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六十五章 【这1战,我不允许妹妹参加】

不愧是徐世蹟,果然又狠又阴,难怪古人常说,将帅天差地别。

当那一声声狠厉无比的‘杀’字说出,仿佛有种令人血脉喷张的超强蛊惑力,整座大殿之中的气氛明显激昂起来,很多武将脸上已经流露出亢奋的战意。

甚至就连一些文臣,情绪也被调动起来。

唯有顾天涯保持面色不变,仅是把目光看向慷慨陈词的徐世蹟,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顾天涯忽然莫名一笑。

他缓缓竖起大拇指,语气悠悠然说了一句。

“真,将帅之才。”

这一句赞叹明显是有感而发,透出一股子诚恳无比的意味。

当他赞叹一句之后,似乎突然有些遗憾,于是轻声又道:“徐国公的大帅之才,真是另人羡慕敬佩,可叹我幽云顾氏苦盼多年,然而至今仍旧没有出现一位大帅之才。”

大殿之中微微一静。

很多人都以为这是顾天涯的伤感。

秦琼为人最是忠厚,忍不住便出声劝慰,远远喊道:“顾兄弟莫要酸楚,这种事不该强求。世上能征善战的将军有很多,然而能当大帅的人物一向很少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秦琼还未劝完,猛听又有一人出声。

赫然乃是李氏皇族的李孝恭,这厮故意装作很羡慕的表情,大笑道:“啊哈哈哈,其实幽云顾氏已经很不错了。麾下猛将如云,个个凶悍武勇。比如当年娘子军的四位副将,每一位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名声。所以顾妹夫啊,你做人不能太贪心,既然已经拥有了猛将,何必非要追求大帅之才?”

这厮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劝道:“况且你们顾氏并非没有大帅,比如秀宁妹子她就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帅才。当年她执掌二十万娘子军,帅旗一挥何等威风凛凛。排兵布阵之时,将领如臂使指,所以你们顾氏并不缺乏大帅,仅是你自己没有见识过秀宁妹子的厉害而已。”

甚至就连皇帝李世民,此时也忍不住出声劝慰顾天涯,道:“天涯妹夫,你确实有些贪心了。所谓勇猛大将常有,然而大帅之才少见,比如程知节这种出了名的人精,按说他的脑瓜子已经属于极其好使,但他还称不上大帅之才,只能算是个有心眼的猛将。”

皇帝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纵观整个大唐各路将领,能够担任大帅的仅仅两个半。一个是李靖,另一个就是徐世蹟,至于剩下那半个,则是资历尚浅的侯君集。要知道如今侯君集已经是兵部侍郎,然而他身为侍郎仍旧算不上大帅之才,所有人全都认为,他现在顶多算是半个大帅之才。”

皇帝说着又是一停,语重心长的再次劝慰顾天涯,道:“由此可见看出,帅才何等稀少,就算放眼整个天下,恐怕也不会超过五指之数,然而你这小子娶了我李世民的妹妹,天然便拥有了一位和你贴心的帅才,这难道还不够你满足吗?为什么还要遗憾顾氏没有帅才?”

一连三个人的劝慰。

都是发自诚心的在劝。

先是秦琼。

再是河间郡王李孝恭。

最后甚至连皇帝都亲自开口。

要知道此时可不是私底下的场景,而是十分正式的大唐早朝之中,在这早朝之中,皇帝身份至尊,然而即便身份至尊,李世民仍旧采用亲人口吻劝解顾天涯,此举看在满打大臣眼中,无数人忍不住暗暗咋舌。

……

然而谁也没有想到,顾天涯今天的表现有些异常,只听他再次开口,语带感慨的道:“帅才,就得是徐国公这种人物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转头看向徐世蹟,又道:“帅才者,运筹运筹帷幄之能也……首先要目光深远,可以预见到未来,其次是有大局观,能够站在很高的位置总揽全局,最后一步,则是要做到心狠手辣。”

徐世蹟猛然拱了拱手,冲着顾天涯郑重开口,接话道:“这个心狠手辣不仅仅是针对敌人的时候要狠,在针对自己的时候同样也要够狠。”

这位号称大唐两大军神的帅才微微一停,随即缓缓又道:“比如为了打赢一场战役,局部需要做出一定牺牲,而牺牲往往意味着会死人,并且死的肯定会是自己人。这时候担任大帅的人应当怎么选择呢?我徐世蹟的回答乃是必须要狠心牺牲。”

他说着又是一停,目光直直看向顾天涯,忽然略显苦涩叹了口气,明显很是伤感的道:“所以大帅并不好当,因为执掌帅旗意味着责任。每逢大战之时,我要狠心做出各种布局,明明知道某个布局会牺牲自己人,但是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只能选择心狠,每当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,我的内心极为痛苦和自责。”

这位军神慢慢仰头,眼中明显有着酸楚,轻声道:“那种饱受良心谴责的折磨,顾兄弟你根本就无法体会。但我徐世蹟深有体会,所以我不想当个帅才……也正是由于这种心思,所以我刚才的提议才会略显逾越。”

他说着再次一停,收回仰头上望的目光,再次看向顾天涯道:“我之所以提议让你妹妹参战,就是因为我深知战场上的各种牺牲多么令人痛苦,有时候为了赢得总体战役的胜利,我们不得不眼睁睁看着某位同袍去死,但是如果你的妹妹能够参战,那么我们便再也不需要付出牺牲。”

这位军神说到这里的时候,语气明显变得憧憬起来。

只见他眼中饱含期盼,语气极为郑重的又道:“谪仙之威,横扫天下,一旦她放开手脚杀伐,任何战局都将会按照我们的意图走,这也就意味着,我们再也不用为了整体战役做出局部示弱……我们再也不需要让任何一位同袍去死,我们可以恶狠狠的一直让敌人去死。任何胆敢阻拦者,都将面临谪仙的镇杀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大殿之中猛然响起顾天涯的大笑。

徐世蹟明显一怔,在场大臣们同样也是一怔,甚至就连皇帝李世民,甚至就连不远处的李建成,大家全都面色怔然,显然是想不通顾天涯为何发笑。

但是很快,他们就知道了答案。

只见顾天涯大笑数声之后,猛然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徐世蹟,不知为何,语气竟有嘲讽之意,淡淡道:“刚才我还称赞,大帅之才要狠,然而现在看来,徐国公似乎有些配不上大帅之才的美誉。”

徐世蹟眉头微皱,忍不住拱手询问道:“顾兄弟此言何意?还请不吝赐教!”

哪知顾天涯似乎并不想回答,反而十分古怪的换了一个话题,猛然开口道:“这一次的国战,我不允许嫦娥参加……”

嗯哼?

咦!

满殿众人先是一呆,随即爆发出各种惊疑。再紧接着,就是很多人的面色有些难看起来。

顾天涯竟然不允许他妹妹参加大战?

这岂不是故意放弃我们这一方最大的优势吗?

如此打算,到底为何,难道他就不知道,这样做会让战争必须按照常规方式去打,而一旦按照常规方式去打,那可就意味着有些将领和士卒要牺牲。

战争,肯定会死人的。

徐世蹟的脸色最为难看,忽然这位军神语气强硬起来,

他目光直直盯着顾天涯,仿佛要看穿顾天涯到底什么心思,沉声道:“顾领主,我徐世蹟想听一听解释。”

他刚才还喊顾兄弟,这次直接称呼顾领主,显然在这位国公的心里,已经对顾天涯有了不满。

然而,顾天涯仅仅用了一句话就让他僵立当场。

只见顾天涯同样目光盯向他,随即又把目光微微扫视大殿众人,忽然大有深意一叹,轻声反问一句道:“诸位有没有想过,当我妹妹不在之后该如何?”

只这一句,满殿无声。

能参加早朝的都是大佬,几乎不存在智力平凡之辈。所以虽然顾天涯的反问很隐晦,但是大殿众人仍旧还是听出了深意。

“当我妹妹不在之后该如何?”

这句话,一言惊醒梦中人。

徐世蹟满脸若有所思,此时早已忘了对顾天涯的不满,只见这位军神眉头紧皱,口中不断喃喃自语,连连道:“是啊,是啊,为什么我竟没有想到这一点,谪仙人若是不在了该怎么办。”

顾天涯的声音紧跟着响起,语重心长的道:“我们之所以要打一场史诗之战,就是为了向整个世界彰显汉家民族的强势崛起,然而如果这一战是靠着我妹妹才能取胜,那么打这一战的意义先就折损了五分……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接着又道:“就算这一战之后能够震慑天下,但是这一战毕竟不是靠我们真本事打的。也许这一战可以打出周围国度对我们几十年的畏惧,可是几十年之后他们不畏惧的时候又该如何呢?那时候再让我妹妹参加一次大战吗?那时候再靠着她的谪仙之威去杀死敌人吗?”

顾天涯的语气有些苦涩,他目光诚恳的看着众人,轻声叹息道:“诸位啊,这种方式是不对的啊。对于一个民族来说,我们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我妹妹身上。她可以帮我们震慑异族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可是能震慑百年吗?能震慑千年吗?她总有不在人世的一天,那时候我们汉家民族又该靠谁?”

满殿之中,只有顾天涯的质问声在回荡。

几乎所有的大臣们,此时都陷入了沉思。

顾天涯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,语带深沉的道:“这会让我们民族失去奋进的武勇。”

武勇消失的时候便没有了血性。

……

猛听徐世蹟深深吸气的声音,随即便看到这位军神突然拱手行礼。

他脸上明显带着羞愧,以及浓浓的自责,对顾天涯大声道:“感谢顾兄弟,一言惊醒徐世蹟。倘若你没有拒绝我,而是选择答应我的请求,那么就算我们这一战答应了高句丽,但是对于我们自己仍是巨大无比的损失……因为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这会让我们的民族失去奋进之心。”

顾天涯缓缓颔首,欣然道:“不愧是大唐军神,瞬间便想透了一切。”

徐世蹟面色一苦,苦涩摇头的道:“顾兄弟莫要再嘲讽了,徐某人现在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想我一向自认为目光深远,然而这一次却犯了短视的毛病,幸亏被你及时警醒,否则必然会酿成大错。”

他说完这番自责之后,猛地神色再次庄重起来,陡然再次拱手行礼,肃然问道:“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想明白,此战不应该让顾仙子参加,那么,就得按照常规战役去打。虽如此,我仍要求问一句,但不知道以顾兄弟之心思,你认为这场战争应该怎么打?”

你认为这场战争应该怎么打?

这是一位大帅之才诚恳向顾天涯的求教。

而顾天涯明显也不矜持,直接便向众人说出了他的心声,当此一刻,谁都看到他目光中的决然,整座大殿之中,再次响起他无比肃重的声音。

“硬碰硬,狠对狠。敌人一刀砍来,我们一刀砍回去。”

“接下来的一战,必须是史诗般的一战。整个辽东战场,将会化为一座血肉大磨,我们的兵卒会死,高句丽敌人的兵卒也会死。”

“我们要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去战,我们要使用最悍勇的方式去打。”

“唯有通过这种以死拼死的血性,才能打出整个汉家民族最为震撼的威风,这一战若是打赢了,那才是真的打赢了,到时候哪怕百年千年以后,这一战的凶狠仍旧还会存留人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