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二章 【聪明人,开始自己往坑里跳了】

自古教育之道,首推寓教于学。

如果是针对小孩子,更要多下一番苦工,原因是孩童懵懂,智力也尚未开化,若是教导普通学识还好一些,但是顾天涯教导的这群孩子全是皇族。

人家父母把孩子托付给他,希望孩子学到的是政务之道。

政务是啥?

往小了说的话比如民生俗事,往大了说的话就是治理国家。

所以顾天涯这份差事乃是帝王之师。

治国,古往今来就没有简单的。

顾天涯仍是以借鸡生蛋为题,通过讲故事的方式继续给孩子授课。

这一次,他把幽州城说成了那只出借的鸡。

“孩子们,首先你们要牢记一件事,这世上从来不缺乏聪明人,外族也有智慧超群的领袖。”

“牢牢记住这一点之后,我们才能做到不小觑于人,并且在跟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,把对方摆在自己同等的高度去针对。”

“比如姑父我,从不小看任何一个外族。我甚至认为他们比我更加聪明,看待问题的目光比我更加长远。”

“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之下,我琢磨计策的时候就会特别小心,在我策划任何一个谋略的时候,我先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一想……”

“这就是所谓的换位思考之道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缓缓扫视一群小辈,忽然问道:“这一番话的意思大家能够听懂吗?”

小家伙们先是迟疑,随即就有人开始点头。

李泰举起小手,抢先回答道:“姑父,我们能听懂的。您说的换位思考之道,就是站在对手的位置上想问题。对手怎么想,您也怎么想。”

长乐公主也举起小手,补充回答道:“通过这种办法去设定计策,就会把对手的所有反应预料于先,那么等到计策真正施展的时候,必然会是一切尽在执掌之中。”

顾天涯惊奇的看着小长乐。

李泰也就罢了,天生是个聪慧的小坏蛋。根据史书记载,这个小胖子的智力堪称李氏皇族三代第一人。

但是顾天涯怎么也没想到,小小的长乐公主竟然也展露聪慧天资。

他正要开口夸赞几句,忽见小丫头愁眉苦脸,怯怯又道:“可是姑父,针对聪明人该如何换位思考呢?您刚才已经说了,这世上不缺聪明人……”

好一个爱学习的小姑凉。

竟然还会举一反三的提问题。

顾天涯甚是欣慰。

他伸出温厚的手掌,轻轻在长乐公主的小脑袋上摩挲,谆谆教诲道:“针对聪明人的时候,我们不能跟对方耍聪明,因为很容易被对方看穿,一旦被看穿肯定不会再上当。”

“所以,我们要用蠢办法。”

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目光扫视所有的小家伙,又道:“但是孩子们要记住,其实我们并不是真蠢,而是故意让人感觉我们技止如此,而是故意让聪明人感觉看穿了一切。为什么要这么干呢?恰恰是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……”

“越是聪明人,越是容易自信,一旦让他们认为自己看穿了一切,他们定下决心之后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

长乐公主小脸欢喜,眼睛亮晶晶的道:“这样反而就中计了对吗?并且还是十分自信的中计……”

顾天涯呵呵一笑,再次揉了揉小姑娘的额头。

他缓缓转过身,目光眺望密密麻麻的棚户区,悠悠道:“今次各国商队齐聚幽州。每家都带来了海量财富,并且带队之人非同凡响,几乎都是各个民族的高层。但是孩子们,你们知道他们为何会不约而同吗?”

“原因很简单,姑父故意让他们认为自己看穿了一切。比如,顾天涯很穷,又比如,幽州城缺钱盖房屋。”

他说着停了一停,笑呵呵看着孩子们,语带引导的又道:“姑父我很穷,偏偏又急切的需要建造几十万栋房屋。那么这种情况落在外族人眼中之后,他们在和我打交道的时候又会如何呢?”

他们会如何?

肯定是认为能大占便宜啊!

聪明的那些小家伙们已经呆立当场。

反倒是稍微愚笨的孩子们脱口而出。

个个十分兴奋的道:“他们必然会感觉自己稳操胜算,所以会放心大胆的想和姑父谈生意。”

顾天涯点了点头,笑意涔涔的道:“不错,他们确实会如此。毕竟都是聪明人嘛,自觉已经把握住我的弱点,顾天涯缺钱呀,顾天涯急着建造幽州新城呀,这可是天大机会,抓住了就能大赚……”

说着意味深长看向李泰和长乐公主,笑眯眯又道:“现在醒悟了没有?这就是聪明人的看穿一切!”

他故意把‘聪明人’三个字说的极重。

李泰和长乐公主怔怔发呆,小脸上分明都现出一抹苦涩。

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猛听李泰十分苦恼的道:“我,我,我好像也上当了。刚才我还沾沾自喜,说出了姑父缺钱建造新城的事,我自以为看穿了一切,其实不过是姑父故意让人看穿……”

长乐小丫头一脸呆萌,同样十分苦恼的道:“姑父,您这是连我们也骗呀。您所摆出来的缺钱和急切建城这些弱点,分明就是故意让那些聪明人上当的诱饵。”

顾天涯哈哈大笑,伸手弹了小姑娘一个脑瓜崩,打趣道:“若是连你们小孩子都搞不定,姑父我如何去给那些外族的聪明人下套。”

他陡然神情一肃,不再和孩子们调侃,转为语气郑重的道:“行了,说说闹闹到此为止,接下来咱们正经授课。我说,你们听。”

小辈们连忙摒气凝息。

就连李建成等人也走了过来。

……

此时幽州城中,一座外族客栈。

吐谷浑大长老悠悠吐出一口烟雾,笑呵呵的看着慕容嫣然煮水泡茶。

这间屋子之中,并非只他两人,赫然还有七八个外族,皆是蓝眼高鼻的西域人。

忽见一个外族目光闪烁,语气之中明显带着试探意味,道:“驼驼先知,您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智慧长者,关于汉人顾天涯的幽州新城机缘,你们吐谷浑是准备投钱还是准备观望?”

“呵呵呵呵!”

驼驼大长老未语先笑,然后才慢悠悠的再次吐出一口烟雾,笑眯眯的道:“当然要投啊,为什么不投?”

那个外族目光又是一闪,急切问道:“可否说说原因。”

“原因?”

驼驼大长老意味深长的看向对方,仿佛调侃一般的道:“阁下身为龟兹国的智者,怕是早就看穿了一切吧?何必来试探老驼驼,莫不是想打趣捉弄么……”

那个外族讪讪一笑,道:“龟兹国小民寡,财力难比吐谷浑,故而在下必须小心谨慎再谨慎,哪怕心中已经笃定但是仍要试探三分。”

“这次不用试探!”

猛听屋中响起一个声音,随即便看到一个西域人满脸自信,道:“其实吾等早就心知肚明,这一次的机缘不可失去。”

这人说着站了起来,沉声又道:“此前顾天涯建设四座新城墙的时候,曾经流露出向我们借债的意思,但是那时候大家都很谨慎,基本上都是找个借口拒绝。唯有若羌国的那群蠢货脑子发热,竟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顾天涯的请求……”

“那时候,我们整个西域三十六国都在看笑话,人人都说,若羌的铁憨憨们绝对会被顾天涯给坑死……”

“结果如何呢?我们才是蠢货。”

这人面色突然现出一抹苦涩,感慨一声道:“顾天涯建造新城墙的时候,若羌国拿出了十万贯钱出借,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出借,然而事后才得知乃是入股……入股啊,谁能想到竟然是入股。”

“十万贯钱看似很多,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算叫钱吗?比如我们在座的诸位,谁身后的国家会在乎十万贯小钱?偏偏就是这十万贯小钱,却让我们和若羌国拉开了差距。”

这时慕容嫣然泡好了茶水,

状似随意的从袖中掏出一张小纸条,念道:“若羌国的十万贯钱,入了汉人幽州城墙的股。按照顾天涯和他们的约定,此后三十年的城门收益会分给若羌国一份。每年根据门税所得,分给若羌百中之七。”

百中之七。

也就是百分之七的意思。

门税是什么?

门税就是古代的城门入口税。

这笔税收的金额并不算大,一般都是按照人头一两文钱,但是它有个前提,每次进城都要收税。

如此一算可就吓人了。

如今的幽州城,隐约已经有着天下商事中心的雏形,而随着时间不断推移,必然会变的越来越繁华。

到了那个时候,每天会有多少人进出幽州呢?

只要是进出幽州之人,都要缴纳一次进城税,尤其是外族客商,这笔小钱更是谁也跑不了。

所以,仅是幽州城的城门收入这一块就会很庞大。

一天的收入怕是就得上千贯。

一年的收入最少也要过百万。

三十年呢?

那是什么样一个数字。

只听慕容嫣然悠悠开口,淡淡道:“我们吐谷浑人曾经暗中推算过,幽州城三十年的城门税收最少会有四千万贯。而根据顾天涯和若羌国的约定,他将会拿出百中之七作为分润。只要稍微一算,就知道这是280万贯。”

咕嘟!

满屋子都是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投资了十万贯。

收益280万。

虽然是分摊三十年给,但是每年最少也有7万贯啊,并且还是源源不断连绵不绝,只要幽州城不落寞就会一直有分润。

幽州城会落寞吗?

显然不会!

这座巨城只会越来越繁华。

三十年四千万的城门税,很可能是个最保守的数字。

有人忽然悻悻开口,满是愤然的道:“那个该死的若羌国,一群铁憨憨竟然捡了大便宜。”

大家同为西域三十六国,凭什么你家吃了这份独食?

在场诸人的面色又羡又嫉。

却见驼驼大长老悠悠瞅着旱烟袋,笑呵呵的道:“不能羡慕人家,这是人家的机缘。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,个个都认为是个聪明人……”

这老家伙说着停了一停,叹口气又道:“想当初顾天涯也曾找过老驼驼,暗示让我们吐谷浑拿出一部分钱来。诸位可能有所不知,老驼驼和顾天涯的交情还不错。所以那次顾天涯向我开口的数字很高,他的意思是我们吐谷浑人可以投资五十万贯。”

“五十万贯?”

屋中众人目光都是一闪,有人语带试探的道:“他找若羌国的时候,只要求人家出十万贯,然而到了你们吐谷浑这里,竟然给出了五十万贯的数字……”

这人说着微微一停,语气里的试探更加明显,又道:“我们都知道若羌国并不穷,五十万贯他们完全掏的出来,然而顾天涯只让他们出了十万,反而是你们吐谷浑可以出五十万!”

驼驼大长老叹了口气,道:“且末国主不用试探老驼驼,这事本就是顾天涯的照顾。实不相瞒,老驼驼和顾天涯有一些私下里的约定。也正是因为那个约定,所以他才高看老驼驼一眼。既然高看一眼,自然要予以照顾。”

慕容嫣然在一旁道:“所以他才会允许我们出资五十万贯。”

少女说着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可惜当时我们以为这钱乃是出借,并不知道乃是按照入股的方式计算,更加不知道,可以分润三十年的城门税。”

驼驼大长老也叹了口气,苦涩道:“现在看来,枉做小人啊。顾天涯当我是朋友,我却辜负了他的好心。反而暗中时时警惕,认为这是他想圈钱的计谋。”

突然慕容嫣然弯腰下拜,UU看书www.uukanshu.com一脸自责的道:“驼驼先知,您莫要替我背锅。要不是我当时多次阻拦,说不定您已经投了那五十万贯。我自觉聪明看穿了一切,结果却让吐谷浑错失机缘……”

原来当初吐谷浑人之所以没有投钱,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断进行阻挠。

驼驼大长老伸手将少女拉起来,谆谆教诲道:“丫头你记住,领袖之人不可追悔,错了就错了,记住经验就可以。但是莫要追悔,否则遇事容易失去冷静。”

“可我让吐谷浑失去了一次大机缘。”少女眼眶发红,苦涩道:“若羌国只不过投资了十万贯,就能分到280万的巨额财富。如果我们当初投资了那五十万,岂不是可以分润五个280万……这得是多少头牛,又得是多少只羊……”

驼驼大长老叹了口气,劝慰道:“前事已逝,后不可追,我们身为领袖需要做的,是去抓住能够抓住的机会。这才是为国为民,这才是首领之道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语带安抚又道:“失去了一次机缘没什么,眼前还有一场更大的机缘等着我们。只要这次能够抓住,吐谷浑仍然不亏。”

少女登时振奋起来,连连点头道:“不错,眼前还有更大的机缘。顾天涯缺钱,但他急切想要建设幽州新城。”

屋中的西域各国首领齐齐点头,目光闪烁贪婪道:“这一次的机会,我们可不能放过。”

聪明人开始自己往坑里跳了。

我在大唐有后台 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