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六章 【前往幽州前的琐事】

    杨氏婕妤低下头去,小心翼翼的道:“妹子难堪就难堪在这里,我现在是陛下的婕妤……”

    都是聪明女人,有些话不需要明说。

    她现在成了李世民的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身份是个婕妤,地位等同于小妾,但要是严格论起来的话,她勉强也算是顾天涯的嫂子。

    偏偏按照娘家那边则是她喊顾天涯舅舅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不敢随意去攀亲戚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用了这个借口绝对会触怒皇帝。

    德妃沉吟良久,忽然语带深意开口,暗示道:“这事不太好操作,姐姐我不敢插手。若是,若是你能得到那位姑奶奶的认亲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半,口风稍微一改,又道:“又或者你孩子有机缘,能成功站到老人家面前,喊上一句祖奶奶,事情必然就能成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婕妤一脸渴求,急急道:“这正是妹子来求您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德妃左右思量,终归决定赌一把,郑重道:“若是你能得到顾妹夫一家的认亲,身份地位立马就会拔高一层,这样的话,姐姐我都要高看你一眼。所以这件事,我帮你试试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此次幽州传来讯息,邀请陛下率领各大家族北上,由于棉花产业的巨大收益,导致陛下和长孙姐姐心情极佳,故而才会赐下恩典,允许宫里的嫔妃一同随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是一停,沉吟再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让咱们女人家去开开眼界,长孙姐姐的意思是让咱们去和顾氏的女眷融洽情分,不管是何用心,咱们总算是能跟着了。而这个跟着,就是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妹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婕妤杨氏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德妃再次沉吟一番,目光灼灼的道:“按照往年的规矩,前往幽州会途径河北道,那里有檀州密云县,县里就是顾家村。每次陛下陛下前往幽州的时候,都会到顾家村里拜见那位姑母。虽然今次时间比较仓促,需要十五日之内赶到幽州,但是以陛下的性格,他绝不会过顾家村而不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一眼婕妤杨氏,语带暗示的道:“长孙姐姐也会带着我们四大正妃一起去拜见。”

    婕妤杨氏喘息都变得紧张,满脸渴望的道:“求您给妹子个机会,让我以随行身份跟着。”

    德妃悠然一笑,满脸温厚攥着她的手,亲切道:“咱们情同姐妹,这点小忙肯定要帮。你虽然只是一个婕妤,终归也算陛下的妾侍。到时候跟在我们身边,去给姑奶奶磕个头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孩子……”杨氏婕妤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德妃目光深邃,笑悠悠道:“孩子小,爱调皮,大人不可能一直看着吧,他胡乱跑动出现在那位姑奶奶面前能算什么错?”

    杨氏婕妤又惊又喜,猛然站起来就要屈膝跪拜。

    德妃一把将她拽住,郑重道:“妹子,咱们之间不需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杨氏婕妤感动无比,眼眶发红泪水点点,抽泣道:“若是此事成了,妹子感念您一生。”

    德妃温厚一笑,拍拍她手背道:“回去吧,赶紧收拾行囊准备启程。我这边也要收拾一下,带些礼物去给平阳公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微微一停,叮嘱又道:“你最好也备上一些,到时说不定就能用上。虽然按身份你没资格拜见平阳公主,但是说不定这次就有资格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妹这就回去准备。”杨氏婕妤连连点头,行礼告退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直到她身影消失之后,房内突然走出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此女赫然是四大正妃之一的韦贵妃,皱眉道:“德妃姐姐,您总是狠不下心。这种事情也能接么,若是触怒了陛下岂不因小失大?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门外,又道:“这个小婕妤在皇宫里到处求人,就连我那里她都去过很多次,甚至还有长孙皇后那边,这女人也敢有胆量去求。可是你看有谁出手相帮了,大家不都是能躲就躲吗?”

    德妃目光深邃,道:“若她不是为了孩子求人,我又岂能出手相帮。这个小女人啊,为了孩子敢拼命。这一点让我很欣赏,不忍心看她凄婉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您就不怕陛下暴怒吗?毕竟这可是身份差着辈呢。”

    韦贵妃一脸精明,语带提醒又道:“陛下和顾天涯乃是舅哥妹夫,结果小妾却要喊妹夫一声舅舅。这不是打陛下的脸吗?姐姐你怎么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德妃微笑不语,遥遥看着杨氏婕妤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,叹口气道:“亲情的事,谁能说得准?咱们陛下那位妹夫,最是注重亲情方面,说不定,这位杨氏就被会他照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语气一改,明显肃重起来,道:“一旦幽州顾氏和她认了亲,那她的身份可不能以婕妤看待了。即使是咱们四大正妃,也要上赶着向其交好……”

    韦贵妃微微一撇嘴,淡淡道:“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而已。”

    德妃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韦贵妃明显还有其它事情,眸子之中隐隐闪烁一抹幽光,忽然语带试探的道:“德妃姐姐你听说了没,幽州新城很快就要建设了。”

    德妃看她一眼,仍旧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韦贵妃干咳两声,讪讪道:“最近这段日子以来,宫里好些嫔妃上蹿下跳,个个挖空心思在陛下面前露面,不约而同伴出一副可怜兮兮架势……能骗得了谁啊,无非是想替母族争取利益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再次带着试探,小心翼翼问德妃道:“姐姐,您有没有兴趣在幽州新城投资一笔?”

    这种试探几乎已经挑明了。

    哪知德妃缓缓起身,忽然淡淡一笑道:“时辰不早了,我要去向长孙姐姐请安。妹子,你去吗?”

    拒绝的很委婉。

    韦贵妃满脸尴尬,悻悻站起来道:“既然姐姐不愿意说,妹妹就不再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满是不甘心的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德妃目光悠悠看着她背影,直到这位贵妃离开自己院子,方才叹息一声道:“你们始终没有想明白,女人出嫁以后应该如何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族那只是曾经的娘家,现在的男人家才是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关于亲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位杨氏婕妤虽然地位卑微,但她毕竟有着大隋皇族的血脉。顾天涯的母亲是大隋公主,这就是杨氏婕妤天然的后台,一旦那位姑奶奶认了亲,你们再想去交好杨氏婕妤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皇宫里面生活啊,万万不能前倨后恭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宫女悄悄走近,低声问道:“德妃娘娘,您似乎很看重那位杨氏婕妤?奴婢听宫里头好多人都说,只有您愿意接待那位小婕妤。”

    德妃看她一眼,摇摇头道:“不是我待见她,而是有人待见她,我只是替人做事,顺便捎带自己一点心意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小宫女,微笑告诫道:“珠儿你要记住,皇族亲情冷漠,
但也正是因为亲情冷漠,所以无论陛下还是皇后反而更在意这个。最重要的是,北边有一个男人也在意。”

    小宫女眼睛一亮,眸子溢彩连连的道:“这个奴婢知道,您说的是幽云领主顾天涯,据说,他是极其注重亲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德妃悠悠吐出一口气,道:“我乃陛下的四大正妃之一,按辈分算是他的小嫂子。既然是他嫂嫂,那就得帮他出一点力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面色果决又道:“所以这位杨氏婕妤的事情,我就算触怒陛下也要帮一把。”

    小宫女明显担忧起来,道:“这样做会不会被有心人搬弄是非?”

    德妃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你们啊,始终是悟不透。”

    小宫女果然听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德妃叹了口气,抬脚出了房门,她一路直奔长孙皇后的寝宫,恭声禀告之后入内请安。

    此时长孙皇后正在忙碌,见到她来顿时招了招手,亲切笑道:“本宫正准备派人去喊你,想不到你自己主动来了,过来过来快过来,帮我琢磨琢磨该带什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皇后和她情谊极好,几乎当做自家妹子一般看待,所以不等德妃回话,长孙皇后又笑着道:“每次准备前去幽州的时候,总是这也想带那也想带,结果踟躇这么大半天,到现在也没定下个心思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到德妃欲要行礼,顿时故作不悦一摆脸色,道:“说你多少回了,到我这里不用拘谨。快起来吧,莫要行礼。”

    德妃之道此时才开口,一脸温婉的道:“规矩总是要守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叹了口气,道:“这偌大一个皇宫里面,也就只有你是真的在守规矩。其她那些嫔妃,只是表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德妃不接这个话茬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看她一眼,失笑道:“算了算了,咱们姐妹之间不说这些烦心的事。你且过来帮我参详参详,这一次咱们去幽州该带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德妃仍是一脸温婉,像是有感而发的道:“幽州日益繁华,货物囊括天下,咱们长安虽是大唐帝都,可若是比拼这方面的话肯定比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她仅是点到为止,然而长孙皇后已经若有所思,点点头道:“妹子你说得对,幽州确实越来越繁华了。现在的那里什么东西都能买到,所以咱们无论带什么礼物都不够出彩。”

    德妃趁机道:“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,既然是送礼,就该送些代表能心意的东西。心意到了,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状似迟疑一下,又道:“妹子倒是认为,您该多带一些钱财。听闻幽州那边继续建造房屋,您若是带些钱去可能比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顿时笑出声来,指着她道:“你这一番话熟悉的很,别的嫔妃也跟我说过,可惜她们在说的时候,顺带就把自己也带上了。唯有你,没带上自己。”

    德妃款款一礼,温婉道:“因为我没有答应帮母族谋取利益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面色肃重下来,道:“那些妃子几乎不约而同,都想在我这里谋点投资份额,其实本宫心知肚明,她们是在替背后的家族谋利。”

    德妃叹了口气,道:“她们一直没有想明白,女人出嫁之后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长孙皇后,略显迟疑道:“长孙姐姐,今日韦贵妃又去我那里试探了。言语之间,尽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脸色一沉,道:“她不止去你那里试探,本宫这里也来过几回。最近两年时间,京兆韦氏跳的很欢,她家一直想要跻身顶级门阀,总觉得能够代替范阳卢氏成为新的五姓七望……”

    德妃神情肃然,语气首次变冷,道:“但是他们不该打幽州的注意!”

    说着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咱们那位顾妹夫何其艰难,当初白手起家的时候怎么不见韦氏去帮忙。现在看到幽州新城急缺资金,他家倒是想要把手收进去摘果子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忽然摒弃左右,低声道:“妹子你放心,幽州的果子可不是那么好摘的。咱们那位妹夫最厌恶内斗,他费尽心力才让世家各族一致向外。”

    说着把德妃拉到身边,用更低的声音道:“如今大唐各个世家都在他的带领下向外求财,唯有这个京兆韦氏总想从自己人的手里占便宜。既然屡教不改,他家怕是要倒大霉。”

    德妃神情一动,同样低声道:“也就是说,顾妹夫要给他家下套?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没有回答,仅是脸上现出一抹神秘。

    德妃顿时懂了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    聪明人一点就透,立马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语气微微一转,说到那个杨氏婕妤的身上,道:“长孙姐姐,有件事须得跟您禀告一番。今日那位小婕妤又来求我,凄凄婉婉的哭着让人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叹了口气,道:“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她为了给自己孩子争一个未来,真是豁出去自己性命也敢不要了。可惜本宫身为皇后,这件事却不好表态。”

    德妃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满皇宫都以为您不想帮她,唯有我知道您的心肠柔软,也正因为此,我给了她承诺。”

    说着温婉一笑,又道:“日后若是被陛下责罚,姐姐您可得替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知进退的女子。

    明明她顶着压力帮了顾天涯,却用这番话把情分放到了皇后身上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