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零九章 【万国之主】

 顾天涯的目光越来越亮,谁都能看出那是一种锐利的光。

    他忽然从台阶上起来,仰头望着东方天际的鱼肚白,语气隐隐有些森然起来,分明是一种图穷匕见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当天下各国的外族购买了我们的货物,他们渐渐就会发现再也离不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一旦他们再也离不开我们,我们就掌控了这些国家的经济。”

    “经济命脉被我们攥在手中,吃喝拉撒都得看我们脸色,一旦惹了我们生气,我们根本不用派兵去打,只需要让他们的经济发生动荡,他们的百姓立马就会陷入水深火热。”

    “纵观古往今来所有王朝,国家颠覆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百姓陷入了水深火热,撑不下去的时候必然揭竿而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建成听的面色震惊,足足半晌之后醒过神,缓缓吐出一口气道:“这是掌控别人国家的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顾天涯点了点头,淡淡微笑道:“正是掌控他们国家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猛然也从台阶上站起,目光灼灼的道:“一旦你真的计策成功,咱们大唐必然成为万国之主,到时候,天下万国都要看大唐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说着忽然一停,猛然改口道:“不对,不是看大唐的脸色,而是看你的脸色,你才是天下万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旁边杨妃下意识开口,俏脸无比震惊的道:“我的老天,三姐夫这是要当无数国家的皇帝吗?”

    郑观音幽幽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手掌天下权。”

    昭宁猛然也开口,大有深意的道:“说不定还能醉卧美人膝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让顾天涯打个寒颤,总觉得脊背凉飕飕的,连忙道:“我已经娶了你,这辈子心满意足,就算全天下女人站在我跟前,我仍旧觉得你是最美丽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郑观音噗嗤一笑,伸手拦住昭宁肩膀,打趣道:“秀宁你听听,妹夫这情话说的多动人!”

    昭宁俏脸一红,低声啐了一口,语气却喜滋滋的,扭捏道:“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建成缓缓抬起手掌,轻轻在顾天涯肩膀上拍一下,语带肃重的道:“妹夫,放手去做,关于你的这份筹谋,李氏皇族绝对力挺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了点头,同样郑重点头道:“大哥你放心,这是我毕生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隐约有些暗示,又道:“同时也是我们顾氏家族必须完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心中一动,压低声音道:“这事我知道,你不用暗示我!”

    这位皇族大兄长似乎不想让顾天涯泄露机密,突然转移话题道:“大哥我还有一个疑惑,世家会不会变得尾大不掉?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郑重又道:“世家的势力本就强横,掠夺外族的财富之后岂不更富?到时候,会不会有脱离掌控的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顾天涯毫不迟疑点头,脸上现出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若是在以前的时候,我会绞尽脑汁想要灭掉世家,因为那时候我心中有恨,而且格局也算不上太大,但是经过这几年的不断深思,我已经想明白世家是灭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谓世家?说白了就是利益共同体。就算我们灭掉了现在这些世家,将来仍旧还会有新的世家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的世家,也许不再是家族形态,而是一些利益集团,聚在一起形成共同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只要还有人在,利益之争就一直永存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利益之争,必然有利益抱团。因利而聚者,便可称世家。虽然他们不再是家族形态,但是他们仍旧还是一个一个世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是因为想通这一点,才明白世家永远都灭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永远灭不掉,那该如何解决呢?”

    “掌握在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目光悠悠看向天边的晨曦,悠悠又道:“我在很久之前就说过,以利驱人才是最好的手段,比如今次的棉花产业,几乎所有世家都参与进来,他们心甘情愿的砸钱,看重的无非是赚取暴利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种暴利只要赚上一次,他们就再也舍不得放弃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缓缓点头,沉吟道:“不但是下一次,而且还有下下次,以及第四次,第五次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像是恍然大悟,目光猛然一个爆闪,道:“我明白了,这也是一种掌控。就如同那些外族渐渐离不开你的货物,这些世家同样也会渐渐离不开你的货物……外族们离不开货物是为了享受更好的生活,而世家离不开货物是为了继续赚取财富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展颜而笑,点头道:“这样一来的话,主动权岂不是尽在掌握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也点了点头,满脸欣喜的道:“确实是尽在掌握,并且还是生杀予夺的掌握。一旦哪个世家变的不肯听话,你随时可以取消他家的货物兑换权,而只要取消了这家的货物兑换权,迎接他们的只会是家势不断衰弱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了一眼顾天涯,又道:“而当家势不断衰弱的时候,其它家族必然会扑上去撕咬。毕竟世家和世家也有纷争,明面上联合暗地里虎视眈眈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道:“所以我们压根不需要亲自下场,只需要做个执掌规则的掌控者便可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徐徐吐出一口气,忽然目光遥遥看向长安方向,一脸大有深意的道:“现在这个时间点,早朝怕是还未完,若是大哥猜测没错的话,朝堂上怕是正经历一场唇枪舌剑的争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唐长安,早朝大殿。

    李世民面色悠然坐在龙椅上,笑意涔涔的看着朝堂上吵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但见褒国公段志玄满脸怒容,唾沫星子漫天乱飞,咆哮道:“竟然想独吞整个西域的药物销售代理权?你们太原王氏就不怕胃口太大会撑死?”

    对面文臣队伍之中,王氏族长王硅一脸倨傲,淡淡道:“王氏位列五姓七望,千载以来从未因吃饭撑死。关于西域的药物销售代理权,吾太原王氏感觉十分合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懆!”

    段志玄眼睛一瞪,厉声道:“你们感觉合胃口,老子还感觉合胃口呢!”

    王硅老货一脸笑眯眯模样,淡淡道:“胃口合不合的,主要还是看实力。吾太原王氏之所以敢要西域代理权,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顾氏积分作为底气,但却不知你家的底气是什么?你家在幽州只开荒了两万亩吧?”

    段志玄明显一囧,随即大声反击,道:“两万亩怎么了?那只是这一次的开荒数量。等到下一季棉花种植的时候,老子立马再追加两万亩份额。”

    王硅悠悠然一笑,慢条斯理弹出五根手指头,淡淡道:“很不巧,太原王氏也打算追加开荒,下一季棉花种植的时候,吾家将会再开荒五万亩地。”

    段志玄登时僵立当场。

    太原王氏再追加五万亩开荒?

    加上原本的三万亩那就是八万亩……

    那将是何等巨大的棉花收获?

又将会赚取何等巨量的顾氏积分?

    这时李世民淡淡开口,打破两人的争吵道:“两位爱卿不要争了,朕这里倒是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看向段志玄,语带安抚又道:“这一份西域诸国的药物销售代理权,你不妨就让给太原王氏拿去了吧。毕竟人家是五姓七望顶级门阀,确实有能力吃下这一片地域的代理。但是朕也不会让你吃亏,朕把吐蕃的权限划给你,你去好好经营,肯定也有的赚……”

    段志玄满脸不乐意,悻悻道:“陛下,吐蕃穷的很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眼睛一瞪,道:“你要是真有实力,朕岂能不把西域划给你?做人要认清现实,莫要让大家嗤笑。吐蕃你到底要不要,不要的话朕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段志玄无奈,只能拱手答应道:“臣听陛下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一个负责记录的文臣,道:“记下来,吐蕃的药物销售代理是段志玄。”

    那个文臣连忙提笔记录。

    皇帝等他记录完毕之后,再次又道:“西域三十六国,代理权是太原王氏。”

    那个文臣连忙再次提笔记录。

    很快,两份代理权确定完毕,那个文臣抬头看向李世民,回禀道:“陛下,关于药物的销售代理权已经全部有主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举起手中册子,肃声念诵起来:

    “西域诸国,代理者太原王氏。”

    “吐蕃一带,代理者段志玄。”

    “岭南以南之安南诸国,代理者刘弘基。”

    “辽东高句丽,新罗,百济,以及海外倭国,代理者荥阳郑氏。”

    “草原由于地域宽广,分为东西两大突厥,故而分别由清河崔氏,以及赵郡李氏代理。”

    “南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竺……”

    一项一项念出来,每家都确定了代理的地域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一场盛大的瓜分,满朝文武全都面带兴奋。

    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,药物代理权的念诵才完毕……

    但是皇帝并未宣布散朝,大臣们则是突然又摩拳擦掌,显然,还有代理权要争。

    下一项,是各类器具的销售代理权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第一个走出,拱手行礼道:“陛下,臣想拿下草原的各类器具代理权。若是陛下能把这一份权限划给臣,臣承诺每年会拿出一成利润白送给国库。”

    立马就见王硅站出来,笑眯眯的道:“太原王氏愿意送出一成半的利润给国库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眼中一森,冷声道:“我说的送出一成利润给大唐国库,并不包含境外销售需要上缴的税赋,而是从纯利润之中拿出一成,王中允可莫要继续跟我争吗?”

    王硅仍旧一脸笑眯眯,道:“老夫所说的一成半,也是指的上缴税赋之后的纯利润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心中暗怒,脸上却忽然现出笑容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长孙家愿意拿出两成。”

    王硅还是一脸笑眯眯,淡淡的道:“太原王氏,三成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各类器具的代理利润才是最大的,药物虽然也是暴利,但是那东西比不上各类器具,只因器具乃是生活必备品,锅碗瓢盆任何一样都能赚到钱。

    况且,积分兑换出来的各类器具可不仅仅就是锅碗瓢盆。

    眼看着长孙无忌和王硅针锋相对,双方提出的竞争条件也来越高,猛然只见清河崔氏的族长站出来,悠悠然开口道:“清河崔氏,愿意白送给国库四成利润。另外再拿出四成纯利,送给崔氏的好朋友顾天涯,诸位,谁还争么?”

    懆!

    满朝文武一起在心中怒骂。

    这还怎么争?

    做生意是要讲究付出和收益对比的。

    崔氏愿意拿出四成利润白送国库,然后再拿出四成纯利给顾天涯,这样计算下来,清河崔氏到手的只有两成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成利润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?

    代价是必须要拥有能够满足整个草原的货物量。

    也就意味着,要拥有巨量的积分兑换货物。

    而想要拥有巨量的积分,只能是砸下巨资去继续开荒种棉花,不是追加一万亩两万亩,很可能是追加十万亩甚至二十万亩。

    这得砸多少钱?

    怕是一百万贯的投资都不止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资金砸出去投资,收获却只有两成纯利润而已,这种付出和收益的比例十分畸形,已经不能算是合理的经商之道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没有哪个家族能拿出这么大的魄力。

    涉及上百万贯的庞大资金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也许顶级门阀咬咬牙都能拿出来,但是必然会动摇根骨,很可能全族都要勒紧裤腰带。

    唯有清河崔氏,这个家族除了有钱没有别的。

    整个朝堂大殿寂静无声,几乎所有的大臣全都面色忿忿看着崔氏族长,也不知是谁终于按捺不住窝火,突然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道:“这老东西怎么不去死。”

    谁家都争不过他。

    整个草原的器具代理权啊,明显是要被清河崔氏拿下了。

    果然只见李世民笑的一脸满意,悠悠然道:“清河崔氏如此诚意,朕感觉甚是欣慰,即便是朕那位远在幽州的妹夫,想来也同样会感觉甚是欣慰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满朝文武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去争其它地域的代理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