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六十六章 【我顾天涯,也要上战场厮杀】

“一个人再强也只能恐惧一个人,但是一个民族唯有整体强大才会令人畏惧。”

“所以,这一战我们要靠自己去打。”

“一刀一枪,与敌拼死。也许会有巨大牺牲,甚至很多人都会战死沙场,但是为了我们整个民族的未来,我们必须要做出这种心狠的决断。”

“也许,我顾天涯不算是个帅才,但是,这一次我选择像个大帅一样心狠。对敌人狠,对自己同样狠。”

“你们可能会在心里质疑,甚至是暗中嘲讽于我,认为我这是不拿普通士卒的性命当回事,认为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们,我顾天涯早就已经做出了决定……”

“这一战,我顾天涯会参加,不是坐镇中军,而是亲赴前线。”

顾天涯说到这里的时候,眼中闪现出无比果决的光彩。

突然他目光再次扫视全场,一字一顿的大声发誓道:“我会像个士卒一般拿着刀,亲自去和高句丽士卒一刀一刀的砍。如果不能做到如此,我对不起自己心狠的决定。普通士卒也是人,凭什么只有他们去牺牲?我顾天涯,同样也可牺牲。”

“为了民族的未来,顾某人不惜一战。”

满殿之中,先是一静。

随即,爆发出无数的倒抽冷气声。

什么?

顾天涯竟然要像个普通士卒一般去参战?

李世民霍然站起,满脸都是震惊,皇帝几乎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便是阻拦,道:“臭小子,你发什么疯?就凭你那小身板,你……”

由于古代人比较讲究迷信,所以剩下的话皇帝没有说。

但是在场大臣全都明白,皇帝想劝的话是什么。

然而众人同时也发现,顾天涯脸上的神色仍旧决然。

“他这是真的决心要去战场上打啊!”

所有人的心声。

……

不得不说,如今顾天涯的人缘已经非常好,或者不应该说是人缘,而是他在众人眼中的重要性。

无论是世家豪门的官员,又或是天策府出身的派系,纵观整个大唐各个家族,但凡只要是能排的上号,那么肯定就有利益捆绑在幽州,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顾天涯去打仗。

如今整个幽云之地,乃是大唐各个家族的财富之地,大家砸下了那么多的投资,就盼着今后能从这里赚取大利,而赚取大利有个最主要前提,那就是幽云这边的产业不能失去顾天涯。

在这种前提下,顾天涯竟然想去上战场?

你这莫不是一门心思想坑我们吧……

此事别说没门,窗户都许你走。

所以当李世民下意识阻拦之后,紧跟着便是满殿大臣纷纷开口。有人纯粹是因为友情,乃是发自真心的担忧。

比如胡国公秦琼,比如卢国公程咬金,又比如褒国公段志玄,又比如郧国公张亮……

这些天策府出身的国公,全都和顾天涯有着交情,尤其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一代名将,半辈子以来几乎一直在战场上厮杀,对于沙场凶险,他们认知最清,故而更显担忧,肯定不想让顾天涯去打仗。

但是谁也没有意料到,第一个站出来发飙的竟然是世家中人。

并且,还是曾经最针对顾天涯的崔氏和王氏。

只见大殿之中猛然站出两人,赫然便是太原王氏和清河崔氏的两位族长,其中王氏族长王硅语气稍微平和,劝说的语气也显得比较诚恳,但是清河崔氏的族长就不一样了,老人家一开口就带着怒冲冲的火气。

“顾天涯,你要上战场是吧?”

六十多岁的老头了,这一声喝问竟然如同炸雷,不但中气十足,而且言辞很重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只见崔氏族长直接冲到顾天涯跟前,猛然手指一抬,指着顾天涯鼻尖,大声道:“顾天涯,幽云领主,按照你的品秩和身份,现在你应该算是正一品,而老夫于这朝堂之内,品秩仅仅是个三品侍郎,所以若是单以官位而论的话,老夫应该对你毕恭毕敬的行个礼……”

“但是,老夫今日不和你论官职。我要跟你讲年龄,仗着年龄来骂你。”

“知道为什么要骂你吗?因为你刚才那话让老夫听着就来气。”

“你竟然想上战场?”

“竟然还想跟人拼刀子?

“我呸!”

“你小子想的美!”

崔氏族长猛然一口唾沫,惊的满殿大臣跌碎一地眼球,甚至就连坐在上首的李世民,同样也被老人家的举动惊呆了。

大唐五姓七望,崔王两氏领衔,其中王氏族长王硅以心机著称,而这位崔氏族长则是有名的饱学大儒。

桃李满天下,儒雅又随和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名满天下的大儒,谁能想到他竟然冲着顾天涯喷口水。

顾天涯明显也没有意料到,幸好被昭宁手疾眼快拉了一下,否则刚才那一口唾沫,必然要喷顾天涯满头满脸。

却见崔氏族长一口唾沫之后,似乎仍旧显得怒气冲冲,忽然目光看向昭宁,火气很大的质问道:“李家丫头,你莫不是想生老夫的气?刚才我喷你夫君一口唾沫,是不是让你感觉心疼了?”

昭宁一手抱着虎宝宝,另一只手继续拉着顾天涯,微笑摇头道:“不敢,您是长者。刚才您已经说的很清楚,您今日不和我家天涯论官职,而是要论年龄,而是要仗着年龄骂他。”

昭宁说着停了一停,轻笑又道:“既然您是仗着年龄,那么我们无法顶撞,古人常说尊老爱幼乃是美德,恰恰这份美德我家天涯尤其在乎……您没看他刚才的表情吗?他被您喷口水的时候绝对是唾面自干,若非小女子及时伸手拽他一下,他可能真会被您一口唾沫喷到脸上呢。”

昭宁这一番话,说的很平和,没有任何强势言辞,更不带有丝毫夹枪带棒,就仿佛民间小媳妇跟人聊天一般,话语之间既显普通又带真诚。

完全不像是赫赫有名的平阳公主性格。

然而崔氏族长反而面色一肃,目光郑重的打量昭宁半天,忽然缓缓点了点头,语带赞叹的道:“真不愧是平阳公主,真不过是巾帼之姿。”

赞叹一句之后,语气稍微一停,忽然再次感慨,语带随和的道:“李家丫头,老夫真是想不到啊,原以为你只是擅长领兵打仗,乃是一个女中豪杰的大帅之才。但是听你刚才这一番话,才发现你还具有汉家女子的柔和。”

然后再次一停,语气变为肃重,再道:“不但性格柔和,而且通情达理。顾天涯能够娶到你这位妻子,当可算是他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。”

昭宁嫣然而笑,屈膝行了个半礼,欣然道:“承您一番夸赞,平阳甚是欢喜。”

崔氏族老并不避讳昭宁的行礼,而是直接受了昭宁的这份半礼,然后只见老人家轻轻干咳一声,忽然语带深意问道:“你可知老夫为什么要骂你夫君?”

哪知昭宁仍是嫣然一笑,压根就不接这个话茬,道:“我站出来只是伸手拉他一下,免得他被您一口唾沫喷在脸上,但是对于他为什么会惹您骂,这种事情我可是不会管哟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微笑又道:“毕竟崔族长您是和我父皇一辈的人,长者若是想骂小辈那他只能听着呀,您说对不对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崔老头猛然大笑出声,道:“说得对,正是此理。”

笑声之中,他转头看向顾天涯,突然脸色一摆,口中冷冷一哼,问道:“那么臭小子你呢?你可知道老夫为什么要骂你?”

他这话明明像是发问,然而根本不等顾天涯回答,只见崔老头紧跟着开口,语气依稀透出一股子感慨。

他望着顾天涯道:“老夫今年六十有二,乃是古人所说的耳顺之年。耳顺是什么意思?就是什么话都能听下去的意思。人老了,中庸了,脾气被年岁消磨一空,剩下的仅仅是随和平淡。所以六十岁老人才会称之为耳顺,这种年纪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发火。”

“但是顾天涯啊,老夫今日实在是忍不住想发火。”

“我怎么都不敢相信,以你的心志和城府竟然也会冲动。”

“你说你要亲自上战场去打仗,老夫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番心思,无非是因为你之前的那些提议,让你感觉自己对那些普通士卒有亏欠……”

“你出身寒微,幼年饱受苦楚,所以你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人上人,而是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和普通人一样看待,也正因为如此,你才会心生愧疚。你感觉是因为你的提议,才会让那些普通士卒面临牺牲,所以你产生了自己也去上战场的心思,认为这样做才能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些,对不对?”

这话看似又是一问,然而崔氏族长仍是不等顾天涯回答,继续又道:“但你有没有想过,你终究是和普通士卒不同的。”

“如今的你,肩负何等重大啊?且不说整个大唐各家各族在幽云这边的产业,也不说周边各个国家在你这里的投资,咱们撇去这一切利益都不谈,咱们专门谈一谈你最在意的百姓总可以吧?”

曾经大唐的黎民百姓,他们日子过的有多苦?”

“你自幼寒苦生存,对此应该深有体会。”

“然而这六年以来呢?他们的日子明显在翘头哇。尤其是逃荒前来幽州的那些百姓,日子更是一天一个样的在变化。”

“诚然,大多数家庭依旧还处在半寒苦状态,但是,我们能够看到他们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。而在那些百姓的心中呢?他们有着对未来深深的期盼。”

“这一切的根源,都在你顾天涯身上。”

“老夫并不讳言,我们世家看重利益,但是当我们撇开利益单纯去看待百姓的时候,我们同样也会为了汉家同胞过上好日子而欣喜。”

“所以老夫才会说,你肩负的何等重大。”

“整个幽云之地的百姓离不开你,我们这些把利益捆绑在幽州的世家同样也离不开你。”

“在这种前提之下,谁肯见到你出意外?”

“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我们世家岂不是要亏个底朝天?”

“同样的道理,百姓们也如是,那些对于未来充满憧憬的百姓,一旦失去你的庇护必然又会重新过回以前那种苦日子。那时候,世家肯定会去重新压榨他们。”

“这还只是我们担心你会出现意外的原因之一。”

“至于原因之二,则是又气又笑。”

崔氏族长说到这里的时候,语气猛然又变的怒气冲冲起来。

猛然再次伸手一指,指着顾天涯鼻尖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竟然想去上战场?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板,你也不瞅瞅你那小鸡子的体格?据说前几年你连饭都吃不饱,纯粹是靠着河里捕鱼才勉强生存,对不对?”

“虽然后来你娶到平阳公主,饮食和日子有了很大改善,但是你毕竟身体底子差啊,压根就不是一块当武将的料。”

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你是个当武将的料,然而我们仍旧不会同意,因为谁都知道沙场厮杀有多凶险……”

“哪怕是秦琼那种猛将,哪怕是刘弘基那种悍不畏死的狠人,然而你可以问问他们,他们上了战场之后有信心能活着吗?”

“谁都不敢这么保证?”

“战场上的凶险有时候仅仅是一瞬之间。”

“奶奶个熊,真以为老夫出身书香门第不会骂娘啊?你想当英雄这辈子想都不用想,上战场跟人拼刀子这种事有的是人帮你干。”

“谁都能死,唯独你顾天涯坚决不能死。”

“就算你真的想死,那也得等我们在幽州赚到大利益之后再死,否则各家各户砸下去的那么多投资,岂不是连个打水漂的响动都没了?”

“以上是好听的话,接下来老夫还有更难听的让你听……”

“顾天涯,你听好了!”

“你可知道有些家族为了在幽州投资,几乎是做出了破釜沉舟一般的举动,他们把祖地那边的产业全都抛售了,他们已经把所有的筹码全都压在了你身上。”

“若是不能从你的幽州赚到足够的钱,这些破釜沉舟的小家族立马就会打落尘埃。到了那时候,到处都是家破人亡的哀嚎声。”

“如果真的出现那一天,那么全都是你顾天涯害的,如果真要出现那一天,就不止是老夫一个人骂你了。”

“到时候我们所有人的都会骂,骂你顾天涯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“顾天涯,老夫好话恶话都说尽了,人贵自知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。到底是当个所有人的希望,还是当个坑害所有人的人。以你的心智,想来应该懂的如何选择。”

……

不得不说,崔氏族长没有一丝恶意。

虽然老头骂人的架势很凶,甚至滔滔不绝的指着顾天涯骂,然而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发自诚心的在劝阻顾天涯。

顾天涯脸上透出一股感动。

他能体会到崔氏族长的良苦用心。

然而就当所有人都认为他会听劝的时候,哪知猛见顾天涯轻轻吸了一口气,然后,缓缓吐出。

他的脸上,浮现一抹微笑。

他的眼神,流露一丝神秘。

他忽然拱手抱拳,微微给老头行了一礼。

随即,是一句大有深意的回答:

“感谢崔老先生的教训,然则顾天涯从不听人劝说。我既然打定主意要上战场,那么我就必然会去参加这一战。别说是您来劝我骂我,就是我娘亲来了都不行。”

“这一仗,我必打。”

满殿先是一静,随即爆发无数怒哼。

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猛听顾天涯哈哈一笑,再次道:“你们难道就不想听听,我顾天涯为什么不怕死呢?整个天下都知道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我顾天涯出了名的又怂又苟,然而这一次,我为什么竟然像个大无畏的英雄……”

嗯哼?

大殿之内再次一静,在场众臣果然被他挑起了好奇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只见顾天涯忽然负手背后,他目光缓缓看向大殿之外,像是在遥遥眺望辽东那边,道:“我们已经定下了决断,这一战必须要用常规的方式去打。士卒们会以血肉之躯,一刀一枪的去和高句丽人干。”

“而我顾天涯,同样也会去和高句丽人一刀一枪的干。但我生性是个怕死的人,我虽然去和别人拼命但却不想死,并且,我还不想看到士卒们死。”

“这个打算很离谱是吧?”

“上战场哪能有不死人的说法?”

“但我偏偏就是有着这种打算,我偏偏就是想和人拼命还不死。不但是我,还有我们汉家同胞的那些士卒。”

“当我们轮着刀子和高句丽人短兵相接,双方嘶吼着想要把干死当场的时候,按照常理而论,彼此能活下来的几率都是一半一半。但我偏偏就不想只有一半,我偏偏就想只有我杀他们而他们不能杀我。”

“如此离谱的打算,简直是痴心妄想,但是你们知道么,我顾天涯偏就有本事让这事不是痴心妄想。”

“接下来,我要说三件事,乃是我谋划已久的布局,它将会左右整个高句丽战局。”

满殿之中,落针可闻。

所有人全都在心中升起浓浓好奇,就连李世民都变的摒气凝息起来。

大家急不可耐要听听,顾天涯的筹谋到底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