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五章 【计谋被揭穿,然而人人心甘情愿】

“为什么明知骗局还要投钱?”

吐谷浑小妮子还是太嫩了点。

这丫头显然还没能达到老一辈的高度。

只见驼驼先知慢悠悠的抽着烟,吧嗒吧嗒的声音显得极为惬意,足足良久之后,一锅子烟叶抽尽,突然老头微微仰头潇洒张口,赫然竟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儿。

好家伙,比后世精神小伙的动作都飒。

慕容嫣然直接看呆了。

周围许多抽过烟的宾客直呼内行。

甚至就连顾天涯,忍不住也朝这边看了一眼,心中暗暗称奇,想不明白这老头为何突然如此。

由于四周都在关注,驼驼老头不太方便继续教导徒儿,所以先是笑呵呵的冲着四周拱了拱手,示意大家不要太过影响他们师徒,然后才把慕容嫣然拉到身边,做出一副准备压低声音教导的架势。

宴会众人何等精明,立马知道打搅了人家,于是各自转过头去,并且还纷纷报以歉意一笑。

表面上看,似乎真的不再关注这边了。但是暗地里,无数人都竖起了耳朵。

都想听听驼驼先知的说法!

然而这也正是驼驼先知想要达到的目的。

人老精,鬼老灵。

刚才这老家伙故意吐烟圈的动作,果然不是因为什么‘老朽聊发少年狂’。

只见老驼驼伸手磕了磕烟袋,声音‘确实’比刚才低了很多,对慕容嫣然道:“丫头啊,你记住,国与国之间的亲密,很少能保证百年之久。自古以来,任何朝代,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前代的友谊很难传递到下一任。”

慕容嫣然微微蹙眉,明显没能完全领会,少女下意识道:“大长老,我刚才问的不是这个。”

驼驼先知呵呵一笑,道:“不,你问的就是这个。”

慕容嫣然一怔,显得更加迷糊。

却见老驼驼又点燃一锅子烟,凑在嘴边悠悠抽了一口,继续道:“你刚才问为什么明知是骗局,但是我们仍旧愿意投钱。这个问题问的很好,恰是问到了国与国之间交往的精髓。”

老家伙说着停了一停,缓缓又道:“关于顾天涯的卖地方式,其实我们都知道有问题。他弄出的所谓购买产权年限,严格说来就是拿钱租赁土地。只不过他很擅长言语之道,在他的解释之下会让人感觉租赁变成了购买。”

“可是租赁就是租赁啊,事情的本质无法靠言语去掩盖。所以哪怕顾天涯解释的再怎么动听,我们这些老家伙仍旧能看穿他的意图。”

慕容嫣然连忙开口追问,急切道:“他的意图是什么?”

驼驼先知呵呵而笑,慢悠悠的道:“自始至终,他就没打算卖地。不管我们投资了多少钱,也不管我们购买的是三十年产权还是五十年产权。然而地的主人始终是他,我们这些人只能算是过客。”

慕容嫣然登时恼怒,俏脸气的涨红,道:“这人,这人,这人竟是如此阴……”

哪知驼驼先知突然脸色一肃,郑重道:“丫头你错了,顾天涯这可不是阴,人家乃是堂堂正正的阳谋,明火执仗的摆出了让我们上套。”

慕容嫣然想也不想,气怒道:“那我们就偏不上套,让他所有心思白费。”

驼驼先知伸手弹了女徒儿一个脑瓜崩,摇摇头道:“错了,我们得上套。关于他的卖地方式,咱们吐谷浑愿意认可。不但愿意认可,而且要大笔投钱。幽州新城不是规划了六十个坊吗?咱们吐谷浑必须要拿下其中的一个坊。”

慕容嫣然满脸呆愕。

少女踟躇良久,俏脸憋的通红。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大长老为什么愿意上当。

老驼驼看了一眼少女,忽然再次笑呵呵起来,这次他不再使用引导思考的方式,而是极其直白的进行讲解教导……

周围很多人连忙用心偷听。

只听老驼驼道:“幽州新城的土地出售年限,分为三十年和五十年两种,按照顾天涯的政策,年限到了可以拿钱续期,但是丫头你想没想过,真要到了年限以后我们还需要续期吗?”

年限到了还需要续期吗?

慕容嫣然明显若有所思。

老驼驼意味深长看她一眼,提醒道:“国与国之间,很难保证长久的亲密,咱们能赚足五十年的利润,其实已经完全足够了哇。”

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甚至都不用五十年,三十年就已经很好。到了那个时候就算顾天涯允许我们续期,但是我们自己还要想想愿不愿意呢……”

慕容嫣然陷入沉思。

然而想了半天还是只领会一半。

少女紧蹙秀眉,终于泄气般道:“大长老,我仍是想不通透,请您直接告知我缘由吧,这件事我凭着自己的阅历根本领悟不了。”

老驼驼缓缓点头,很欣慰徒儿的谦逊。

他正欲张口进行教导,哪知忽听有脚步声来,随即,顾天涯的声音温和响起。

“不如让在下向慕容王女解说一二,如何?”

声音很温润,让人如沐春风。

慕容嫣然微微一怔,抬眼便看到顾天涯一张微笑的脸。少女稍显慌乱,局促的低下头去。

驼驼先知则是连忙起身,做出迎接宴会主人的动作。

可惜却被顾天涯伸手按坐回去,微笑道:“大长老不用多礼,咱们坐着交谈便可。我方才听您教导徒儿,一时感觉有些技痒,故而不请自来,还望大长老莫要嫌弃。”

老驼驼也微笑,点点头道:“顾领主愿意给小丫头解惑,这是她今次前来中原最大的收获。”

顾天涯再次微微一笑,谦逊道:“算不得解惑,仅是解说而已。”

说着看向慕容嫣然,声音仍是那般温润,但却不做弯弯绕,而是干脆利落的道:“慕容王女,咱们首先确定一个问题,你认为吐谷浑买了幽州新城的土地之后,将会用这些土地做些什么事情?”

“这还用问?”

慕容嫣然想也不想,几乎脱口而出的道:“根据你制订的规则,我们买地之后只能建造房屋。”

顾天涯点点头,然后又问道:“建造房屋之后呢?”

慕容嫣然仍是脱口而出,下意识道:“自然是向外售卖,赚取投资的利润。”

说完才微微一怔,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也许不会全部售卖,我们要保留一部分地势上佳的店铺,无论是用来自己经营,又或者出租给商贾们使用,总之都能产生利润,远比一次性卖断赚的多。”

顾天涯笑了起来,点头称赞道:“不愧是吐谷浑人,不愧是世代经商。王女的这个想法,确实是利润的最大化之道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那么现在咱们好像达成默契了呀,我的土地租赁策略和你的店铺出租性质相同,明明大家都是为了利益最大化,为什么王女你非要纠结我卖地的方式呢?”

“这不一样!”慕容嫣然还是想也不想脱口而出,争辩道:“土地能和房屋一样吗?”

顾天涯温笑看着她,悠悠然反问道:“凭什么就不能一样?”

慕容嫣然这才呆住。

是啊!

凭什么不能一样?

吐谷浑人买地之后,建造了店铺想要出租,那么凭什么顾天涯不能用出租的方式,每隔几十年就向大家收取一次租金?

但是她很快就意识的自己被顾天涯误导,连忙振奋精神开始反驳,斗志昂扬的道:“可是刚才大长老告诉我,三十年后你很可能不愿意再让我们续费。”

顾天涯摇了摇头,郑重道:“错了,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三十年后你们自己愿不愿意续费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

语带诚恳的道:“若是你们愿意续费,那么对我来说乃是好事,土地有收益可赚,我盼还盼不来呢。关键是你们自己,到时候肯定不愿意再续费了。”

慕容嫣然又陷入迷惑。

因为顾天涯的说辞和大长老几乎一样。

幸好顾天涯不像老驼驼那般心存教导,所以不需要采用引导行的对话方式,顾天涯直接了当的道:“三十年后,地权到期,到时如果你们想要继续,那么你们就得拿钱续费,可是房屋已经卖过一次了,你们难道还能再把房屋卖一次吗?”

慕容嫣然脑中轰然,终于将所有一切想个通透。

是啊!

房屋不能卖二次。

但是地权到期他们得续费。

这岂不就是说,他们再次续费属于白续。

难怪大长老会说,到时候他们自己不愿意续费,难怪顾天涯会说,他盼着大家能续费。

究其原因只有一个,无非还是追逐利益的本质。

现在之所以大家愿意投钱买地,是因为买到土地之后可以建房出售,幽州新城的规划那么庞大,建成之后必然是天下第一巨城,这样一座巨城中的房屋,绝对不缺乏愿意购买的人,所以,对于他们这些投钱的人来说必然大赚。

但是赚只能赚一次,世上从没听说房屋可以卖两次的说法。

当他们把房屋卖给百姓的那一刻起,其实他们已经赚到了应该赚取的部分。若是还幻想着三十年后再赚一次,那纯粹是不符合世事规则的痴心妄想。

自古以来房屋不可能卖第二次。

即便能卖第二次也是人家房屋的主人去卖……

而他们这些投资建房的人,能卖房赚钱的机会只有第一次而已。

第一次已经足够了。

投资绝对会爆炸性的回本。

难怪大长老会说,国与国之间不需要在意长远。能够赚足三十年利润,他们这些投资者已经可以满足。

其实这哪里是赚足三十年,他们在卖掉房屋的时候已经算是结束了。

根本不需要在意什么三五十年。

……

耳听顾天涯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,悠悠的道:“对于你们这些投资者来说,我有个专门的称呼叫做房屋建造商。确实如你刚才所悟,你们只需要在意第一次卖房。所谓的地权年限,那完全不需要担忧。”

慕容嫣然下意识点头,赞同道:“是的,我们不需要担忧。因为在卖掉房子的那一刻起,我们已经赚足了投资的利润。”

顾天涯呵呵而笑,继续又道:“现在可以不用再警惕我的陷阱了吧。”

慕容嫣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道:“但是小女子还有一个问题,我想问问顾领主怎么对待那些买房的人。”

少女说着一停,俏脸斗志昂扬,显然她还不服输,想要拿这个问题刁难顾天涯。

她尖锐发问道:“土地到期之后,我们这些人不愿意再续费,那么续费的人只能是那些买房之人,敢问顾领主真要搞出这种掠民之政吗?”

哪知顾天涯悠悠一笑,淡淡看她一眼道:“我之所以选择让大家投钱,是因为想要建设城池但是急缺资金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当你们投资钱财帮我建好城池之后,对于我这个城主来说就是最大收益……”

慕容嫣然开口打断,道:“我问的明明不是这个,请顾领主不要含糊其辞。”

顾天涯失笑出声,微微摇头道:“我不是含糊其辞,而是要告诉你事情本质。对于我来说,城池建好了就已达到目的。我是幽州城的主人,城池是我的产业。而对于那些居住三十年的百姓来说,你认为天底下有哪个城主会苛待他们?”

说着停了一停,意味深长看着慕容嫣然,淡笑道:“居住达到三十年的百姓,那已经是把根扎在了这里,这是最为靠谱和忠诚的子民,没有任何一个城主舍得放弃。”

慕容嫣然脑中轰然剧震,脱口而出道:“我明白了,你的目的是子民。”

顾天涯毫不避讳,悠悠然道:“历朝历代,民是最大财富。我为什么要建一座巨城,究其根本还不是为了聚拢人口吗?有人的地方,才能滋生繁华。”

慕容嫣然一切都明白了,俏脸现出一片震惊,苦涩道:“想通了,我全都想通了。你让我们投资的本质,是借我们的钱财建城。虽然我们卖房之时可以赚取利润,但是最大的一份利润始终是你……你,得到的是无数人口。有了无数人口,幽州才算巨城。”

这位吐谷浑小妮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幽怨的看着顾天涯,满脸失落的道:“想必到了那个时候,顾领主根本不会再提什么地权续期的事。只要那些百姓愿意继续居住在城中,你巴不得他们世世代代做你的子民。对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