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三十章 【大幕终于拉开】

    恰哈也就在这个时候,大殿门口的侍卫再次高声呼喊,道:“有客至,突厥祭祀古庙小圣女,突厥汗帐叠罗支小王子,前来赴宴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宾客心里都是一紧。

    果然,突厥人来了!

    并且来的还是高层,一位小圣女外加一位小王子。看似只是年轻一辈,然而却代表了草原的信仰和政权。

    所以就连李世民都显得有些肃重,缓缓吐出一口气道:“千百年来,汉家与争,浩瀚草原,突厥雄兵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看他一眼,语带深意的道:“二哥,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。突厥人,要分裂了!”

    这声音压的极低,然而李世民却感觉脑中轰然一炸,皇帝下意识转头看着他,脱口而出道:“是不是你的手笔?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一笑,不承认也不否认的道:“世上之事,顺势而为,尤其人心存私,稍加怂恿便会暴涨贪婪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何等精明,登时听懂他话里的隐喻,皇帝虎目爆闪,同样压低声音道:“莫非你说的是草原东部?你怂恿了那位始毕可汗之子?”

    顾天涯压根就不承认,只是满脸微笑道:“严格说来,这位的疆域才是和我幽云接壤。此人乃是上一代的可汗之子,一心想要光复东部突厥的荣光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李世民一眼,略作暗示道:“他很不服颉利,也很不爽辽东,自古枭雄之心,从来不肯屈居人下!”

    李世民目光再次爆闪,好半天后才缓缓道:“既然不肯屈居人下,那就需要好好扶持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左右看了两眼,第三次压低声音道:“我准备要搞高句丽,搞之前必须稳定四周,而此人掌控之地与我接壤,偏偏却拥有着一颗枭雄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继续往下说,但是李世民已经懂了。

    只见皇帝缓缓点头,一脸若有所思的道:“世上但凡枭雄之人,遇到时机都敢下赌,一旦你和高句丽干起来,此人说不定就想从中谋取好处,所以你不能让他有这份精力,你得先给他找点事情做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顾天涯展颜而笑,竖起大拇指道:“二哥看的通透,正是这个道理。为了防止他被高句丽收买,我只能给他找点麻烦,否则等我和高句丽相互攻伐之际,这人率领着大军躲在一边等待捞好处,到时候不管他是不是帮助高句丽人,对于我来说都是个无法掌控的不确定因素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又道:“国之战,不能有不确定因素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语带森然,低声道:“最好的办法是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先是一怔,随即连忙摇头,面色古怪道:“这人留着还有用,以后我准备收服了当个枪头使使,所以二哥你千万不要胡乱插手,北地这边让我自己搞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哼了一声,满脸不悦的道:“不识好人心,你小子难道不怕养个枭雄尾大不掉么?”

    顾天涯笑眯眯看他一眼,反问道:“二哥你麾下有那么多枭雄,但你何时害怕过尾大不掉?”

    李世民登时傲然起来,大喇喇道:“朕有信心威服他们,自然不担心他们会坐大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伸手指了指自己,笑道:“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怔了一怔,随即也笑了起来,道:“这倒也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门外的声音再次响起高呼,大声道:“东部草原突厥,始毕可汗长子,突利小可汗,前来赴宴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世民对视一眼,兄弟二人同时低声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他俩掌控全局,故而毫无意外。

    但是大殿中的宾客们却同时一怔,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怪异神色。

    东部草原?

    突利小可汗?

    事情有些微妙呀!

    刚刚门口通报突厥人前来赴宴,此人并没有让侍卫喊出他的名字,反而刻意拖延一下,直到此时才让侍卫专门宣呼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举动异常,值得玩味。

    殿中有人压低声音开口,语带深意的道:“明明是前脚后脚到来,结果却让侍卫分成两次宣呼,看来突厥人的内部纷争越发大了,今晚怕是会有一场好戏要上演。”

    旁边另有一人缓缓点头,淡淡笑道:“争呗,越争越好。东部草原的这个突利小可汗,据说也是个虎视鹰扬的人物,纵观古往今来之枭雄,没人愿意一直屈于人下,咱们倒是盼着他和自家人争,最好能把草原突厥弄个分崩离析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显然是汉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众人窃窃私语之间,就见门口不断有人进入。

    先是突厥汗帐的叠罗支小王子,进门之后规规矩矩找张桌子坐好,不言不动,对谁都笑,果然如同传说中那般,是个天性醇厚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然后又见一个鹰勾鼻子的突厥青年,双目之中闪烁着锐利无比的精光,此人进门之后也找了张桌子坐下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恰恰坐在了叠罗支的对面。

    正是东部草原的突利小可汗。

    猛然此人的眼神一厉,对着叠罗支面色一沉,冷声训斥道:“你身为突厥小王子,一点尊卑也不懂吗?吾乃你之族兄,我在此坐着你安敢也坐着?”

    咦!

    这就要开始搞事了吗?

    在场宾客相互递个眼色,心说果然要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却见叠罗支被这他训斥,陡然竟也迸发出一股子怒气,大声反驳道:“既然你说尊卑,那么咱们就论论尊卑,我乃突厥汗帐的王子,你见了我应该行礼才对。”

    突利小可汗冷然一笑,露出森森白齿,道:“你只是王子,而我却是小可汗。按照突厥人的规矩,王子该给可汗行礼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第二句话的时候,故意把‘小可汗’的小字去掉了。

    这番言语争锋,叠罗支明显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小家伙气的面色通红,陡然急中生智想出一个措辞,大声道:“这里是顾先生的地盘,主人尚且不曾露面,你一个外人算什么东西,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这小家伙学会了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突利小可汗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陡然浑身迸发杀气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,都看出他脸上的果决,这人竟是要在大殿上动手,他那一身杀气分明是要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突厥人自己要打起来了!

    但也就在所有人想看好戏的时候,猛见祭祀古庙的草儿小圣女进门,目光微微一扫,叹口气道:“突厥人是要闹笑话给外人看吗?”

    她是祭祀古庙的传承者,无论突利还是叠罗支都要给个面子,双方顿时偃旗息鼓,看样子是闹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想到,突利猛然又开了口,语带嘲讽的道:“祭祀古庙乃是所有突厥人的古庙,希望草儿小圣女不要偏帮才好。”

    草儿目光幽寒看向他,森然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分裂民族?”

    突利毫不畏惧,反而桀骜一笑,道:“草儿小圣女,你这顶大帽子别乱扣。今晚大家都是来参加幽州宴会,我突利可没有任何分裂民族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草儿眼光锐利,逼问道:“既然你说没有分裂之心,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通报进门。”

    突利仍是桀骜一笑,淡淡道:“做客而已,没必要讲究这么多。我不想和你们一起赴宴,自己单独赴宴不行吗?”

    草儿眼中杀气一闪。


    这时忽听身后一个声音,悠悠道:“草儿,入席了。这里是汉人的地界,莫要被人看了草原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说话着是一位面带纱巾的祭祀。

    大殿中很多人心中顿时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这祭祀为什么要蒙面?

    她凭什么有资格掺和突厥高层的言语争斗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大殿后方,顾天涯没有微微一皱,忽然轻声道:“糟糕,我忘了她也会来。今夜有她的威压震慑,突利怕是不敢太过桀骜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顿时好奇起来,低声问道:“这娘们是谁?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一怔,满脸古怪看向李世民,道:“她蒙着脸你就知道她是个娘们?”

    李世民嘿了一声,道:“听声音就知道不是个年轻小姑娘,身为突厥祭祀一旦蒙了脸不是娘们又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似乎是草原的一个传统。

    身为祭祀若是有过男人,出席重大场合就会用纱巾蒙脸。以此来表示对她男人的忠贞,同时也向祖先表现自己的愧疚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情况很少。

    即使有但是很多祭祀也不会遵守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反而会刻意放弃蒙脸,意图表现自己的纯洁。

    像大殿里那位祭祀一般选择蒙脸,反倒是很久不曾听说过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顾天涯也嘿了一声,坏笑起来道:“二哥说的对,这确实是个娘们。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感觉默契十足,正欲开口再飚出几句荤话,哪知忽见李建成从后面走出,上前一人一脚踢他们个趔趄。

    但见这位皇族大哥一脸怒气,斥责道:“再敢胡言乱语,大耳刮子抽死你俩。一个是大唐皇帝,一个是幽云领主,听听你们刚才说的什么话?这话若是传出去有你俩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登时惊奇起来,揉着屁股小心翼翼凑近李世民,语带试探道:“传出去咋了?难道这位祭祀还敢揍我们不成,咦,大哥你好像很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也凑了过来,同样试探道:“我们只不过说了一句娘们而已,大哥你没必要这么古板吧。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。

    李建成陡手抽了皇帝脑门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啪的一声,这次抽的却是顾天涯脑门。

    但见皇族大兄长满脸怒容,再次呵斥道:“娘们也是你俩能喊的?做人要知晓尊敬懂不懂?现在都给我闭嘴,各自在这里罚站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世民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比好奇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心中仿佛无比小猫一般抓挠,始终弄不明白李建成为什么会这么生气。

    大殿里的那个蒙面祭祀,莫非还有特殊身份不成?

    不应该啊!

    李世民或许还不知道蒙面祭祀是谁,但是顾天涯早就猜出来这是草原的圣女大祭司,可就算她是草原圣女大祭司又能如何,大哥怎么会因为我们的一句玩笑而生气?

    不就说了一句娘们么?

    他和李世民现在根本无法明白,这句娘们还真是不能随便乱喊。

    这举动就仿佛两个小子对着某个女人吹口哨调戏,结果却发现这女人乃是自己老爹的小三,尴尬不尴尬先不提,首先就失了一份规矩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时代可不比后世,老爹的女人没有小三一说,哪怕是个小妾身份,甚至是见不得光的外室,然而晚辈若是见了,也得乖乖喊一声姨娘。

    可惜顾天涯和李世民毕竟还是青年,以他俩的年龄根本不知晓当年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李建成则不同,这位皇族大哥的年龄比顾天涯母亲还大,虽然身份也是晚辈,但他毕竟经历过当年。

    正因为经历过,所以才不能看着两个兄弟胡言乱语,否则等到哪天事情揭穿,两个小子先要被圣女大祭司揍上一顿。

    挨完揍还得跪地道歉那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幸好无论顾天涯还是李世民都是人精,两人通过蛛丝马迹已经隐隐感觉到异常,于是再也不敢言语轻薄,各自乖乖的站在那里罚站。

    李建成甚是欣慰,点点头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这期间,大殿那边不断有来客进入,随着门口侍卫的不断高声通报,渐渐的整座大殿坐满了客人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亥时两刻的时候,也就是后世大约晚上10点钟头,门口再也听不到新的通报,显然所有客人已经到齐。

    李建成看了顾天涯一眼,随即又看了李世民一眼,抬手示意道:“罚站到此结束,你们去办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世民同时松了口气,随即各自都是微微一怔,愕然问道:“大哥你不参加宴席吗?”

    李建成笑呵呵摆摆手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道:“这样所谓宴席,招待只为利益,大哥我随着年纪日长,越来越厌恶此等场合,反倒更喜欢家人之间团聚,那样的欢声笑语才叫亲情。所以这个宴会就不参加了,我回去准备另外一场小宴,等你们今晚忙完之后,咱们自家人关起门来庆功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世民对视一眼,同时面带肃重的道:“如此,有劳大哥费心了,我俩会尽快结束这边的事物,争取早点回去和家里人聚聚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再次摆摆手,笑呵呵的往回走,道:“不用急不用急,做事要亦步亦趋。”

    温笑声中,穿过后门离去。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世民则是各自深吸一口气,并肩走进了早已坐满宾客的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幽州大宴,至此开席。

    今晚这一宴,宴的是利益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