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四章 【丫头你自信1点,顾天涯他就是在骗我们】

只见顾天涯一脸诚恳,忽然拱手郑重一礼。

他的表情,像要解释。

但又似乎,苦涩无比。

如此做足神态之后,方才深深一声叹息,黯然道:“诸位,且听我一言!”

在场众人都是一呆,大家何曾见过顾天涯这种神情?

甚至就连李世民一时都有些心疼,下意识就想站起来安抚几句。

却见顾天涯眼眶微红,隐隐约约竟有泪光点点。

他缓缓放下手中长杆,仰头看着墙壁上的地图,仿佛呢喃般道:“这一座幽州城,是我的衣食所在。”

“世上任何一个做父亲的人,都希望能给孩子留下一点家业。可我限于资金欠缺,不得不把选择向外人求助……”

“那么对于我的后代来说,这岂不真成了自断根基的做法?”

“所以我万般无奈之下,弄出了新的卖地方式。”

“每次卖地,设定年限,年限到期之时,大家拿钱再续一次。通过这种方式,能让我的后代有一点收益。”

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脸色变得无比惆怅。

忽然再次一声叹息,目光诚恳看着众人,道:“诸位,这算是我顾天涯的一点私心吧。”

“为了让后代有口吃喝,我只能采用这种方式。”

“其实你们在听到土地权限可以续的时候,应该已经知道这个办法就是纯粹的在卖地,只不过不是一次性买断,而是每隔几十年交一次钱。通过不断续费的方式,土地使用权始终在你们手里……”

“所以这和买断有什么区别?”

“它没有任何的区别啊!”

顾天涯显得极其恳切和忧伤。

……

然而殿中众人并未表示同意,大家明显都在沉思他的说法。

毕竟这种卖地方式太离奇,自古以来谁也未曾听闻过。

虽然以前不曾出现并不代表不可行,但是千百年来固有的传统更让人安心,若是可以选择的话,众人肯定想要一次性买断。

偏偏顾天涯要搞续期。

这让众人感觉必须要谨慎对待。

无论刚才顾天涯讲解的多么清楚,甚是刻意使用了触动人心的语调,然而今夜前来赴宴的全是各族高层,大家肯定不会受他的言辞恳切所左右。

真正能主导大家下定决心的因素,自始至终只能是有没有利益可拿。

而这一点,恰恰是众人需要左右衡量的关键。

足足过去良久之后,终于有人像是下定了决心……

赫然只见若羌国主站起身来,胖胖的脸上仿佛挂着一抹决然,大声道:“若羌小国,愿意一赌。”

愿意一赌,就是决定投资的意思。

然而他的决定并未激起太大反应。

原因之一,若羌国小民寡,赌与不赌,并不能让众人在意。

原因之二,若羌国主在幽州新城墙的建设中投了钱,他属于已经绑上了顾天涯的战车,给人一种不得不继续赌下去的感觉。

因此,若羌国主的决定不代表普遍性。

满殿众人依旧沉默,显然都还想继续观望一番。

直到……

草儿小圣女在师尊的示意下站起身来。

“我们突厥人,愿意信顾天涯一次。关于幽州新城的建设,我们决定进行大笔投资。”

这才是真正引动了风潮。

北地草原浩瀚广漠,幅员辽阔远超大唐,虽然现在大唐已经崛起,但是突厥的势力仍然号称当今第一。

因此草儿的表态一出,顿时大殿再次嗡嗡一片,显然众人都在暗暗议论,很快就在心中下定了决断。

跟!

突厥曾经是大唐的对头,甚至时至今日仍旧不算关系好,然而即便如此,突厥人还是选择投资……那么也就意味着,突厥人有信心不会被顾天涯坑骗。

世间万事开头难,最难就在开头处。

但是一旦有人启了开头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。

猛见大殿之中站起二十余人,齐声朝着顾天涯道:“吾等西域小国联盟,同意顾领主的卖地方式。”

顾天涯遥遥一拱手,道:“必不让大家失望。”

紧接着,又见更多的人站起来,这次却不再是外族,而是大唐内部的各个世家。

首先开口的就是清河崔老,这老家伙一脸笑眯眯的道:“其实老朽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,我们清河崔氏早就下定了决心。只不过这种事情不好冒头,所以才隐忍着没有表态。现在既然大家已经打消了疑虑,那么清河崔氏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……”

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显然也是表示崔氏要投资的意思。

众人无不在心中‘呸’了一声,暗暗骂道:“真他娘的不要脸,当了biao子立牌坊。明明刚才就是心有怀疑,偏偏却说成是隐忍着没表态。”

耳听一个外族高层冷冷发笑,语带嘲讽的道:“不愧是汉人的世家,嘴巴比我们西域女人的裤腰带还松,上下两张嘴皮子一碰,什么说辞都是你们定。”

他这倒不是蔑视本族女子,而是西域女人的服饰确实寒酸,浑身上下就穿一件袍子,所谓的裤腰带仅是一根麻绳,随便往腰上一系,自然显得松垮垮。

然而这人虽然用实情打比方,但是搁不住群众里面有坏蛋。

猛听大殿之中响起一片嘿嘿坏笑,有人故意语带啧啧的道:“这你可说错了,世家的嘴巴哪能跟女人相比,真要是比起来的话,西域女人比他们紧。”【这里能看懂的全去面壁】

哈哈哈哈!

满殿哄堂大笑。

刚才这人真的很坏,他故意略去了裤腰带三个字,于是说辞立马变味,有种公然开车的意思。

崔氏族老心有怒气,然而表面上却平静无波。

老家伙淡淡瞥了一眼西域众人,忽然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,道:“诸位莫要忘了,我崔氏手中还攥着一份代理权,你们西域人想要采买各类器具,全都需要从我们崔氏手中拿货。”

刚才那群西域人顿时不敢再嘲笑。

顾天涯一直冷眼旁观,并没有指责崔氏的意思,虽然崔老家伙用代理权吓唬外人,但是他吓唬的毕竟是一群西域人。

所以哪怕他的做法不合适,但是顾天涯仍旧选择了不指责。

这时代族群之间的交往,讲究的是帮亲不帮理。汉人和外族之间的纷争,顾天涯岂会犯傻去帮外人……

冷眼旁观就行了。

装傻充愣谁不会。

李世民明显也是打的同样主意,此时忽然招招手示意顾天涯坐下,压低声音道:“让他们争一阵吧,咱们兄弟俩坐着看戏就好。”

说着扫了一眼大殿,再次低声又道:“放心,打不起来。他们所谓的纷争,无非是接下来的利益。”

顾天涯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这事我早有预料。”

说着也扫了一眼大殿,目光将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,微笑又道:“当他们疑虑打消之时,就是争夺利益的开始。比如刚才那一轮斗嘴,表面看似是在嘲讽,然而真正的用意不说自明,都是想要打压竞争对手的气势……”

李世民甚是满意,道:“你能看明白就好。”

皇帝悠悠吐出一口气,端起两个酒杯分给顾天涯一个,兄弟两个碰了一下,各自仰头一饮而尽。

推荐一个app,媲美旧版追书神器,可换源书籍全的\咪\咪阅读 \\ !

美酒下肚,气血酣然,李世民借机分析,淡淡笑道:“刚才伙西域人嘲讽世家不要脸,其实还有一个目的你没看出来。他们是想用嘲讽的方式向你暗示,世家虽然是汉人但却不一定比他们外人靠谱。”

说着大有深意看了一眼顾天涯,又道:“比如他们嘲讽世家的那句,‘上下嘴皮子一动、什么说辞都由他们定。’这句话就是在暗示你,让你不要太过相信世家。”

顾天涯莞尔一笑,由衷道:“想不到西域人竟然也是擅长挑拨离间的好手。”

李世民猛然脸色一肃,沉声道:“他们未必是挑拨离间,这句话说的乃是事实。”

顾天涯叹了口气,道:“但我身为汉人,肯定要帮亲不帮理,哪怕我明知道世家不靠谱,但是当他们纷争之时我肯定还是要站世家……”

李世民沉默片刻,突然像是下定一个决心,郑重道:“不一定每次都要站,关键看能不能给你带来危害。兄弟你记住,做人做事不可全掏一片心。你把汉人当成兄弟姐妹,

有些人可未必把你当兄弟姐妹。”

皇帝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遥遥看着大殿中的世家,语带深意又道:“咱们做皇帝的,天生就得有一副狠心肠。族群大义确实要有,但是首先要保证自己不受危害。尤其是针对世家的时候,这种心思更应该再狠三分。”

顾天涯也沉默片刻,忽然略显愧疚的道:“我刚才冷眼旁观不开口,本身就已经算是存有私心了。否则我应该开口力挺崔氏,向所有人表示我的态度和立场。”

李世民看他一眼,缓缓摇头道:“不,你这还算不上私心。你刚才冷眼旁观不开口,本身就是对崔氏的一种支持。”

说着叹了口气,又倒了两杯酒两人一分,兄弟二人再次一碰,皇帝再次一饮而尽。

然后李世民像是‘喝醉了’,语气醉醺醺的呢喃道:“妹夫,妹夫,你的心还不够狠啊,你现在还没有皇者之心。”

顾天涯招人过来,低声嘱咐道:“去弄一些醒酒汤,陛下好像喝醉了。”

说话之间,李世民已经趴在桌子上,鼾声四起,周围一群宾客微微一呆。

大戏还没开场呢。

怎么作为见证人的大唐皇帝先醉倒了?

唯有顾天涯像是心有所悟,他看着趴在桌上酣睡的李世民叹了口气。

二哥嘴上说要心狠,其实心也狠不下来。他现在这样装醉,和自己刚才的冷眼旁观有何区别?

都是选择帮亲不帮理。

……

大殿之中不缺乏明白人。

比如吐谷浑的驼驼先知,此时就把目光投射过来。

这位西域智者忽然叹了口气,转头对慕容嫣然谆谆教诲道:“丫头你看到了吗?汉人皇帝在装醉。知道他为什么要装醉吗?因为他在这种场合下只能装醉。”

这话说的有些绕,慕容嫣然一时没有听懂。

驼驼先知再次一叹,仔细解说道:“他若是不装醉,就得作为裁判人,然而满殿宾客要为利益纷争,你说他一个汉人皇帝该帮谁才好?”

慕容嫣然脱口而出,道:“自然是帮汉人。”

驼驼先知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他自然是要帮汉人。可他一旦帮了汉人,他的裁判身份还合适吗?连裁判身份都不合适了,他如何又能担当大家的担保人。”

慕容嫣然若有所思,俏脸一片恍悟的道:“今次幽州新城的建设,每一份国书都要盖上他的帝王印玺。这是一种担保,也是一种承诺。然而自古担保者必须做到中立无私,所以他现在不能参与大殿中的任何一次纷争。”

少女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不管是我们外族和汉人世家的纷争,又或者是世家和世家内部的汉人之争,只是是争,那么担保就不该下场。唯有做到如此,才算是公允中立。”

驼驼先知缓缓点头,苍老的脸上现出欣慰,道:“丫头你越来越聪慧了。”

慕容嫣然眸子讪讪,忽然又道:“还有顾天涯,他一直冷眼旁观没开口,这很不合理,不符合他宴会主人的身份。”

驼驼先知更加欣慰,点点头道:“按说他是宴会主人身份,当客人们争吵的时候应该调合,可他一直闭口不言,确实是冷眼旁观的心思。所以丫头你的分析一点没错,他这么做的心思和大唐皇帝一般无二,两人都是因为要表示公允中立,所以才不得不各自选取了一种方式。”

慕容嫣然远远开了一眼大殿上首,喃喃道:“一个大唐皇帝,一个幽云之主,一个喝醉装睡,一个闭口不言。汉人果然是一个令人敬服的族群,其实他们这么做已经是在支持自己人了。”

驼驼先知再次点头,像是有感而发的道:“是啊,这已经是在支持。毕竟幽州是汉人的天地,纷争之时汉人肯定占据优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两位刻意表现出中立,然而这哪是中立,所谓的沉默就是暗暗的帮扶。”

慕容嫣然幽幽出声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道:“明明世家是李氏皇族的对头,可是和外族起纷争的时候他们仍旧选择支持世家。汉人,汉人真的就这么抱团吗?”

驼驼先知目光深邃,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旱烟,意味深长道:“汉人有句老话,叫做肉烂还在锅里。”

他们自己哪怕打破了头,但那也只是兄弟之间的争斗。

一旦面对外人之时,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。

故而,他们才能在千百年来一直占据最为肥美的中原。

那是好大一片令人羡慕的地域。

……

慕容嫣然像是忽然有所警惕,猛然脱口而出道:“大长老,这情况很不妙。汉人皇帝和顾天涯都在暗暗支持汉人,我们在接下来的争夺中肯定要落下风。”

随即又想起一事,语气变得更加担忧,道:“还有,我甚至想到了坑骗。虽然我们已经打消各种疑虑,认为顾天涯不可能会在合作上骗人。但是通过刚才这一幕看来,我猛然感觉也许我们不该打消顾虑。”

少女说着停了一停,肃重又道:“或许顾天涯不会坑骗汉人,但是他对我们外族未必真心。关于幽州新城的投资,我认为应该慎重考虑一下。”

驼驼先知呵呵而笑,忽然伸手轻抚徒儿额头,悠悠道:“丫头你自信一点,把或许两个字去掉吧。实话告诉你,顾天涯他就是在坑骗。不但要坑骗我们这些外族,而且连汉人世家也不放过。他弄出来的这个卖地方式,本身就是最大的一手骗局。”

慕容嫣然登时呆住,好半天才俏脸愕然道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大家还要投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