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四十八章 【高句丽,我顾天涯来了】

    “要把手段用的毫无破绽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才叫毫无破绽呢?”

    顾嫦娥努力想了半天,最终还是略显烦闷的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至于燕九和韩四两人,这时早已跑到马三保身边,三位嫡系都是军中粗汉,对于计策之类一向不擅长,相互大眼瞪小眼,讪讪笑着搓大手。

    直到好半天过去之后,三人感觉顾天涯已经消气,这才小心翼翼开口,眼巴巴的问道:“家主,高句丽国主还杀不杀?”

    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,目光遥遥看着山林之外,语气坚定的道:“当然要杀,肯定要杀。高句丽与我幽云接壤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?这个敌人如果不除去,将来必然会成为祸患。”

    “哈,我就说嘛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粗货登时兴奋起来,裂开大嘴哈哈笑道:“我就说嘛,我就说嘛,咱们来都来了,哪能啥事都不干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瞅瞅顾嫦娥,兴奋又道:“有大小姐在此,没人挡得住咱们,等会直接冲进高句丽皇宫,一刀剁了高元那家伙的狗头,然后带回去炮制一番,做个夜壶给家主使用。哈哈哈哈,想想就他娘的爽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眼睛一瞪,呵斥道:“对方毕竟是一位国主,岂能用此等手段羞辱?虽然彼此乃是敌人,但也不该这么粗鄙。”

    三个麾下连忙闭嘴,再次讪笑着搓大手。

    顾天涯叹了口气,忽然又道:“还有,我没打算让你们动手。高元确实需要杀掉,但却不能由我们去杀。咱们这一趟高句丽之行,只需要躲在幕后行事便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目光一肃,严厉叮嘱道:“记住了,谁也不准乱来,都给我乖乖的收起性子,想要喊打喊杀等以后战场上再去喊。”

    嗯哼?

    战场上去喊?

    三个麾下眼睛都是一亮,急急道:“家主这话的意思是说,咱们可能会和高句丽干上一仗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点头,目光显出深邃之色。

    他忽然负手前行,踏步走到山林边缘,沉声道:“一国之地,岂是说灭就灭?一族之群,岂是轻易可服?纵观古往今来,国与国之间的争斗皆很严酷,想要灭掉一个国家收服一个族群,不是仅靠着用计就能达成所愿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用计,仅是让形势更加有利。战争,才是国与国的终结。对于任何一个国度来讲,最终的折服终归是要靠打。”

    说着再次一停,语气渐渐冷厉,目光森寒的道:“不打,对方就不服。不打,掌控就不稳。尤其是高句丽这种倔强的族群,更是需要用一场大战来震慑。我们要想把这片土地囊括手中,首先就要打的这个民族丧失一切骨气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是傍晚时分,落日余晖已经消逝,一阵寒风袭来,带着凛冽肃杀。

    顾天涯忽然转回头来,目光看着三员大将,沉声又道:“但是打归打,不是现在打。自古国家之战,稍有不慎就会翻车,比如前朝大隋时期,隋炀帝三次征伐高句丽,明明隋朝国力强大,偏偏却在辽东输了个底朝天,导致百万军民身死,至今连尸骸都未回归故土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叹了口气,语带伤感的道:“这就是轻视国战的下场,任何一场国战都不能大意,否则的话,说不定我们就会成为第二个在辽东翻车的笑柄。”

    “笑柄其实无所谓,我这人并不在意被人笑话。但我害怕的是坑了百姓,我不想再让隋朝的历史重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家里的嫡系,应该知道咱家的某些隐秘,当年前朝大隋之所以三征高丽,就是因为隋炀帝受了我父亲的影响。正是因为我父亲的错误决定,才导致了百万汉家子民客死他乡。这笔债,我们顾氏要背在身上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三个麾下听他语气低沉,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倒是顾嫦娥抬脚上前,伸手挽住顾天涯的胳膊,柔声劝慰道:“哥哥,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全怪父亲。大隋之所以会输,主要还是因为世家拖后腿。那时候的中原世家喜欢内争,他们不希望隋炀帝能够掌控集权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呀,咱们已经转变了中原世家的理念。今次若是再打高句丽的话,那些世家绝对会争先恐后支持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了点头,不过语气仍旧肃然,道:“你说的固然有理,但是咱们仍旧不可马虎大意。国与国之间的战争,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顾嫦娥乖巧的嗯了一声,转头把目光眺望山林之外,问道:“那么哥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,忽然踏步朝着山林外走去,道:“依计而行……”

    仅仅四个字,说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然而三位麾下却怔了一怔,顾嫦娥明显也呆了一呆,各自都在心中升起浓浓好奇,不知道顾天涯所说的计策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顾嫦娥最先反应过来,几个快步追上顾天涯,后面三位麾下连忙也拔足飞奔,大家趁着暮色很快出了这片山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林之外的不远处,就是通往高句丽国都的官道,由于此时乃是隆冬季节,辽东之地的寒风极为凛冽,暮色沉沉之间,路上不见行人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官道一路而行,足有半个时辰方才到达城池,直到这个时候,顾天涯才再次开腔,沉声道:“你们之前的想法太过简单,狸猫换太子的手段只适合在戏文里出现。就算最后真的成功了,掌控的也只是一个高句丽王位而已,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,掌控了王位就能掌控整个高句丽吗?”

    燕九和韩四对视一眼,各自讪讪低笑显得扭捏,道:“俺们只想着让您的子嗣做个高句丽国主,至于更深一层的想法压根没去想。”

    顾嫦娥则是一推二六五,笑嘻嘻的道:“这事也怪不到我头上,都是昭宁嫂嫂的意思。还有松赞阿雨,这事她也是同意的。生的孩子能够当国主,任何一个做母亲的都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瞪她一眼,道:“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顾嫦娥怔了一怔,下意识道:“让咱家的子嗣去当别人的国主不好吗?这可是白捡的一份大产业呀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深深吸了口气,略显无奈问道:“到时候孩子姓顾还是姓高?”

    顾嫦娥登时呆住。
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众人才意识的一个最重要问题,如果想要狸猫换太子,首要的前提就是把孩子变成高句丽皇族……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松赞阿雨生的孩子不能姓顾。

    而是姓高。

    顾嫦娥呆呆半晌,突然忿忿一跺脚,怒气冲冲的道:“不干了,这事咱们不干了。让我顾嫦娥的侄儿去跟外人姓,就算能继承一个国家也不能干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似乎又想起更气愤的事,勃然大怒道:“还有松赞阿雨的身份,我之前怎么就没意识到呢,她既然已经成了咱家里的小妾,那就绝不能再成为高句丽的妃子,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妃子,但是对于咱们顾氏也属于奇耻大辱。我光是想着阉掉高元就能保险,却忘了他名义上还是松赞阿雨的丈夫。到时候如果这厮手脚不干净,说不定就要摸摸碰碰松赞阿雨。”

    旁边韩四下意识开口,愣愣道:“摸摸碰碰应该没啥吧,男人被阉割了没有危害。”

    结果众人一齐怒视于他,厉声道:“你的媳妇愿意让人摸吗?”

    韩四这才反应过来,登时也变得怒气冲冲,咬牙切齿的道:“他妈了个巴子,这种事肯定不行。高元这个狗贼,竟敢占家主的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这货冲动之下,铿锵一下拔出横刀,暴吼道:“俺去砍了他。”

    燕九同样拔出横刀,怒道:“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马三保沉稳冷静,忽然抬脚狠狠踹了两人一下,呵斥道:“发什么蠢?动动脑子行不行?家主他没打算把小妾送到高句丽,既然不送来又如何会被高元占便宜?”

    燕九和韩四同时呆住。

    随即满脸尴尬的讪讪憨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顾天涯终于再次开口,徐徐道:“狸猫换太子这种事,其实也不是不能行。但是首要一个前提,那就是咱家的孩子不能跟外人姓。还有松赞阿雨,她同样可以按照原计划前来高句丽。但是此事也有一个首要前提,那就是她来的时候高元已经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那时候,高句丽的国主将会是顾氏之子,那时候,高句丽的太后将会是顾氏小妾。不需要任何的遮遮掩掩,也不需要名义上的改姓。堂堂正正,让天下人皆知。而高句丽国仍旧还是高句丽国,只不过会成为附属于咱们顾氏的高句丽国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一怔,愕然道:“高句丽人又不是傻子,岂能乖乖接受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顾天涯眺望着不远处的城墙,淡淡道:“一个人在绝望之下,会去接受任何苛刻的条件,而一个族群在绝望之下,则会主动去抓住任何一块遮羞布。”

    三位麾下面面相觑,顾嫦娥眨眨眼睛,满脸好奇的问道:“如何让他们绝望?”

    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,忽然答非所问的道:“你们应该都知道,咱们拍卖幽州城的土地没让高句丽参加吧?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呆住,想不明白怎么突然又扯到幽州城的土地拍卖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边卖地是为了让人建设坊市,这边搞事是准备弄掉一个国家,两件事完全不搭啊,按说没有一丁点牵扯。

    几人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,只能眼巴巴等着顾天涯讲解。

    却见顾天涯微微而笑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语带深意的道:“拍卖幽州新城的土地之时,我故意留下了十块土地没有拍出。而这留下的十块土地,每一块都会派上大用场。比如今次,我就要用上一块……”

    高句丽,有权臣。

    而这些权臣之家,就类似于中原的世家。

    他们重利,但不重国。

    这些权臣只要有大利益可赚,他们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,国家尚且能卖,又何况是背叛高句丽的皇族。

    顾天涯的第一步棋,乃是用利益去诱惑高句丽权臣祸乱皇权。

    皇权一旦乱了,国家也就开始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第一更到,今天还有,但时间不确定,毕竟孩子还未满月,山水只能抽零碎时间码字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