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二章 【你们以为看穿1切,其实又陷入我的坑中】

“卖地?怎么会是卖地?”

随着顾天涯一语揭破,整个大殿忽然变得落针可闻。

几乎所有人的脸上,全都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。

卖地?

顾天涯竟然要卖地?

自古以来地乃私产,一旦售出之后不可收回,哪怕世世代代下去,也是别人家的私产。

偏偏顾天涯现在却说要卖地。

若是未经开化的荒地还好,幽云诸州多的是荒凉土地,就算是售卖给人,对于顾氏来说也不算亏……

毕竟荒地是需要开发的,留在手里反倒不如卖给人去开荒。

比如此前的棉花产业,起步就是售卖荒地给汉人世家,顾天涯得到了大笔的钱,世家开荒种田之后得到了棉,双方互相得利,起源乃是荒地。

然而那是荒地呀。

现在顾天涯要卖的是城中之地。

这可就非同一般了。

城中之地是什么概念?那是扎扎实实的顾氏私产。哪怕千百年过去,按道理也应该是传给顾氏子子孙孙的财富。

怎能卖给外人?

尤其这个外人还不止大唐世家,赫然还是他们这些外族的国家!

试想一下,城中之地卖掉会是怎样一个结局?首先就是变成外人私产,顾氏再也算不上幽州城的主人。

这不是自断根基么?

打个比方,大唐的帝都长安那座城,虽然城中住着无数世家大族,但是任何家族都别想指染城中之地。

顶多也就是允许购买几亩地作为家产,并且在建造宅子的时候还有严格规定。古往今来,不准逾制。

除了自家宅子所占用地,其余地方那是想都不要想,因为城中之地居住万民,千家万户的居所怎能掌握在外人手中?

无论再怎么强横的家族,在这件事上都不会触碰皇族。

长安必须掌控在皇族手中,就如同幽州必须要掌控在顾氏手中一样,不这么做,就掌控不了一座城。

这明明是这时代众所周知的道理,然而顾天涯为什么一反常态要打破……

他变傻了吗?

他缺钱急疯了吗?

不可能。

谁要是把顾天涯当傻子,恐怕会被坑个底朝天,他自从横空出世以来,做事一向是有赚没亏。

那么他要卖地的举动就值得怀疑了。

无数人心生警惕。

下意识开始窃窃私语。

整座大殿刚才还是落针可闻,转瞬间就变成了嗡嗡之声一片。

……

却见顾天涯说完一句之后,似乎早就预料到大家会怀疑,所以他淡笑住口,静静看着大家讨论。

满殿之人确实在讨论。

确切的说是各自说出自己的怀疑……

比如有个西域国主面色谨慎,一脸警惕的道:“这不该是顾天涯的作风,莫非此事又是一个阴谋?”

其他人心里也是这样想的。

不怪大家警惕,实在是顾天涯这几年给人的印象太狠了。

他这几年干的事情,似乎从来就没有吃过亏,有时候看似是吃了亏,但是事到结尾必然让人发现原来又是他大赚。

只听一个外族喃喃自语,仿佛陷入回忆般道:“在他还极其势弱的时候,他就通过新型驿站挑动风云,仅仅一个驿站规划,就帮助李氏皇族夺得了基层之权。”

众所周知,那时候的中原大唐尚未稳固,李氏皇族的根基并不算硬,按说是没有十足底气去刺激世家的。

结果新型驿站给了李氏皇族底气。

那是顾天涯崭露头角的第一局棋。

这时又有一个宾客开口,沉声道:“借着新型驿站的建设之机,他筹划了夺回前朝大隋的粮仓之战。”

刚才那个外族顿时点头,满脸肃然的道:“并且,赢了!”

那一战不得不令人敬佩。

当时汉人的世家联盟何等威势,联合起来拥有着掀桌子不玩的力量,然而在顾天涯的几番谋略之下,世家不得不将贪下去的粮仓又吐出来。

李氏皇族收回那些粮食之后,登时有了平叛江南各地的实力,于是大唐更加稳固,百姓们也有了粮食可以救灾。

慕容嫣然忽然加入讨论,目光灼灼的道:“你们只注意到这两点,却忘了他在发起粮仓之战的时候同时还干了一件事。是什么呢?是土地之争。他帮着汉人的李氏皇族,收回了世家侵占的前朝大隋土地……”

土地。

任何时候都是令人兴奋的一个词。

慕容嫣然目光更加灼灼,忽然遥遥看了一眼顾天涯,轻声道:“他先以顾家村周围八个村庄为起点,表面看似是和密云孙氏在争斗,然而汉人的世家并不是傻子,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。可是知道又能如何,暗中使绊子又能怎样?八个村庄依旧被他收回,开启了土地收拢的棋局……”

最终的结局出人意料,大唐世家竟然再次输了。

他们向李氏皇族归还了三成土地,要知道那可是涵盖整个中原的三成土地。

三成土地,白白归还,多么巨大一笔财富啊,当时很多世家恨不得顾天涯车裂而死。

他们真是被坑的老惨了。

慕容嫣然又道:“虽然汉人世家对外宣称是跟皇族达成协议,但是谁都明白那只是一个下台阶的说法。被逼着把吞下去的土地归还,这本身就代表着世家输的很惨。

众人无不点头。

这时若羌国主加入讨论,沉声道:“土地之争以后,顾天涯开始走出那个小村。”

众人的面色顿时一凛,下意识想起几件大事。

只听若羌国主一脸崇拜,缓缓道:“他走出小村之后,再也不是曾经的穷困少年了,先是参与梁国战事,一战之下攻略三个州,事后却仅取云州一地,而把另外两州送给大唐,那个举动博得李氏皇族满意,感觉扶持一个外戚有利可赚。”

驼驼先知忽然悠悠一笑,意味深长的道:“那是顾天涯第一次运用以利驱人的手腕。”

以利驱人。

针对的对象赫然是自己妻子的娘家。

事实证明,效果很好。

慕容嫣然眸子辉闪,轻声道:“攻占三州,只取一州,送出两州之地的时候,顺势归还了娘子军兵力,据说整个李氏皇族尽皆大喜,年轻一辈甚至想让这种生意多来几回。”

众人齐齐羡慕,下意识道:“就算换成我们,也会想让这种生意多来几次。不用自己动刀动墙,坐在家里就能获得两州之地。这种好事天下少有,我们若是李氏皇族也愿意扶持他这个外戚……”

驼驼先知再次开口,语气流露出一股子深邃,悠悠道:“从那个时候开始,顾氏终于有了独属于自己的衣食之地。西北诺大一个云州,面积几乎等于中原三个州,虽然地域稍显荒凉,但是再荒凉能荒过西域吗?”

在汉人眼中云州显得荒凉,但是在西域人眼中那同样是中原之地啊。

无论一州之域再怎么贫瘠,它都是扎扎实实的巨大财富。

大殿中这群西域外族又羡又嫉。

……

驼驼先知看了众人一眼,忽然又道:“获得云州之后,顾天涯的动作丝毫不停。明明是一场自家儿子的满月洗礼庆典,却被他设下计谋让梁国和突厥人往里面钻,通过第二场大战,西北梁国终于覆灭。”

广个告,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书源多,书籍全,更新快!

慕容嫣然脱口而出,道:“顺手还把突厥人的颉利可汗给抓了。”

驼驼先知呵呵一笑,点头道:“是啊,谁能想到他竟然把颉利可汗给抓了。堂堂一位草原可汗,成了顾天涯的阶下囚。遍数古往今来所有汉人朝代,似乎这种战绩也是第一次出现……”

那一战,汉人斩获了几万头牛。

以及十几万的突厥辅兵俘虏……

于是强迫草原和大唐缔结盟约,收回了被突厥人占领几十年的幽云五洲。

五个州域啊,而且还是北地之州,若是以疆域进行计算的话,面积几乎等同于大唐的两个道。

要知道大唐总共也只有十个道。

慕容嫣然远远看了大殿上方一眼,道:“拥有了幽云五洲之后,再加上西北的云州和河北道檀州,顾氏已经掌控七州之地,疆域面积甚至超过了我们吐谷浑……顾天涯他,终于成了一方大势。”

少女说到这里一停,有感而发又道:“这一切的功业,他只用了五年。”

五年,五年,真不知道他这五年是怎么过的。

若是换一个人来,怕是五十年也达不到这种成就。

……

整个大殿嗡嗡一片,

显然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。

他们不断分析顾天涯的心思,他们不断回忆顾天涯的过往,然而越是分析越是回忆,就越发觉得顾天涯令人震惊。

他做的那些事,从来都是有赚没亏。

不但不亏,而且每次都会大赚。

偏偏他现在却要卖地。

等同于自断根基……

驼驼先知点燃了旱烟,吧嗒吧嗒的不断抽着,显然是陷入沉思,目光之中尽是深邃。

足足良久之后,这位吐谷浑的大长老才缓缓开口,问众人道:“这样一个胸有丘壑的人物,他会选择杀鸡取卵的方式吗?”

“不,绝不会!”

慕容嫣然第一个开口,俏脸坚定道:“哪怕他再怎么缺钱,也不可能自断根基。而卖地,恰恰是自断根基之举。”

“所以就耐人寻味了!”驼驼先知叹息一声。

同一时间,大殿另一侧。

草儿小圣女也是一脸迷惑,眸子之中闪烁着浓浓警惕。

可惜她无论怎么琢磨,始终感觉琢磨不透顾天涯的举动,无奈只能凑到圣女大祭司跟前,小声求教道:“师尊,您认为此事有何阴谋?”

“阴谋?没有!”

圣女大祭司悠然一笑,伸出手来轻抚草儿额头,温声道:“放心吧,这是好事。关于他这个卖地的政策,师尊我在二十年前就曾听过。此举并无阴谋可言,反而是互利共赢的局面……”

草儿先是一怔,随即俏脸现出精明,恍然大悟道:“我明白了,是他父亲跟您说过对不对?也就是说,顾天涯这个政策是他父亲首创的。”

圣女大祭司仍是悠然一笑,不置可否的道:“也许吧。”

草儿顿时像是得到了暗示,心中变得无比笃定起来,嫣然笑道:“徒儿懂了,这事咱们不需要警惕。不但不需要警惕,而且要积极的参与。趁着大家都在迟疑,咱们正好抢占最大好处……”

圣女大祭司噗嗤一笑,伸手轻点她的脑门,宠溺道:“事后若是被坑了可别怪我。”

草儿满脸自信,得意道:“师尊您不用吓唬我,我已经听懂了您刚才的暗示。”

她们师徒两个语气轻松,顿时引起了许多人注意。

比如驼驼先知,此时忽然隔着宴桌拱手一礼,笑呵呵的探询道:“大祭司阁下似乎心情甚佳,莫非是看穿了顾天涯的政策?”

这种试探极其直白,若是搁在普通人身上显得极为失礼,然而越是高层越不同,彼此之间更喜欢直来直去。

可惜圣女大祭司并未回复,仅是端起桌上的茶杯淡淡品茗。

反倒是草儿一脸挑衅,道:“听闻吐谷浑人最擅长琢磨心思,怎么事到临头反而要向我们突厥人请教了?”

这话看似是在向驼驼先知挑衅,但她目光似有意似无意看着慕容嫣然,两个少女眸子之中迸发战意,就差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响了。

驼驼先知心知肚明,自然不会在意草儿的无礼,这位吐谷浑的大长老再次隔着宴桌一礼,笑呵呵又问道:“大祭司阁下,可否给老朽一个答案。若是阁下能给回答,吐谷浑今夜愿意退让一步。”

圣女大祭司这才像是有了兴趣,淡淡问道:“退一步,是多少?”

驼驼先知微微沉吟一下,随即伸出两根手指,郑重道:“若是真要开始投资份额之争,吐谷浑愿意先退让二十万贯。”

圣女大祭司仿佛不置可否,但是却端起茶杯悠悠一饮,再次淡淡道:“那么这步退让我就接了。”

似乎没有任何确切性的回答。

偏偏驼驼先知已经得到了答案。

为什么?

原因很简单!

既然圣女大祭司说她接了退让,岂不就是在暗示顾天涯的政策没问题。如果有问题的话,突厥人肯定不会选择投资,既然不选择投资,肯定也就不需要吐谷浑的退让。(画外音:大家是不是被山水绕晕了*-*,我故意的)

高层之间的对话有时候很直接,但是有时候也会像刚才这般打哑谜。

很烧脑。

很隐晦!

能不能听懂,就看各自的政治智慧及格不及格了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显然驼驼先知是个非常合格的老政客。

他已经笃定了突厥人会选择投资……

那么,吐谷浑人又有何惧!

……

也就在这时,终于顾天涯的声音再次响起,悠悠然道:“在下说出一语之后,诸位朋友都在讨论,我知道,你们感到怀疑。也明白,大家心生警惕。故而我一直没有开口,静候诸位议论良久……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微笑又道:“自古诚心待客,首要是不能让客人心存疑虑。而打消别人疑虑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呢?就是不做任何辩解的任由别人质疑。所以,我自始至终没有插口打断诸位。”

他说着再次一停,紧跟着再道:“在你们怀疑和讨论的时候,我不做任何诱导性的辩解。唯有大家把所有的怀疑都想一遍,咱们接下来的合作才能开诚布公。原因很简单,这是你们自己怀疑过后做出的选择。一旦做出了选择,就代表着你们已经打消了疑虑……”

“诸位朋友,我顾天涯说的可对否?”

满殿之人先是静寂无声,随即就见无数人浮现微笑,皆言道:“”

他说着再次一停,紧跟着再道:“在你们怀疑和讨论的时候,我不做任何诱导性的辩解。唯有大家把所有的怀疑都想一遍,咱们接下来的合作才能开诚布公。原因很简单,这是你们自己怀疑过后做出的选择。一旦做出了选择,就代表着你们已经打消了疑虑……”

“诸位朋友,我顾天涯说的可对否?”

满殿之人先是静寂无声,随即就见无数人浮现微笑,皆言道: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