这勉强可以算是攥有兵权,对于我们家族乃是一大庇护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家族里面是不肯影响你前程的……”
  旁边的七管事猛然开口,大声道:“但是今次不同,我们必须要拼一把。”
  说着看向盔甲将军,满脸肃重又道:“老十三,你听好了,咱俩虽然不是亲生兄弟,但是打断骨头连着筋,你不妨回忆回忆,七哥我有没有坑害过你的情况?”
  盔甲将军陈洛脸色一肃,连忙道:“七哥这是说哪里话,我陈洛能有今天全是家里的支持。尤其是七哥你,当初让出了这个位置,否则今天的折冲都尉应该是你,而我则会被家族里安排去经商……”
  七管事摆了摆手,道:“这种话不用说了,七哥我当年既然让了就让了,之所以让你,是因为你更合适从军,而我擅长商道,所以去做个商贾……这些事属于咱们兄弟间的私事,没必要一直挂在心上记着,但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,你小子必须把它当成重中之重的记好了。

  盔甲将军陈洛连忙一挺胸膛,郑重道:“七哥请说,小弟保证谨记于心。”
  却见七管事徐徐吐出一口气,目光之中依稀透出一股不可思议,仿佛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,但是这件事仍旧让他感觉震撼,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:“就在三天之前,大唐的文武百官在幽州开了一次早朝。这次早朝开了很久,据说直到中午方才散朝……而这次参加早朝的大佬们,赫然出现了四位从不上朝的人。”
  “大唐隐王,李建成!”
  “幽云领主,顾天涯!”
  “平阳公主,李秀宁!”
  “云州亲王,虎宝宝!”
  伴随着七管事说出这四个名字,盔甲将军陈洛明显身体一震,下意识脱口而出,满是不信的道:“这……”
  可惜他才说出一个字,就被七管事挥手打断,只听七管事沉声又道:“我们虽然是世家之人,在百姓眼中乃是钟鸣鼎食,但是我们自己人知道自己的情况,我们的身份跟刚才这四位根本没法比……”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“既然身份天壤之别,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去猜测这四位大佬参加早朝的意图。因为猜了也是白猜,彼此层级相差太大。哪怕是那位年纪才只有三岁大的虎宝宝,他所见识和代表的事物也让我们拍马不及。”
  “所以我们不去猜测他们为什么上朝,我们只关注他们上朝之后引发了什么事。”
  七管事说到这里的时候,目光直直盯着盔甲将军,忽然徐徐又吐出一口气,脸色更加肃重的道:“在这次早朝之上,顾天涯拿出了六种新币的母钱,据说每一种新币的母钱都是美轮美奂,直接让满朝文武甚至皇帝看的如痴如醉,而顾天涯也趁机和那些大佬们立下了一个约定,他将会把第一批新币的母钱当做奖品……”
  这时候那位大总管再次出声,语带深意的缓缓说道:“这是一种以利驱人的手段,也是一个大佬们之间的趣味游戏。然而对于他们来说是游戏,对于我们来说则是必须拼命要去争的赌……”
  “赌?”盔甲将军微微一怔。
  大总管缓缓点头,道:“不错,赌。其实不止是赌,而且还是拼。我们要拼抢时间,要以最快的速度带领府兵们到达幽州城外的集结地。一旦我们能够进入前三,那么就会被顾天涯奖励新币的母钱。”
  这位大总管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之中隐隐透出一股子渴望,又道:“据说新铸钱币一共是有六种,但是新币的母钱并不止有六枚。而是每一种母钱都有三千枚,加起来的总数乃是一万八千枚。”
  “一万八千枚母钱,听起来似乎很多。但是大唐号称五百世家,如果再加上天策府那一系崛起的新世家则是过千……这一千多个家族,每家都想得到母钱。”
  “据说三日之前的朝堂上吵成一锅粥,那些大佬们差点就要在朝堂上撸袖子干仗,最后是皇帝亲自打圆场,让顾天涯给大家定下一个比拼的章程,如此才算平复了大佬们的情绪,然而新一轮的比拼也就在那一刻开启了。”
  大总管说着停下来,目光看向盔甲将军,道:“陈洛,你现在明白了吧。”
  陈洛满脸肃穆,重重点了点头,道:“侄儿明白了,怪不得您和七哥会亲自赶来通知我。原来是因为我们要和别的折冲府去拼,通过争抢时间的方式拿到顾天涯的奖励。”
  这人不愧是洛阳陈氏专门培养的将才,他很快就将这件事的意义想了个通透,忍不住开口又道: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我们洛阳陈氏虽然号称世家,然而仅仅只是一个中品世家。在我们的上面,有着几十家势力庞大的门阀。如果不是因为顾天涯定下比赛章程,我们洛阳陈氏压根就没有资格参与这件事……”
  此人说着微微一停,语带敬佩又道:“但是当他定下比赛的章程后,所有家族就只能按照他的章程去拼……这也就意味着,实力最弱的家族也有机会得到奖励。”
  大总管目光遥遥看向北方,满脸感慨的道:“那日早朝结束之后,家主急冲冲的赶回家,他跟我说,顾天涯的新币注定要推广天下。不但会推广天下,而且还会流传百世。而新币的母钱,总共只有一万八千枚。”
  陈洛忍不住开口,下意识咽口唾沫道:“只有一万八千枚,然而整个天下至少几千万人。”
  大总管饱含深意看他一眼,语带提点的道:“最主要的是,目前不会加铸。哪怕千百年之后,仍旧还是只有这么多,甚至由于传承和流通的缘故,会有一些母钱散落和消失,那时候,数量更少。”
  陈洛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如此一想,此乃稀世珍宝也。”
  大总管再次看他一眼,道:“但是你身为一座折冲府的折冲都尉,现在却有机会赢得一枚甚至几枚母钱。”
  “我?”
  盔甲将军先是一怔,随即眼中爆发狂热,这人霍然转身,冲着远处的亲兵厉喝大吼,道:“加速,加速,给本将军加速拔营的动作,老子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