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六章 【明明是生意,非要谈感情?】

顾天涯欣然点头,直言不讳的道:“我不但不会让他们掏钱续费,而且还会给出各种惠民政策,毕竟,他们是我的子民嘛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有感而发又道: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虽然我不是官员,但我是幽州城的主人,倘若不能让百姓过的幸福,那我何苦费尽心思的建一座城。”

慕容嫣然仰起小脸看他,好半天后才幽幽叹息,道:“汉人,我听到了你灼灼的雄心。大长老曾经教导过我,这是帝王才会拥有的雄心。”

顾天涯呵呵而笑,道:“你错了,我这是爱民之心。”

他说着缓缓起身,拱手向驼驼先知告辞,然后大踏步走回大殿上首,转身扫视满殿所有宾客,语气悠然的问道:“现在,还有人心怀迟疑吗?”

谁还能迟疑?

都已经听了个明白。

几百个宾客先是鸦雀无声,随即满殿之中一片回答,纷纷道:“请顾领主开始地权售卖……”

顾天涯朗声而笑,弯腰拍拍装醉的李世民,道:“二哥别睡啦,起来赚钱啦。”

李世民佯装迷糊的抬头,仿佛似醒未醒,道:“终于要开始了吗?先卖哪一块地?”

大殿下方无数宾客看到这一幕,许多人心中都闪过敬佩和感慨,有人喃喃自语出声,语带莫名的道:“能让一位帝王如此配合,古往今来能有几人?呵,顾天涯,好一个顾天涯……”

接下来,卖地开始!

……

两张桌子忽然被搬进了大殿。

顾天涯占了一张,李世民也占了一张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,很快有人回忆起来,脱口而出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,当初搞出棉花产业的时候,陛下和顾领主各自弄了一个办事柜台。似乎就是这两张桌子,想不到至今还保留着……”

旁边有人明显不信,质疑道:“你说办事柜台我记得,可你确定当初就是这俩桌子?没必要保留吧,又不是什么特殊物品。”

结果刚才那人傲然一笑,满脸自信的道:“你还别不服,就是这两张桌子。不信你仔细瞅瞅,是不是看到有一张桌子缺了个角。我记得是因为当时幽州城办事衙门的桌椅紧张,陛下和顾领主只能从库房里找了两张报废的桌子,亲自修葺之后,勉强拿来使用。”

另一人怔立当场,好半天才道:“陛下和顾领主何等身份,竟然亲自修葺两张破桌子?”

说着停了一停,下意识又道:“那时候的幽州似乎也没那么穷吧?”

这时忽听一个世家族长悠悠开口,语带感慨的道:“勤俭持家,自古美德。所谓日进一文,强过坐吃山空。无论陛下还是顾天涯,显然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。”

这位世家族长说着也是一停,目光带着深意看向刚才那人,悠悠又道:“若说富裕,他俩并不弱于任何人。一个是汉家天子,一个是幽云之主。自古以来帝王号称广有四海,就算不是真的广有四海但也不会太穷。而顾天涯麾下掌控着七州之地,北地之州的疆域要比中原翻倍还大,严格说起来,他拥有的土地差不多等于大唐的两个道。”

说着再次一停,郑重道:“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穷?你们别看他吆喝着自己缺钱,那是因为他建设幽州花的太多。但若真要算起财富的话,怕是满天下他能排进前三……”

天下前三?

似乎真是!

四周一些宾客纷纷点头,赞同道:“光是眼前这一座幽州巨城,如果折算成财富的话就很吓人。所以说顾天涯确实不穷,他其实是天下少有的巨富。陛下同样不穷,李氏皇族在没有逐鹿天下之前就是门阀了。”

那位世家族长满脸感慨,转头远远看着顾天涯和李世民,若有所指的道:“然而即便如此,这两位还是能省则省。当初两张报废的破桌子,他们修葺之后继续在使用。”

周围众人心有所感,一时间竟都开始自省起来。

有人遥遥看向那两张桌子,发现顾天涯和李世民已经各自在桌后坐好,桌上已经摆放了笔墨纸砚,显然是马上要开展政务。

这人下意识一叹,语带莫名的道:“小小两张破桌子,却连续见证了两件大事。先是棉花产业,后世地权出售。这两件事情所涉及的资金,加起来怕是得有两三千万。然而以后又有谁会相信,这两三千万的资金竟是在两张破桌上办理的。”

这人说着一停,轻声又道:“说不定在很多年以后,这两张破桌子都会成为宝贝。它们,见证了一段历史……”

……

刚才这幕小插曲,并不是大殿中的主流。

更多的人看到顾天涯和李世民坐在桌后,首先想到的乃是地权要开始售卖了。

于是有人瞬间站起,几个快步冲上前去,人还没到,高声已喊,道:“我们西域二十余国联盟,欲买十个坊的土地。”

什么?

买十个坊的土地?

你们脑子没问题吧!

又或者说,你们真觉得自己有那个实力吗?

整个幽州新城三十里的庞大区域,总共也只规划了六十个坊的建设,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每一个坊都很大。

但是现在这群西域小国的联盟们,竟然张口就想吞下十个坊的土地,先别说他们有没有钱买下来,就是买下之后还有钱建造房屋吗?

真是不知好歹!

外族始终是蛮夷。

一群世家族长暗暗冷笑,嘲讽之间缓缓站起身来。

首先是清河崔氏的族长开口,慢悠悠的道:“我们清河崔氏没有那么大的胃口,这次在幽州新城只准备买下三个坊。呵呵,三个坊的建设,已经压力如山了。比不得西域朋友财大气粗,动辄就是十个坊起步……”

又见太原王氏的王硅笑呵呵手抚胡须,淡淡道:“王氏的财力比崔氏稍差,我们只能买下两个坊的土地。老夫同样也很敬佩西域朋友们,不得不说你们财力是真的强……”

然后是荥阳郑氏,赵郡李氏,各自都有当家人开口,慢条斯理的道:“我们也只能买下两个坊,我们也很敬佩西域朋友们,则啧啧啧,真是财大气粗呀。”

言语之间尽是嘲讽意味。

这时候可不是讲究情分的场合,这时候必须要尽量打击竞争对手的气势。

那群西域小国联盟脸色泛白。

然而更多的人则是心生警惕……

眼前这一幕场景,忽然让大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,那就是,幽州新城的建设土地明显不够分。

推荐下,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书源多,书籍全,更新快!

光是中原的世家大族们,开口就要各自购买两三个坊,然而整个中原有多少世家?仅是他们自己怕就给包场了。

整座大殿之中,霎时间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竞争气氛。

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。

在场的外族高层们眼中闪过浓浓担忧!

中原世家,排得上号的就有三百。

先是五姓七望,如今剩余六家,虽然只剩下了六家,但是每一家都是庞然大物。

比如清河崔氏,人家是真有实力买下三个坊。

又比如太原王氏,人家买下两个坊肯定毫无压力。

然后是荥阳郑氏,赵郡李氏,搏陵崔氏……

光是这六大门阀加起来,就能吃下幽州新城的十三个坊,如果再算上他们分家之后的新家族,恐怕又要吃下另外十三个坊。

这就是二十六个!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剩下的三十四个坊又将如何?连中原世家自己都不够分,如何还能轮到他们这些外族人……

……

蹭的一声!

慕容嫣然陡然站起来,

急急娇喝道:“我们吐谷浑乃是西域大国,今次必须要在幽州拿下两个坊的土地。”

说着遥遥看向顾天涯,又道:“顾领主若能卖给我们两个坊,必然赢得吐谷浑上下所有人的情谊。”

不远处的另一侧,草儿小圣女也要起身,哪知忽然被圣女大祭司伸手按住,悠悠笑道:“丫头,别急。”

但是草儿怎能不急?

突厥少女生怕被吐谷浑丫头抢了先。

她俏脸尽是焦灼,忍不住道:“师尊,现在可不是谦让的时候。幽州新城只有六十个坊,吐谷浑人已经开口要求了。如果咱们不开口,很可能一个也抢不到。”

却见圣女大祭司仍是面色悠悠,忽然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明知这事需要抢,为什么还要如此急?”

嗯哼!

草儿登时呆滞。

少女心性聪慧,瞬间便在脑中灵光一闪,下意识道:“莫非这地权的售卖不是按照申请次序?”

圣女大祭司微笑点头,口中缓缓吐出一个新颖词汇,淡淡道:“拍卖!”

拍卖?

草儿眉头蹙起。

却见圣女大祭司看向顾天涯,眼中现出浓浓的宠溺和疼爱,道:“这个小家伙精明过人,把他爹的本事学了个十足十,如果为师猜测没错的话,他的幽州地权肯定要进行拍卖。谁出的价钱高,地权就是谁的。”

说着转回头来,看着草儿道:“所以咱们不用急着上前,因为上前申请了也是白搭。丫头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就行,他很快就会开始拍卖第一个坊市的地。”

然而草儿的眉头更蹙。

少女口中喃喃不断的道:“按照您刚才的教诲,拍卖是一种价高者得的买卖方式,那岂不是说,争夺会变得更加激烈?”

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而我们买地所要付出的代价,也远比正常购买方式付出的更大。”

圣女大祭司微笑点头,道:“既然是生意,肯定要追逐最大利益。他的幽州新城总共只规划了六十个坊,可你看看今夜前来竞争的买家有多少。丫头啊,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。有钱的民族,将会越来越有钱,而财力薄弱的民族,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买到地权发大财……”

草儿怔怔看向顾天涯,道:“他这手段真够狠!”

然后又看向大殿中的无数竞争者,松口气道:“幸亏我们突厥人实力强劲。”

但她终究是不甘心,苦笑一声幽幽又道:“虽然如此,可我心疼啊,徒儿之前还以为,土地售价是固定的。那样的话,我们会少花很多钱。”

哪知圣女大祭司缓缓摇头,郑重的道:“真要是那样的话,才是对我们最大的不公平。明明我们突厥人实力强大,为什么要和西域的小国寡民一个待遇?所以为师反而很赞成拍卖,通过拍卖甩掉那些竞争者。”

说着看了草儿一眼,淡淡道:“这才是实力的体现,这才是突厥人的荣耀。”

“但是这样会让顾天涯赚的更多!”草儿几乎想也不想就开口。

圣女大祭司笑了,莞尔道:“你有能力阻拦他赚的更多吗?”

草儿顿时泄气,悻悻道:“地是他的,城也是他的。对于我们来说,谁买到地就代表着发大财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而对于他来说,这么多的买家让他根本不愁卖。”

圣女大祭司点点头,道:“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……

这时整座大殿之中,已经变得无比嘈杂,无数人争先恐后的冲向前去,大叫大嚷着要申请购买一块地。

但是顾天涯始终微笑不做回答。

李世民则是懒洋洋的拿着毛笔在把玩。

终于慕容嫣然忍耐不住,这位吐谷浑王女奋力挤开众人,冲到桌子前道:“顾领主,我们吐谷浑人的两个坊。”

知道这个时候,顾天涯才缓缓开口,温声道:“不急,大家竞争就是。吐谷浑乃是西域大国,我相信你们肯定能在拍卖之中胜出。”

嗯哼?

慕容嫣然登时一怔,下意识皱眉道:“拍卖是什么意思?”

顾天涯声音更加温润,解释道:“就是价高者得的意思。”

慕容嫣然何等精明,脑中几乎在瞬间就想明白这种方式的利弊,脱口而出道:“你这是想要赚的更多?”

顾天涯微笑看她,声音如沐春风,道:“不应该吗?”

慕容嫣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克制心中的怒意,道:“国与国之间的交往,合作堪称是缔结盟约。虽然很多人都说利益至上,但是国与国的交往总得在乎点情分吧?顾领主你应该不会忘了,我们吐谷浑人一向对不你错。”

顾天涯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的道:“明明是生意,为什么要谈感情。”

慕容嫣然脱口而出,怒道:“为什么不能谈感情?”

……

……聪明的读者们,已经想到山水在嘲讽某个社会现象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