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五十五章 【这样的国家,才算是帝国】

    原来渊盖苏文一直在伪装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没打算杀死顾天涯……

    他这一声大笑,将所有心迹都流露出来,原来他一直在等,他分明是早就在等……

    等什么呢?

    等着顾天涯以利相邀。

    不愧是一代枭雄,演戏演的跟真格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更加神奇的是,顾天涯似乎早就知道他在伪装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并未见过一面,然而仿佛早就在暗地里达成了默契。一方准备卖国求融,另一方则是提供利益!

    彼此一拍即合,竟是连个讨价还价的场面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很快过去,很少有人知道顾天涯来过,更加不知道,他和渊盖苏文约定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协议已在暗中达成,很快便将会是一场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三日后,幽州城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华贵无比的马车,周拱卫着上百个精锐的骑士,看其身上的穿着和服饰,竟是不久之前的那群吐蕃人。

    原来,这辆马车乃是禄东赞的那一辆。

    但是,马车之中坐着的并不只有禄东赞一人。

    赫然还有顾天涯。

    此时才是清晨,东方微露鱼肚,马车在官道上缓缓而行,很快到了幽州城的城门口。

    却说禄东赞盘膝坐在车中,这位吐蕃大相似乎一夜未睡,他面色仿佛带着苦涩,又仿佛流露出某种释然,忽然,他轻轻了伸手向前推了一推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无奈,无奈之中却又透出恭敬,低声问道:“顾领主,睡好了吗?幽州城已至,按照约定您该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车厢中响起悠悠一声,仿佛略显意外的道:“竟然这么快就到家了?我还准备再睡一会呐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但见顾天涯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他先是长长的伸了个拦腰,然后懒洋洋的仰头打了个哈欠,笑着又道:“不愧是吐蕃大相的马车,赶路之时丝毫没有颠簸,这一觉睡的真是舒爽啊,我很久没有睡过这个舒爽的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之时,忽然朝着禄东赞拱了拱手,笑着再道:“所以我必须要感谢,感谢禄大相捎我一程,今次有你的马车代为赶路,让我顾某人免去了这一路的奔波劳苦……哈哈哈,世人都说你们吐蕃人桀骜,然而我却感觉你们很好交往。比如我让你们捎上一程的时候,禄大相连一句反对的话语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苦笑不得,面带尴尬的道:“顾领主何必打趣于我,您提要求的时候我敢反对吗?倘若我敢表现出任何反对之意,恐怕早就被您的妹妹一巴掌拍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!”

    顾天涯连忙摆摆手,义正言辞的道:“我妹妹温婉可人,她绝不会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深深吸了口气,带着勉强笑容道:“也许吧,但是禄某人不敢赌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哈哈一笑,指着他道:“你啊你啊,果然和渊盖苏文是一路人,心狠,狡诈,贪婪,但又小心翼翼。说穿了,就是怕死怕到了极点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是在嘲讽,偏偏禄东赞竟是欣然点头,道:“顾领主说的一点没错,我们这种人确实很怕死。至于为什么怕死,其实原因很简单!”

    此人说着微微一停,随即语气变得肃重,沉声又道:“唯有活着,才能做事。人若死了,万事皆休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点头,似乎很欣赏他的心态,微笑道:“这话说的倒也有理,人只有活着才能做事。那么禄东赞阁下,你接下来准备如何做事呢?”

    这一问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而禄东赞的回答也显得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轻轻吸了一口气,面色仿佛流露出不甘和无奈,踟躇片刻之后,终究化为一抹苦笑,语带萧索道:“还能怎么做事?当然是顺应潮流。人若不懂得顺应大势,必然会被滚滚洪流所压垮,民族也一样,跟不上大势同样会消亡……所以我不会做出任何愚蠢的选择,我身为吐蕃大相必须要为子民负责。我要带领他们,跟上时代的大势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透过车窗向外看,轻叹又道:“顾领主的幽云之地,就是以后的天下大势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哈哈一笑,陡然从车厢之中站起,悠然道:“此地一为别,孤车万里征,吐蕃高原距离幽州万里之遥,所以顾某人无法做到一路相送了。仅有一句祝福,送给即将远去的朋友,禄东赞大相,祝你心愿达成啊……哈哈哈哈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掀开车帘,冲着赶车的吐蕃战士温厚一笑,道:“停车吧,我要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赶车的战士连忙勒动缰绳,小心翼翼的把马车停靠在路边。

    顾天涯再次哈哈一笑,顺势一跃跳下了马车,然后他朝着禄东赞挥了挥手,大有深意再次做出告别,悠然道:“禄东赞大相若是闲来无事,不妨多把目光关注一下辽东,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劝一劝松赞干布也关注关注,免得他自信爆棚,做出不利于吐蕃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车上的禄东赞郑重点头,忽然极其严肃的拱手行礼,面色肃重的答应道:“顾领主大可放心,禄某人必然会关注辽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也会劝说松赞干布关注辽东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又是一声大笑,这次再也不和他说话,而是转身大踏步而行,朝着不远处的幽州城而去。

    车队之中陡然奔出三个骑士,赫然是马三保和燕九还有韩四,三位麾下翻身下马牵着缰绳,快步跟随着顾天涯走向城门。

    至于顾嫦娥,此时则是从马车的顶部飘然而下,少女笑意涔涔的看了看禄东赞,悠悠然的也撂下一句告别话,道:“吐蕃大相,咱们就此别过啦。谢谢你的马车,捎了我哥哥一程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连忙拱手行礼,道:“顾领主能乘坐吾之马车,那是禄东赞毕生荣耀。顾仙子能在车顶坐着,更是禄东赞的毕生荣耀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奉承十足,可惜顾嫦娥感觉无趣,她纵身轻轻一跃,朝着远处飘去。

    禄东赞深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敢立刻启程离开,而是待在原地等候良久,直到顾天涯等人的身影进入幽州城,他才转头朝着赶车的骑士轻声吩咐道:“走吧,咱们终于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赶车的骑士明显早就在等这一句,闻言之后急急的抽动鞭子驱动马车,健马嘶鸣一声,车轮滚滚向前。

    然而禄东赞并没有进入车厢,反而是站在车厢外面朝着幽州城远眺。

    忽然他口中长长吐出一道气息,语带莫名的道:“幽云之地,以后会是天下大势。渊盖苏文已经低头了,高句丽必然会被幽州吞并。当这风起云涌之时,每一个抉择都要谨慎。禄东赞啊禄东赞,希望你能成功劝说主君,让他放下心中欲望,让他认清当世的现实,否则的话,吐蕃危险矣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战士骑马凑了过来,赫然正是他的那位嫡系护卫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大相,高句丽真会被幽州吞并吗?堂堂辽东强国,拥有三千里沃野,大城五十九座,人口一千万余,这样一个强大国家,它真会被幽州给吞并吗?”

    禄东赞转头看了护卫一眼,
缓缓点头道:“会!”

    答案只有一个字,多余任何一个字都没说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身进入车厢之中,这才重新传出来接下来的回答,语气无比肃重的道:“当顾天涯盯上辽东的时候,高句丽就已经注定了它的结局,所以那位渊盖苏文在第一时间做出决断,他必须放弃民族的坚守向人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低头呢?”卫士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禄东赞的语气更加肃重,仿佛带着浓浓的同情,道:“如果他不低头,那么他会跟着死。但是渊盖苏文深知自己不能死,他唯有活着才能护住高句丽人……”

    卫士微微一怔,愕然道:“他向顾天涯低头,明明是背叛民族的行径,为何您竟会说,他是为了要护住高句丽人?”

    禄东赞的语气更加肃重,缓缓道:“因为高句丽注定要灭,但是高句丽人不会被灭。等到高句丽被吞并之后,所有的高句丽人都会成为幽州子民。虽然他们会成为幽州子民,但是他们毕竟是亡国之族……纵观古往今来的亡国之族,平民的生活大多都很凄苦,而渊盖苏文正是遇见了将来一幕,所以他才会早早的下定决断。”

    卫士仿佛有些懂了,轻轻道:“他这是想在顾氏的势力之中谋取位置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,他在此时就向顾天涯低头,属于及时改换阵营的投效者,那么等到将来高句丽被灭之时,他的投效行径肯定会被点算成功勋。有了功勋之后,他便是顾氏麾下的大臣。凭借着大臣身份,他才能照看高句丽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仿佛感慨般又道:“心机不深沉者,不适合成为上位者。不懂得隐忍者,喜怒必将流于表面。但是光凭借这两点,还不足以成为枭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再次一停,慢慢再道:“所以纵观历朝历代的狠人,会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,是什么呢,是懂得做出最艰难选择。”

    然后仿佛下结论一般,沉声道:“渊盖苏文的选择,就是高句丽最好的选择。如果他不这么做,高句丽人就没有了未来。”

    卫士的语气敬重起来,道:“这人看似背叛了自己的民族,原来他的行径竟是用心良苦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的语气透出莫名意味,忽然像是喃喃自语般道:“他用心良苦,本相难道就不用心良苦吗?你可知道这三日以来,顾天涯在我车中一言不发,但我却恭敬侍候在侧,如同侍候我旧有的君主。我这个行径,和渊盖苏文如出一辙啊。”

    卫士乃是个聪明人,闻言登时悚然一惊,满脸惊骇的道: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是说我们吐蕃的结局会和高句丽一样?所以您才会像渊盖苏文那般,也做出了向顾天涯投效的姿态?”

    可惜这话问出之后,车厢之中并没有传出禄东赞的回答,卫士面色苍白无血,骑马的身躯明显在颤抖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之后,方才听到禄东赞的声音再次响起,缓缓道:“幽云之地,以后会是天下大势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三次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紧跟着似有一声低叹,语气明显带着震撼,显示出内心的极为不平静。

    只听他喃喃道:“竟然要铸造新币,顾天涯竟然要铸造新币,当他的新币面世之时,整个天下有几个国度能够抗拒?我们所有人,注定要被牢牢绑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竟然要铸造新币!”

    幽州城中,顾氏宅院之内,李世民面色带着震惊,目光死死的盯着顾天涯。

    皇帝问出这一句话后,明显是不能平复心中的波澜,所以紧跟着再次一问,语气极为严肃的又道:“你说清楚,为什么要铸造新币?大唐的铜钱难道不配使用吗?你的幽州难道现在就要脱离大唐吗?”

    问完这一句后,情绪仍旧很波动,陡然他竟走到顾天涯身前,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李建成,急急道:“大哥你刚才听见了没有,这个臭小子竟然要铸造新币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李建成面色也很谨慎,闻言郑重点头道:“我听见了,听的很清楚。顾妹夫要铸造新币,这确实是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。但是老二啊,你能不能沉稳一些?堂堂大唐皇帝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妹夫既然提出铸币之说,那么他必然会向我们解释清楚,你何必如此急躁,老老实实听他解释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不愧是皇族大兄长,任何事情都显得云淡风轻,反倒是李世民稍显急躁,尚未达到一位帝王应有的沉稳。

    幸好顾天涯并没让他急躁太久,他开口的第一解释就让李世民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二哥你信不信,我要铸币并非为了一己之私。”

    “UU看书www.uukanshu.com如果你肯支持我铸造新币,甚至愿意让大唐和我一起铸币,那么,咱们汉家民族必将屹立世界之巅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新币推行之后,将会捆绑住这整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碍咱们的步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之财,尽掌于手。天下各族,尽皆效力。他们努力生产的财富,将会成为我们随意可拿的财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你信不信,这将会让我们汉人的国家永远雄霸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国家,我称之为帝国!”

    随着顾天涯一句一句的说出,屋子中的气氛明显变得肃然,耳听李世民的喘息渐渐变粗,甚至就连李建成的面色也透着凝重。

    铸造全新货币,这可不是小事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