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五十四章 【原来全是在演戏】

    一道森利刀光,宛如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刀并未斩向顾天涯,反而是斩在了渊盖苏文的书桌上,但听一声极为轻微的噗嗤闷响,这一刀的刀刃毫无阻隔穿过了桌板。

    懂武器的人都明白,刀砍东西的声音各有不同,越是锋利之刃,发出声音越小,比如刚才这一声极其微弱的噗嗤闷响,显然是刀锋锐利到极点才会有的情况。

    并且光是刀锋锐利还不行,必须用刀之人的力道也要强劲,普通之人就算拿着所谓的神兵利器,一刀之下也砍不透厚重的桌面……

    唯有渊盖苏文这种绝顶高手,才能做到毫无阻隔的一刀而过。

    他的刀身仿佛泛着幽光,一刀过后竟然不见桌面变样,直到顾天涯伸出轻轻在桌上一点,然后才看到桌子一角分裂掉落,当啷一声脆响,砸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顾天涯的目光似乎带着稀奇,啧啧赞叹道:“真是好刀啊,真是好功夫。渊盖将军这一刀如风,砍掉桌子一角却不掉落,若非我用手指施加一点外力,恐怕桌角这块木板会永远保持如初……啧啧,真厉害,不愧是高句丽第一高手,难怪你会自称名震辽东的大刀客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似乎越发赞叹,赫然竟是俯身凑到桌子前,眼睛盯着桌角不断观察,甚是还伸手不断抚摸断裂处的光滑。

    这等悠然举止,透着云淡风轻,对面渊盖苏文明显有些意外,盯着顾天涯沉声问道:“你莫非一点都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可惜顾天涯仿佛没有听见,而是继续俯身观看桌子,他仿佛被断裂处的平滑所吸引,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的赞叹声。

    但他越是如此,渊盖苏文越是皱眉。

    此人深深吸了一口气,冷声再次道:“刚才我那一刀劈出,几乎是贴着你的鼻尖砍下,除了我这个用刀之人心里有数,换成任何一人都不可能发现我并不是劈向你。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竟然丝毫不惧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显出浓浓迷惑,盯着顾天涯第三次发问道:“莫非顾领主竟也是个绝顶高手,所以才能一眼洞穿我的刀锋轨迹。”

    这次顾天涯终于有了反应,直起腰杆看着他道:“渊盖将军为何有此推测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你太冷静了。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眼光锐利,直直盯着顾天涯道:“刀锋加身之时,普通人的第一反应是躲,然而你刚才却坐在椅子上四平八稳,甚至当刀锋贴着鼻尖划过的时候连眼皮都没眨一下。如此沉稳冷静,唯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你看穿了我的刀锋轨迹,知道我那一刀并不会真的砍到你……否则的话,你必然会躲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顾天涯微微一笑,称赞道:“推测的很不错啊,不愧是渊盖苏文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渊盖苏文面色一肃,下意识便认为顾天涯承认了他的推测。

    此人眼中渐渐凛然,目光继续直直盯着顾天涯,神态明显比刚才肃重道:“真是想不到,幽州顾天涯竟然是个武人。可怜天下之人都被你蒙骗了,所有人都认为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。结果呢,你竟能看透我的虚幻一刀。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更加肃重又道:“幸好,你刚才泄露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之后,猛然两手轻轻一振,也不知用了何种手法,竟然将五把战刀同时攥在手中,沉声喝道:“既然是高手,那就试试看。我现在很是好奇,想试试用几刀可以杀死你……来吧,顾天涯,与我一战,吃我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顾天涯突然放声大笑,似乎听到了全天下最可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在意渊盖苏文的刀锋,反而是猛的伸手指着自己鼻尖,哈哈笑道:“我竟然是高手,我竟然成了绝顶高手。原来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有一天竟然会被人看成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嗖的一声破空,刀锋再次贴着他划过。

    这一刀仍是没有砍到他,并且这一刀连桌面也没砍中,纯粹是更加虚晃的一刀,完全可以用雷声大雨点小来形容。

    但见渊盖苏文皱起眉头,目光迷惑的盯着顾天涯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又没躲?此前第一刀的时候你没躲,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有砍向你,但是刚才这第二刀不一样,这第二刀我是真的要砍向你。”

    哪知顾天涯不答反问,仿佛很是好奇般道:“既然第二刀是真实砍我,为什么又贴着我砍了个空呢?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毫不迟疑,沉声道:“这是因为我临时变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变招?”顾天涯再发一问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像是沉默一下,然后才缓缓出声道:“因为我那一刻很迷惑,为什么你竟然还是不躲避。也正是因为迷惑,所以才及时变招。否则一刀砍下去之后,阁下立马倒在血泊之中,那样我便没有机会询问你不躲避的原因,那样将会让我毕生都陷入迷惑不解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笑呵呵点头,道:“原来竟是因为这个,我还以为你是发现了危险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渊盖苏文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却见顾天涯徐徐轻吐一口气,淡淡开口又道:“首先,我不是不想躲。你刚才曾经说过一句话,刀锋加身之时普通人的第一反应乃是躲避,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人的反应也确实如此。但你却忽视了一个前提,那就是普通人能不能反应的过来……渊盖苏文将军,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出手有多快。当你那第一刀劈出之时,普通人压根就做不出反应,既然做不出反应,如何会下意识想躲?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的表情很精彩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才怔怔开口道: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在我劈出第一刀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顾天涯理所当然的点点头,笑呵呵的道:“那一刀又快又急,劈完之后我还处在愣神之中。别说是反应和躲避了,我压根就没看清楚你出刀。”

    渊盖肃重愣愣发呆。

    又是好半天过去,他才再次怔怔开口,道:“然而我却误会了,以为你是浑然不惧,甚至做出错误判断,认为你是绝顶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般,听然眼神一凛,沉声又道:“不对,这解释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直直看着顾天涯,语带质疑的问道:“如果说你第一次是因为没能反应过来,所以才会表现出不躲不避的沉稳,那么第二刀呢,第二刀的时候我摆足了架势。若你是个普通人,你看到我的架势肯定要惊慌,然而你仍旧不躲不避,这根本不是普通人的正常反应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点头,道:“是的,这确实不是正常反应。至于原因则很简单,你可以理解为胆量和底气。”

    “胆量和底气?”渊盖苏文明显一怔。

    此人一向自认为智者,然而却感觉跟不上顾天涯的路数,忍不住开口道:“胆气我能理解,乃是人之天生。有些人生来胆子大,确实能够做到危难之时面不改色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停,接着又道:“但是底气从何而论,是什么样的底气竟能让你无视刀锋?”

    他目光看着顾天涯,忽然郑重发出一语,沉声道:“顾领主,还请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
好!”

    顾天涯毫不迟疑的点头,笑呵呵的道:“你即便不问,我也要跟你说上一说。免得被你视作故弄玄虚,那样可不利于咱们今后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饱含深意,对面渊盖苏文一听便知,可惜此人对于‘合作’二字恍若未闻,仅是语带肃重的再次开口道:“顾领主无需旁敲侧击,我渊盖苏文绝不会通敌卖国,之所以暂且认下不杀你,只是因为我想听听你的底气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而笑,似乎并不感觉尴尬,点点头道:“那好,咱们就先说说底气。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慢慢坐回椅子,摆出一副饶有兴致的姿态。

    顾天涯则是单手负在背后,另一只手缓缓抬了起来,先是弹出两根手指,慢悠悠的道:“我之底气,共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收回一根手指,仅留另一根手指轻轻一晃,微笑道:“首先第一个底气,叫做一切尽在掌控之中……渊盖苏文将军,你知道我为什么毫不畏惧你的恐吓吗?原因很简单,我压根不担心你的刀锋会砍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试探性的虚晃一刀,又或者是摆足架势的第二次刀,对于我这种普通人来说,我完全是没有能力躲避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我也不需要躲避,我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刀势是虚晃的,那么躲与不躲都没有关系。但如果你的招式是真的,那么砍下来的时候可就有趣了……一旦你真的砍我,死的绝对会是你,无论你砍向我的刀锋何等迅疾,在它砍中我的前一刻必然会被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在打断刀身的同时,你还会被断裂的刀身飞回去劈死。别不相信,我保证你会被劈死。原因很简单,断刀飞回去的速度绝非你能闪躲。并且,力量也会暴增无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呀,我这第一个底气就很明确了。无论你是真砍又或假劈,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危险。既然一切尽在掌控之中,是不是可以算作底气呢?”

    顾天涯这一番长篇大论,说的仅是第一个底气,忽然他转头看向门外,笑呵呵的开口道:“嫦娥丫头,你一直都在院子里盯着对不对?”

    院外传来一声嬉笑,听起来像个调皮少女,故意使坏道:“没有,我才没有在院子里盯着。不但没有在院子里盯着,我甚至已经离开了丸都山城。我才不会守着你,更不会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极其调皮,然而渊盖苏文却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此人眼中灼灼辉闪,不断用耳力去捕捉外面的声音,然而无论他怎么捕捉,始终无法确定声音的正确方位……仿佛顾嫦娥说话之时就在跟前,又似乎发自很远之处飘忽不定。渊盖苏文越是想去确定方位,就越是发现自己无法确定方位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片骇然,忍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世上竟有如此之人?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顾天涯,面色变得更加凝重,道:“传闻顾领主有一位妹妹,乃是天上谪仙下凡!”

    顾天涯呵呵而笑,仿佛浑不在意的道:“什么谪仙不谪仙的,在我眼中永远是个长不大的丫头。又调皮,又淘气,渊盖将军无需放在心上,这丫头一般不会随便对人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出手呢?”渊盖苏文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顾天涯悠悠看他,意味深长的道:“上一次这丫头出手,打死了几千个突厥精兵,全是颉利可汗的亲卫,用时好像是一盏茶多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瞳孔一缩,再次下意识脱口而出道:“几千个突厥精兵,绝不可能一盏茶时间被杀死。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此人明明是个心性沉稳之辈,然而这一句争辩却凸显了心中的紧张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反应极为敏捷,瞬息便把面色恢复正常,忽然故作平静的道:“难怪顾领主会底气十足,原来是有妹妹保护着,虽然我不相信阁下的妹妹能够在盏茶之间斩杀数千精兵,但是我相信阁下的妹妹有能力在我的刀下解救你。所以,我认可你的第一个底气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重新看向顾天涯,郑重又问道:“那么,顾领主的第二个底气又是什么?你总不会告诉我说,你们幽云顾氏还有第二个谪仙人吧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哈哈而笑,摇摇头道:“渊盖将军真是风趣,我顾天涯哪还有第二个妹妹啊?一个已经让我头疼了,再来一个岂不是要被气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也停了一停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忽然语气变得大有深意,看向渊盖苏文道:“我的第二个底气,其实是渊盖将军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像是怔住,陡然竟从椅子上站起来,仿佛很愕然的问道:“顾领主你说第二个底气是我?”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点头,笑呵呵的道:“是啊,是你。至于为什么会是你,难道阁下真的不自知么?”

    说着大有深意看了渊盖苏文一眼,猛地口中发出爽朗大笑,指着渊盖苏文道:“还要继续装吗?非要继续装吗?明明骨子里贪婪无比,偏偏却要做出一副忠贞爱国的姿态,明明早就盼着我来跟你做交易,偏偏却要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架势。甚至还拿出五把战刀,甚至还劈来砍去的吓唬人……渊盖将军啊,咱们无需如此吧。都是千年的狐狸,彼此就不要再装纯情啦。你若不够贪婪,如何能成为高句丽第一权臣?”

    对面‘满脸怔愕’的渊盖苏文,突然竟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