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三章 【圣女大祭司的用意】

此时,幽州城的另一座客栈中。

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缓缓驶入后院,车帘掀开之后走出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。

赫然正是草原突厥的圣女大祭司。

“师尊,您回来啦!”

草儿小圣女一溜小跑迎上去,俏脸带着浓浓的担心,道:“师尊您不让我们跟着,害的徒儿好生担心。幸好您回来的早,否则徒儿真要违背您的命令去寻找了。”

这丫头说着停了一停,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好奇又道:“师尊您这半天去了哪里?”

圣女大祭司伸出手来,轻轻弹了徒弟的脑门一下,状似不悦,实则宠溺,打趣道:“看你这般紧张兮兮的样子,难道还怕师尊被人拐跑了不成?”

这话本是师徒之间的说笑,哪知草儿的脸色却猛然严肃,郑重道:“我担心的是您会受到伤害。”

推荐下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毕竟书源多,书籍全,更新快!

圣女大祭司微微一怔,随即若有所思的道:“为师身为祭祀古庙的传承者,堪称是整个草原民族的守护人,你这丫头明知我已位列当世武力顶尖,然而你却仍旧担心我会受到伤害……”

大祭司说着一停,微笑问道:“那么,你是担心那个小姑娘会出手针对我吗?”

“就是那个顾嫦娥!”

草儿几乎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的道:“此女乃是顾天涯的妹妹,号称是天上谪仙临凡,她的武力简直非人,简直就像传说中的陆地真仙。”

大祭司失声而笑,缓缓摇头道:“这世上哪有什么陆地真仙。”

草儿登时焦急起来,俏脸一片担忧的道:“师尊,您千万不可有这个想法,顾天涯的那位妹妹,她真的不能以常理视之。”

这丫头说着顿了一顿,脸色现出一抹苦涩,小声又道:“两年之前,两国谈判,当时徒儿我身为突厥谈判主使,曾想在谈判桌上用武力震慑汉人,哪知顾天涯的妹妹飘然而出,轻轻挥出一拳轰碎了谈判大殿的柱子。师尊您知道那根柱子有多粗吗?那个巨柱最少也得两三个人才能换抱……”

圣女大祭司似乎并不震惊,反而目光现出一抹欣然,悠悠道:“一拳轰碎粗大巨柱,颇有拳镇山河之威。顾家那个小家伙有妹妹守护,倒是不用担心会被人给刺杀。”

草儿明显一怔,听出师尊的语气异常,她眸子之中闪烁好奇,小心翼翼的试探道:“师尊,您……”

圣女大祭司笑意涔涔看向她,悠然道:“丫头你莫不是心生迷惑,感觉师尊我今天好像变了个人?”

草儿登时讪讪起来,目光微微躲闪的道:“也不是了啦,主要就是觉得好奇。毕竟在我的记忆之中,师尊您从未有过如此神态。”

圣女大祭司温柔而笑,伸手轻抚徒弟的发丝,不知为何,声如呓语,仿佛喃喃梦魇般道:“重履汉家故地,然而物是人非,心中一时有所感触,不免就会生出波澜。此乃人之常情,丫头你说是也不是……”

草儿眼睛眨了眨,小声道:“我明白了,师尊是回忆起了从前的往事,您曾经跟我说过,您在中原有朋友,师尊应是想起了旧日之友,所以才会流露出刚才的神态。”

大祭司微微一笑,对此不置可否。

她抬脚缓缓踱步,走进这家客栈的一间客房,盘膝坐下之后,目光悠悠出神,时而温柔一笑,时而轻声叹息,就仿佛一个心事重重的小姑娘,完全不像是位高权重的突厥大祭司。

突然她朝着草儿招了招手,示意徒儿坐在自己的身边,她再次轻抚徒弟的发丝,语气之中带着一种征询,柔声道:“草儿,你感觉顾天涯怎么样?”

草儿先是一呆,随即俏脸一红,这丫头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,小心翼翼的试探道:“师尊,您莫非是听了叠罗支的某些怂恿不成?”

那个该死的叠罗支小王子,满脑子想的就是让她嫁给顾天涯,整天嚷嚷着什么这是大赚,如果生了孩子能让整个突厥人受益。

该死的家伙,胆子越来越肥了,他对普通突厥人嚷嚷也就罢了,想不到竟然敢怂恿到自己师尊面前,看来揍的还是轻了,等会就出门再去揍他一顿。

圣女大祭司何等人物,岂会看不出自家徒儿心思,温声道:“不要去揍叠罗支,这事跟他没关系。”

草儿登时狐疑起来,蹙眉沉思道:“莫非还有别的突厥人也生出这种想法?难怪我最近总是感觉大家奇奇怪怪的。比如突厥野狼部的族长,就曾嘀嘀咕咕的说什么祭祀也能嫁人……”

圣女大祭司失声而笑,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,道:“莫要胡思乱想,这是为师自己的心思。丫头我问你,你感觉顾天涯怎么样?”

这是第二次征询。

草儿明显有些呆愕,她已经感觉到这确实是师尊自己的心思。

师尊她并非是受到了某个人的怂恿。

师尊她是真的在征询自己的意见。

但是很奇怪啊,为什么感觉师尊很在意这件事。

草儿眸子闪烁着浓浓好奇,忍不住悄悄偷窥师尊的表情,然而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,仅是感觉师尊的目光之中有着深深期待。

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感觉师尊的目光就像是婆婆在挑选儿媳一般。

婆婆挑选儿媳?

这怎么可能嘛!

师尊她又不是汉人,哪会像汉人婆婆一般。

草儿登时甩了甩脑袋,赶紧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,她心中暗暗自省,感觉自己今天有些犯傻。

师尊乃是何等人物,堂堂的突厥圣女大祭司,身为祭祀古庙传承者,号称所有突厥人的精神领袖。

师尊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整个突厥人,她怎么可能像是汉人的婆婆挑选儿媳那样……

“那么,师尊为何会两次问我顾天涯如何?”

草儿顿时严肃起来,努力开始自考这个问题。

很快,她自觉想明白了一切。

如今汉人和突厥缔结盟约,两大族群之间不断通商交流,自从幽州互市开放之后,整个草原的日子逐渐变好,汉人不再控制粮食了,汉人不再控制茶砖了,甚至就连盐铁那些东西,只要付钱也是可以购买的。

这还只是互市上的普通物资。

后面又出现了更多的可交易货品。

比如那些保障幼儿生命的疫苗,比如各式各样精美而又奇效的器具,只要突厥人愿意付钱,任何东西都可以买到。

草原民族的生活越来越幸福。

以前靠着抢掠的时候可没有这种幸福……

虽然那时候中原抢掠不需要付钱,但是抢到的东西不足以保证民生,明明现在需要付钱了,偏偏突厥人的日子越来越好过。

短短两年时间,光是人口就增加了五六十万,倘若按照草原的过往经验来看,人口增加往往意味着生活压力会变大。

每当这个时候,各部族之间就会发生战争,经常是杀的血流漂杵,某个部落在一夜之间消失。

并不是突厥人天性喜杀,而是需要控制人口保证生活。

部族之战,千百年如此。人口一旦增长过快,自己人先要灭掉自己,此乃草原的传统,饱含着无可奈何。

然而这一次人口增长,部族之间没有起战争。

首领们再也不用担心物资匮乏需要争夺,他们只需要带领着子民们好好放牧就行了。

每个突厥人都在努力的干活。

他们想要放牧更多的牲口。

牛羊,汉人喜欢。

健马,汉人喜欢。

甚至就连牛羊身上的毛,竟然也能卖给汉人换东西。

以前的时候,谁要这东西啊。每当夏季来临,最令人苦恼的就是牛羊身上的毛,必须要费心费力的薅下来扔掉,才能保证牲口不会大批量的损失。

现在不需要薅下来扔掉了。

汉人们教会了牧民怎么剪羊毛。

比如今年夏天的时候,无数汉人商贾涌进草原,他们拉着一车一车的粮食,他们带着无数精美的器具,奔走在各个部族之中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大肆的收取着那些羊毛。

突厥的牧民们欢天喜地。

很多女人竟然在夏天里怀上孩子。

若是搁在以前,哪个突厥女人敢如此?

一旦在夏天怀上孩子,到了冬天肚子就大了,那时正是草原上最为严酷的季节,没有任何一个突厥女人想挺着大肚子渡过寒冬。

因为那意味着风险巨大。

往往会出现母子皆亡的局面。

但是现在,不一样了,突厥子民们不再担心物资匮乏,女人在夏天照样也敢怀上孩子。

生活,越来越幸福。

草原,渐渐离不开汉人。

……

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顾天涯的出现!

没有他的幽州万事皆休。

若是草原民族再次回归以往,重新过上那种物资匮乏的生活,那么草儿真的不敢想象,会有多少突厥人无法承受。

她抬头看向自己的师尊,感觉自己想通了一切。

师尊为何会两次询问自己对顾天涯的看法?分明就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重视顾天涯。

现在的顾天涯,对于整个草原太重要了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忽听师尊再次开口,语带某种深意的道:“今次各国商队齐聚幽州,大家的意图基本一致,寒冬已经快要到了,需要储备大笔的物资。他们和我们一样,都想从汉人这里购买东西……”

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汇聚如此多的商队,接下来的交易必然巨大,而商贾之道一向是多高少低,巨量的交易必然会推升货物价格。那么,这就意味着付出同样的钱财但却买不到以前那些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