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一十章 【这是汉人的诡计,我们为什么不反抗】

 这一次的早朝开了很久。

  直到晌午才算是散朝。

  当李世民终于宣布散朝之后,满朝文武像是终于如释重负,无论世家文臣还是武勋新贵,大家首次发自真心的拱手行礼,齐齐道:“恭送陛下……”

  历朝历代以来,当皇帝很少能同时得到所有大臣的真心恭敬。

  李世民爽朗的笑声响了很久。

  天下各国的销售代理权,至此终于算是分配完毕。

  接下来,就看各个家族如何去掠夺利益!

  ……

  时间宛如轮回,一晃就是五个月,仿佛才一转眼的功夫,又迎来了初冬的肃杀。

  大唐西北,陇西边境。

  天地苍莽一片,大漠孤烟垂升,这里是一处巨大的营地,无数顶帐篷在山坳里搭起。

  在营地的最外围处,地上趴着几千头骆驼,形成了足足五六圈的防御墙,抵挡着大漠夜间的风沙和寒冷。

  骆驼防御圈之内,又有一群一群的牦牛和绵羊,但却并不是聚集在一起,而是围拢在各个帐篷的旁边。

  许许多多的牧羊犬,警惕的趴在这些牲口旁边。

  一堆一堆的篝火,在这个巨大营地里随处可见,火光熊熊之间,烤肉的香味弥漫四散。

  歌声和笑声,响彻在夜色里。

  传出了很远很远,传到营地外的一座小沙丘。

  ……

  但见小沙丘上站着一个老者,月色下正在负手仰望着星空,突然身后有脚步声响,一个少女踩着沙子走来。

  这少女手里举着一根烟杆,恭声道:“驼驼先知,只剩下最后一点烟叶了。您抽完之后,就得忍着了,此地距离幽州尚远,到了那里才有烟叶卖……”

  “是么?抽的这么快么?”

  驼驼先知像是怔了一怔,随即口中苦笑出声,摇摇头道:“不愧是汉人制造的宝贝啊,真是越来越让人离不开了。咱们这才刚刚进入大唐边境,想不到老驼驼的烟叶已经抽光了。”

  说这这里的时候,忍不住叹了口气,又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,烟瘾上来了很难受呀。”

  那少女抿了抿嘴,神色似乎略显迟疑,好半天才试探开口道:“驼驼先知,连您也离不开汉人的东西了吗?”

  驼驼先知转过身来,接过旱烟杆点燃,吧嗒抽上一口,吐出一道烟雾,这才笑呵呵问道:“慕容丫头,你担心的事情老驼驼都明白。”

  少女的语气里有一股子悲凉,隐约还有丝丝的惊恐和苦涩,轻启唇齿道:“一斤旱烟叶,售价两头牛,这还只是烟叶而已,属于贵族们才能享受的奢侈品,所以我们购买的并不多,付出的代价不算大,但是……”

  少女又是迟疑一下,忽然鼓起勇气看着老驼驼,凄苦问道:“但是汉人制造的东西不止这些,他们卖的货物让我感觉恐惧。”

  驼驼先知看他一眼,问道:“慕容,你为什么会感觉恐惧?”

  少女眼眶微红,声音猛然变大,如同嘶喊般道:“自从五个月前我们在幽州采购之后,所有的吐谷浑商人像是全都中了邪,他们发疯了,他们癫狂了,每个人都想来汉人这边进行采购,然后运回吐谷浑卖出去大发其财……”

  驼驼先知又抽了一口烟,笑呵呵的道:“这样不好吗?我们吐谷浑人本就是商贾。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经商,每个人的骨子里都喜欢钱。”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!”

  少女声音更大,像是落水之人的挣扎,再次嘶喊道:“驼驼先知,难道连您也看不出这里面的危险吗?我们吐谷浑人马上就要亡国了啊,再这样下去我们必然会害死自己的国家。”

  驼驼先知的脸色首次肃重,看似浑浊实则深邃的目光盯着少女,缓缓道:“慕容丫头,你太年轻了。以你现在的年纪和阅历,你就像个羊角未硬的小羔羊,自以为看穿了所有事情,却不知道只看到了最表层。”

  少女明显一怔,下意识道:“我只看穿了最表层?”

  老者呵呵而笑,满脸慈祥的点点头,忽然反问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,老驼驼已经老糊涂了?”

  少女张了张嘴,但却没敢承认。

  老者又问道:“还有你的父王,以及那些吐谷浑贵族,他们全都跟老驼驼一样,眼睛只盯着汉人的那些宝贝,我们似乎完全不去深思吐谷浑的未来,每天只想着享受眼前的奢华和富贵……慕容丫头,你想说的是这些对不对?”

  少女轻轻点头,语带伤感的道:“是!”

  老者笑着叹了口气,忽然伸手轻抚她头顶,语重心长的道:“丫头你记住,我们看的比你远,连你都能想到这些问题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想不到吗?但是我们从一开始的时候,压根就没担心过这些问题……因为,无法抗拒。”

  “这是汉人堂堂正正的阳谋,人家根本不怕我们看穿和抵触!”

  “而我们自己呢,确实也不能去抵触。”

  “一旦选择抵触,那才是真正的亡国。”

  少女怔了一怔,俏脸一片愕然,下意识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  老者收回轻抚她额头的手,仰头看着天上一夜繁星,缓缓道:“丫头啊,让老驼驼跟你讲讲什么叫做大势吧,当这个世间所有国家都开始使用汉人制造的东西,那就是一种谁也无法抗拒和抵触的大势,如果某个国家选择抵触,迎接这个国家的必然是亡国。”

  “我打个比方,咱们吐谷浑和楼兰,双方都属于西域之国,但是彼此的理念完全相反。也恰是因为彼此理念不同,所以在对待汉人货物这件事的态度截然不同……”

  “咱们吐谷浑人世代经商,虽然喜欢钱财但是懂得与人为善,所以我们的商贾不畏艰辛四处行商,通过自己的努力付出去赚取收益,比如今次汉人放开了对外族销售货物的限制,我们吐谷浑人立马就千里迢迢的过来经商。”

  “但是楼兰呢?他们做出了另一种选择。楼兰这个民族,骨子里也爱钱。但是他们和我们吐谷浑人不一样,他们赚钱的办法是依仗城池去收税……”

  “这事我以前跟你讲解过,楼兰的地里位置十分优越,他们紧靠着西域最大的湖泊,并且国土之内还有着水脉最富的大河,所以早在中原汉朝之时,楼兰就是整个西域商道的重中之重。”

  “任何一支在西域经商的商队,都要在楼兰境内补充饮水和食物,休憩脚力,缓解疲乏。”

  “这就导致了楼兰的存在越来越重要。”

  “经年累月下来,他们的心性也变得越来越骄傲。”

  “坐在家里就能收钱,完全不需要四处奔波。每当有商队到来之时,他们想收多少税就收多少税,因为,大家不得不在楼兰停歇。”

  “心性的骄傲,让他们开始目空一切,而当今次汉人开放对外贸易限制的时候,楼兰人果然没有选择去和汉人交好。”

  “据说顾天涯写给楼兰王的通商书信,竟然被那位傲慢的国王拿去擦了屁股。”

  “楼兰人,一直没去采购汉人的货物。”

  “而吐谷浑人这已经是第五次……”

  驼驼先知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

深邃的目光再次看向少女,肃重问道:“丫头你说说,这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?”

  少女微微一怔,随即下意识道:“是指我们吐谷浑和楼兰的结局吗?”

  “不错!”驼驼先知点了点头。

  少女秀美蹙起,沉思道:“汉人的那些东西,能够让民族不断变强,虽然我明知他们卖东西给我们乃是一种财富掠夺,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东西确实对我们有帮助,比如幼儿所用的神药疫苗,可以保证孩子们不再夭折,随着疫苗的不断使用下去,我们吐谷浑的人口绝对会不断攀升。”

  “同一时间里,楼兰人没有给孩子们使用疫苗。所以,他们的人口数量就会慢慢被我们甩下去。”

  “还有,汉人售卖给我们的各类器具。比如那些生活器具,可以让吐谷浑人的生活更轻松,而那些生产类的器具,可以极大程度的帮助百姓们创造财富。”

  “同一时间里,楼兰人也没有采购汉人的那些器具。他们比我们少了这些器具的帮助,国内的子民渐渐就比不上我们的子民,虽然眼下还看不出太大的落伍,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肯定会被甩下去。”

  “当十年二十年以后,我们吐谷浑人的国力更加强大了,而楼兰呢?他们还是原地踏步。”

  这时驼驼先知笑呵呵开口,语带深意的提点道:“那时候的楼兰,还是占据着西域商道的宝贵休憩地,并且因为汉人出售给外族物品的缘故,导致西域前往中原经商的商队越来越多,商队越多,楼兰人收税赚取的财富就越多,那时候,我们会忍吗?”

  少女目光陡然一惊,下意识脱口道:“您是说我们可能会攻打楼兰?”

  驼驼先知一脸悠然,笑眯眯的道:“那时候他们国力比我们差,偏偏却变得越来越有钱,凭什么我们吐谷浑人要老老实实交钱,凭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份支出节省掉?”

  这老人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陡然变得森然起来,又道:“你刚才用的词语是攻打楼兰,这真是个没长大孩子的见识。我们岂止是要攻打楼兰?我们直接要发动灭国战争。丫头你记住,国与国之间没有交情可言,所谓的吐谷浑和楼兰世代交好,放在国家利益面前纯粹就是屁话。我们之所以世代跟楼兰交好,只是因为双方的实力不相上下而已。一旦我们强了,他们就该灭国。”

  少女怔在原地。

  驼驼先知深深看她一眼,谆谆教诲的道:“现在,你应该想通了一些迷惑吧。为什么我们不能抵触汉人的阳谋?为什么我们明知汉人在掠夺我们的财富仍旧要去买他们的货物……”

  “原因很简单啊,我们不买别的国家会去买。”

  “这就如同现在的楼兰和吐谷浑之间的对比,我们通过使用汉人的东西不断变强,而楼兰由于抵触汉人的东西不断变弱,终有一天,要灭国的。”

  “如果像你刚才所说的那般,我们吐谷浑人也去抵触汉人的东西,那么慕容丫头,你觉得吐谷浑人会不会是下一个楼兰呢?”

  “这就是老驼驼要给你讲的大势,一个国家若是抗拒大势必然会被灭国。”

  少女面色怔怔,僵立在月下发呆。

  足足良久之后,她才像是脑中灵光一闪,突然开口争辩道:“不对啊,这种大势有个缺陷。如果全天下所有的国度联合起来,大家共同去抵触汉人卖给我们的商品,一旦那样的话,就不会存在谁变强谁变弱的情况……”

  “唉,真是个傻丫头。”

  驼驼先知叹了口气,拿起含烟杆抽了一口气,悠悠吐息道:“你所想的这种情况,永远只会在幻想中出现。”

  少女似乎明白也过来,俏脸猛然变得苍白无血,道:“是啊,这情况只能存在幻想中。别说是联合天下所有国度,恐怕光是西域各国就有各样心思,也许他们明面上会答应联合起来抵触汉人,但是他们暗地里绝对会偷偷去买汉人的东西,然后,国力变强之后去灭掉别人的国。”

  驼驼先知悠悠然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的道:“丫头你总算想明白了,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山盟海誓可言。如果我们打着联合大家一起去抵触汉人物品的心思,那么迎接我们的必然会像是楼兰那般的结局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国灭,族亡……”

  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看着少女,肃然警告道:“那时候,每一个吐谷浑人都会成为别人的奴隶。”

  少女娇躯一颤,脸上现出恐惧。

  所有族人全都变成别人的奴隶,这对于她这种一心想让民族变强的有志者简直是最大惩罚。

  足足良久之后,少女才凄苦出声,落寞道:“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汉人的阳谋不断展开,将我们吐谷浑人创造的财富全都掠夺而去吗?驼驼先知,为什么我们吐谷浑人之中没有出现一位顾天涯……”

  驼驼先知叹了口气,伸出手来再次轻抚她的额头,温声道:“丫头,别难过了。这就是人世,没有公平可言。若你真是想要给子民造福,那么老驼驼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,你是吐谷浑的明珠,眼睛就像宝石一样美丽。今次到达幽州之后,你多去拜见那位领主吧。”

  少女微微一怔,随即眼睛一亮,惊喜道:“您是让我去用美人计?”

  哪知驼驼先知脸色一肃,极其郑重的道:“错,你必须用真心对待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