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五十章【顾先生?原来您就是那位顾先生!】

    当夜,城中。

    高句丽虽然地处辽东,但是深受中原文化熏陶,从东汉时期开始,这个国家一直在效仿汉家王朝的许多政策……比如,宵禁。

    所谓宵禁,就是夜间不准行人上街,各家各户都要关门,店铺也不准夜间营业。

    但这指的是深夜来临之后。

    在前半夜的时候,尤其是亥时以前(晚上21点),城池之内一般是不会宵禁的,并且越是繁华之城越会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这时代也有夜市,甚至比白天的集市更加喧嚣。

    由于此时才是夜幕刚至,距离宵禁的时间还有很久,所以街面之上行人不断,道路两旁摆满了小摊,熙熙攘攘之间,显得极为热闹。

    顾天涯慢悠悠的走着,像是一个漫无目的随意游逛的闲人,身旁顾嫦娥亦步亦趋跟随,三位麾下则是满脸迷糊。

    他们搞不懂顾天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说是要去诱惑高句丽权臣,为何进城之后没有丝毫动作,反而在街上闲逛,简直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终于,三位麾下憋不住了,但见燕九凑到顾天涯身边,小声提醒道:“家主,时间可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停顿一下,小心翼翼又道:“这里不是咱们的幽州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这家伙是担心节外生枝,他想劝顾天涯赶紧去办正事,办完正事之后早早离开才好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在他人的国土上,尤其还是在敌人的国都中,哪怕有顾嫦娥跟着,但是燕九仍旧担心顾天涯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劝说毫无效果,顾天涯似乎满腹兴致想要逛街,闻言之后充耳不闻,反而慢悠悠的走到一个小摊前。

    这个小摊摆在街边角落,摊主是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,此人穿的是一件皮袄,缝制的手艺明显粗糙,并且皮袄上面到处都是油花花的污团,汉子的头发也乱糟糟的打着卷。

    一阵寒风吹来,汉子身上飘出浓烈的体臭,顾嫦娥登时皱起眉头,手捂鼻子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三位麾下同样皱了皱眉头,下意识躲开这个汉子的小摊。

    唯有顾天涯蹲下身去,浑不在乎汉子的邋遢,他蹲在小摊之前看了半天,伸手在几样货物上面翻翻捡捡,猛然抬头看着汉子,突兀问了一句道:“你是汉人对吗?”

    那汉子原本正缩着手闭着眼,样子像是硬撑着寒风在打盹,闻言登时身躯一晃,一双眼睛赫然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眼睛里面仿佛有光,那是一种难以意味的光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的看着顾天涯,像是要把顾天涯的心思看穿,而顾天涯则是满脸温笑,如同春风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远处店铺的灯光照耀之下,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静静看着,足足良久之后,汉子终于小声开口,语气十分谨慎的道:“我…我不是汉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是!”顾天涯瞬息接茬,语气显得肃重。

    他脸上还是带着温笑,目光柔和的盯着汉子,轻声道:“别怕,我们也是汉人。”

    然而汉子却已经把头低下去,并且双手再次缩在了皮袄中,仅是懦懦说了一句道:“客人想买点什么东西吗?我这摊子上的货物都很好。不贵,不贵的,您若是想帮帮忙,就请多买一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透露着浓浓的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又似被人打断脊梁的狗儿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长久困顿和磨难造成的卑微。

    顾天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然后转身看向马三保,沉声道:“身上还有钱吗?全都掏出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马三保微微一怔,下意识道:“家主,咱们出来的匆忙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他身上带的钱财并不多,此前在城门口的时候行贿兵卒,已经把一袋子铜钱全都花出去了。

    顾天涯又是一声叹息,转回头重新看着汉子。他语气更显温和,轻声道:“很抱歉,我出来的匆忙,身上没有带着钱,怕是不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仍旧低头缩手,懦懦道: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客人若是不想买东西,就请去其它地方逛逛吧。免得您在我这摊位上待的久了,会让巡视的税丁们误会我卖掉了货物,那样的话,他们会逼我交税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心酸,透着浓浓悲哀。

    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,突然探手摸向自己腰间,然后,从腰间扯下一块玉坠。

    这块玉坠的下方,搭配着一枚铜光闪闪的铜钱,顾天涯伸手把玉坠递到汉子眼前,指着那枚铜钱道:“这种钱币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汉子明显一怔,身子似乎颤抖一下,几乎是脱口而出,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烈,道:“五铢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五铢钱!”

    顾天涯顺手一扯,直接把玉坠下面的铜钱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来,拉起了汉子缩在皮袄中的手,他把那枚铜钱郑重递过去,重重的拍在汉子的掌心中。

    他目光之中尽是温润,又仿佛饱含着一种歉疚,轻声对汉子道:“你们落难他乡,饱经各种磨难,我没有资格劝解你们放下恨意,但我想请求你们莫要忘了自己的族群。咱们身上流的血,都是老祖宗留下的血,中原故乡从未忘记你们,我们一直在努力想要接你们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陡然抬头,眼中似有利剑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杀人的光,又仿佛是期待久远的盼,他目光呆呆,怔怔发愣,足足良久过去之后,终于颤抖着出声发问,道:“您,您是谁?”

    然而顾天涯却未回答,反而伸手指指汉子手中的铜钱,温声道:“这枚五铢钱,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。由于今次来的仓促,并没有携带可以帮助你们的财物。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,不久之后你们会得到应有的帮助……那个帮助,叫做回家。”

    然后才语气郑重,伸手指着自己的脸,又道: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顾天涯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霍然起身,然后在汉子怔怔的眼神之中转身而行,大踏步顺着街面朝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顾嫦娥想了一想,忽然抬脚走到摊边,
她手掌微微一挥,打出一个微不可查的光点,然后深深看了汉子一眼,转身追去了顾天涯的方向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马三保和燕九方才有所醒悟,两位家臣相互对视一眼,突然同时抱拳行礼弯腰下去,满怀歉疚的道:“同胞,您受苦了!吾等乃是顾氏家臣,向您奉上最深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唯有韩四的智力稍差,自始至终没有看明白,但是韩四同样也抱拳行礼,然后三位麾下急急追着顾天涯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摊之前重新静谧下来,仅留下汉子坐在那里发呆。

    突然,他像是从梦魇之中回神。他低头看向手掌心的那枚铜钱,然后抬头看向顾天涯离开的方向,也不知为何,眼圈突然泛红……

    随即泪水磅礴,声音哽咽呜呜,喃喃道:“五铢钱,五铢钱,这是我们汉人的钱,这是我们汉人的钱啊。”

    方才顾天涯两次询问,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汉人,然而直到顾天涯离去之后,他才终于从口中说出了汉人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认识五铢钱。

    这是故乡的钱。

    自从汉代开始,中原每个王朝都会铸造钱币,但是不管哪一朝哪一代,铸造的钱币都是五铢钱。

    比如前朝大隋之时,用的就是五铢钱,只不过并不是汉代五铢,而是起名叫做隋五铢。

    这是中原王朝一直在用的钱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汉家百姓都认识它。

    汉子猛然把手掌攥紧,死死的攥住那枚五铢钱,他感受着钱币的温度,眼前仿佛又显现出顾天涯的温笑。

    陡然他喉咙里低吼一声,仿佛是野兽一般咆哮,森森道:“二十年了,二十年了。终于,终于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咬牙切齿,目光之中透着深深的恨意,道:“高句丽人,你们等着。我们汉人的利剑,已经在今夜指向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等着吧,等着吧。

    所有的深仇血恨,终有一天要你们偿还。

    他再次抬起头来,目光遥遥看着顾天涯离去的方向,轻声道:“顾天涯,原来您就是那位顾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哪怕沦落异国他乡,哪怕饱受高句丽人的经年折磨,但是他们一直都在打听故土的消息,一直都在盼着汉人之中重新出现一位大英雄。

    直到三年前的时候,他们终于听到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顾天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子重新把头低下去,双手再次缩在了皮袄中,他的样子再次恢复怯懦,一如平日的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过来看他,都只会认为这是一个随意可欺的老实人。

    但是唯有汉子自己知道,此时他的胸膛里面已经点燃了一团火,熊熊火光燃烧之间,仿佛把血液都烧的沸腾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有一句呐喊。

    那是苦等了二十余年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,我们这些没死的人在看着您,在等着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隋卒虽老,仍可一战。”

    那一年,他才十五岁。

    炀帝征伐辽东,他成了一名隋卒。

    百万同袍的头颅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被人剁下来筑成京观,而他和一群隋卒则忍辱偷生,默默守护着京观等待希望。

    二十年时间过去,他如今已经三十五虽,但他仍旧拿的动刀,但他仍可杀的了人。

    他还能战,他盼着再战。

    他要用手里的刀,砍下高句丽人的头,他们这些人埋藏了二十年的深仇血恨,就等着有一天有人能带领他们把仇报了。

    三年前,他们听到了顾天涯的名字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他们就知道,这就是能带领他们报仇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寒风吹来,汉子身躯冷的抖索一下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他袖着手,他口中喃喃宛如呓语,有种说不出的渴盼,轻轻道:“同袍们,我见到了顾先生!”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