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三章 【骗术的最高境界】

“大家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陡然一声惊呼之间,吸引了大殿众人注意。

大家寻声望去,顿时全体一震。

但见大殿之中的一堵墙上,忽然显现出一副巨大画面,仿佛波光粼粼在闪,偏偏却又那么清晰。

耳听顾天涯的声音悠悠响起,道:“从今夜开始起,这副投影地图将会一直挂在此间。任人查勘,随时质疑……”

他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这也将是幽州政务大厅的一大特点。”

地图一直投影。

不做任何隐瞒。

任凭每个人查勘,以此来消除质疑。

这时候许多人才恍然记起,宴会大殿其实是幽州政务大厅,等到今夜宴会结束之后,必然会再次恢复办理政务的功能。

到那时果然人人都可来看。

然而众人此时的心神已经不在此,而是面色震撼的望着投影发呆。

忽听有人咕嘟咽口唾沫,下意识道:“仙物,这绝对是仙物。画面波光艳艳,标注栩栩如生,这,这世上竟有如此宝贝……”

几乎所有人都和他一个想法。

实在是因为墙壁上的投影太精美了。

这种跨时代的产物一出,幽州政务大厅绝对会冠盖天下。

……

顾天涯缓缓走到投影之前,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了一根长杆,众目睽睽之下,他举起长杆在投影地图上轻轻一点。

这次真是干脆利落开始解说了!

“诸位请看,这就是幽州城的未来设想图。首先大家看到的是内城,是不是发现已经落满了密密麻麻的建筑?”

“事实也正是如此,幽州内城已经不需要建设了。所以大家真正需要关注的是,内城之外那一片诺大的空地。”

他说着再次一点长杆,目光缓缓扫视全场,又道:“众所周知,今年一年我只做了两件事。第一件事,卖地给世家开荒种植棉花。第二件事,拿着卖地的钱建造了新城墙……”

若羌国主忍不住站起来,急急喊道:“建造新城墙也有我的钱,顾领主你可不能翻脸不认账。”

众人哈哈大笑。

顾天涯哭笑不得,只能点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是我表达失误,关于新城墙建设的资金,确实有若羌国主的一份投资。占股百分之七,可以享受分润三十年。”

若羌国主这才放心,讪讪笑着坐了回去。

顾天涯心知此人并不是恶意,所以并不厌烦对方的突然打断。

他轻轻干咳一声清清嗓子,继续举起长杆又指向投影,道:“大家都已知道,我把四道新城墙向外扩张了十五里,那么内部空间是多少呢,恰是翻了一倍变成三十里,这也就意味着,幽州外城将会拥有三十里的空地……”

这个说法并不难理解。

四道城墙分别是一东一西一南一北,向外扩张十五里内部确实会变成三十里。

具体算法如下:东外扩15里,西也外扩15,那么东西之间的距离,正好应该是三十里地。南北方向,也是一样。【这次山水应该没有算错,别再说我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^-^】

而这三十里的巨大空地,以后就是新的幽州外城。

何等巨大,何等雄伟。

陡然啪的一声脆响,顾天涯将长杆轻敲墙壁,沉声道:“现在,请听我讲解新城池的规划,诸位听完了这个规划以后,必然就会明白该如何进行投资……”

“那么,咱们开始吧!”

“整个幽州新城,规划是三纵三横,也就是说,南北方向和东西方向各有三条大型主干道。”

“三条主干道之间,又各自规划了十几条小街道,密密麻麻宛如一张网,将会把整个城区的交通贯穿起来。”

满殿之中落针可闻。

所有人全都摒气凝息的倾听。

再也没人开口打断,生怕会错漏了任何重要讯息。

不过虽然没人出声打断,但是各自在心里却是震撼不已,纷纷暗道:“好一个顾天涯,好一个幽州新城,仅凭这一份道路规划来看,就可以想象将来的城池是何等宏伟……”

放眼当今天下,从未出现过这种城。

哪怕是号称大唐帝都的长安,整个城中也只有一条朱雀大街,其它街道都是小街,并且很多还不能贯通。

只是不知道,这个道路建设允许我们投资么?

若是连这个也要我们掏钱,那可得好好想个办法拒绝了。

恰好也就在此时,顾天涯的声音悠悠再响,笑道:“诸位可以放心,道路建设属于基建,所以不会让大家掏钱,而是由顾氏独力承担。”

说着微微一停,打趣般又道:“毕竟城中道路不能收税嘛,我若是要大家掏钱岂不是坑人?”

众人连忙哈哈大笑,心中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却见顾天涯的脸色重新严肃起来,举起长杆第三次指向墙壁,道:“说完了道路规划,接下来才是城区,这才是大家可以投资的地方,所以还请诸位用心的倾听。”

“首先,是坊。”

“所谓坊者,民之所居也,任何一个城池的建造,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居所。而由于幽州新城太过庞大,故而我规划了六十个坊。为了方便大家区分,暂且以天干地支命名……”

“大体名称是,甲子,甲寅,甲辰……乙丑,乙卯,乙巳,诸如类推。”

“不过这只是暂且命名,以后肯定不会叫这种名字,因为那时候坊市是你们出资建起来的,诸位投了钱财岂能连个命名权都没有?”

这一句解说登时让所有人一震。

清河崔氏的崔老霍然站起,语带激动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自己命名坊?”

顾天涯遥遥看他一眼,微笑点头道:“是的,你们可以自己命名。谁出钱,谁命名,这算是我的一个首创,希望可以让大家欣喜。”

哗!

何止是欣喜。

简直是哗然。

整个大殿之内嗡嗡一片,所有人全都热切讨论起来。

忽然又有一个人站起来,这次却是西域小宛国的国主,满是迫切问道:“若是我们小宛国在幽州新城建设一个坊,是不是也可以直接起名叫做小宛坊?”

顾天涯和煦一笑,道:“自然可以。”

小宛国主激动的满脸涨红。

顾天涯突然又道:“不过有一件事要提前说清楚,坊的命名必须要报备幽州政务大厅,如此才能制作地图,标注每个坊的位置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缓缓再道:“还有,若是报备的名字太过粗鄙,甚至是心怀恶意的故意犯我汉人忌讳,那么报备是不允许通过的,需要你们重新起一个名字才行。”

小宛国主连忙点头,道:“是是是,这很合理。”

……

气氛已经完全调动起来。

这时顾天涯终于开始图穷匕见。

整座大殿之中,尽是他清朗的声音。

“其实所谓的幽州新城建设,说白了主要就是各个坊的建设,那么大家想必已经心有所悟,咱们之间的合作正是这六十个坊。”

“众所周知,我很缺钱,没有能力建造城中居所,只能遍邀天下前来帮我。”

“怎么帮呢?我称之为互利共赢。”

“首先,我愿意出让幽州新城的土地。大家拿到土地之后,就可以在上面建造房屋……但是有一点要提前说明,这个房屋可不是随便乱盖的。你们得符合城中规划,按照我给出的图纸去建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面色陡然肃重,又道:“比如我让规划的是一片民居,你们却想在那个地方盖店铺,这种是肯定不允许的,若是触犯了绝对会被罚款。如果罚款之后依旧我行我素,那么在下甚至会收回你们的土地。

说着又是一停,面色更加肃重,再次道:“请大家一定要记住,这是触犯城中规划导致的收回,不会退还你们买地的钱,但是土地我会直接收回……所以希望大家切莫触犯这一条,免得所有投资都变成打水漂。”

众人明显一凛,目光闪烁不已。

荥阳郑氏的族长缓缓起身,沉声问道:“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我们建造房屋的用途受你控制?不允许为了追逐最大利益,选择去建造那些商铺和店铺。倘若如此的话,我们的利益如何保障?”

顾天涯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能允许你们买地建房,这不已经是很大的利益吗?”

荥阳郑氏的族长怔了一怔,皱眉道:“我想不到利从何来。”

顾天涯哈哈大笑,道:“地权在你们手中,房屋的产权也在你们手中,到时候随随便便往外一卖,赚钱简直如山崩海啸一般。郑氏族长啊,你可莫要告诉我说你连这个都想不到……”

郑氏族长登时讪讪,尴尬的坐回座位去。

他岂能想不到这一点,他只是想赚的更多罢了。若是建造住房去卖,肯定不如店铺价格高,可惜却被顾天涯毫不留情的揭穿,顿时引起整个大殿的哄堂大笑。

虽然大家都打着这个心思,可是没见谁急吼吼的说出来啊。这下好,丢人了吧。

……

这时顾天涯突然语气一重,沉声道:“诸位,还有一件事要说明。此前我说要卖地的时候,很多人立马感觉我是自断根基。为什么你们会有这种想法,只因为你们尚未理解我卖地的方式。”

他说着目光扫视全场,缓缓又道:“在你们的认知里,自古至今卖地只有一种方式,是什么呢?是一下子买断。”

“但是我这个卖地不同,我卖的是土地使用年限。也就是说,我并不是绝对的卖地?”

嗯哼?

什么意思?

满殿众人全都愣住。

顾天涯再次扫视全场,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,终于,他揭破了答案。

“城中的所有建设用地,对外售卖之时都会设定年限,分别是三十年使用权,以及五十年使用权,根据年限不同,售卖的价格也不同。”

哗!

整座大殿一片哗然。

陡然只见几十个人站起,脸色难堪的道:“你这分明是坑骗。”

甚至有人作势欲走,满脸怒色的大叫道:“难怪你要卖地,原来你打的主意是坑人。如此卖地方式,和租赁有何区别。”

群情激愤。

顾天涯对此早有预料,闻言只是淡淡一笑,点头道:“你们说的不错,这确实可以理解为租赁。若是谁感觉此举会受坑骗,那么顾某人任凭你随意离开。”

说着微微一停,淡笑又道:“合则两利,不合则分。无论咱们的合作能不能达成,诸位始终是我顾天涯的朋友。”

嗯哼?

他这样一说反而没人要走了。

刚才那个满脸怒色的人眼中一闪,忽然转回身拱手一礼,郑重问道:“敢问顾领主,这里面莫非有什么说道吗?”

顾天涯悠悠一笑,反问他道:“那我得首先弄明白你担心的是什么?”

那人也不含糊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毫不迟疑的道:“在下担心的事情很明确,你卖地的方式不合理。试想一下,我们砸下大笔资金买的只有土地使用权,一旦权限到期,我们的投资岂不打了水漂。”

说着像是看穿顾天涯阴谋,叹口气又道:“比如五十年以后,土地权限到期了,然而地面上的房屋还在,到时候你的后人直接选择收回。这可真是打的好算盘啊,不花一分钱就白赚一座城的房屋。不对,何止是不花钱,你卖地给我们,先就挣了一大笔。”

顾天涯缓缓点头,道:“你这个担心很合理,想必在场诸位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那人目光直视顾天涯,郑重道:“但是我们仍旧不愿意放弃,希望能听到顾领主的解释。毕竟大家为了利益千里跋涉而来,不到万不得已真是舍不得放弃……”

顾天涯再次点点头,道:“好,既然你要解释,那我便给你解释。”

他转头看向全场,说是解释然而却像是质问,悠悠问道:“你们只以为我在坑人,却不曾往深里想上一想。五十年土地权限到期后,难道就不能花钱再续一次吗?”

啥?

花钱再续一次。

大殿众人登时呆住。

大家还真没想过这种情况。

他们当然不会想到了,因为这本就是顾天涯早有预料的场景,也正因为早有预料,所以他早就设计了环环相扣的说辞。

骗术的最高境界,先是要让对方感觉受到蒙骗,当对方怒气勃发之时,突然给出一个合理解释。

这才能让对方深入彀中。

所以,新的解释马上就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