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四十九章【真是想不到,高句丽已经糜烂如此】

    此时夜幕已经降临,但是城池大门尚未关闭,顾天涯等人遥遥眺望观看,隐约还能看到城中的街面行人,显然,还未宵禁。

    “走,进城!”

    顾天涯轻轻出声,当先抬脚而行。

    后面顾嫦娥和三位麾下微微一怔,但却并不畏惧此地乃是高句丽国土,于是连忙跟上顾天涯的步伐,众人一起朝着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会功夫,已经到达门口,这时候才发现,守门的士卒恰好要关闭城门。

    当这群士卒发现有人疾步而来,登时一个两个全都面色不耐,高声喝止道:“马上就要宵禁,想进城就等明天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管是任何地域和族群,只要是当差的都会存在懒惰,这群士卒明显是急着下差,所以竟连一刻的功夫都不愿意等。

    他们急着关闭城门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关了城门之后,他们立马就可以下差休息,而如果不选择立刻关闭城门,那么就要接纳顾天涯几人进入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并不会耽搁他们多少时间,但是身为守城士卒必须严格执行入城条例,比如先要盘问一下顾天涯几人的来历,然后还要收取进入城池的城门税,事情比较繁琐,士卒们肯定不愿意干。

    毕竟是能偷懒的事,谁愿意上赶着忙活?赶紧关闭城门下差回去,到营房里面歇上一歇不香吗?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,顾天涯心知肚明,所以他连忙快走几步,满脸堆笑的跑上前去。

    他摆出一副温顺架势,样子像极了普通的百姓,不断‘讨好’的道:“兵爷,兵爷,帮帮忙吧,让我们进城……眼看着天都黑了,这大冷天的可不能在城外蹲一夜。会冻死人的,兵爷还请高抬贵手啊。”

    守门的高句丽士卒更加不耐,有人厉声吓唬他道:“你也知道天都黑了,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来?莫非是探子不成,想要趁夜进城搞事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继续满脸堆笑,不断解释道:“不是探子,不是探子,我们乃是商贾,是来采买购货的良民,路有点远,所以才来的晚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‘解释’,一边朝着马三保递个眼色。

    要说马三保真不愧是粗中有细,见到顾天涯示意顿时反应过来,这货直接探手入怀,干脆利索的掏出一个钱袋子,看叶不看一眼,顺手就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顾天涯趁机道:“眼下天寒地冻,军爷们辛苦了,这里是一点小小心意,拿给军爷们喝杯酒暖暖身。”

    高句丽士卒登时乐了,嘻嘻哈哈的道:“哟呵,竟然是个懂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接过钱袋子,搁在手掌心里上下一抛,感觉沉甸甸的压手,顿时更加满意,大喇喇点头道:“既然是个懂事的,那就勉强给你们个照顾吧。记住以后可不能再这么晚,兄弟们劳累一天急着下差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头如小鸡吃米,样子温顺的简直像个老农,倘若有人见到他这副模样,恐怕要被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堂堂大唐国戚,幽云诸州的执掌者,手握十几万大军,麾下数万铁骑,然而却在辽东点头哈腰,冲着一群守门的士卒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这种事说出去恐怕谁都不信。

    幸好行贿已经送上,这群高句丽士卒再也不做刁难,甚至就连入城的条例都懒得执行,仅是懒洋洋的象征性盘问一句,道:“你们是哪里人?进城要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天涯呵呵而笑,规规矩矩回答道:“汉人,商贾,此次前来高句丽,是要采买一些辽东货物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有真有假。

    真的一部分是汉人身份,假的一部分则是冒充商贾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士卒明显并不在意这些,仅是对于汉人的身份微微有些出乎意料,下意识的道:“竟然是汉人商贾,这可是有阵子没见过喽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不知为何突然叹了口气,道:“自从汉人的幽州拒绝和我们通商,丸都山城已经很久没见到汉人商贾了。很多店铺都积压着货物,眼巴巴盼着汉人能够来采买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打蛇随棍上,满脸堆笑道:“这不我们就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对面士卒点了点头,并未再做更多盘问,但却再次大手一伸,冷冷笑道:“按照城门口的规矩,汉人要多交城门税。只要你们多交了城门税,我们就不盘问你们是不是探子……假商贾也好,真斥候也罢,兄弟们只要拿了钱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所谓。


    这话倒让顾天涯微微一怔,不过他瞬间便反应过来,连忙再次转头看向马三保,示意道:“再拿一袋子钱来。”

    马三保顺手从怀里一摸,只不过摸出的却是一锭银子,嘿嘿笑道:“铜钱没有了,银锭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对面那群士卒登时喘息粗重。

    顾天涯伸手把银锭拿过来,顺势塞进一个士卒的腰间,微笑问道:“军爷辛苦了,您看我们现在算是符合规矩了吗。”

    士卒们压根就没有回答,而是让开了门口作为表态。

    顾天涯几人顺利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后传来沉闷的关门声,隐约还夹杂着高句丽士卒们的兴奋欢呼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夜色迷离,城池之内华灯初上,顾天涯忽然回首眺望城门处,语带深意的说了一句道:“曾经辽东之猛虎,想不到竟已糜烂至此。”

    纵观古今,历朝历代,当一座城池的守门卒开始贪婪时,也就意味着这个王朝日暮沉沉了。

    顾嫦娥突然冷哼一声,道:“刚才那群士卒,竟敢刁难哥哥,若非我不想节外生枝,真想一巴掌一个全都拍死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失笑出声,摇摇头道:“不能拍死,千万可不能拍死。这群贪婪的士卒很可爱啊,说不定哪天就会派上大用场。留着好,还是留着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再次恢复刚才的饱含深意,悠悠道:“高句丽自从公元3年建国,传承至今已经足有400年,他们的政权有没有糜烂咱们尚未得知,但是军卒的糜烂咱们刚才已经亲身体会。你们几个好好琢磨一下,能想通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吗?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”

    顾嫦娥和三位麾下面面相觑,好半天后才试探回答道:“兵贪,则国灭?”

    顾天涯欣然点头,仰天徐徐吐出一口气,再次悠悠道:“接下来就要看看,高句丽的权臣们是不是也很贪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刚才进城的时候,并未化妆打扮成高句丽人,身上的穿着服饰全是汉人式样,然而守城的士卒压根就没有表现出任何警惕,这种松懈懒惰,真是触目警醒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高句丽的权臣们又会如何。

    这时马三保凑了过来,低声请示道:“高句丽据说有十三个权臣世家,您认为咱们应该先接触哪一家才好?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沉吟一下,随即缓缓吐气开声,道:“第一权臣,渊盖苏文。”

    既然要以利诱惑权臣,自然要选最强大的一个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