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五十九章 【1场0万级别的大战】

这一日,全家人聊了太多。

顾天涯长篇大论之间,滔滔不绝论述货币之道,然而他表面看似是在说铸币,实则说的乃是国家和民族未来。

打一场庞大战争,震撼当今世界。

铸一种精良钱币,在全天下推行。

在这个时代人的眼中,这两件事似乎不搭界,然则若是后世之人听了,立马就懂的其中千丝万缕关系。

唯有霸权之国,才有资格在全天下推行货币。

全天下推行货币,必然能将所有国家的国势掌控于手。

这就是货币战争,这才是霸权之国。

但是它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前提,那就是国力必须让人感觉强悍无比,或者换一个说法,那就是军队的战力令人瑟瑟发抖。

所以,顾天涯说要打一场大战。

百万级别的大战。

……

“好!”

整座院子之中,猛然响起李世民的断喝,但见皇帝霍然起身,脸上明显带着决然。双目炯炯之间,隐约竟有狂热。

“你竟然要打一场百万级别的大仗?”

“哈哈哈哈,好啊!”

“朕盼此事,多年矣……”

后世之人很难想象,其实李世民骨子里是个好战分子,后人在阅读史书的时候,关注点一般是放在贞观之治,但是很少有人静下心来深思,为什么李世民时代会出现贞观之治。

其实原因很简单,这是打出来的强盛。

之所以能打出这种强盛,首先就是因为皇帝乃是个好战分子。

但见这一刻的李世民,分明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,在场家人都能听到,皇帝喘息之声越来越粗重。

陡然他又是哈哈一声狂笑,目光火热的大声道:“纵观古往今来,历朝皆有大战,然则虽有大战,称得上百万级别的却不多……”

皇帝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如那战国长平之役,一战坑杀降卒40万,又如秦末巨鹿河畔,楚霸王破釜沉舟,硬悍秦军四十万主力,一战而胜千载留名。”

突然李建成竟也站起来,这位皇族大兄长的语气赫然也带着激昂,声音隆隆的道:“还有汉末三国,百万大军赤壁争锋,火光冲天之际,铸就灼灼辉煌,那一战,也堪称百万人级别的大战。将帅们千古留名,每每令人心驰神往。”

不愧是皇室一族,骨子里都有着战争的狂热。

又或者应该说,我们华夏一族的古人其实都如此。

他们平日的谦逊有礼,但却掩盖不住他们好战的野心,所以古代才会注重开疆拓土,所以古人才把军功列为第一。

这时顾天涯也站起身来,只不过他的语气却像是在泼冷水,饱含深意的道:“其实我们都知道,刚才所说的那几场大战根本不是百万级别,甚至可以说,我们华夏中原从未出现过百万级别的大战役。”

这话让李氏兄弟微微一怔,随即竟是同时点了点头,赞同道:“妹夫说的一点没错,我们确实没有过百万级别的战争。所谓的百万之战,大多都是虚夸,如果严格点算兵力的话,真正参战的士卒并不多……能有个二三十万兵,已经算是震骇古今的大战役。”

说着一起看向顾天涯,又道:“那些所谓的百万雄兵大战,都是把辅兵和徭役算了进去。然后即便如此,仍然震撼世人。”

顾天涯陡然哈哈大笑,朗声高呼道:“但是我们不一样,我们这一次不搞弄虚作假。既然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百万大战,那么就让我们大唐民族开启崭新的篇章。”

他大笑声中,双目如火。

忽然握拳重重一挥,目视李世民和李建成道:“大哥,二哥,顾天涯今日在此发出邀请,问一句你们愿不愿意千载留名?咱们凑集百万大军,打一场汉家人的史诗之战。”

凑集百万大军?

打一场史诗之战?

顾天涯这一句邀请发出之后,无论李世民还是李建成的目光全都爆闪。

“好!”

陡然兄弟二人一起开声,仿佛竟是断喝一般的咆哮,道:“男人的心中,永远憧憬战场,吾大唐李氏皇族一脉,接你幽州顾氏这份邀请。”

恍如盟约,就此定下。

……

然后顾天涯首先开口,目光转向那边的昭宁。

他的语气很温柔,他的目光同样也很温柔,轻轻道:“昭宁,你要帮我。”

那边昭宁霍然站起,俏脸现出浓浓战意,高声道:“我自从嫁你之后,已经三年未进军营,但是今日夫君与娘家定下盟约,要为汉家民族打一场百万级的史诗战役。妾身虽已人妇,然而武力未丢……为了幽云顾氏的荣耀,为了孩子们的将来,我李秀宁,再次披甲。”

旁边小青和小柔同时站起,齐声道:“妾身将追随公主,为我幽云顾氏出征。”

“好!”

顾天涯重重一点头。

他猛然把目光看向院子门口,高声又道:“马三保,我知道你在门外。”

院门口处人影一闪,果然看到马三保真在那边。

这厮刚才明显是听到了院子里的盟约,所以此时脸上现出浓浓的狂热和兴奋,他不等顾天涯开口,已经哈哈狂笑出声,道:“家主但请放心,咱马三保这辈子就是个打仗的货,身为顾氏第一家臣,领兵是我的职责……”

顾天涯缓缓点头,脸色透出欣然,陡然他沉声再次开口,语气无比肃重的道:“既然如此,报军力来!”

这话说的有些无头无脑,然而马三保却仿佛早有准备,但见这厮猛然走进院门,远远的朝着李世民和李建成拱手一礼,大声道:“幽云顾氏,军力十五。计有骑兵三万,皆为玄甲铁骑,另有步卒十二,亦是披甲之兵。”

原来这就是报军力,乃是向盟友报数的意思。

但是李世民却忍不住开口,皇帝语气略显迟疑的道:“幽云之兵有十五万,这事朕和李家心知肚明,可是,这十五万兵不能全都参战吧?”

皇帝说着看向顾天涯,没有明显微微皱了一皱,又道:“你的幽云之地共有五个州,算上早先的檀州和西北云州就是七个州,并且由于这七州之地都是边疆,所以州域面积要比中原的大一倍。这也就意味着,几乎等于大唐的两个道……如此大的一片土地,肯定要有军力镇守。然而朕刚才听你和马三保将军的意思,似乎竟是要把十五万兵马全都拉到战场上,这,这岂不是犯了家中空荡的大忌?”

原来李世民担心的是这个。

然而顾天涯却仿佛心意决然。

他猛然拱手行礼,神情显得无比肃重,沉声道:“陛下,请放心。”

这话才一出口,在场所有人全都一怔,随即脸色也都肃重起来,只因顾天涯喊的是一声陛下。

既然喊李世民陛下,那么就是以正经身份论事,也就意味着,这是军令状一般的约定。

但见顾天涯目光精闪,缓缓说出了他的深意,轻声道:“既然要打一场史诗级别的战役,那么顾氏肯定是有多少兵马就出动多少兵马。至于后方空荡的危险,其实不需要任何的担心……因为,顾氏要发出征召令。”

“征召令?”

李世民先是一怔,随即虎目炯炯一闪。

却见顾天涯再次开口,大有深意的看着李世民道:“二哥你莫非忘了吗?咱们今天最开始谈的是铸币之事啊……”

说着微微一停,悠然又道:“既然铸币成钱,肯定要花出去才算达成目的。然而铸币一旦开启,必然是百万千万的数字,如此巨大的一笔钱财,如何才能短时间花出去呢?我想到了军卒兵饷,我想到了战功奖赏……”

他说着再次一停,紧跟着再道:“纵观古往今来的任何时代,似乎这种花钱的办法都是最快的。所以呀,我要趁机发出征召令。”

皇帝陡然哈哈大笑,抬起手来指着顾天涯,道:“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。好你个顾天涯,原来这才是你的谋算。趁着大战之举,推行新铸钱币,兵卒们一旦拿到了兵晌,肯定要用作养家糊口各种花销,而一旦开始花销,钱币就流通起来。”

李建成忽然也竖起大拇指,赞叹道:“好兄弟,好手段。”

李氏兄弟各自称赞他一句之后,陡然脸色一起变得肃然起来。

然后,只见李世民无比郑重的出声,缓缓道:“朕,李世民,大唐李氏皇族领袖,今日与幽云顾氏盟约,吾大唐将会动员所有武将,并且出动所有擅长后勤之文臣,起兵三十万,征召民夫三十万,两个月之内,全部聚集幽云,待到时机一至,大军兵发辽东……”

皇帝说完这话之后,目光带着诚恳看向顾天涯,郑重又道:“顾妹夫,你应该能明白,这是李氏能出动的所有兵马了,我们毕竟还有偌大的国土要镇守。”

顾天涯肃然点头,略显伤感的道:“我明白,我知道。大唐虽然号称有百万之兵,然则大部分都是在家耕种的府兵。遇到战争之时,朝堂发出征召,没有战争之时,在家开荒种田……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

紧跟着又道:“大唐能够出动三十万兵马,并且还要征召民夫三十万,这几乎已经是动摇国本的大事,因为每一个府兵都意味着身后有一个家庭要养。一旦他们被征召,家中就只能留下妇孺妻儿。”

李世民的语气明显也有伤感,轻声道:“当年玄武门那一场的时候,天策府曾经搞过一次征召府兵。那件事的危害你很清楚,很多妇孺被害的背井离乡。正因为如此,大唐不敢大肆征召府兵。”

皇帝说着也停了一停,目光郑重的看着顾天涯,又道:“所以,大唐能出动的兵马只有三十万。”

顾天涯肃然点头。

……

幽云顾氏十五万兵马。

大唐出动三十万府兵。

距离百万级别这个数字,明显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但是,顾天涯和李世民都知道这并不难。他俩乃是何等人物,岂会说出无的放矢之言,既然敢说聚集百万之兵,那么自然有着胸有成竹的谋算。

是什么呢?

是诸国联盟之兵。

顾天涯的幽州刚刚拍卖了建设用地,如今各国各族都有利益被捆绑在这里,由于此前顾天涯的连番操作,导致免税额度的策略深入人心,那些利益至上的各国君主,几乎每一天都盼着能有好事落在头上。

自古至今,财帛动人心,只要舍的放出大利益,不怕那些国家不肯出兵。

这就是顾天涯谋算的百万大军之策。

……

时间一晃,就是数日。

这数日以来,似乎波澜不兴,然而随着一道圣旨的颁布,整个华夏中原终于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“朕,李世民,今以大唐皇帝之旨,传勅天下咸使闻之。辽东高句丽,汉家之世敌。二十年前大隋东征,高句丽杀我汉家多少儿郎?头颅被人砍下,铸造成了京观,手段之残忍,耻辱之巨大。乃是所有汉家同胞之殇,血仇不报不足以平愤恨……”

“吾汉家百万子民,至今尸骸沦落他乡,孤魂难归故里,日日哭嚎于辽河之畔。朕身为汉家子民之帝,每每为此辗转反侧夜不能寐,然而顾忌太过,始终不敢决断。终于数日之前,朕有一妹之夫厉声发问,陛下乃汉家臣民之长也,安能坐视同胞骸骨难归家?高句丽血仇,岂能不报耶?”

“朕之妹夫嘶吼声,此时仿佛犹在耳侧,恍如滚滚黄钟大吕,驱逐朕的各种顾忌。”

“汉家之血仇,岂能不报耶?”

“朕终于定下决意,要为汉家报此仇……”

“今吾李世民,颁布帝王之旨,征召大唐府兵,锐意征伐辽东。凡吾大唐境内子民,不管归属哪座折冲府,旨意传播之日,府兵即刻聚集。”

这份圣旨的最后一段,赫然不像是一个帝王口吻,反而像是一个大家长的殷切期盼,又似乎是一个领袖的伤感和愤然。

这最后一段写道:“子民们,同胞们,所有大唐男儿,健壮之年府兵,请背上你们的粮食,拿起你们的武器,前往当地折冲府聚集,朕和妹夫要带着你们去辽东……报血仇!”

报血仇!

这份旨意的通篇思想是报仇。

一旨传播,天下震动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民间好像还没有多大响应,但是仅仅一夜过去,忽然整个华夏仿佛响起了几百万声咆哮。

吾等,应召。

……

大唐关陇,某座山村。

这是一日清晨,天色尚未完全放亮,忽见一个魁伟汉子从山中走出,他的背上背着一垛重重的木柴。

这汉子走出山林之后,一路直奔小村的某间小草屋。

但是当他走到屋外的时候,他的脚步却忽然变得迟疑了。他轻手轻脚的将木柴放下,站在房门口显得踟躇不安。

足足好半天后,他像是终于下定决心,只见他猛然双膝下跪,目光带着果断看向小屋。

可惜还没等他开口,屋内反而先是传出一声叹息。

这声叹息似乎是个苍老的老妪,叹息之声带着浓浓的慈爱和鼓励,温和的道:“封儿啊,你去吧,娘明白你的心思,知道你一直盼着这一天。”

汉子的身躯明显一晃。

堂堂九尺男儿,这一刻陡然滚滚有泪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,最终仅仅是一声哽咽的‘娘’。

当他喊完这一声娘后,随即霍然从地上起身。只一瞬间,整个人的气势大变。

刚才还像是个山村汉子,转眼间浑身英气勃发。

他大踏步走向柴房,很快又从柴房之中走出,只不过等他走出之后,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精光闪亮的刀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刀乃铁锻之,不磨易生锈。他手中这一把刀森光吞吐,显然是时时日日都没有忘记磨。

也许,持续了很多年。

噗通!

汉子再次跪下。

一个重重响头,狠狠砸在地上。

然后他霍然起身,无比坚决的转身而去,当他身影大踏步走远的时候,才有一声告遥遥传来……

“娘,儿去了。汉家辽东一战,李世民发出征召,此一战,必将汇聚天下群雄。”

这声叹息似乎是个苍老的老妪,叹息之声带着浓浓的慈爱和鼓励,温和的道:“封儿啊,你去吧,娘明白你的心思,知道你一直盼着这一天。”

汉子的身躯明显一晃。

堂堂九尺男儿,这一刻陡然滚滚有泪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,最终仅仅是一声哽咽的‘娘’。

当他喊完这一声娘后,随即霍然从地上起身。只一瞬间,整个人的气势大变。

刚才还像是个山村汉子,转眼间浑身英气勃发。

他大踏步走向柴房,很快又从柴房之中走出,只不过等他走出之后,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精光闪亮的刀。

刀乃铁锻之,不磨易生锈。他手中这一把刀森光吞吐,显然是时时日日都没有忘记磨。

也许,持续了很多年。

噗通!

汉子再次跪下。

一个重重响头,狠狠砸在地上。

然后他霍然起身,无比坚决的转身而去,当他身影大踏步走远的时候,才有一声告遥遥传来……

“娘,儿去了。汉家辽东一战,李世民发出征召,此一战,必将汇聚天下群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