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六十三章 【李建成,我们仍旧盼着你当皇帝】

终于,时辰到了。

幽州毕竟不是长安,此处也不是朝堂大殿,虽然同样是上早朝,但是一切礼仪从简。

既没有朝鼓声,也没有内侍喊,大臣们排成两列鱼贯而入,按照各自的身份找准位置。

此时大殿之内,李世民已经坐在了最上首,由于这里毕竟只是个简易朝堂,故而龙椅之类的摆设肯定不会有,顶多也就是为了照顾皇帝陛下威严,专门配备了一把比较厚重的椅子而已。

除了李世民坐的是椅子,大殿之中再无什么器具,如果和长安那边的太极殿相比,这处朝议大殿实在是有够简陋的。

然而不管它如何简陋,它代表的却是整个朝堂,这里是整个大唐的权力中枢,能进入这里的每一个都是顶级大佬。

大唐时代的早朝,并没有后面那些朝代的臭毛病,比如什么三叩九拜,又比如什么跪地请安……

并且上朝之时大臣也不需要站着,而是每个人都会配备一个柔软的坐垫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其余,比如君臣之间的交谈不会一板一眼,议事的时候压根不会刻意摆出严肃架势,反而像是‘拉家常’一般随意,任何关于朝议的事情都可以议论。

这时代的朝堂规矩还是很简单的。

虽然规矩比较简单,但是该有的礼仪肯定要有,比如大臣们进入大殿之后,最起码先要给皇帝行一个礼。

这既是一种对帝王的尊敬,同时也是大臣们对于自己的尊重……

【后世之人很难理解,为什么向皇帝行礼会是对自己的尊重。但是在古人看来,仪意味着自身修养,所以如果举止之间有所失礼,那么就是自己施加给自己的不尊重。】

却说大臣们给皇帝的行礼,礼仪并不能算是特别庄重,比如文臣仅仅是双手相互一叉,然后朝着李世民微微一拱,这礼仪有个名堂叫做叉手礼,属于比较常见但又不显肤浅的常礼。

至于武将们的行礼,更加显得简单一些,纯粹就是双手抱拳,朝着皇帝举上一举,这就算是完事了,大唐世代的朝礼就是这么简单。

……

行礼之后,就能落座。

大臣们各自按照身份和级别,找个坐垫坐下去便算是上朝。王爵和重臣的位置比较靠前,有些甚至就坐在李世民的几步远,所以一场朝议下来,必然会是精疲力尽,原因是无法偷懒,时刻要摆出用心议事的姿态。

但是对于一些级别不高的大臣,上朝之时照样也是可以瞎混的,比如有些人坐在僻静的角落之处,完全可以躲在柱子后面偷偷睡觉。

对于这种情况,无论皇帝还是重臣全都心知肚明,但是没人会去刻意提及,仿佛这就是大唐早朝的潜规则……

啥潜规则?

重臣疲累,小臣轻松!

原因也很简单,这时代的人务实,既然重臣和小臣享受的权力和待遇不同,自然需要付出和承担的也会有所不同。

重臣手握重权,上朝的时候你就得累点,小臣权力不高,上朝的时候偷偷懒也没关系。

……

按照以往的惯例,大臣们给皇帝见礼之后就该开始早朝了。

但是今日明显有些不一样,大臣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坐垫坐下去。反而一齐把目光看向大殿左侧,望向了早已坐在那里的李建成。

古代左侧为尊,并且李建成坐的位置乃是左侧第一,这几乎是不言自明的态度,代表着李建成将会是今日的群臣之首。

然而谁都知道,李建成不该如此,三年前那一场玄武门巨变,固然是出于李氏皇族的计谋,虽然只是计谋,但是李建成毕竟‘死了’,就算众所周知他是假死,但是该装的态度还是要装。

如果不装,那就是恶狠狠的打脸。打谁的脸呢?打当初失败那些世家的脸。

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举动。

要知道当初那一场虽然是世家败了,但是世家损失的仅仅是兵马之权,他们的经济并未受到折损,依旧还是大唐的中流砥柱。这也就意味着,世家的实力仍然在,李氏皇族如果不是昏了头,按说不应该做出打脸的举动。

打脸,在这时代很容易被看成是敌意。

结果现在李建成却进入了朝堂,并且还坐在了左侧第一的位置上。这种态度给人的第一感觉,似乎就是李氏皇族要打世家的脸。

事出反常,必有深意。

终于有大臣隐忍不住,猛然开口做出试探道:“大唐朝议,乃君臣议,然则为何隐王竟会出现,这件事还请殿下给个解释。”

称呼的是隐王,喊的乃是殿下,显然这大臣精明的很,绝不会在言语之间落人口实。他虽然开口表达了质疑,但是一丝敌意的把柄也不给人抓住。

并且这大臣的试探手法也很精妙,他并没有直接向李世民开口求问,而是刻意把皇帝掠过不提,表现出专门针对李建成的态度。

由此也可以看出一件事,那就是世家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强横,虽然仍旧还是敢质疑皇族,但是在质疑的时候会做出诸多缓和余地。

世家,毕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世家。

……

却说李建成被人质疑之后,脸上先是显出随和的温笑,然后才用他那特有的温厚声音做出解释,缓缓道:“王中允刚才这一问,本王按说不需要回答。毕竟吾乃李氏皇族出身,想要参与朝政谁也没资格指责……然而本王思虑诸臣之担忧,认为必须要给你们解释清楚,否则彼此之间产生误会,将会影响大唐朝廷的运转。顾因如此,我做解释,并非惧怕了哪个人,也并非愧疚了哪个人。”

语气温厚,言辞却强,满殿众人微微一怔,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个李建成,同样的温文尔雅,同样的不屈不挠。

有人下意识开口,脸色隐约带着激动,轻轻道:“殿…殿下……”随即这人感觉不妥,连忙低头做出掩饰,但是内心却砰砰乱跳,似乎有一个渴望在不断滋生,

恰恰也就在这时,李建成的语气猛然一变,笑呵呵道:“本王生于大隋开皇年间,隋末大乱之时已经三十而立,当那群雄逐鹿中原的乱世,吾李氏皇族在太原趁势而起,平定战乱,立国开朝,而本王由于位列诸子之首,册封为大唐第一代东宫……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继续笑呵呵又道:“东宫者,皇储也。自打本王成为皇储,可以说日日都是战战兢兢,生怕德不配位,生怕滋生骄狂,故而本王努力参政,全幅身心扑在朝堂,于国,有忠,于朝,尽心。对待天下百姓,更是爱如子出……”

他说着再次一停,语气稍微显得感慨,轻声道:“所以我可以毫无羞愧的讲,我李建成一生无愧于任何人。凡天下之百姓,听民间之心声,至今仍有称赞怀念,言称李建成乃是好人,诸位大臣,你们认为我李建成这个自辩对也不对?”

大殿之内落针可闻,大臣们的脸色各有异样。

足足半晌之后,终于有人郑重出声,道:“殿下之仁厚,天下共鉴之。虽然您在三年之前以自身为诱饵坑害了世家,害的我们折损了用以自持和自保的私兵,但是我们时至今日,仍旧还是生不起恨意。每每提及殿下之名,世家之人仅是一声轻叹,几乎每个人都会苦涩说上一句,为什么继承皇位的不是李建成?”

“好!”

李建成猛然开口,陡然仰天发出一声大笑,然后,他目视着刚才说话这个大臣,

道:“为何继承皇位者,竟然不是李建成?阁下刚才这句感慨,恰恰也是我李建成今日为什么会走进朝议大殿的原因。”

说着突然从坐垫上站起,大声道:“时至今日,竟然还有思念者,此种情形,按说应该让我李建成心生狂喜,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,这对于我们大唐乃是大隐患啊。吾之二弟已经登基,乃是大唐新一代君主。普天之下,他才是帝,率土之滨,他才是君。自古皆言国不可一日无君,但是同时又有一句国不可同有二主,然则现在的情况却是,至今仍有人在想着让我李建成当皇帝……”

这位皇族大兄长目光灼灼,猛然像是在某些大臣身上扫过,然后,他的语气变得诚恳而又伤感,轻声道:“我知道,有些人还在念着我。我也知道,你们一直都没有甘心。可是我却想劝你们一句,该放下的时候必须放下啊。”

他说着缓缓走动几步,轻声又道:“如果不然,就是危害。”

大殿之中无比寂静。

李建成慢慢走回坐垫,似乎已经说完了自己的解释,但他脸上却再次浮现温笑,声音一如当年那种温厚,于是整座大殿之中,尽是回荡他的劝解,道:“你们,该放下了。因为,我李建成从来就没打算争……”

说完这一句后,紧跟着又是一句,他这最后一句显得特别耐人寻味,意味深长的道:“今次大唐发动征召,要为了汉家民族打一场百万级别的震世大战。当此大战之中,必然会涌现出无数热血英豪……民族有豪杰,按理当庆幸,但是我李建成却生出一股担心,我害怕有人趁着这一场战争想要谋取什么。为了打消这些人的念头,也为了将一切隐患全都扼杀,所以我今日站了出来,我走进朝堂坐在了臣子第一的位置上,我要用这种态度向那些人表明,我李建成终此一生都不会争?我,只最多只会当个臣子。”

大殿之中猛然一声暴吼,赫然是曾经某位东宫所属的武将,只见那武将满脸通红,眼中明显带着不甘心的血色,愤怒吼叫道:“然则殿下此种举动,有没有想过伤了我们的心?我们为了殿下的荣耀,可以把自己的性命抛舍,可是殿下您,殿下您……”

堂堂朝议大殿,李世民已经是帝王,胆敢说出这种言辞,稍微上纲上线就可以扣上一个谋逆的大罪名。

可是这位武将仿佛是豁出去了,继续愤怒大吼的道:“当年东宫麾下,此生只认一人。殿下既然选择不争,那么我们听话选择不争。大唐皇帝的位子,就让李世民做下去吧。”

他竟然直呼李世民的名字,完全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治罪,突然狂吼一声,仿佛宣誓般又道:“但是我们有一件事依旧要争,并且还要大张旗鼓的争,我们要趁着这一场大战,打出当年东宫卫率的威风,我们要让所有世人看一看,我们要让他们永远记住,大唐,曾经有一个东宫太子,而太子殿下的麾下,有一群不弱于人的血性男儿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

这位武将说完这一句后,猛然把目光看向李世民,大声道:“李世民,你若是感觉不爽可以杀了我,但是就算你杀了我,这种话我在黄泉路上仍旧还是会说。我们这一生,只认一个人。你虽是大唐皇帝,但却不是我们的皇帝。”

如此挑衅,形同谋逆。

然而也不知为何,李世民竟然毫不生气,反而皇帝忽然淡淡一笑,目光直直看着这个武将,道:“好,朕记住你的话了。今次与辽东一战,朕等着看你们打出威风。”

说完这一句话后,皇帝微微停了一停,然后,语带深意又道:“但是朕要告诉你一件事,那就是朕曾经的天策府也会争。你们想打出东宫卫率的威风,天策府必然也会打出当年的武勇,所以,你们可不要给朕的大哥丢脸呐。”

轰隆一声,大殿之中猛然站出十几个武将,只见领头的乃是徐世蹟,其余个个都是天策府出身的国公,这些人同时拱手抱拳,大声宣誓一般的道:“吾等在大战之中,必然一往无前。当年天策府,不弱任何人。”

而刚才那位武将猛然也大声宣誓,甚至大殿之中突然也站出十几个人和他一起宣誓,同声狂吼道:“吾等东宫旧部,此战绝不服输。”

李世民哈哈大笑,道:“好,朕做个见证。允许你们争,欣喜看到你们争。当年的那些隔阂实在是不该继续存在,所以就通过这样一种争斗予以化解吧。等到大战之后,朕将为胜出者亲自正一正名分,若是东宫卫率夺得第一,朕便真的赐给你们天下第一的名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