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一十四章 【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】

顾天涯顿时拉下脸来,语气变得更加不悦。

虽然他没有去责怪李建成,但是却把目光看向昭宁,沉声道:“二哥和二嫂不在幽州,我们更应该照顾好他家的孩子,今日是全家一起去逛街游玩,把他家的孩子留在家中算怎么回事?”

昭宁像是满脸歉疚。

其他人似乎也面带惭愧。

但是……

猛听李建成哈哈一笑,满脸得意对着众人道:“你们看到没有,我就说他肯定会生气。这小子做事总是面面俱到,不肯让任何一个家人受到冷落。”

霎时之间,女人们全都笑出声来。

唯有顾天涯怔了一怔,随即像是恍然大悟,道:“你们莫非在拿我打赌?”

昭宁没好气的剜他一眼,道:“不错,就是拿你打赌了。大哥的赌注很简单,就是让大家猜猜你会不会生气。”

李建成拍了拍顾天涯肩膀,解释道:“放心吧,二郎家的孩子不会被冷落。明珠那丫头通知我们逛街的时候,第一句话先是提醒我们别忘了二叔家的弟弟妹妹……”

郑观音在一旁笑着出声,打趣般道:“要说我家这个丫头呀,有时候真不像是我的闺女,反倒是脾性随你这个姑父,事事都能想到我们前头。”

顾天涯猛然嘿嘿坏笑,装作惊恐的道:“大嫂你这话容易让人遐思哇,什么叫做你闺女的脾性随我一般?这,这,这事不是我干的啊……”

他这是故意耍宝,圆缓刚才的尴尬。

郑观音登时啐了一口,笑骂道:“臭小子,竟敢调侃大嫂。”

众人大笑出声。

气氛重新变的融洽。

李建成明显没有生气,反倒是饶有兴致的参与调侃,语带感慨的道:“据说在那民间之中,小叔子最喜欢逗趣嫂子。偏偏百姓们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失礼,反倒认为是亲情和谐的一种象征。”

“不止呢!”

昭宁突然开口,笑嘻嘻的道:“甚至还有那兄长早逝者,小叔子要把嫂嫂接进房里过日子,叔叔继嫂,古已有之。所以我家天涯刚才的调侃确实不算失礼,因为咱们汉家民族自古就有如此的传统……”

李建成点了点头,并不觉得这种言辞令他难堪,反倒语带肃穆的道:“这世道艰难,亲人之间相互帮扶才能走下去。民间所谓的叔叔继嫂,其实就是这般的心思。小叔子娶了嫂嫂并不是赚便宜,反倒是要肩负起兄长一家的沉重责任,所以不该垢评,应当褒奖加之……”

顾天涯哈哈一笑,再次耍坏道:“但是大哥你正处于春秋鼎盛,咱们这些人也不是普通百姓,所以嘛,我就不学民间小叔子那般去继承嫂嫂啦。”

呸!

郑观音站在一旁又啐了口,佯装怒道: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嫂嫂我长的不够标志吗?有种今晚摸到我床上来,我提前把你大哥撵出屋。”

顾天涯连连摆手,像是饱受惊吓般道:“不敢不敢,容易受罪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大嫂您现在恰恰是一头猛虎。”

女人们嘻嘻哈哈打趣起来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终于听到远处响起李明珠的笑声,银铃一般清脆,依稀还夹杂着别的孩子笑声。

“来了来了,我们来了。”

放眼望去,入眼先看到风华绝代的顾嫦娥,脖子上骑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正在顾盼自雄的喷吐着鼻涕泡,那个兴奋得意的劲头,看的所有孩子羡慕不已。

“哇,稚奴竟然能被嫦娥姑姑照顾,好不要脸,竟然朝我们吐舌头……”

孩子们的心思很简单,所有的羡慕都会写在脸上,相比之下,李承乾和李泰的待遇就让他们同情。

但见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,此时正被人牵着小手往这边走,两个小家伙脸色都是畏畏缩缩,那种战战兢兢的模样让大人们不由失笑。

孩子们则是极为同情,纷纷窃窃私语的道:“承乾和青雀真可怜,我估计他俩已经吓尿了。要是换了我,我也会吓尿。谁见了谭笑姑姑都会害怕,侍卫们都说谭笑姑姑喜欢杀人……”

“我也是我也是,上一次我在院子里遇到谭笑姑姑,吓得我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谭笑姑姑摸了摸我的脑袋,我当时真的就吓尿裤裆了。幸亏她没有杀死我,而是对着我笑了一笑。”

“哇!这么厉害的吗?谭笑姑姑竟然能对着你笑?她一般都是板着面孔吓唬人的。”

“你别说了,那次我都被吓死了。谭笑姑姑不笑还好,一笑更让我浑身发抖。”

“别说了别说了,谭笑姑姑走过来了,我们在她面前的时候,一定努力当个好孩子。”

“对对对,好孩子才不被谭笑姑姑杀死。”

孩子们的悄悄话让大人们面色古怪。

李建成明显有些尴尬,干咳一声对着顾天涯致歉道:“孩子们不懂事,妹夫你可莫要生气,他们并不是讨厌谭家妹子,主要是……”

顾天涯摆了摆手,笑道:“大哥不用解释,这叫童言无忌。小孩子们没有城府,他们说的是自己心声。”

说话之间,恰好谭笑带着李承乾和李泰走到跟前,顾天涯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的提醒道:“你刚才听到没有?孩子们都害怕你!所以你以后要多笑一笑,人活在世上还是开朗一点为好……”

谭笑果然‘很听话’的笑了一笑。

可惜这一笑却让李承乾和李泰同时打个哆嗦。

甚至就连其他的孩子们,也在同一时间下意识后退,尤其是李元吉家的那个最小囡囡,哇的一声直接就吓哭了起来,躲进杨妃怀里,小身板瑟瑟发抖。

谭笑佯装无奈的耸耸肩,转头望着顾天涯道:“您看见了没?我笑起来他们更害怕!”

顾天涯气的恶狠狠瞪她一眼,训斥道:“你刚才那是正常的笑吗?你故意露出森森白齿吓唬人……”

谭笑不敢顶嘴,仅是小声嘀咕道:“我天生就是个阴沉性子,您从认识我的第一天就知道吧。再说您在床上的时候也没让我改呀,反而每次都说我这种小坏蛋最让您兴奋,男人的话果然不能听信,原来全都是哄人骗人的!”

顾天涯又气又臊,一张脸拉的比驴还长。

女人们则是爆发轰然大笑,一个两个全都笑的直不起腰。

唯有昭宁叹了口气,上前将谭笑护在身后。

昭宁身为家中正妻,她有资格和顾天涯力顶,郑重道:“谭笑的性子就是如此,你呵斥她也要有个限度。谭笑是我亲自指定的助手,要帮我管理咱家所有的琐事,她若是性子绵软,怎能震慑家丁下人?”

李建成趁机开口,圆场道:“治家和治国虽有大小之别,然则其间道理是相通的,无论是一国还是一家,都需要有个阴柔之人存在。”

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赞许的看向谭笑,又道:“谭家妹子就很不错,她把你们顾氏宅务管理的很好。大哥我虽然是个外人,可我忍不住要说句公道话……“

说着又是一停,这次把目光看向顾天涯,语带劝诫道:“天涯妹夫,你不该随意呵斥她,你本身是个聪明人,应该懂得人前教子人后教妻的道理。身为一个男人,不该在人前呵斥女眷。呵斥女眷丢的并不是女人的脸,丢的反而是你这位家中之主的脸。”

顾天涯神色变得肃重,陡然朝着李建成拱手一礼,点头道:“大哥教训的对,刚才是我疏忽了。”

然后转向昭宁,竟然也拱手一礼,郑重道:“

你刚才顶我顶的也对,以后家事我还是尽量不插手为好。”

昭宁迟疑一下,稍显担忧道:“我们虽然顶撞了你,但是并不是要忤逆你,你可莫要心里难受,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家。”

顾天涯哈哈一笑,伸手猛然朝着远处一挥,道:“不提这事了,咱们出去逛街,今天我什么政务都不干,陪着全家一整天的闲逛。”

昭宁嫣然而笑,十分配合的凑趣问道:“兜里有没有钱?孩子们可是都跟着呢?你难得带着陪着大家逛逛,可不要买东西的时候掏不出钱。”

顾天涯登时‘大惊失色’,做出慌张去捂钱袋子的架势,惊恐道:“糟糕,我只有几十个铜板,这是我辛苦攒下的私房钱,你们谁也不能打这个主意……”

旁边小柔立马心急起来,抱着孩子就往回走,道:“我房里有钱,拿给您使用。”

众人全都失声大笑。

郑观音一把将小柔拉住,宠溺道:“真是个傻丫头,当了母亲还是这般单纯。你男人还能缺了钱花?没看到马三保早就在门口候着了吗?”

小柔呆了一呆,转头朝着院门口望去,果然见到马三保站在那里,手中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口袋。

小柔顿时羞涩低头,脸红耳赤的道:“奴婢又让大家笑话了。”

郑观音更加宠溺,温声道:“没人笑话你,反倒很敬佩你的体贴,可惜我们学习不来,性子天生比不得你温柔。”

小柔变得更加羞赧起来,抱着小襁褓垂着小脑袋。

大家都知道她性格怯弱,一时也不再继续去调侃,毕竟这丫头虽然生了娃娃做了母亲,可是她仍旧还保留着少女之时的娇憨,有时候明明大家都知道是在说笑话,偏偏这丫头就会当成真格的去担忧……

就比如刚才顾天涯说自己没钱,小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拿出自己私房钱给他。

这时又是昭宁再次出声,故作催促的道:“到底还出不出去啊?全家人可都到齐了!”

“走!”

顾天涯干脆利落的一声,拱手朝着李建成一邀请。

兄弟二人并肩而行,领头朝着院子门口走去。

女人们连忙招呼孩子们,呼啦啦一大群人全都出了门。

却说这次全家人一齐出动,必然会落入有心人眼中,毕竟这里是幽州城,顾氏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时时关注着。

果然才出门不久,就有人远远窥探,然后急匆匆的离开,显然是回去向人禀告。

接下来,又有更多的人急急而来,皆是远远跟着后面小心翼翼观望,随后又急匆匆的回去报告消息。

没到一刻钟的功夫,许多家族都知道了顾天涯带着家人逛街的事。

顿时引发了无数的猜测。

都认为顾天涯这种人绝不会随随便便的逛街。

一时之间反倒弄得整个幽州草木皆兵。

……

此时城中,崔氏别院。

崔家一位族老坐在主位,笑呵呵的正在跟客人攀谈,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故友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言语之间透着无比的亲切。

“今天一大早就听闻家门口有喜鹊叫,老夫当时还奇怪大冬天的哪来喜鹊,现在终于明白过来,原来是因为贵客到了。”

不愧是崔家之人,说辞都是一般模样,动不动就有喜鹊叫,说习惯了竟然连自己都信了。

偏偏坐在客位上的驼驼先知似乎也信了。

不但信了,并且还很‘感动’。

先是拱拱手致谢,随即像是满腹感慨,道:“老驼驼何德何能,竟让崔家的喜鹊专门报喜。极大荣耀啊,真是极大荣耀……”

崔氏族老哈哈大笑,道:“客贵才有喜鹊鸣。”

驼驼先知也哈哈大笑,赞叹道:“书香门第的喜鹊,非是凡俗之鸟。”

站在身后的少女慕容撇了撇嘴,小声嘀咕道:“两个老狐狸。”

这时忽见崔氏二公子急急而来,手中拎着一个纹绣着金丝的精致小口袋,进门之后先笑,然后才道:“方才在进城的路上时,晚生听到先知叹息了一句,说是烟叶断了半个月,导致一路上忍的辛苦。晚生听了之后顿感酸楚,堂堂吐谷浑大长老怎能连口烟叶都抽不上……”

说着把手中的精致小口袋一举,再次笑道:“幸喜家中备了一些这东西,急忙拿来给大长老解解烟瘾。”

吐谷浑大长老像是‘很动容’,竟然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,道:“老驼驼仅是发了一句牢骚,想不到二公子这般重视,崔氏待客如此赤诚,真是让人感动五内……”

双方都在演。

都是好狐狸!

……

……今天还要再更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