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七章 【顾天涯梦中相亲的故事】

为什么不能谈感情?

这种话题还需要争论吗?

顾天涯更加无奈,再次叹口气道:“你这个质问很合理,按说我应该给予解答,恰好我听过一个故事,很适合解释这个质疑。但是我生怕自己一时失言,会说出某些不合身份的内容,所以我让我的几个徒弟出面,让他们替我讲一讲那个故事。如何?”

慕容嫣然呆了一呆,下意识道:“是什么样的故事?你自己不方便讲吗?”

“确实有点不方便!”

顾天涯摸了摸鼻子,微笑道:“我是个有妇之夫的男子,而你是个云英未嫁的少女。偏偏那个故事涉及一些婚嫁方面的内容,我若是讲给你听的话容易引起某些误会……”

慕容嫣然眸子闪烁狐疑,狐疑之中却又带着浓浓好奇。

却见顾天涯伸手朝外招了一招,远远喊道:“你们几个小家伙,今夜该过来干活了。”

门口传来恭敬几声答应,但见七个真传弟子快步而来。

领头一人正是程处默,如今也算是半个成年人了。

慕容嫣然先是一怔,随即皱眉不悦的道:“你早就让徒弟在门外候着?也就是说你早就猜到我会质疑?所以,你提前让他们等着进来做答复?”

顾天涯微微摇头,笑道:“这你可错怪我了,他们在门口候着是在等待差事。等会地权开始拍卖的时候,会由我的这些个弟子进行主持。”

众人都是微微一怔,下意识道:“这么大的事务,竟然交给一群弟子主导?”

顾天涯呵呵而笑,道:“我和大唐陛下不太适合亲自下场,否则会失了咱们之间的朋友情分。毕竟,今晚要谈的是钱……”

慕容嫣然陡然开口,道:“你也说了朋友之间有情分,既然有情分为什么还要谈钱?”

顾天涯重新又变得无奈,苦笑道:“慕容王女,非得纠结吗?”

慕容嫣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倔强道:“我等着听那个你不适合讲给我听的故事。”

说着看了程处默等人一眼,又道:“你准备让哪位弟子跟我讲。”

顾天涯沉吟一下,不知为何突然笑了起来,面色古怪道:“就算是让徒弟们替我讲那个故事,似乎也不能让程处默和李崇义等人开口,他们都已是半成年的男子,跟你讲那种故事同样不太合适。必须得是王勃这种小家伙,才方便跟你解说你的质疑。”

说着伸手一拉,把年龄最小的王勃拉到跟前,温声道:“老五,你讲给这位吐谷浑姐姐听。”

慕容嫣然突然开口,打断道:“我乃王女,身份高贵,虽然你的弟子身份也很高贵,但是他似乎还没有资格喊我姐姐,按照你们汉人规矩,应该喊声姑姑才合适。”

顾天涯微微一怔,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在乎这个。

但他也没多想,直接改口对王勃道:“你讲故事给这位姑姑听。”

哪知王勃嘻嘻一笑,开口就对慕容嫣然喊了一声姨姨。

喊姑姑?

那不行!

但是喊姨姨,绝对可以的。

喊姑姑意味着师尊的妹妹辈分,而喊姨姨则有着莫大的可操作空间,别看王勃年龄小,这小家伙古灵精怪坏得很。

不远处的突厥人坐席上,草儿明显有些吃味,恨恨道:“竟然喊她姨姨?顾天涯的弟子真不懂规矩。”

圣女大祭司看的想笑,打趣道:“为师怎么闻着有好大一股子醋味呢?”

草儿先是一怔,随即俏脸微红,犟嘴道:“我才不会吃她的醋,哼。”

大祭司含笑不语。

……

这时大殿上首处,慕容嫣然也被王勃一句姨姨喊红了脸,宛如天边飞霞,润如火烧云彩。

但是不知为何,这吐谷浑小妞子竟然没有反对,仅是佯装悻悻的说了一句,语带慌乱的道:“你们顾氏门徒真奇怪,平时都是这般称呼外人吗?”

王勃甜甜一笑,眸子闪烁着狡黠,道:“不啊,分人。遇到漂亮的女子,我们就喊她姨姨,如果相貌一般,那就想也别想。漂亮女子喊姨姨,以后方便让我们师尊娶回家,不漂亮肯定不能喊,否则我们要多一位瞅师娘。”

慕容嫣然登时越发慌乱,道:“你别胡说,我长的不算漂亮。”

王勃嘻嘻而笑,故作好奇的道:“吐谷浑女子不应该是性格豪爽吗?怎么慕容姨姨您显得这般矜持?莫非您的心里有了某个男子,所以才会在他面前腼腆起来?嗯嗯嗯,让我猜一猜,是不是我们师尊?您难道喜欢我们师尊?”

这小家伙真坏,潜移默化开始某种意图。

旁边顾天涯冷眼旁观,突然伸手敲了小家伙脑门一下,呵斥道:“别胡闹,说正事。再敢胡言乱语,小心门规伺候。”

王勃古灵精怪一笑,调皮道:“师尊您别吓唬我,徒儿最不怕的就是这个,就算我们犯了门规,您也只是打我们手心几下而已。”

然而小家伙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实则真的乖乖不再胡言乱语,而是小脸猛变肃然,郑重看着慕容嫣然道:“吐谷浑姨姨,请听我讲故事……”

这故事其实不止慕容嫣然要听。

在场很多宾客也挤了过来。

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国与国之间唯有利益,但是仍旧想听听如何用一个故事论证国与国之间不能谈感情。

却见小王勃负手而立,小大人一般悠悠开口,声音清脆道:“天下人都很好奇,我们顾氏门徒平日学的都是什么。或者应该说,我们师尊平日是如何教导我们的。现在我告诉大家,师尊他教导的方式是讲故事。”

“每当师尊要教给我们某种理念的时候,就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故事讲给我们听。有些故事是传说,有些故事是事实,然而更多的故事则是来源于梦境,师尊说那是他在梦中经历过的一些事情。”

“比如接下来这个故事,就是我师尊在梦中的见闻。”

小家伙很有说书人的手腕,未曾开讲先把众人的好奇心吊了起来。

有人下意识开口,满是感慨的道:“每次传授学识,都要讲一个故事,那岂不是说,顾天涯要给弟子们讲很多故事?据传孔圣人在教授弟子之时,采用的也是这等寓教之道。然而那是什么时代,现在又是什么时代?放眼当今这个时代,怕是只有顾天涯还愿意如此了。”

费劲心思为学子,不弱春秋圣贤师。

这人又是感慨一声,语带羡慕的道:“可惜吾家子弟没有机缘,这辈子怕是拜不到他的名下了。否则有顾天涯这样的名师教导,吾家子弟将来必然也会有一番前程。”

在场很多宾客感同身受,一时之间望着小王勃越发羡慕。

而小王勃已经开始讲故事了:

“我师尊曾说,他有一回做了个很奇妙的梦,在梦中有一个大国,男女地位是平等无二的,那个大国还有很多特殊的制度,有些制度听起来让人啧啧称奇,比如,一夫一妻制度,又比如,感情可以当做买卖谈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慕容嫣然突然打断,皱眉问道:“你刚才说,故事里的那个国度只允许一夫一妻?”

小王勃点了点头,甜甜笑道:“对呀。在我师尊梦里的那个大国,男人是不允许妻妾成群的。”

慕容嫣然更加皱眉,道:“既然不准妻妾成群,你又说感情可以当做买卖?”

小王勃再次点头,道:“对呀,师尊说他在梦中确实见到了很多感情当买卖的事。”

慕容嫣然登时冷笑起来,道:“这两个说法自相矛盾。”

说着自顾自分析起来,俏脸得意的道:“既然是一夫一妻制度,偏又感情可以当买卖,那么我问问你,有钱人甘心吗?”

这妮子目光带着挑衅,似有似无的看了顾天涯一眼,冷笑又道:“男人只要有钱,怎能放弃左拥右抱。

所以说,这个故事编的太离谱。”

顾天涯面色平静,淡淡道:“请听我徒儿继续讲。”

只见小王勃再次开口,道:“在那个梦中国度里,有钱的人自然不甘心。于是就滋生了一门产业,我师尊说那个产业的从业者叫做小三……”

“小三?”

慕容嫣然怔了一怔,愕然道:“这是什么古怪称呼?”

旁边顾天涯叹了口气,解释道:“就是第三者插足的意思。”

王勃又道:“正是因为有了小三的出现,所以才表明感情也是可以买卖的。只要男人愿意出钱,总会有女子愿意付出自己的感情。”

慕容嫣然眉头紧皱,怒道:“这样的女子,还不如勾栏,为了钱,当小三……”

小家伙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在那个梦中国度里,不止小三会因为钱而谈生意,有些拜堂成亲的夫妻,相互间也是因钱而定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小家伙终于要把故事的主题点出,道:“我师尊在梦中的时候,是一个又穷又寒酸的人物,年纪快要三十岁了,竟然还是个光棍汉。终于有一次,亲戚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,双方见面相亲,结果一拍两散……”

周围众人顿时好奇起来,慕容嫣然眸子放光的道:“快说,快说,到底是什么原因?导致你师尊相亲失败。”

这虽然只是顾天涯的梦中经历,然而宾客们仍旧极其的想要知道答案。

小王勃看了大家一眼,继续讲故事道:“那一日相亲,我师尊和女子见了面,对方女子十分干脆利落,张口就问出了三个问题。”

“是什么?”众人越发好奇,满心里像是小猫抓挠。

王勃也不绕弯子,直接道:“那女子问我师尊,你有房吗?你有车吗?你有存钱吗?”

嗯哼!

后世常见的三连问。

在场宾客们感觉莫名其妙,一时之间想不通这三个问题有何不对。

问房子?

很合理啊!

既然要娶人家姑娘,肯定要准备一间婚房,自古婚嫁迎娶,房子都应该是男人出的。

问车子?

额,这个稍微有点难。

马车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拥有的,那个梦中国度的女子看起来稍微有点不讲究,刚才小王勃已经说了,顾天涯在梦中是个穷人。

既然是穷人,肯定是置办不起马车的。

同时也正因他是穷人,亲戚给介绍的女子肯定也不是富家女。

那么既然不是富家女,怎能要求男方拥有马车?

就算盼着想要有个好生活,那也应该是嫁过来之后的事,作为贤惠的女子,跟着男人一起努力赚家业才对呀。

还有第三问,问的是存钱。

这一问按说也没问题,属于婚嫁之前的合理询问。

那么既然如此,为什么顾天涯会在梦中和那个相亲女子一拍两散?

在场宾客们想不通……

慕容嫣然同样也没想通,好奇开口道:“这女子的三个问题似乎没什么吧?婚姻嫁娶之前问一问家世很合理呀。但你为什么会说,你师尊和人家一拍两散。”

王勃小脸古怪起来,声音变弱道:“只因我师尊也问了一个问题,所以才把对方的合理变成了不合理。”

咦?

众人简直好奇的不能自已。

慕容嫣然急急催促,道:“快说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你师尊问的是什么问题?”

王勃看了一眼顾天涯,小家伙明显变得有些支支吾吾,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硬着头皮道:“我师尊问人家:姑娘,你是处子吗?”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满殿变得落针可闻。

足足过了良久,才有人满是迷惑的出声,道:“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?哪个女子在相亲之前不是处子?”

随即像是有所明悟,语带震惊的道:“莫非是说,梦中那个国度的女子在婚前就已……”

插一句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毕竟可以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他是真的震惊了!

震惊的不止这位宾客,震惊的还有慕容嫣然。

虽然她是个女子,甚至还是个外族女子,但她此时的语气明显透着不悦,冷哼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女子可没资格要房要车要钱。相亲之前就不是处子,一见面先和你师尊谈这些。哼,这还真是,这还真是……”

说着陡然看向王勃,问道:“你师尊就是因为这个跟人家一拍两散吗?”

小王勃脸蛋红红,垂着小脑袋道:“确切的说,是对方跟我师尊一拍两散。当时那女子勃然大怒,骂我师尊是个穷屌丝。既然没房没车也没钱,凭什么还想着能娶媳妇。”

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慕容嫣然先勃然大怒了,道:“她还讲不讲妇德?她怎么不想想自己的情况?明明自己就是奔着钱的人,还好意思骂你师尊是个穷人?这样的女人就算在我们吐谷浑那边,恐怕整个国内也找不出一两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