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二十章 【稳固自家之后,才好去搞外人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]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幽州城,新城区。

    “姑父,您怎么不继续讲解辽东的情况了?我们还想继续听,那个高句丽真可恨。”

    “不讲了,暂时不讲了,关于高句丽这个民族,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讲完的。你们眼前的任务,是观看这一片新城区。看到没有,很多房屋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,这些小棚子也算房屋吗?”

    “又小,又矮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一位大娘,她想要进屋拿东西,她使劲弯着腰,她努力岣嵝着背,可是她仍旧碰到了额头,肿起了好大的一个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样子,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姑父,为什么那位老大娘没哭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她一直笑呵呵的,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,明明她们的居所这般差,为什么却没有难受和伤心?”

    “姑父,您能告诉我们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小吃摊。

    一口大锅正在冒着热腾腾的水汽。

    顾天涯蹲下身躯,伸手捏一捏某个小家伙脸蛋,温声回答道:“你刚才所有的疑问,姑父用一个字就能回答。是什么呢?是家!”

    “家?”

    小家伙迷惑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站起身来,伸手指着不远处那些小棚子,道:“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你们看看那些百姓,脸上有一种莫名憧憬,虽然他们的房屋极其简陋,但是他们眸子之中有着光辉……

    “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他们心中充满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而希望,是人最大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们目前的居所极其简陋,仅仅是用木板临时搭建的小棚,但是他们却对未来饱含了希望,因为这里将会是他们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,不止是居所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一切温暖的代名词,它是美好生活的容纳地。房屋不怕破,棚中暂安身,人只要不断努力去拼搏,终究是会让家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很朴素,几乎每个老百姓都明白。你们仔细看看那些百姓,他们是不是都在努力忙活着?忙活,就是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们听的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但却不妨碍他们努力记住这些说法。

    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,有个老汉抱着一摞大碗走来,老汉笑呵呵的很亲切,挨个给孩子们发放碗筷。

    又见一个年轻小伙,端着一个硕大木盆,盆里是大块大块的肉,热气腾腾刚刚出锅。

    又见一个年轻小媳妇,手脚麻利的支起来一张桌子,拿抹布仔细一擦,放上一墩厚实的圆木菜板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。

    年轻小伙把一大盆肉放在菜板前。

    只听那老汉神气十足的下命令,对着这对年轻小夫妻道:“把肉全都剁碎了,今天要请小顾吃一顿。当年咱家太穷,只能给他四个饼,现在咱家生活好了,可得好好请他吃一顿……哈哈哈哈,顾小子你站起来干什么,快坐下快坐下,刘老叔请你吃肉。”

    刘老汉的洪亮声音中,顾天涯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孩子们有些吃惊,看不懂他们的姑父为何会对一个老汉行礼,也就在这个时候,耳边忽然想起母亲们的低声催促。

    无论是隐太子妃郑观音,又或是齐王正妃杨氏,甚至就连昭宁这位做姑姑的人,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开了口。

    低声催促小孩们道:“这是你们姑父的救命恩人,还不速速给老人家行礼……”

    哇,姑父的救命恩人?

    孩子们心里一惊,呼啦啦全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皇族子弟,规矩比普通孩子严,哪怕他们小心思里无比好奇,但是首先做的乃是恭恭敬敬行礼。

    行礼之后,方敢发问,一个两个全都仰着小脑袋,好奇的看着老汉道:“这位老爷爷,您真的救过我们姑父吗?我们姑父那么厉害,怎么需要您去救他?”

    刘老汉笑的十分开怀,连连点头道:“各位小贵人,你们没听错。老汉我确实救过你们姑父,这可是他亲口承认的事……那一年呀,你们姑父像你们一样大,数九严寒的大冷天,他饿倒在了雪地里。”

    一件往事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听的目瞪口呆,不时转头看一看他们的姑父。

    姑父他?

    小时候这么可怜吗?

    顾天涯笑的也很开怀,唠家常一般的打趣道:“刘老叔,如今您可是发财了啊。竟然舍得请我吃肉,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啦,您看见了,我今天带着全家人来,狠狠吃您一顿,让您心疼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刘老汉畅声大笑,无比大气的一挥手,道:“尽管吃,敞开了吃。”

    那个小媳妇手脚利索,很快就把一大盆肉切碎,年轻小伙再次端起木盆,挨个给大家的碗里面添肉。

    动作很扎实,也很舍得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一大盆肉分发干净。

    这时就见刘老汉得意挺直了腰,拎起一个大勺子走到那口大锅前,先是招呼孩子们道:“来来来,都来盛羊汤,肉虽然是个好东西,但是干巴巴的吃着没劲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羊肉汤。

    半碗熟肉,配上羊汤,再弄一个饼子掰碎了泡在汤里,孩子们一个两个全都吃的香甜。

    皇家孩子并不缺肉食,吃的主要是个新鲜劲。

    顾天涯和李建成一人一口大碗,直接就蹲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吃。

    一个是如今的幽云之主,一个是曾经的大唐太子,要形象没形象,要风度没风度,昭宁和郑观音等人脸色发红,但是谁都没开口劝说要注意身份。

    刘老汉蹲到了顾天涯身边,似乎很满意顾天涯的吃相,忽然感慨一声,颤悠悠的道:“真好啊,这种日子真好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吃的满头大汗,闻言抬头看了老汉一眼,笑着问道:“老叔这是想起从前了?”

    刘老汉点点头,道:“是想起从前了,那时候真的苦。老百姓别说是吃肉,饼子都不一定吃的起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很快把一碗羊肉汤吃光,突然抬手朝着那个年轻小伙一递,笑道:“再盛点汤来,再弄个饼子。”

    那小伙楞了一下,连忙接过他的碗,面色却有些古怪,显然是吃惊顾天涯的饭量。

    反倒是刘老汉瞪了一眼,呵斥道:“还不快点,整天次吗二楞的,能给你顾叔叔盛饭,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憨厚一笑,急忙跑去大锅那边。

    顾天涯远远看了一眼,随即微笑问了一句,

对刘老汉道:“您让他喊我叔叔?莫非这是您的孙儿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孙儿辈。”

    刘老汉轻轻吐出一口气,望着顾天涯道:“你应该还能记得,老叔儿子病亡的早,只留下一儿一女,是老叔靠着卖饼把孩子拉扯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指了指年轻小伙,道:“一晃七八年过去,这小子也长大了。今年开春的时候,官上有媒人过来问亲,说是城外有汉女大营,里面多的是勤俭持家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老汉没有继续说,但是顾天涯已经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点了点头,突然伸手朝着年轻小伙招了一招,迟疑一笑,又对着那个切肉的小媳妇也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有些拘谨,懦懦走到跟前站着,顾天涯和煦一笑,先是对年轻小伙温声道:“怎么不喊我叔叔?”

    年轻小伙显然是个瓷笨的人,手足无措的道:“您,您是贵人。俺,俺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叹了口气,道:“你记住,我叫顾天涯。那年我十三岁,吃了你爷爷四个饼。如果没有那四个饼,就没有今天的顾天涯。所以我不是贵人,你也不需要胆怯。咱们两家若是论起来的话,应该算是通家之好的情况。你得喊我一声叔叔,这才是做晚辈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年轻小伙终于鼓起勇气,小声道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登时笑出声,满脸都是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他把目光转向那个年轻小媳妇,语气更加温和道:“我刚才看你干活利索,怎么没在纺织工坊做工?反而嫁了我的侄子,怎么连句叔叔也不喊?”

    小媳妇可比年轻小伙聪明多了,直接就弯腰下去恭敬行礼,也不只是因为何故,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,道:“顾先生,原来您就是顾先生,想不到,奴家竟有资格喊您一声叔。”

    汉女曾被突厥人掠去,受尽了折磨和屈辱,是顾天涯将她们解救回来,让她们不再像个奴隶般活着。

    这种大恩,汉女们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顾天涯看到小媳妇眼眶通红,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如何开口,他转头看向昭宁那边,语带暗示的问道:“我今日出门仓促,身上没带什么礼物,你呢?你带了没?”

    昭宁何等人物,岂会听不懂顾天涯的意思,连忙从腰间撤下一样东西,笑着递过来道:“你出门仓促,难道我就不仓促了吗?幸好身上还配着一块玉坠,否则今日可是没东西拿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礼物算是有了,可惜小两口胆胆怯怯不敢收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顾天涯只能脸色一沉,故作不悦道:“不愿意把我当长辈吗?”

    小两口这才小心翼翼的手下玉坠。

    这一幕,落在了远处很多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天涯并没有在这里多待,而是带着全家人很快告辞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他没有做出任何许诺,仅是拉着刘老汉的手,仔细叮嘱一句要把羊肉汤煮好,千万不要关火歇摊,因为他经常会来吃上一顿,甚至等他七老八十的时候,还会来这里吃上一顿。

    这一句叮嘱看似闲聊,很快却传进了世家大族的耳中,那些人立马在心中记住一件事,那就是顾天涯很在意这一个羊肉汤小摊。

    七老八十的时候还会来吃一顿,这岂不就是说要保这个小摊七八十年?

    告别刘老汉一家,顾天涯继续带着家人游逛。

    这时李建成忽然开口说了一句,像是有感而发的道:“百姓有百姓的活法,过多的打搅反而不好。你刚才那一句叮嘱,确实是最合适的照顾。若是给的太多,反而会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了点头,道:“大哥说的是,刘老叔就是这样。他救过我的命,按说怎么报答都不为过,此前我曾几次想把他接到家中养着,结果刘老叔却固执的拒绝了我的心意。那时候我就明白了,刘老叔不想沾我的光,他也说过,百姓有百姓的活法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看他一眼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让百姓活的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这时李承乾忽然开口,仰着小脑袋好奇问道:“姑父,如何让百姓生活的更好一些?”

    瞬间又有几个孩子围过来,也把小脑袋仰起来等回答。

    能问出这个问题,显然孩子们今天是用了心的,他们跟着顾天涯游逛全城,隐隐约约知道这是姑父准备教他们课业。

    顾天涯明显很是欣慰,伸手轻抚几个小家伙额头,随即他缓缓抬手,指着远处密密麻麻的小棚子。

    “百姓者,国之基石也。治国之道何如,无非百姓安居乐业。首为安居,其次乐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白了,就是要让老百姓住的安生,然后呢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有一份能够保证温饱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我今天之所以带领大家游逛,主要就是要让你们看看幽州的新城区。你们已经看到了,新城区现在是空白,百姓们没有房屋,住的是简陋小棚子。所以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让百姓们居有其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建造几十万栋房屋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脱口而出,道:“但是姑父您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对呀,姑父你没钱,我们可都是听说了,您的库房里面能饿死老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们说的不错,姑父我确实没钱,现在算是全天下最穷的穷光蛋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笑出声来,伸手再次轻抚孩子们额头。

    陡然他语气一转,意味深长的道:“没钱不要紧,有地就行了,孩子们,都开始注意听,姑父我要跟大家讲授一门大学问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