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四十三章 【顾天涯又被媳妇敲晕了】

禄东赞同样有这种感觉,所以他并不敢下令妄动,而是突然把刀放下,顺势拱手行了一礼,苦涩道:“三年之前,突厥人南下,当时颉利可汗率领数万骑兵,然而却挡不住顾仙子直冲中军。据说仅是几个喘息功夫,就有几千人被你打成肉泥,那位号称天下第一雄主的颉利可汗,则是在几万人的注视之下成了俘虏……”

这人说着越发苦涩,目光看一眼四周的护卫,又道:“而我们只有几百个骑兵,恐怕还不够顾仙子几巴掌拍的。”

顾嫦娥悠悠而笑,看着他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不想死喽?”

禄东赞满脸郑重,点头道:“是,本相不想死。”

说着面现诚恳之色,再次拱手行礼道:“但不知道顾仙子有何条件,才会放过我们这群凡夫俗子?您是天上谪仙,不该虐杀凡人……”

顾嫦娥仍是悠悠而笑,道:“不用拿大帽子扣我,本姑娘可不在乎名声。不过你既然服软表示不想死,那么本姑娘倒是可以放你们一马……至于条件么,我要带着你们的公主回幽州。”

禄东赞登时一凛,下意识道:“这不可……”

不可能的‘能’字还没出口,陡然感觉四周空气一片肃杀,顿时他心中一寒,再也不敢开口说话。

顾嫦娥笑意涔涔的看着他,似乎很期待他说出拒绝的话,然而等了好半天后,禄东赞始终没再出声。

“真是无趣,竟然是个聪明人。”顾嫦娥仿佛很是悻悻,语带不甘心的道:“看你这个样子,怕是一个和我哥哥同样苟稳的人。一旦打定主意缩头,肯定是不会再让我抓到借口的。”

说着似笑非笑看了禄东赞一眼,又道:“那么恭喜你们,今夜可以不用死了。”

禄东赞只觉心神一松,脊背之上尽是冷汗涔涔。

却见顾嫦娥慢慢走上前来,伸手将松赞阿雨扶了起来,然后拦腰抱住,脚下轻轻一点,登时宛如随风而起,再看时已经落足十仗开外。

夜色迷离,北风呼啸,忽然顾嫦娥转回头来,遥遥看着吐蕃众人道:“你们,在这里乖乖等着,等我带着你们的公主办完事,送她回来的时候你们才准走。”

吐蕃众人都是一怔。

禄东赞却觉得头皮发麻。

这人号称吐蕃智者,名头也不是随便吹的,他瞬间就猜到顾嫦娥的意图,甚至延伸出了很多计策和谋略。

带松赞阿雨回去……

办完事以后再送回来!

办啥事?

为什么要送回来?

禄东赞只觉遍体生寒。

可惜顾嫦娥再也无话,脚下又是一下轻点,嗖嗖几声破空风声,她带着松赞阿雨急速远去。

直到人影再也看不见,此地的吐蕃众人才敢大声喘息。

一个护卫首领凑到马车跟前,小心翼翼的问禄东赞道:“大相,这该如何是好?我们马上就要进入高句丽的国土,可我们却把和亲的公主给丢了。”

能成为护卫首领,必然是禄东赞的绝对嫡系。

禄东赞深深吸了一口气,苦涩摇摇头道:“没丢,不会丢的。你们刚才莫非没有听清吗?那位仙子会把松赞阿雨送回来。”

护卫首领明显一怔,愕然道:“这是何意?”

禄东赞转过头来,遥遥眺望辽东方向,道:“若我猜测没错的话,高句丽的高元要倒霉了。”

护卫首领更加愕然,小心翼翼又道:“如何倒霉?”

禄东赞收回眺望的目光,转而望向幽州那边的方向,苦涩道:“顾嫦娥带走了松赞阿雨,显然是要完成那丫头的心愿。但是完成心愿之后还会送回来,继续让我们和高句丽进行和亲。然而即便此次和亲成功,高句丽国主也没法再行房了……”

说着语气更加苦涩,又道:“因为那位顾仙子绝对会提前闯进高句丽皇宫,她会把高句丽的国主变成一个不能人道的人。”

护卫首领先是不解,随即脑中想起一个画面,登时感觉裤裆凉飕飕的,下意识捂住道:“您是说她会去阉割了高句丽国主。”

禄东赞叹了口气,点点头道:“她是顾天涯的妹妹,松赞阿雨若是和顾天涯圆房就是她的嫂嫂,既然是她的嫂嫂,她怎能坐视让高元指染。所以,她绝对会去阉割了高元。”

“这不对啊!”

护卫首领忽然又开口,满是不解的道:“既然她不愿意看到松赞阿雨被指染,那她把松赞阿雨留在幽州不就行了。为什么还要给我们送回来,为什么还要让我们继续去和亲?”

禄东赞目光深邃,然而深邃之中尽是苦涩。

足足好半天之后,他才语气艰涩的道:“和亲之后,松赞阿雨就是高句丽的王妃。如果生下子嗣,那就是高句丽的王储。但是高句丽国主被阉割了,松赞阿雨怀的肯定不是他的孩……”

我的老天爷!

护卫首领只觉脑中轰然剧震。

禄东赞看他一眼,叹口气道:“现在明白了吧,这是兵不血刃之计。以后高句丽的帝王,将会是幽云顾氏的子孙。”

护卫首领浑身发寒。

他这种当兵的不擅长玩脑子,压根不会想到计策竟然还可以这么用。

良久之后,这人才艰难出声,道:“高句丽国主应该还有其他孩子吧?”

这话的意思不言自明……

是说松赞阿雨就算生了孩子,但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王储。

可惜禄东赞却再次叹了口气,道:“若是本相猜测没错的话,高元的孩子怕是没一个能活着了。”

顾嫦娥既然要阉割掉高元,肯定会顺手把高句丽的王储都宰了,到时候整个高句丽王子死个精光,剩下唯一一个孩子必然是松赞阿雨的娃。

护卫首领连声音都变得颤抖,道:“可是,那是,可是高元会忍下这口气吗?”

禄东赞看他一眼,问道:“你是想说高元被阉割之后,肯定会知道松赞阿雨生的孩子是外来的对吗?”

护卫首领连忙点头,大声道:“对啊,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种气。如果我是高元,我绝不会把松赞阿雨的孩子立为王储。”

禄东赞缓缓摇头,道:“你不懂帝王之心,在帝王眼中什么都不上权力的传承。”

护卫首领沉默下去。

禄东赞眺望辽东方向,仿佛喃喃自语的道:“当高家的所有血脉全都断绝,只剩下一个外来的孩子还活着。那么哪怕高元明知道孩子不是他的,但他只需要名义上是他的就行了。因为,他要把高家的皇权传下去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感慨又道:“只要那个孩子还姓高,那么高元就能忍下所有的屈辱。这就是帝王,这就是帝心……”

护卫首领听的目瞪口呆,好半天后才痴痴愣愣的道:“帝王圈里真乱,不是自己的孩子也行?”【野史记载,高家的崽儿真是外来种。】

……

禄东赞似乎再也提不起心气,忽然从光秃秃的车板上跳了下来,道:“原地扎营吧,等候松赞阿雨被回来。然后,我们继续前往高句丽!”

护卫首领明显一呆,下意识道:“我们明知道和亲已经不是和亲……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陡然看到禄东赞目光森然,盯着他道:“你们记住,此事绝密,任何人都要守口如瓶,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公主被人给挟持过。”

这人不愧是枭雄型的智者,此时目光之中闪烁着阴冷,沉声又道:“经过此事之后,高句丽注定要落入顾氏手中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,该拿的好处还是要拿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接着又道:“我们仍要去辽东和亲,我们仍要跟高句丽联盟,哪怕我们明知道盟友要完蛋,但是在他完蛋之前也要榨取足够的好处。”

“这岂不是出卖?”

禄东赞陡然哈哈狂笑,厉声道:“不出卖又能怎样?陪着高句丽一起去死吗?国与国之间,从来不讲情分。既然高句丽注定要败,我们凭什么不能捞足好处?”

在场吐蕃人全都沉默,很快全都恶狠狠的点头,大声道:“不错,我们要捞好处。”

护卫首领乃是亲信嫡系,这时凑到禄东赞跟前再次低语,小心翼翼的道:“大相,其实我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,公主要是生了顾天涯的孩子,我们可以去跟幽州联盟。”

禄东赞目光忽闪,显然很是心动。

然而踟躇良久之后,他最终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这位吐蕃大相面色黯然,

徐徐吐出一口气息,道:“按说这是最好的一条路,可惜松赞干布不会做选择。他号称吐蕃人的明君,骨子里却带着桀骜。他可以选择和弱势的高句丽联盟,但却绝不会选择注定强大的顾氏……这,同样是帝王之心。”

这番话涉及到帝王评论,尤其评论的还是吐蕃国君,护卫首领明显不敢接茬,只能叹口气默默退下去。

天上一轮明月,繁星宛如银河,几百个吐蕃人原地开始架设帐篷,显然是真的老老实实要等待松赞阿雨被送回来。

当营地架好之后,禄东赞并没有进入帐篷安歇,而是负手站在营地之外,目光遥遥眺望着远方。

突然,这位吐蕃大相深深吸了一口气,面色肃然的道:“起风了!”

如今乃是寒冬时节,起风乃是北地常有之事,然而他堂堂一位吐蕃大相,所说的起风肯定不是平常的风。

……

后半夜,幽州城。

顾氏宅邸中。

顾嫦娥仿佛一只灵活的猫儿,带着松赞阿雨直接翻墙而过。

此时顾天涯和李世民还未回来,显然仍在政务大殿那边拍卖地权,但是李建成由于没去参加,所以带着全家人一起忙活晚宴。

顾嫦娥鬼鬼祟祟的走到房门口,朝着正在忙碌的昭宁低声喊了一句,道:“嫂嫂,您过来,我刚才出去办了一件大事,这件事必须给您汇报一下才行。”

昭宁明显一怔,顺手擦了擦围裙,一边向门口走来,一边打趣的问道:“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
顾嫦娥躲在门口不答,只是嘻嘻低笑道:“您出来看看就明白了嘛。”

昭宁更觉有趣,道:“肯定又做了什么坏事,想要我给你撑腰对不对?你这丫头每次这样子的时候,必然是闯了祸事怕你哥哥训……”

训斥的‘斥’字还没说完,目光已经看到嫦娥身后的少女,昭宁登时微微一怔,下意识的道:“你这是抓了个姑娘回来?”

顾嫦娥挤眉弄眼,开始跟昭宁嘀嘀咕咕。

昭宁先是愕然。

随即发呆。

渐渐的,眼中放光。

当顾嫦娥嘀咕到最后的时候,昭宁已经开始上上下下打量松赞阿雨。

她似乎在审视,又似乎在琢磨,突然诡异一笑,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是吐蕃人的公主?以后会是高句丽的王妃?”

松赞阿雨明显很是紧张,懦懦开口道:“我,我……”

昭宁猛然转头,赫然也学着刚才顾嫦娥那般鬼鬼祟祟,对着李建成喊道:“大兄,你出来一下。有件大事,你得帮忙。”

房里的李建成微微一怔,随即温声笑道:“是不是又想闯祸,准备让我给你们撑腰。”

说话之间,李建成慢慢走出房门。

然后,这位皇族大兄长也像昭宁刚才那般怔住,下意识道:“这怎么抓回来个女子?”

昭宁和顾嫦娥一起凑过去。

这次变成了她俩共同对着李建成嘀嘀咕咕。

于是……

李建成先是愕然。

接着愣愣发呆。

渐渐的,目中闪烁这精光。

但是这位皇族大兄长并未表态,反而背着手重新走回了房内,故作生气的道:“胡闹,真是小孩子胡闹。”

看似生气。

然而并没阻拦。

顾嫦娥和昭宁对视一眼,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了绝对底气。

……

直到深夜子时,大门外终于传来顾天涯和李世民的笑声,似乎是因为地权拍卖极为顺利,所以兄弟二人的心情都很不错。

可惜才进院门,两人都是一呆,但见长孙皇后当庭而立,仿佛一直在等他们回来。

皇后二话不说,拉着李世民就往外走。

随即又见昭宁从屋内走出,远远的冲着顾天涯使眼色,连连道:“天涯,别跟去,二嫂要找二哥告状,妃嫔的争斗咱们不能掺和……”

顾天涯微微一怔,愕然道:“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告状?妃嫔争斗?”

随即感觉有些不对劲,下意识又道:“二嫂她何等手腕,岂会镇不住后宫妃嫔?她需要告状吗?她身为皇后完全有权力……”

权力的‘力’字还没说完,猛然感觉身后有人凑过来,顾天涯转头看去,入眼就看见妹妹鬼鬼祟祟的拿着一根棍子。

他顿时生出不妙之感。

这情形他可是熟悉的很。

他心头发毛,强撑着呵斥道:“嫦娥你这死丫头,莫非又想干坏事?”

顾嫦娥连忙把棍子一扔,俏脸讪讪的道:“哥哥,我没有……”

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,脚下悄悄抬起想要溜走,哪知忽听脑后恶风不善,顿时他心中大叫一声‘糟糕’。

砰的一声。

脑中眩晕。

当他晕倒的前一刻,他努力转头往回看,却见昭宁笑的得意洋洋,手里赫然也拿着一根棍子。

迷迷糊糊之间,只听昭宁似在冷笑,道:“躲过了嫦娥的棍子,就以为能躲过我的棍子吗?嫦娥是故意让你发现的,我才是真正出手敲昏你的人……”

然后又听妹妹鬼鬼祟祟的兴奋声,不断道:“成了成了,一棍子就晕了。快点把我哥哥扔过去,让那个吐蕃公主给咱家生小崽。”

推荐下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真心不错,值得书友都装个,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

不是吧,又来这一套。

顾天涯满心憋屈。

……

……诸位读者放心,我会让主角守住底线,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所以这个情节嘛……

【请大家投月票解锁新剧情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