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五章 【皇家的辈分真乱】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展颜而笑,道:“首先,把草儿嫁给顾天涯,这叫做和亲,大家成为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和亲?”

    老祭祀皱了皱眉,下意识道:“和亲这种事,一直是汉人向我们送出高贵的女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直接打断,语气悠悠的戳她心窝,道:“师尊您刚才不是说过么,现在的时代已经变了呀!”

    老祭祀无奈点头,道:“是啊,时代变了。如今的突厥人,要看汉人脸色。”

    她踟躇一下,语带不甘心的道:“除了和亲还要如何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看她一眼,微笑道:“其次,是利益捆绑。光是嫁出草儿给他还不行,我们必须把幽州的利益和突厥捆在一起。做到我中有彼,彼离不开我,唯有如此他才不能针对草原,因为针对草原就是针对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这次倒是欣然赞同,道:“此计甚妙,确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眼中闪过一道诡光,继续道:“恰好眼下他的幽州城急缺资金,各国商队齐齐来此的目的也正是这个,我们突厥人绝对不能落后,必须占据幽州新城的最大投资,不但要给他出钱,还要给他出力,甚至要大举迁徙子民,转化成为他的子民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顿时迟疑,皱眉道:“竟然要迁徙我们的子民给他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故作低沉道:“这样才能做到彼中有我,我的子民就是他的子民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恍然大悟,惊喜道:“如此的话,他就无法下狠心灭亡突厥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欣然点头,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精神振奋起来,问道:“那么你觉得我们该投资多少给他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像是踟躇一下,略显不确定的道:“一千万贯行不行?”

    老祭祀登时惊呆,震惊道:“你说什么,一千万贯?”

    突然目光狐疑,盯着圣女大祭司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设计,其实根本不是为了草原。我怎么隐隐感觉这里面有诡异,似乎你想拿突厥人的财富去帮那个顾天涯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仿佛凄苦起来,幽幽道:“师尊,我若是想背叛突厥的话二十年前就判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看向老祭祀,语气哀婉又道:“您以为一千万贯很多吗?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让草儿去跟慕容嫣然争斗吗?只因我暗中得知一事,吐谷浑人要投资八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下意识顺着她的说法深思,道:“吐谷浑人这是想占据幽州新城的最大份额。”

    于是终于打消所有顾虑,咬牙下定决心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突厥人决不能落后,就按你的计策,我们出钱一千万贯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幽幽道:“这笔钱不能从各个突厥部族中抽取,否则会让颉利可汗获得顾天涯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登时傲然一笑,道:“咱们祭祀古庙传承久远,一千万贯还动不了筋骨,这笔钱,咱们自己出。”

    说着转身向外走去,大声道:“我现在就回阴山去,召集五大长老祭祀,大家一起开启古庙宝库,十日之内必然把一千万贯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她被忽悠瘸了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行礼相送,道:“那我就在幽州城里静候钱来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似乎一直恭敬目送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再也没有脚声传来,这时圣女大祭司猛然眼神一森,突然缓缓吐出一口气道:“您猜对了,其实我就是报复。足足二十年了,我一直想为了顾氏而活。”

    嫁草儿,真就是为了当一次二娘。

    骗投资,真就是为了帮一次孩子。

    那个起名叫做天涯的孩子,他是长生哥哥和广平姐姐的娃,天涯,顾天涯……

    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!

    广平姐姐肯定是心疼我无法抱孩子疼孩子,所以才给孩子起名叫做顾天涯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走到门口,目光遥遥看着天际一朵白云,她那风华绝代的脸上,仅是浓浓的温柔。

    又是良久之后,她再次轻吐一口气,喃喃道:“但是,我也并不是想坑害突厥。怪只怪时代真的变了,这样做确实是唯一保住突厥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轻声又道:“那孩子的手段注定要囊括整个草原。”

    身为整个草原的圣女大祭司,她确实不想坑害自己的民族。

    暗助顾天涯,是因为私人情感。

    为草原谋福,是身负民族大义。

    不愧是千年以来最出色的古庙大祭司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猛见院子门口有人出现,一个祭祀抚胸行礼,恭声道:“尊贵的圣女大祭司,幽州领主顾天涯向各国商队发出邀请,约定于十五日之后宴请宾朋,并有一件重大事务将要磋商!”

    说着掏出一份请柬,高高举过头顶再问,道:“尊贵的圣女大祭司,这份请柬收是不收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悠然吐息,道:“十五日后,草儿小圣女会以突厥商队的首领身份赴任,至于本祭祀么,化身相随……”

    挥手微微一招,请柬飞入掌中。

    脸上,突然又现出少女调皮般的促狭,轻声自语道:“十五日后,看我吓吓你个小家伙。想不到吧,你还有个二娘!”

    笑声宛如银铃,院门口那个祭祀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大祭司她要在十五日后吓吓那个小家伙?

    哪个小家伙啊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唐关中,帝都长安。

    原本清冷肃穆的皇宫之后,今日气氛忽然变得几位活泛。

    长久不怎么走动的嫔妃们,不约而同的开始串门拜访起来,见面先是说几句女人家的体己话儿,三两句之后就转到某个话题上。

    特别的统一!

    比如此时的德妃宫中,婕妤杨氏正陪在末座,谈笑风生,说的正是幽州。

    由于两位嫔妃在地位上有所差距,婕妤杨氏说话时透着一股子奉承的意味,娇笑道:“德妃姐姐,真羡慕您呢。不但为陛下生了一子一女,而且尽皆在幽州那边进学,等到两个孩子将来长大成人,必然是贤良贤惠的王爵公主……所以姐姐您呐,就等着享清福喽!”

    这一番夸赞,算是戳中了德妃心中的痒点。

    华夏民族有个特性,做母亲的最喜欢听别人夸赞孩子,然而明明喜欢听人夸赞,偏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甚至还会故意装作不满意,嘴上说几句对孩子的失望话。

    果然德妃笑悠悠开口,道:“哪能享清福呢?操不尽的心思。妹子你是不知道呀,孩子们的课业很繁重。他们那位姑父号称通天彻地之才,教导的学问简直可以说是包罗万象,娃娃们都很吃力,每天学习很是辛苦。”

    婕妤杨氏一脸羡慕,道:“小时候吃点苦,
长大了就是福。”

    说着顺其自然一转话风,幽幽叹息道:“相比之下,妹子我就可怜了,身份只是个婕妤,生的孩子不受陛下待见。”

    德妃心知肚明她要说什么,笑呵呵的没有接话茬。

    都是宫里生活的女人,论起心计谁也不会输谁。这个话茬若是接了,很可能就会被人顺杆儿爬。

    可惜德妃小觑了婕妤杨氏的决心。

    但见这位婕妤一脸凄苦,幽幽又叹道:“今年秋初的时候,我曾去求陛下给个恩典,想把孩子送到幽州,也跟着他的姑父学习。可是,唉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凄婉,尽是心酸。

    忽然眼眶发红,竟有泪水点点。

    德妃微微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却见婕妤杨氏抬起头来,看着她道:“姐姐您说,我的孩子这辈子注定就得落魄吗?同是陛下的骨血,同是李氏皇族一脉。难道就因为妹妹我的身份地位,导致孩子也得比他的哥哥姐姐差吗?德妃姐姐,这何其不公啊。”

    德妃下意识相劝,话到嘴边却变了味道,道:“妹子还是看开一点为好,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。今日你也就是在我这里抱怨,出你之口入姐姐我之耳中。若你在别的地方这般抱怨,说不定就有嚼舌根的人害你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婕妤杨氏突然一脸坚决,道:“妹子我不是哀叹自己的不公,我是替孩子感觉心酸和悲凉。所以德妃姐姐,今次我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德妃登时一惊,下意识道:“杨氏妹子,你可不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婕妤杨氏脸色更加决然,道:“姐姐,我是个做母亲的人。若是单独为了我自己,妹子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争。但是为了孩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把话说尽。

    但是德妃已经懂了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见德妃忽然看向房内的侍女,淡淡道:“尔等去花园里看看,有没有熟透的果子摘一点来。”

    大冷天的哪有果子可摘?

    无非是撵人出去方便密探而已。

    侍女们能在规矩严苛的宫里过活,眼力劲自然不会太差,顿时一齐告退,急匆匆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德妃才叹了口气,目光看向婕妤杨氏问道:“你是准备趁着这次陛下前往幽州,争取一个带上孩子的机会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着不等对方回答,叹口气又道:“难,很难。你身份只是个婕妤,生的孩子只算庶出。此前我曾听陛下流露过这方面的意思,似乎并不打算让庶出的孩子太过成材……妹子你应该懂,皇家的孩子太有才干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这是婉言谢绝了帮忙求情的意思。

    哪知杨氏婕妤突然面色肃重,道:“妹子之所以来您这里,是因为您一向照看我,但是德妃姐姐您放心,妹子我并不是来烦扰您,关于孩子这件事,妹子已经有了九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嗯哼?

    德妃顿时心中一奇。

    她身为李世民的四大正妃,在后宫之中可算是位高权重,即便是见了长孙皇后,她也只需要行一个平妻礼,正因为如此,她的孩子才有资格送到幽州去。

    然而婕妤杨氏是什么地位,婕妤基本上就和民间的小妾没区别。

    小妾是啥?说难听点就是家里的财物。

    哪怕是生了孩子,也只是上不得台面的输出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婕妤妹子竟敢说她有九成把握……

    德妃的目光微微闪烁几下。

    皇宫里的女人很少会大放厥词,除非是真的对某件事有着底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德妃的脸色顿时流露温厚,状似无意的问道:“听妹妹说话的语气,似乎你已经找到了靠山。”

    却见杨氏婕妤叹了口气,遥遥头道:“也不能说靠山吧,纯粹是一个希望。这个希望憋在我心里很久,但我一直没敢付诸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害怕会失败对吗?”德妃的目光再次忽闪一下。

    杨氏婕妤点了点头,幽幽道:“不错,害怕失败。毕竟我所依仗的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传闻,也许事实根本就和流传所说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但她面容猛又变为果决,转而道:“纵算如此,妹子也决定拼了,大不了就是被打入冷宫,下辈子浣纱洗衣又能如何。妹妹我身为人母,要为孩子拼上一次。”

    德妃心念百转,语带试探道:“但不知你所依仗的那个传闻是……”

    杨氏婕妤也不瞒她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干脆利落的道:“顾天涯的母亲是我姑奶奶!”

    咣当一声!

    德妃下意识手颤,打碎了桌上一个瓷盏,这位宫中四大正妃之一满脸惊容,语带紧张的道:“杨氏妹子,这种话可不能胡乱说。若是恶意攀附,陛下那一关先就过不去。到时候触怒龙颜,就算姐姐想搭救你也不敢开口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杨氏婕妤像是真的豁出去了,大声道:“德妃姐姐,我没攀附。我出身大隋皇族,家父讳名杨恭道,再往上推一辈,家族乃是大隋观王杨雄,他老人家乃是隋文帝的侄儿,和顾天涯的母亲乃是一个辈分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底气似乎有些不足,弱弱道:“若是论起彼此之间的亲情,双方可以算是同源血脉的堂兄妹。”

    德妃心神电转,沉吟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祖上确实有亲戚,但是到你这里快出五伏了,真要是按照这个辈分去论你还得喊顾天涯叫舅舅?”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