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一十七章 【虎宝宝的未来】

当顾天涯带领孩子们登上城墙的时候,那辆一直远远跟着的马车没再继续。

悄无声息的走了。

然而看似悄无声息,其实还是被有心人注意。

比如嫦娥,目光像是随意一撇。

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悄悄走到昭宁身边,低声道:“嫂子,那辆马车里面坐着一位高手。”

插一句,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\ 】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昭宁微微一怔,惊讶道:“连你都认为是高手?”

嫦娥点了点头,不过马上又摇了摇头,道:“我说她是高手,是指她几乎已经达到这个世间的极限,即使放眼整个天下,这样的人也不超五个。咱们中原有一个,草原突厥有一个,辽东一人,天竺一人,至于最后一个,应该是极西之地……”

昭宁身为娘子军大帅出身,对于天底下的许多秘闻略知一二,闻言若有所思的道:“这莫非就说传说中的各族护族者。”

嫦娥再次点头,道:“不错,是护族者。比如咱们中原汉家,护族者乃是道门人物。草原突厥那边,始终是圣女大祭司一脉,天竺的是僧侣,辽东的是剑师,至于极西之地的护族者,由于地域太远我还没去探知……”

她说着停了一停,又道:“护族者的武力超凡脱俗,几乎已经达到世间极限,他们轻易不会出手,大多是默默守护自己的民族,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些例外,他们会为了民族利益去刺杀敌国高层。由于武力实在太高,刺杀基本上不存在失败。”

昭宁紧张起来,急急问道:“若是这些人盯上天涯,你能挡住他们的刺杀吗?”

嫦娥明显楞了一下,随即噗嗤失笑出声,道:“我?”

她那张风华绝代的俏脸,陡然现出一小抹孤傲,道:“我一个能打五个。”

说着看了一眼那辆正在离开的马车,笑嘻嘻又道:“如果这些人敢来刺杀我哥,我保证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就算五个一起过来,也不够我一巴掌拍的。”

昭宁登时放下心来,满脸轻松的道:“那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她也遥遥看了一眼那辆马车,目光若有所思的道:“你哥哥即将有大动作,难免会激起有些人的心思。此次天下各国的商队齐至,带队者几乎都是各国高层。虽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,但是外族始终还是外族。非我同胞,其心必异。”

说到这里目光一森,语带杀气的道:“所以嫦娥你要警醒着点,必要的时候可以随意出手,一旦发现任何刺杀迹象,立马将他们全都杀个精光。”

嫦娥毫不迟疑点头。

李建成走了过来,沉声道:“最好是暗中动手,免得激发更大仇恨。”

“不,不需要暗中动手。”昭宁猛然开口,断然道:“不但不能暗中动手,而且还要明面上大张旗鼓。敢打我男人的心思,就得承受我的怒火……”

她说着看向顾嫦娥,沉声又道:“咱们不管他是外族可汗还是帝王将相,也不管杀掉他们会不会激起仇恨,大不了就是掀起两国大战,嫂嫂我重新穿上盔甲上战场跟他们打。论打仗,我这辈子还从未怕过谁。”

嫦娥一竖大拇指,调皮的道:“嫂嫂威武,霸气凛然。”

昭宁噗嗤一笑,道:“你更威武,一个能打五个。”

虎宝宝骑在顾嫦娥的肩膀上顾盼自雄,兴奋叫唤道:“娘亲娘亲,我也要打仗。虎宝宝要去横刀立马,做个天下无敌的大帅……”

才两岁的小屁娃,说话按说是不利索的,偏偏这两句却说的极溜,显然是经常被人给灌输理念。

昭宁登时大怒,道:“你做个屁的大帅,你给老娘乖乖的读书!学学你爹,十八年怂成狗。娘亲跟你说过很多次,咱们顾氏的家训要记清,遇到事情苟一苟,有了机会再出手。”

虎宝宝很委屈,哇哇大叫道:“我不要,我就要做大帅。横刀立马,天下无敌。”

“臭小子,想都别想。”

昭宁一把将虎宝宝抱过来,抡起巴掌在小家伙的屁股蛋上抽了一记,又气又恼道:身为顾氏嫡子,打仗的事情有人去帮你干,这天下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,都不需要你自己上战场去打。”

虎宝宝被抽的眼泪汪汪,可怜巴巴的道:“可是我想学娘亲一样,他们说娘亲是天下第一大帅……”

昭宁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马三保,呵斥道:“马三保,又是你的教唆对不对?本帅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准跟虎宝宝说军中的事,顾氏之家乃是书香门第,宝宝他将来要当个名动天下的文人。”

马三保缩了缩脑袋,一脸讪讪的道:“公主,这您可错怪小人了。我上半辈子是您的家僮,下半辈子是顾氏的家臣,我也盼着小主人能当个文人,将来能像家主那样名动天下。”

昭宁目光狐疑,陡然冷笑起来,道:“你这撒谎的本事可是见涨了。”

马三保更加讪讪,突然一捂肚子大叫出声,道:“糟糕,昨晚吃坏了肚子。”撒丫子就跑,转眼间溜之乎也。

然而他并不敢真的逃窜,仅是跑到不远处一个巷子,这货缩在巷子里探头探脑,不断朝着昭宁拱手赔笑。

昭宁又气又怒,咬牙道:“好你个马三保,还敢说不是你教唆的虎宝宝?身为顾氏第一家臣,你就是这样当家臣的吗?这一次,休怪本公主不念旧情了,动家法,必须动家法……”

嘴上说的凶狠,然则也只是嘴上发狠,毕竟马三保是她的家奴,若论忠诚几乎是天下第一。

众人看的好笑,李建成出声打圆场道:“三妹,莫要气恼了。其实咱们都知道马三保没有坏心思,他无非是想虎宝宝继承你的武勇。

昭宁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可是大哥你更应该知道,打仗就意味着刀兵无眼。虎宝宝是我的命根子,我怎能舍得让他走我的老路。世人只羡慕我身为娘子军大帅的赫赫威风,可是有谁知道我那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?经常在噩梦中惊醒,经常梦见自己在战场上尸骨无存……”

李建成默然半晌,道:“按说关于虎宝宝培养这事,我不该给出太多的建议,毕竟你是虎宝宝的母亲,而我只是虎宝宝的舅舅。但是妹子啊,人之天性是很难更改的,虎宝宝现在才两岁,可他已经展现出尚武之姿,这分明是遗传了你的秉性,强行更改反倒有可能害了他。”

昭宁面色凄苦起来,道:“他是顾氏嫡子,不读书怎么行?将来等到我和天涯不在了,他一个喊打喊杀的粗人如何掌管这个家?谁肯服他?谁能服他?若是其他孩子里面出现一个精明者,虎宝宝他的下场说不定就……”

这话涉及到顾氏的下一代权力执掌,其中隐含着某种不言自明的深意。

若是普通家族,昭宁不会有这种担忧。

甚至是豪门大阀,同样很少见到争抢族长之位的情况。

但是顾氏不同。

因为顾天涯注定是要开国的人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开国称帝之后,顾氏就成了皇族,而自古皇族的权力传承,一向是有着各种刀光剑影。

武人皇帝只适合出现在开疆拓土的第一代,文人皇帝才是继承家业守好江山的最好选择,若是虎宝宝变成一个只懂打打杀杀的武夫,将来确实有可能会被其他的弟弟们给算计。

这一次,李建成没再开口劝说,足足良久之后,方才语带深意的道:“你这个担心未尝没有道理。”

旁边猛听两声噗通,但见小青和小柔同时跪下,两个妾侍一脸苍白,各自抱着襁褓道:“公主,我们绝对不敢生出野望。”

说着把怀中襁褓一举,又道:“我们的孩子同样也不会滋生野望。”

小青的表情稍微好一些,毕竟她生的乃是个女孩儿,就算将来顾天涯开国称帝,她的孩子顶多也就是个公主。

但是小柔不一样,她生的是个男娃。

这丫头性格柔弱,然而忠诚方面毫无问题,她跪在那里举着襁褓,俏脸一片惨白无血,怯怯道:“我孩子肯定不会,我会让他记住自己是庶出,他不敢的,他就算长大以后肯定也不敢的……”

昭宁怔立当场。

她刚才压根就没有敲山震虎的意思。

之所以说出那番话,仅仅是出于对虎宝宝的未来担心,但她绝没有怀疑小青和小柔,毕竟这两个丫头是跟着她一起长大的。

并且身为陪嫁通房的身份,这俩丫头只能算是顾天涯妾侍,而妾侍之子乃是庶出,压根没有资格去争权力。

就算想争,也没人扶持。

庶出想要争权,先天上就会被人厌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