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五十二章【想要服人,先要争锋】

    渊盖苏文的表情很奇特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后,他才轻轻发出了询问。

    声音很柔和,不含任何杀气。

    “琴姬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,我应该换个问法,琴姬,你现在属于谁?”

    你现在属于谁?

    这个问法问的很是有趣。

    不但透露着浓浓底气,而且凸显了智者的风范。

    明知家奴背叛,但却丝毫不怒。

    语气平平淡淡,听不出任何羞恼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他第一时间从墙壁上拿下来一把刀,但是他并没有把刀从刀鞘之中拔出,甚至他的面色都未显出惊色,仅仅是一种略带稀奇和意外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底蕴。

    每临大事,有静气。

    哪怕心中翻江倒海,然而表面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唯一的反应只是感觉稀奇和意外,为什么深受他信任的家奴会背叛于他。故而他才会发出询问,要问清楚琴姬现在属于谁。

    他问琴姬属于谁,就是问替谁效命的意思,并且此问还有隐含的意思,乃是询问琴姬为什么要背叛他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执掌高句丽大族的上位者来说,这才是渊盖苏文想要弄明白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被人背叛,他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背叛的原因,他一定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身为上位者,最常见识的就是各种背叛,有些是他诱惑别人的属下背叛,也有些是他的麾下被别人诱惑而背叛他,经年日久之下,倒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掌权者若是连背叛都承受不住,那他就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因为背叛并不可怕,把背叛者处理掉就行了,关键是要搞清楚为什么被人背叛,以此总结经验才能预防下一次的背叛。

    这才是渊盖苏文的意图。

    也是所有上位者共通的心性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问完刚才的那一问之后,他随手又把武器重新挂回墙壁上,并且脸色变得和蔼,语气也透着醇厚,温声再次询问道:“琴姬,你愿意告诉我吗?你现在,属于谁……”

    真不愧是一代枭雄。

    面对背叛者竟能温笑相待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琴姬却冲他轻轻摇了摇头,这女子似乎轻轻叹息一声,忽然站起身来向他弯腰一礼,然后才道:“渊盖将军,妾身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回答,渊盖苏文的眼神顿时一凌。

    他面上明显若有所思,又仿佛生出莫名的敬意,郑重道:“竟能让你守口如瓶,一丝消息也不愿泄露,如此看来,你的新主人绝非凡俗之辈。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目光看向琴姬,突兀又道:“对方准备何时与我相见?”

    这话的跳跃性极大,琴姬明显呆了一呆,随即才反应过来,恭声回答两个字道:“今晚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?”渊盖苏文猛然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琴姬这次反应很快,冲他嫣然一笑立刻回答,道:“此时!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明显深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人没有再发出任何询问,而是负手缓缓在房中踱步,仿佛喃喃自语般道:“在我的家族府邸之中,却能随意制订彼此见面的时间,这就意味着,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进入我的府中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看了一眼琴姬,继续自言自语又道:“并且负责通知让我跟他见面的人,竟是你这位在我书房之中侍候多年的琴姬,那么这就意味着,他丝毫不担心我会动用强硬手段。”

    然后再次一停,这次目光看向窗外,喃喃道:“他绝对是精确的把握住了我的心思,猜测到我根本不会因为你的背叛而失去冷静,如果我失去冷静而暴怒,首先要杀的就是你这个背叛者,那么对于他来说,这会让他丢掉一个好不容易收拢的秘谍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一段分析之后,像是已经在心中有所明悟。

    忽然脸上浮现意味深长笑容,缓缓吐出一口气息,缓缓道:“能把握我这种人的心思者,必然也是同一个层级的人物。能有底气不害怕我会暴怒而杀他秘谍者,必然有着绝对的实力才会底气十足……那么,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琴姬恭敬出声,柔柔道:“将军见上一面之后不就知晓了么?”

    哪知渊盖苏文微微摇头,淡笑摆手道:“不不不,这种事情你不懂。若是我在没有推测清楚他的身份之前,我是绝对不能答应和他见面的。因为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一种比斗。”

    说着目光再次窗外,悠悠然道:“我若猜不透他的身份,就意味着我逊色他一筹。他能在我的身边安插人手,甚至能毫无阻隔进入我的府中,而我却对他的情况全然不知,这对于我来说乃是一种尚未交易便已落入下风的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琴姬微微有些惊容,下意识道:“您竟然猜到他要和您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哈哈一笑,豪迈道:“本将军身为高句丽第一权臣,手中执掌着军政和朝堂两种大权。若是普通之人来见我,也许可以看成是想讨好攀附,但是你的新主人明显非凡,他这种人物找我只会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顿,语气自信又道:“而且还是平等层级的交易。”

    哪知这一次琴姬却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道:“渊盖将军,恐怕您的想法太过简单了。确实,我的那位主人是想和您做交易。但是,他绝对不是和您做平等层级的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说着看向渊盖苏文,语气变得无比肃重,柔声又道:“您和他比,差了太多。所以说,交易的时候您要处于下风……又或者奴家应该换个说法,您在和他交易的时候会属于附庸一方。而您所认为的交易,其实并不能算是交易,而是,不得不接受的现实……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的脸色明显一变。

    这人陡然转过身来,目光直直盯着琴姬,他似要看穿琴姬是不是在吹嘘,又是不是在用夸大的方式对他恐吓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他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似乎已经猜到了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琴姬常年伺候在他身边,对于他的这种睿智并不意外,反倒是再次嫣然一笑,幽幽道:“将军不愧是一代权臣,通过蛛丝马迹就能洞察一切。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负手背后,忽然抬脚走到房门之前。

    但他并未抬手推门,而是脸上现出一抹沉吟,踟躇片刻之后,方才缓缓开口道:“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,恐怕你的主人就在这座书房门外的院中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不等琴姬回答,自己先是啧啧一声赞叹,语气满带敬服又道:“真是厉害啊,如入无人之境,想我渊盖家族乃是堂堂高句丽五部之一,家族府邸的守卫比之皇宫也不遑多让,然而,他却已经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琴姬款款走到他身侧,声音柔和看不出像个背叛者,并且言语之间满带恭敬,柔柔请示道:“将军下定决心了吗?奴家可以推开房门了吗?”

    这话坐实了渊盖苏文刚才的猜测,果然她的新主人真就在这座书房的门外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像是猛然下定决心,忽然反身走回自己的桌案之后。

    他缓缓落座下去,面色沉静如水,先是郑重整理一下衣衫,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息,这才沉声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自当扫榻相见,琴姬姑娘,烦请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琴姬恭敬答应一声,顺势便推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也就在房门打开的这一刻,门外响起顾天涯爽朗的笑声,悠悠然道:“人生所贵在知己,吾愿知己满辽东,方才在门外忐忑良久,生恐将军不肯开门相见,幸喜,门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之中,踏步入门,拱手微微一礼,面如春风般道:“渊盖苏文将军,在下便是顾天涯。想来以将军的睿智和敏锐,早已猜测到鄙人的身份了吧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里,
渊盖苏文已经从椅子上站起,同样拱手一礼,语气肃然的道:“确如顾领主所言,本将军猜到了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我想象过很多种见面场景,也深知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见,但是真等见面之时,仍旧出乎我的意外。真是没有想到啊,顾领主竟是不请自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又是一停,语带深意再道:“不但不请自来,而且还直接登堂入室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首先是指责顾天涯的无礼,其次是表达自己的不悦,但是最终层面的意思则很隐晦,他是在暗暗告诉顾天涯这里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既然在他的地盘上,那他就随时可以翻脸。

    不愧是一代权臣,尚未交流已经开始了言语争锋。

    可惜,他争锋选错了对象。

    但见顾天涯慢悠悠负手踱步,径直走到他的书桌之前方才停下,然后,口中淡淡说了一句道:“站着不适合交谈。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明显一怔,下意识开口说话发问,略显愕然道:“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也就在这时,猛见书房里人影一动,赫然是那个自始至终不曾有所动静的家奴香童,竟然搬起一张椅子直接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的瞳孔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光彩。

    他怔怔看着眼前一幕,看着自己的香童搬着椅子过来,先是轻手轻脚的放在顾天涯身后,随即弯腰下去用袖子仔细擦拭,明明那把椅子干净无比,然而香童擦拭的动作却是那么用心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听到了香童恭恭敬敬的声音,道:“您既然说站着不适合交谈,小人就给您搬个椅子坐下来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束手侧立,那种恭敬的神情和态度,分明是侍候在顾天涯身边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天涯面含微笑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他方才像是有所回神,忽然口中发出一声苦笑,有些自嘲般的道:“先前琴姬表露身份之时,我已经感觉到足够的震惊,但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我竟然看到了香童也表露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顾天涯仅仅说了一句‘站着不适合交谈’,他的香童立马搬来椅子用心擦拭,只这一个动作,立马就让渊盖苏文明悟一切,原来不止是琴姬成了顾天涯的人,竟然连香童也成了顾天涯的人。

    他目光明显带着一丝不解,隐约还有掩饰很好的震撼,口中再次苦笑一声,更加自嘲的道:“我书房之中总共也只有两个侍者,想不到这两位侍者竟然全都成了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一笑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得意,仅是平平淡淡的道:“这或者就叫做良禽择木而栖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目光直视渊盖苏文,语带深意又道:“侍者尚且懂得择木而栖,阁下这位高句丽大将军会不会做出选择呢?”

    这是单刀直入亮开一切了。

    哪知渊盖苏文并没有回答,反倒像是饶有兴趣的看向琴姬和香童,忽然问道:“我真的很好奇,他们为什么会成为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目光先落在琴姬身上,道:“琴姬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又是一种争锋的手腕,显然他还没有任何服输的打算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顾天涯进门之时,他开口便说见面的方式令他意外,表面上看似在赞叹顾天涯本领,能够不经允许直接进入他的府邸,但是他后面还加了一句‘登堂入室’,用意是警告顾天涯进入了他占据优势的地盘。

    可惜顾天涯淡淡一句‘站着不适合交谈’,香童立马通过搬椅子伺候的方式表露身份。反击的手法不言自明,是说你的地盘全是我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那第一次交锋是渊盖苏文输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打算服输,而是开始了第二次争锋。

    智者之争,一举一动都是深意,他之所以忽然表示自己很好奇琴姬和香童为什么会背叛,并且还直接让琴姬说一说背叛的原因,这就是一种手段,他使用的是一种命令性口吻。

    争的就是一个强势和主动权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琴姬并未搭腔,反而先是朝着顾天涯弯腰一礼,然后才恭恭敬敬的询问一声,柔柔道:“先生,您允许我回答渊盖将军的问题吗?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渊盖苏文立马叹息一声,他知道,自己又输了。

    琴姬不肯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先向顾天涯请示允许不允许,这是一种柔和的反击态度,是在告诉他谁才是强势的一方。

    果然只见顾天涯温声而笑,语气深意的道:“既然渊盖将军感到好奇,那你就跟他说一说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琴姬这才把目光看向渊盖苏文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又是一声叹息,略显失落的道:“说与不说,已无意义,其实我和顾领主都是心知肚明,我问出的这个问题只是一种争锋而已。但是由于琴姬你的表现,让我已经再输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陡然一笑,语气转为一种赞叹,又道:“琴姬啊,琴姬,真是想不到,你竟是比以前我所认知的更加冰雪聪慧。可惜,我知道的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琴姬嫣然一笑,仍旧对他很是恭敬,柔声问道:“那么将军还要不要听我的回答呢?UU看书www.uukanshu.com”

    渊盖苏文直到这时才缓缓坐回椅子,但是他的目光却不看向琴姬,而是和顾天涯平视,并且语气已经恢复淡然,道:“既然顾领主已经允许你回答,那么本将军听一听你的答案又有何妨?我确实也想弄个明白,为什么我最信任的两个侍者竟然选择了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番话后,方才把目光看向琴姬,意味深长问道:“是利益所诱吗?”

    琴姬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您应该知道的,琴姬并非贪慕钱财之辈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渊盖苏文点了点头,一脸赞同的道:“你确实不是那种女子,否则也入不了我的眼中。吾之府中拥有侍女数百人,然而唯有你才获得进入书房为我弹琴的资格。这既是我对你心性的赏识,也是你自己品行高洁的体现……”

    琴姬像是有些感激,屈膝微微行礼道:“外人都说将军暴虐冷酷,动辄会用杀伐手段残害良人,但是琴姬却知道,您是一位不错的君子。”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