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四章 【高句丽要完蛋了】

    “师尊,是可忍孰不可忍,徒儿定要让她知道,背后说人坏话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论才智,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论容貌,她太差。”

    “想和我比拼美人计,她算是选错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请容徒儿告退,我要去准备一下,狠狠打那个吐谷浑女人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像是有些踟躇,‘好言劝慰’道:“丫头呀,消消火,对方乃是吐谷浑的王女,蓝眼高鼻尽显异域风情,这样的女子对男人有着莫大吸引力,真要比拼起来你未必能胜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草儿一眼,似乎很替徒儿担心般道:“那时候,被打脸的可就是你了!”

    草儿登时一声冷笑,俏脸迸发出浓浓战意,道:“异域风情又如何?她的脸蛋有我嫩吗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再次踟躇,好半天后才像是有点自信,缓缓点头道:“西域常年气候干燥,女子肌肤确实不好。而咱们祭祀古庙所在的阴山,却是一片难得的温润之地。你从小生活在古庙之中,肌肤甚至胜过了中原江南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草儿傲娇的昂起头,道:“所以徒儿赢定了,男人喜欢的是嫩的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目含鼓励,郑重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去吧,记住这次的美人计乃是为了整个草原争夺利益,所以徒儿你一定要拿出所有本事和她争。”

    草儿被怂恿的劲头十足,满怀信心的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目光悠然,望着徒儿气势汹汹的背影。

    直到草儿消失在院门口处之后,大祭司才突然发出一声得逞的低笑。

    她那风华绝代的脸庞,竟有种少女调皮般的狡黠,悠悠道:“乖徒儿,莫怪师尊使坏哟。我是个当二娘的人,总得给孩子一点见面礼吧,可我身为整个突厥的大祭司,不可能牺牲草原子民的利益,所以,只能送你这个徒儿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屋中的里间突然人影一闪,只见一个苍老的祭祀缓缓走出。

    这个老祭祀看起来最少也得七十岁,她望着圣女大祭司叹口气道:“乌丝阿月,你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坏掉古庙的规矩吗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起身上前,搀扶着老祭祀缓缓坐下,然后满脸悠然,笑容无比柔和,道:“只是一个美人计而已,又不是真要草儿去嫁人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目光浑浊,然而似有无限深邃,盯着她道:“乌丝阿月,你骗不了我。当年我们用古庙的规矩强逼你,让你满含不舍的离开了那个男人,中原有句老话,叫做棒打鸳鸯,我们做的这件事,让你含恨二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说着停了一停,悲凉叹息又道:“所以你从回到古庙的那一天起,就开始了筹谋报复我们的计策,你选了几百个尚在襁褓的女孩,养在古庙之中费尽心思的培养。而草儿小圣女,就是最优秀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草儿小圣女倾注无数心血,让她成为下一代的古庙继承人,但你根本不是为了古庙的传承着想,你纯粹是为了报复整个祭祀古庙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没能嫁给那个男人,所以就准备让草儿嫁给他儿子。用这种方式,狠狠的报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旦小圣女嫁人之后不再纯洁,祭祀古庙的规矩也就被你破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的传承,终于要毁在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说到这里停住,浑浊的目光直直盯着圣女大祭司,满嘴苦涩道:“乌丝阿月,你真的狠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仍旧笑的无比温柔,道:“那么,师尊您是要斩杀我吗?就如二十年前那个大雨之夜,您对着我举起了明晃晃的弯刀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尽享苦楚,苦涩摇头道:“斩杀你?怎么可能?你是整个草原一千年来最出色的大祭司,突厥的护族神功已经被你修至七层。即便是在二十年前,为师已经不是你的对手,现如今,更加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的温柔笑容终于不见,淡淡道:“二十年前您向我举起弯刀的时候,徒儿我可没有任何还手的意思。既然那一次不曾还手,今日肯定也还是不会还手。所以师尊啊,您何不试试呢?”

    老祭祀仰头看着房顶,喃喃道:“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。二十年前向你举起弯刀的那一次,已经把我们师徒的情分消耗殆尽,若是这一次我还敢举刀,怕是会消耗掉整个草原的情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再在意草原,突厥人真就要走到末路了。”

    这老人说着一停,收回仰望房顶的目光,看着圣女大祭司道:“乌丝阿月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老祭祀叹了口气,像是有感而发道:“为师知道,时代变了。当年那个男人的儿子,他用一己之力改变了时代。现如今整个天下各国,已经渐渐坠入他的彀中爬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能爬出但是不敢爬……”

    “爬出,很简单。但是一旦选择爬出,就意味着需要摒弃汉人的货物。全天下各国都在使用汉人的货物,我们若是摒弃不用就会慢慢落后。”

    “国弱落后,民族必亡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个时候,不需要汉人来打。我们突厥人曾经仗着武力四处树敌,那些敌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撕咬我们的肉。”

    “乌丝阿月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叹息一声,端起一杯茶递给老祭祀。

    她声音已经不再冷漠,而是透出了浓浓恭敬,郑重道:“无论我如何恨你,都改不了一个现实,那就是,你对草原子民的博爱之心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缓缓做到老祭祀对面,轻声又道:“但是师尊您信不信,其实我乌丝阿月比您更在意草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信!”

    老祭祀几乎毫不迟疑,脱口而出道:“若是你不在意草原,当年你就不会被我们逼迫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看她一眼,声音变得更加柔和,轻轻道:“师尊,我并不想报复祭祀古庙。相反,我是要让古庙永远传承下去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微微一怔,下意识道:“但你准备把草儿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话还没有说完,圣女大祭司已经悠悠而笑,打断道:“是的,我准备把草儿嫁给顾天涯。但这并不是为了报复祭祀古庙,而是为了整个突厥人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面色肃重下来,沉声道:“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缓缓起身,走到墙壁之前伸出手来,那墙上挂着一个卷轴,被她哗啦一下子拉开。

    顿时,一副图卷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老人一眼,道:“师尊您看,
这是当年那个男人送给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老人面色更加肃重,点头道:“我知道,此乃天下疆域图。你曾让我们这些老人看过很多次,大家每次看完之后都是无比震撼。”

    说着盯向墙上的疆域图,感慨又道:“原来天下竟是如此之大,原来地图可以画的如此精美。那个男人不愧是天上谪仙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不置可否,而是忽然伸手指向地图一个点,道:“师尊您再看,这里是幽州。若是从大唐的角度来看,幽州属于北地边疆苦寒之所,但若是放在整个天下疆域之中,幽州的位置堪可称之为绝妙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向北,是我们草原突厥。向西,是西域三十六国。而如果向东去看,同样有一大片浩瀚无比的地域。”

    “那片浩瀚无比的地域,分成南北两个部分。北半部,汉人称之为白山黑水。南半部,则是辽东的三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分别是高句丽,新罗,百济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里我不得不赞叹一声,我男人的儿子真是比他爹强多了。这个小家伙把起家之地选在幽州,分明是胸有乾坤目光深远。他这是想以幽州为中心,开疆拓土打下一个大大的帝国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这时已经坐不住了,突然颤巍巍站起来走到墙壁前,面色郑重的盯着疆域图道:“根据你手指的点选来看,他首先盯上的莫非是辽东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辽东!”圣女大祭司肃然点头,忽然又道:“确切的说,是高句丽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老祭祀一眼,沉声分析道:“自打两年前开始,他弄出互市通商异族,不断向四周释放善意,然而唯独撇开了高句丽。无论我们草原突厥也好,还是西域三十六国也罢,甚至就连远在西南的吐蕃,以及更加遥远的天竺古国,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商队前来幽州,都可以和汉人交易各种物资,但是唯有高句丽人,不行!”

    老祭祀目光闪烁深邃,道:“这是交好全天下,针对只一家的计策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点了点头,又道:“通过这种计策,他把敌人的范围无限缩小。天下各族都在和幽州通商,自然不舍得放弃利益去帮高句丽,那么师尊您猜猜,高句丽的未来将如何?”

    老祭祀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不出数年,不攻自灭。我们都在和他通商,高句丽却被摒弃在外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又道:“我们和他通商会让他越来越强大,而高句丽则自始至终原地踏步。偏偏他的幽云之地和高句丽接壤,一方的不断变强就意味着另一方不断变弱!”

    说着又是一停,叹息道:“强弱相邻,必有一死。这个道理我们懂,高句丽的国主自然也懂。所以那位国主绝对不会坐以待毙,对方必然会率领高句丽人展开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一旦选择反击,就等于撕破了脸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欣然而笑,道:“敌我形势一旦放于明面,我们这些和幽州通商的势力该如何选择呢?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帮助朋友。”

    老祭祀又叹息,道:“哪怕大家只是示好性质的相帮,但是架不住示好的势力太多了啊。草原东西两大突厥,西域三十六个国家,就算每个国家只向幽州示好一次,对于高句丽人那边也是连绵不绝的攻伐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圣女大祭司一眼,再道:“说不定还没撑过所有国家的示好,高句丽人的军队就已经被消磨殆尽了。这正是我刚才为什么说,高句丽不出数年不攻自破的原因……幽州不是不攻,而是不需要攻,光是我们这些向他示好的势力,就帮他把高句丽给消灭了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面色欣然,微笑问道:“师尊您说说,我男人的儿子是不是很厉害?”

    老祭祀无语。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突然神情一肃,沉声道:“既然师尊已经看明白高句丽必然会被他吞掉,那么师尊有没有想过他吞完高句丽之后又如何?从这份疆域图上可以清晰看出,幽州和我们草原突厥同样也接壤……”

    老祭祀登时一凛,下意识道:“你是说他下一个会盯上草原?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微微一笑,悠悠道:“为什么不呢?我们又不是他的亲戚。等到他吞掉高句丽之后,只需要把对付高句丽的办法故技重施。到时候全天下各族都可以和他通商,唯独摒弃我们突厥人不准再买货物……那么师尊您再猜猜,我们突厥人会不会也不攻自灭呢?”

    老祭祀满脸苍白。

    她忽然看向圣女大祭司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惊恐道:“不能等到那一天,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帮助高句丽人。否则唇亡齿寒,下一个倒霉的就是突厥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话还没有说完,猛然自己就闭口不说,突然落寞一叹,黯然道:“没可能了,没可能了。若是两年之前还好,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去干这件事。但是现在突厥人已经习惯了互市,我们很难征召各个部族向他出兵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祭司点了点头,悠悠然道:“对于草原各部来说,利益眼前谁管以后?大家只在乎现在能从互市买东西,如果和幽州结仇就会失去这份友谊。至于草原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高句丽,师尊您觉得他们在不在乎呢?”

    老祭祀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之后,这老妪才艰难开口,问道:“如此,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除夕之夜,送上祝福,大家过年好,阖家皆安康。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