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六十九章【顾天涯,你要疯啊?】

“我要给他们叠最厚重的甲。”
  “我要给他们配最锋利的刀。”
  在场大臣先是怔愕,随即人人脸上现出震惊。
 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见徐世蹟一脸肃重出声,缓缓道:“百万人的甲,百万人的刀,这得,这得……”
  旁边李靖下意识接口,道:“这得花光十个大唐国库的钱。”
  就算花光十个大唐国库的钱,恐怕在这件事上仍旧是杯水车薪。
  猛见大殿之中蹦出好几个人,首先就是程咬金一脸担忧,急吼吼的道:“顾兄弟,你千万不要胡来。这件事说说也就罢了,但你千万可不能真的去干。”
  张亮同样急吼吼开口,语气无比诚恳的道:“是啊顾兄弟,这件事太吓人了。纵观古往今来任何朝代,从未有过给小卒子配备战甲的说法。甚至就连队率一级,同样也是不给配甲的。”
  段志玄紧跟着站出来,道:“别说是队率一级,就是队正一级也不行。军中能够配甲的将士,至少得是校尉级别,然而就算是校尉一级,也要看他是什么校尉,比如陪戎校尉和任勇校尉,官职仅仅等于文官的从九品下,这种级别根本没资格配备甲胄,顶多给一块护心镜让他们用绳子穿着吊在脖子上,就这,已经是越级待遇。”
  说着停了一停,接着又道:“军中能够配甲的级别,至少是从八品下才行。分别是,御侮校尉,宣节校尉,这两种校尉都是从八品下,按规定开始配给甲胄!”
  “此外就是飒麾、致果、振威、昭武四种校尉,级别比前面两种校尉更高一级,这才是真正予以配甲,然而也仅仅只是配甲……”
  段志玄说着看向顾天涯,忽然语带深意问道:“顾兄弟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仅仅只是配甲?”
  他看似是问顾天涯,然而根本不等顾天涯回答,直接道:“因为配给校尉一级的甲胄根本不是铁甲,而是使用牛皮鞣制的低等皮甲,偶尔会在重要部位添加一些铁片,这已经算是八品武将才能享受的待遇。”
  这时河间郡王李孝恭缓缓出声,语带苦涩的道:“不是我们心狠,而是因为太穷,顾妹夫,或许你还不知道一副甲胄要花多少钱,那么我就找个制甲世家的官员跟你说说,让你能够直观的体会到一副甲的价值有多高。”
  李孝恭说着停下来,目光望向大臣中某一人,伸手招了一招,苦涩笑道:“郑族长,你们荥阳郑氏号称制甲第一,不如就请你出来讲讲,一副战甲的成本是多少?”
  那位大臣倒也干脆,毫不迟疑走了出来,直接开口解说道:“战之用甲,有四大类,最低档的乃是藤甲,采用山中老藤所制,这种甲胄的成本最低,然而它的价格仍旧吓人。先要选取柔韧老藤,放在大锅之中熬煮,然后放在阴凉之处存放,历时三四个月才可取出……”
  “仅仅这一步,就要小心翼翼,一旦老藤的阴干不够完善,就会存在韧性不够的问题,必须剔除扔掉,属于残次原料……”
  “接下来是第二步,把阴干的老藤放在桐油里面浸泡,咱们先不去在意浸泡的时间长达半年,咱们只说说每一副藤甲所用的桐油,顾领主你知道是多少吗?每一副足足要耗费二斤油……而二斤桐油是用多少钱呢?即使是我们荥阳郑氏这种大批量采购的情况也要五百文。也就意味着,一副藤甲光是用油的成本就要五百文。”
  “老藤泡过桐油之后,需要心灵手巧的女子把它编成甲,这一步算是耗费最低的步骤,无非是给女子们发放一些工钱而已。”
  “然而就算耗费最低,最少也得支付一百多文钱,少了没人愿意干,因为太耗费时间了。”
  “比如一副藤甲的编制若是工钱低于一百文,那么民间女子宁愿去织布赚钱也不愿编制藤甲。顾领主你应当知道,老百姓是最具备小聪明的一群人,那些女子既然给自己定下了一百文钱的底线,那么就代表着编制藤甲的工钱底线必然是这么多。少了,没人干。”
  “如此杂七杂八叠算起来,一副藤甲的费用基本也就明确了。山中老藤不值钱,但是雇人去砍回来要给钱,虽然我们荥阳郑氏是大批量雇人去砍,但是对于每一副藤甲的用度肯定会做均摊,按照这么多年的经验,砍藤的成本是在十文。”
  “然后是热水煮和阴凉干,这一步的成本基本都是人工,通过均摊之后,越是十五文到二十文之间,咱们就按最低算,算它十五文行了吧。”
  “接着是浸泡桐油,前面已经说过需要二斤油。油价大概是五百文,但是这一步花费的不仅仅是五百文,因为同样也有人工存在,所以这一步算上工钱大概是五百五十文……顾领主也许很好奇,为什么这一步的工钱这么贵?原因很简单,桐油有毒气。每每在浸泡桐油的时候,经常会有匠人中毒出事,若是工钱不给的高一些,老百姓们肯定不愿干这个活。”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“最后再加上编制的一百文工钱,整体一副藤甲的成本也就出来了。前后费时接近一年,支出最少是七百文钱。但是顾领主你应当明白,我们世家干这个生意是要赚钱的,藤甲的成本虽然是七百文钱,但是我们肯定不可能按照七百文出售。”
  “如果一副藤甲不能赚个三四百文,对于我们一年多的付出就算是亏。”
  “这也就意味着,仅仅是藤甲就要一贯钱左右。”
  河间郡王一直等到这位大臣说完,方才缓缓叹了口气道:“这还只是最低档的藤甲,然而售价已经高达一贯。”
  说着看向顾天涯,语带莫名又道:“后面则是第二档的纸甲,乃是用草纸一层一层打制而成。顾妹夫你不要以为纸甲很低端,其实那东西远比藤甲要坚韧有效。虽然是草纸打制而成,但是工艺十分的复杂耗时,那东西穿在身上之后,已经能抵挡战场上七成的弓矢。”
  “可惜这东西好归好,价格也是令人望而生畏。一副纸甲的价格,最低也要五贯起步。”
  李孝恭说着看向荥阳郑氏那位官员,沉声又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,荥阳郑氏的纸甲是不是这个价?”
  那位官员点了点头,道:“五贯虽然很贵,但这还是因为大唐军方在去年搞了一次大批量采购才会给的优惠价,如果是平时小批量购买,最低也不能低于五贯半。”
  李孝恭深深吸了一口,转过头来再次看向顾天涯,郑重道:“顾妹夫你听到了没?一副纸甲就要五贯钱。”
  说完不等顾天涯开腔,继续又道:“除了藤和皮这两种甲,甲胄还有皮甲和铁甲,但是那两种甲的价格更高,完全没必要让荥阳郑氏的家伙跟你细说了。”
  顾天涯缓缓点头,语带肃然的道:“我知道,我明白,比如一副皮甲的原料,至少得是半张牛皮。且不论制造工艺和人工的花费,光是牛皮的成本就不低于三四贯。倘若杂七杂八加起来的话,一副皮甲的总价怕是最少也得十贯。”
  猛听荥阳郑氏那位官员冷冷一笑,道:“十贯?那连成本都不够。实话告诉你吧,一副皮甲最少也得十五贯。这还只是我们制造的成本,而不是售卖给军方的成本。先前我已经说了,世家干这个生意是为了挣钱的。尤其越是成本高的甲胄,需要赚取的利润也必须越高,否则于投资不符,对我们世家来说也是负担。”
  这人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去年大唐军方的采购价,皮甲一副乃是二十贯钱。顾领主你别怪我们赚的多,五贯钱的利润乃是这行业底线。如果利润低于了五贯,你信不信没人愿意制造皮甲?”
  顾天涯再次缓缓点头,更加肃然的道:“我信。因为这事涉及到投资和收益的风险承受度。”
  李孝恭趁热打铁,紧接着道:“所以皮甲这东西,只能从校尉一级才有资格配置。而至于最高档的铁甲,那东西根本就不是普通将士能幻想的。当年你二哥为了搞出玄甲铁骑,几乎掏空了整个天策府的家底。虽然最后对外宣称是把铁骑搞出来了,但是谁都知道他压根就没有搞成功。所谓的三千铁骑,其实只有一千人拥有铁甲,至于号称的战马也配备铁甲,那纯粹是吓唬人的说辞。战马配和屁的铁甲啊,有那个钱不如多给战士们采买几副甲。”
  他说着停了一停,忽然看着顾天涯又道:“还有你这小子,如今号称是拥有十五万兵,其中三万乃是骑兵,而且还是玄甲骑兵。对于你的这个吹嘘,我们一直是心里存疑的。三万玄甲铁骑是什么概念?这几乎是可以横扫整个天下的战力。如果你小子真的拥有这么多铁骑,
你怕是自己就能去把高句丽干挺了吧。”
  顾天涯面色讪讪,悻悻然开口道:“孝恭大哥猜的没错,这件事我确实吹了牛皮。”
  李孝恭冷哼一声,猛然追问道:“你跟我们说实话,顾氏到底有多少玄甲铁骑。”
  顾天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十分不好意思的低头道:“只有八千。”
  他感觉八千和三万的数字相差甚远,所以才会感觉不好意思而低头,然则整个朝堂大殿却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,尤其是武将们更是齐齐看着他打了一个哆嗦。
  足足好半天后,才见李孝恭咬牙切齿的开口,忿忿道:“你这个,你这个,混蛋啊,你竟然有八千铁骑。”
  他是大唐军方的总揽者,岂能不知道供养一个铁骑的花费有多大?
  光是战士的全身铁甲,成本价就得五十贯,战马的铁甲更贵,一副就得八十贯开外,所以一人一骑就得一百三十贯钱,然而这还只是制造甲胄的成本价。
  若是采购,成本越贵的甲胄采购价格越高,比如荥阳郑氏去年卖给军方的价格,直接就是一个毫不让价的两百贯。
  一人一骑的铁甲,两百贯的付出。然而谁都知道,这仅仅是初次的支出,此后的铁甲养护,那才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花钱地方。
try{ma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 所以总体算来,供养一个玄甲铁骑至少要准备五百贯。
  然而刚才顾天涯却告诉大家,幽云顾氏如今已经拥有八千铁骑。
  这是什么概念?
  光是砸进去的钱财就有四百万贯。
  而去年大唐国库的岁入,满打满算也才只有四百二十万,就这四百多万,还比往年暴增了一番,原因是幽云之地的棉花产业,让所有人的收益全都翻番了。
  李孝恭喘息明显粗重,恶狠狠的道:“大唐国库一年才有四百万,你这小子供养铁骑竟然花了三百多万,如果再加上其余十二万步卒,你小子光是在兵马上的支出就得五百万开外,难怪大家都说,你小子是个财神……”
  “但是!”
  猛听大殿中有人出声,打断李孝恭的话,沉声道:“但是就算顾天涯供养了八千铁骑,也不代表着他有能力给所有兵卒配甲。八千铁骑的花费虽然多,他咬咬牙也就撑过来了。然而咱们这次要动用的兵卒是多少?这是一次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百万级……”
  此人说着微微一停,目光直直盯着顾天涯,沉声又道:“百万兵卒和八千是何等差距,这事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吧?顾天涯,实不相瞒我一直看你很不爽。然而我虽然看你很不爽,但是我却不想看着你沉沦,你知道你想给所有士卒陪甲的想法属于什么情况吗?这这个想法给我们的感觉纯粹就是要疯啊。”
  整座朝堂大殿,气氛忽然诡异。
  谁也没有想到,柴绍竟然也会站出来劝阻顾天涯。
  昭宁忽然抬脚上前,抱着虎宝宝和顾天涯并肩而立,这位大唐的长公主俏脸一片肃然,目光扫视整个朝堂大殿。
  她的声音无比郑重,摆明了车马予以支持,大声道:“我家天涯的心愿,就是我李秀宁的心愿。”
  昭宁说到这里缓缓一停,随即眼中爆发一种莫名的光彩,那是一种决断的光彩,更是一种母性的光辉。
  只见她猛然再次踏前一步,不知为何突然换了一个话题,仿佛是回忆,又仿佛是宣言,于是整座朝堂大殿之中,到处响彻着大唐长公主昂扬的声音。
  “前隋大业十七年,我李秀宁在家僮马三保的护卫下,从长安杀出一条血路,躲进了号称乱世家园的秦岭之中……”
  “历时三个月,我所见到的皆是惶恐。满目之下,妇孺沧桑,耳畔之策,幼儿啼哭。又有无数的年长老人,身躯瘦弱宛如干枯树枝,每每一日清晨来临之时,就会发现许多老人再也没有睁开眼!”
  “还有可怜的宝宝们,咬着自己母亲干瘪的乳,然而根本无法吸吮到奶水,所以宝宝们在微弱的哭声之中饿断了气。”
  “那是乱世所害,百姓疾苦悲凉。”
  “于是我李秀宁在心里迸发一种志向,我要带领躲在山中避乱的百姓们活下去。”
  “为达此志,我夙夜辗转。”
  “然而那时的我,只是一个柔弱女子。由于我生在豪门大宅,自幼读的是女训女戒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所以我的学识和阅历无法帮到我,让我可以找到一条庇护百姓们活下去的路。”
  “幸好终于有一天,上苍仿佛开了眼。有一个身穿道袍的老道士,他背着箩筐出现在我面前……”
  “他说他叫孙思邈,他受一位长辈的委托给我带来一句话。”
  “那句话,真的只有一句,甚至不能算是一句,因为它仅仅只有两个字。”
  “是什么呢?”
  “田地。”
  “虽然仅仅两个字,然而却如黄钟大吕响彻我的脑海,让我震惊而醒,让我找到了方向。”
  “那一刻我霍然明悟,人若想活下去光靠躲在山中是不行的。秦岭大山虽然厚重,但它供养不了百姓们。山是躲祸之地,却非养人之所。”
  “唯有大片大片的田地,才能够养活无数的黎民。”
  “而在那时的战乱之中,想要得到田地唯有一个办法,是什么呢?是靠着一场一场的战争去打。”
  “于是我李秀宁在那一片深山之中,第一次向躲避战火的百姓们发出了号召,我要带领他们组成军队,我要带领他们冲出秦岭。”
  “这就是大唐娘子军最初的缩影。”
  整座朝堂大殿之中,李秀宁的声音在响彻,但是在场大臣们虽然凝神倾听,然而大家心中几乎都有一种莫名其妙。
  他们想不通,为什么平阳公主忽然说这些事。
  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