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六十二章 【幽州有了朝堂大殿,铸钱又有新鲜词】

新铸钱币之事,真的掀起了风潮。

而伴随着这一股铸钱风潮的掀起,整个大唐的战争征召也变得顺畅。

……

大唐北方,幽云诸州。

此时城中之内,幽州政务大厅,后院之后,有座大殿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陡然听到一声爽朗大笑,带着李世民特有的兴奋音色。

堂堂大唐皇帝,这一刻完全没有沉稳的架势,反而略显手舞足蹈,兴奋的像个大便宜的小孩子。

而在皇帝对面,顾天涯盘腿坐着,他脸上刻意带着鄙夷,仿佛十分不齿皇帝的肤浅,忽然冷嘲热讽一句,语气‘尖酸刻薄’的道:“大家快瞅瞅,这就是咱们大唐的皇帝,看看他这个兴奋架势,简直是没有一点帝王威严……”

他这话虽然语气‘尖酸刻薄’,然而谁都知道乃是家人之间的打趣,越是如此语气说话,其实越显得没有坏心思。

果然李世民毫无怒意,只不过皇帝立马展开了反击,眼睛一瞪道:“要你管?屁事真多。朕就兴奋了你能咋样?你要不服的话咱俩出去练练?”

又来这一套?

动不动就出去练练……

这分明是仗着武力欺负人。

顾天涯悻悻一声,面色忿忿的小声嘀咕,道:“不要脸。”

李世民浑不在意。

这时只听旁边有人呵呵而笑,但见李建成同样也盘腿坐着,语气温厚的劝说道:“你们两个家伙,似乎每天不吵一架就不过瘾。一个是大唐皇帝,一个是幽云领主,这副小儿辩嘴的模样若是被外人看去,丢人丢的可不止你们两人自己啊。”

大兄长开口教训,李世民和顾天涯赶紧收敛一些。

此时大殿里还有一人,赫然是抱着虎宝宝的昭宁,她身为屋中唯一女子,在这种场合下必须打圆场,于是连忙道:“二哥主要是因为太开心,所以才会稍微显得兴奋了一点。虽然有些不符合帝王威严,但是能看到这一幕的毕竟只有自己家里人……”

昭宁说着微微一停,随即又开始说顾天涯,道:“至于我家天涯,他自然也是心存好意。马上就要开始朝议了,他有责任提醒二哥注重沉稳。否则二哥刚才的兴奋架势被大臣们看到,确实会给人一种帝威不胜的感觉。”

李建成趁机呵呵又是一笑,温声点点头道:“三妹说的有理,你们两个好好听听。”

顾天涯嘿了一声,见好就收不再开口。

李世民则是略显悻悻,忍不住辩解道:“朕刚才兴奋难耐,反而更能体现帝王喜悦,朕身为大唐的皇帝,有责任去为子民谋福,所以才会在连续听到两个喜讯之后,抑制不住心中的高兴而手舞足蹈。”

殿中几人都知道他是死鸭子嘴硬。

但是毕竟要给皇帝一份面子,于是纷纷道:“对对对,二郎(二哥)说的对。”

李世民脸皮抽搐一下,听出家人的语气分明是在敷衍。

只不过皇帝并未恼怒,反而又显出刚才那种兴奋难耐的架势,忽然他走到顾天涯跟前,一张脸几乎凑到顾天涯脸上,双眼直勾勾的道:“臭小子,你难道一点都不兴奋吗?这几日各地连续送来飞禽传书,奏报府兵们应征集结的进展。整个大唐一千三百座折冲府,几乎每一座折冲府都完了征召……”

皇帝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这才短短半个月功夫,然而整个中原已经完成了征召,接下来的一步,就是各地军队拔营北上,等到齐聚幽州之时,已成三十万大军。并且随同而来的还是民夫,那同样也是三十万的庞大队伍。”

说着再次一停,接着再道:“整整六十万人,何等庞大的规模?然而从征召到聚集,用时竟然短短半个月。此等征召速度,简直古今第一。臭小子你难道一点都不兴奋,你难道就一点不感觉的骄傲?”

“我骄傲个什么劲啊?”

顾天涯翻了一下眼皮,哼哼出声道:“你才是大唐皇帝,而我只是个幽云领主。就算这次征召府兵的速度古今第一,然而这份荣耀压根不会扣在我头上。后世史书若有记载,夸的全是你这位帝王,到时候史家们写上一句大唐明君,直接就让你的名声传扬千载。而我呢?我跟凭什么跟着兴奋?”

李世民面色悻悻。

他也知道顾天涯这话说的有理。

但是皇帝丝毫也不服输,马上又开口提出一件事,道:“那么推行新铸之币的事呢?这件事你总该感觉骄傲了吧。放眼历朝历代,新币推行千难万难。不但有世家豪门在暗地里扯后腿,而且还有来自百姓们的抗拒。然而咱们的新币完全不一样,如今各地已经掀起了狂热的风潮……”

皇帝说到这里顿了一顿,语气明显变得不可思议起来,又道:“谁肯相信,谁能相信。明明新币还没有开始铸造和面世,你这家伙仅仅是放出了关于它的消息而已,然而无论世家豪门还是天下百姓,竟然已经摩拳擦掌准备疯抢了,”

这一次,顾天涯没有对李世民冷嘲热讽。

而是轻轻一声叹息,语带感慨的道:“是啊,他们已经准备疯抢了。”

李世民立马追加一句,道:“这就是民心。”

说着看向顾天涯,又道:“短短半月之间,民心汹涌澎湃,这难道还不够让你兴奋,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你骄傲?你连铸币都还没有开始铸,然而天下百姓已经翘首期盼,这要是和历朝历代的皇族比起来,恐怕古往今来所有的皇族都要向你说一句佩服……”

皇帝说着又是一停,然后忽然指了指自己,再次道:“甚至就连朕这位大唐皇帝,其实在心里也是很想说一句佩服。我们李氏皇族在开国之后也曾铸造新币,然而整整推行了十年仍旧没能达成所愿。此举和你一比,简直天壤之别。”

李世民这番话显然是发自内心,语气之中流露出诚恳的意味。

可惜顾天涯却再次一声叹息。

就在皇帝微微不解之时,顾天涯慢慢从坐垫上站起,他负手看向大殿门外,望着即将晨曦的黎明,轻声道:“二哥你知道么,其实老百姓们要的并不多。之所以我这次推行铸币如此顺畅,究其原因仅仅是做到了两个字。而也正是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就让满天下所有的老百姓欣然接纳。”

他说着也停了一停,然后轻声再次开口,缓缓的道:“这两个字,就是诚意。”

嗯哼?

诚意!

李世民明显一怔,随即脸上若有所思。

但听皇帝语带思索,同样轻声开口道:“是啊,诚意。此前我们李氏皇族铸币的时候,为了利益竟然采用了缺斤短两的办法。这种铸钱偷铜的办法看似占了便宜,实则乃是为了蝇头小利丢了民心。就如你不久前说过的那句话,天下老百姓的心里都有一杆秤。我们铸币缺斤短两,所以百姓抗拒不用。你的铸币用铜十足,所以百姓准备疯抢。”

皇帝说着也看向门外,语气依稀流露出一抹深思,又道:“甚至就连豪门大户,竟然也表现的踊跃。这莫非就是诚意的缘故,竟然连利益至上的世家也能打动……”

顾天涯噗嗤一笑,摇摇头道:“二哥你这话可就说错了,世家岂能用诚意去打动?对于他们来说,利益乃是至上。倘若没有利益可赚,谁管你的心意诚不诚?他们之所以表现的踊跃,无非是看着新币有利可拿而已。”

李世民稍显一怔,随即肃然点头,道:“你说的对,他们确实不是诚意所动。仍旧还是看重利益,是你的铸钱能让他们滋生贪婪。”

皇帝说着伸出手来,轻轻拍了拍顾天涯肩膀,语带敬佩的道:“臭小子,不得不说真有你的。明明就是一个铸钱而已,却被你搞出了前所未闻的花样……比如那个初铸钱可以增值的说辞,绝对是你在暗中派人四处散播,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形成风潮,

短短半个月就让所有人怦然心动。”

“还有那五千枚的特殊钱,这一手简直可以说是神来之笔。明明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特殊钱就算添加黄金但也不会添加太多,但是经过你的一番…嗯…一番…用你的说法应该是叫炒作,经过你的一番炒作之后,几乎所有人全都中了邪。这个所谓的特殊钱仅仅是含了一点黄金而已,然而铸钱的价值竟然被你炒作了几百翻,关键是大家全都翘首以盼,越是世家豪门越想要这东西。”

“臭小子,二哥朕的服你这一手。”

李世民满脸都是敬服。

但是顾天涯却缓缓摇头,再次反驳他道:“二哥你又错了。这个特殊钱的意义并非只是含有黄金。如果你能把关注点放在纪念意义上,也许你就能明白大家为什么会渴望拥有它了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我刻意对外宣布,甚至大张旗鼓的夸张,这个特殊钱的版式别有不同,它的钱币之中隐藏着难以察觉的特征。人心很奇怪,总是喜欢追逐稀奇古怪的东西。越是稀奇古怪,越是感觉有价值,而我的特殊钱恰好满足他们这个心思,所以价值能够炒起来也就不显得离奇了。”

李世民若有所思点点头,道:“不管是不是炒作,总之这一手你已经成功了。如今整个天下百姓,全都在盼着你的新钱。而那些不见利益不出手的世家,则是更加显得摩拳擦掌想入手。”

……

天色渐渐变亮,按例应该早朝。

那些前来上朝的大臣们,有些已经可以看见身影。

这是一座去年才盖起来的大殿,目前算是整个幽州城里最宏伟的建筑,其实说它最为宏伟,主要是因为参照物的缘故,由于幽州城的发展时间太短,至今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建筑物……、

所以这座大殿盖起来之后,立马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宏伟感。换个通俗一点的说法,这算是瘸子里面选将军。

但是实际上呢,这座大殿还真称不上宏伟。它顶多也就占了一个空间宽广,可以同时容纳几百人前来聚议。

没错,聚议。

这是一座议事大殿。

但是最为关键的一点,这座大殿还有个特殊,它的产权并不属于幽州官府,同时也不属于顾氏私产,而是属于大唐朝廷,确切的说是属于大唐户部。

原来这座大殿乃是大唐户部出钱建造的。

至于为什么户部出钱,原因同样也很简单,自从顾天涯坐镇幽州之后,李世民几乎是每年都要率领臣子过来一趟……来一趟也就罢了,偏偏一来就不想走,动不动的就住上三四个月,大臣们自然也要跟着住上三个月。

纵观历代帝王,出巡的情况并不鲜见,但是像李世民这般年年出巡一次,并且一出巡就要住上好几个月的可不多见。

皇帝既然来了,大臣自然要跟着来,然而国不可一日无君,整个大唐那么多的政务岂能如此耽搁?

于是就有人想到了解决办法,他们要在幽州城里建立一处朝议之所。

只要建了这个朝议之所,大家再也不用餐风露宿,以后哪怕皇帝陛下年年过来,哪怕一年过来住上五六个月,但是那也不怕,大家不缺上朝的地方啦。

这个办法提出来之后,无论皇帝还是大臣全都交口称赞,所以在去年的某一天,当时已经是夜间亥时,朝堂户部那几个老抠们,在守财奴的长孙无忌的带领下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连夜气势汹汹的找到了顾天涯,摆出一副‘你小子敢不卖一块地给我们试试看’的凶恶架势。

威胁的同时,还不忘利诱,户部的老抠们直接砸出了五万贯钱,当夜就派人拉到了顾氏宅院的门口,他们不管顾天涯收还是不收,摆明的态度赫然是我们就这么办了。

问你怕不怕?

顾天涯果然怕怕。

最主要还是贪图那五万贯钱……原因很简单,那时候顾氏已经穷的快揭不开锅了。

于是双方一拍即合,在幽州办事衙门的后院之后划出一块地,这块地从此之后再也不属于幽州,而是属于大唐朝廷的产业。

这块地将会用来建造一座朝议大殿。

那一次,大唐官员们迸发出了极大的主动。

他们受够了蹲在露天场所上朝的日子,必须要尽快弄出一座像样的地方,否则堂堂文臣武将,一个两个像是摆摊老农,每天清晨天还不亮就得起床,可怜巴巴的站在空地上杵着……要多傻有多傻,哪里像个朝堂大佬啊。

在这种急切的心情下,负责建造的工部官员们成了出气筒,整个朝廷所有大佬全都盯着他们,甚至连李世民也要一天问三遍。只要工程稍微有些迟缓,立马就会迎来劈头盖脸一顿骂。

据说工部尚书段纶被人骂的实在承受不住,怒火攻心之下竟然激发出了男人的血性,有一回和媳妇吵架,赫然竟敢动手砸东西,气势十分凶悍,吓得他媳妇高密公主愣愣发傻,据说从那一次开始,段尚书在家里的地位抖起来了。

真是意外之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