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三百零八章 【顾天涯的真正意图】

   此时,幽州。

    天色和大唐那边一样,都是蒙蒙亮的晨曦。

    顾天涯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偶尔把手里夹着的香烟凑到嘴边,抽上一口,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房门口烟气缭绕。

    他目光遥遥看着中原方向,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事情,像是古井无波,又似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直到一根香烟抽完,下意识又掏出一根,重新点燃又抽了一口,再次陷入吞云吐雾之中。

    这才喃喃自语般道:“这个时间点上,长安那边的早朝该是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轻轻又道:“总算熬到了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目光深邃悠远,抬手又想抽烟。

    哪知也就在这时,猛听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,只见昭宁两三步窜到台阶上,伸手一下子将香烟夺过去。

    “顾天涯,你又抽烟!”

    这一声吼,震的顾天涯一个哆嗦,心中顿觉不妙,抬脚就想开溜。

    可惜耳根子瞬息被人揪住。

    但见昭宁满脸心疼,语气却装作恼怒,忿忿道:“是不是想气死我们?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?嫦娥妹妹跟你说过很多次,这东西抽多了伤害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下意识犟嘴,道:“我就抽了几口。”

    昭宁‘勃然大怒’,指着一地烟头道:“这叫抽了几口?我看是抽了一宿!”

    顾天涯连忙干咳几声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然而昭宁却误会了,俏脸顿时现出紧张,惊慌道:“你把肺给抽坏了?”

    顾天涯心中一喜,趁机就想伪装。

    可惜昭宁很快就察觉过来,顿时显得更加气恼,突然抬脚欲走,朝着某个方向道:“我现在就去找婆婆,今次非得狠狠告一状……娘,娘您快来看啊,天涯他又抽烟,快拿棍子来揍他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吓了一跳,窜起来抱住昭宁的腰,连连告饶道:“别吵别吵,我错了还不行吗?保证下不为例,下次一定不抽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一定?”

    “对,下次一定!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每次都是这么说,但是每次都被我抓到,你放开我,我要去找婆婆告状。”

    昭宁在他怀里使劲扭动,做出一副想要挣脱的姿态,然而架势做的十足,偏偏就是挣脱不出去。

    显然昭宁压根没打算去告状。

    堂堂一代女帅,武力何等不凡,她若是真想挣脱出去,岂是顾天涯这种小身板能抱住的?

    虽然没打算去告状,但是嘴上却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并且声音越来越大,不断叫嚷道:“你抱着我干什么?赶紧把我放开!我要去找婆婆告状,我这次一定要去告状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吵嚷,动静十足。

    隔壁是另一座小院,李建成正在和妻子修剪花枝,夫妻两人听到这边动静挺大,连忙走到院墙处的窗户观望。

    郑观音满脸八卦之色,手指轻轻捅了捅李建成,低声道:“小两口子在吵架,你当大哥的不去劝劝?”

    李建成凑在窗户上观望半天,忽然口中呵呵一笑,道:“这哪算是两口子吵架,明明是一个人训斥另一个人。你难道没看见么,咱家妹夫一直不敢还嘴。”

    郑观音噗嗤一笑,道:“妹夫的脾性真是温和,天底下少见这样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秀宁却有些过了,一直不依不饶的。”

    郑观音立马替昭宁争辩,道:“这怎么能怪秀宁?她明明是心疼男人……刚才你也听到了,妹夫他抽了那么多的烟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忽然面色沉吟起来,好半天后才若有所思的道:“他这是在琢磨事,而且还是很重大的事,否则的话,他不会一整夜不睡。”

    郑观音下意识看了那边一眼,忍不住道:“要不,咱俩过去圆圆场?”

    李建成迟疑一下,随即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转身离开院墙,直奔院门口那边而去,很快打开自家院门,朝着顾天涯这边的院子而来。

    哪知还没走到门口,发现另一边的院子也有人来,赫然是李元吉两口子,只不知打的主意是否来劝架。

    远远地,李元吉就拱了拱手打招呼,身后的杨氏同时弯腰一礼,然后快步走到郑观音身边窃窃低语。

    李建成则是看向李元吉,问道:“你也听到吵架了?”

    李元吉笑着回答道:“仅仅隔着一堵墙而已,岂能听不到这边动静?三姐她的嗓门那么高,分明就是故意让我们听到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也笑起来,道: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又道:“不过,我可不是过来劝架的,我昨天就得到了三姐夫的知会,他让我今天来找他领一份任务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微微一怔,随即若有所思,道:“看来他昨夜确实在琢磨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指顾天涯家的院门,道:“先进去听听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点头,上前敲门,结果却发现院门根本没有栓上,两家人直接就进了顾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入眼所见,正好看到顾天涯不断告饶,低声下气的道:“好媳妇,给我点脸面行不行?这大清早的要是把娘吵起来,提着棍子将我一顿暴揍。事后我还怎么见人,传出去会被人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笑话的‘话’字还没说完,猛然看见李建成和李元吉夫妇,顿时脸色尴尬无比,面红耳赤的干笑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昭宁由于背对院门,所以压根没发现有人过来,此时仍旧冷着脸,像是又气又怨的道:“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爹爹,能不能给孩子们做好表率?尤其虎宝宝现在处于看到什么好奇什么的年龄,他要是跟你学会了抽烟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就算孩子们不跟你学,

你自己的身体好顾不顾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嫦娥没跟你说过吗?这东西抽多了伤肺伤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到嫦娥这个死丫头,我忽然更加一肚子气,你昨晚抽的烟是哪里来的?绝对是这丫头偷偷给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结了婚的女人,一旦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,顾天涯听的头皮发麻,最主要的是越来越尴尬。

    因为,李建成等人越走越近了。

    幸好,是来打圆场的。

    就在昭宁想要继续长篇大论的时候,李建成笑呵呵的声音终于响起,温厚劝阻道:“秀宁妹子,就此打住吧。”

    昭宁明显一怔,下意识转过头来,顿时心里一荒,随即讪讪低头,尴尬道:“大哥你别误会啊,我刚才可不是撒泼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摆了摆手,道:“不误会,我知道你是心疼天涯。不过嘛,男人是要给留点脸面的。”

    昭宁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建成这才把目光看向顾天涯,但是只看了一眼便转向地上的烟头,皱眉道:“你抽了这么多?看来昨晚真是一整夜没睡。难怪秀宁会生气,你这样确实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拱手苦笑,道:“大哥教训的是,小弟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了点头,忽然伸手指了指抬脚,道:“天才蒙蒙亮,虎宝宝应该还没醒,所以大家就别进屋了,直接在台阶上坐着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走上台阶,果然直接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天涯连忙也跟着坐下。

    李元吉则是笑着道:“我不喜欢坐着,坐久了容易犯困,尤其是听你们谈论政务,每次都会让我哈欠连天,所以我站着就好,反正你们谈的事情我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瞪他一眼,训斥道:“跟着学学政务有什么错?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动脑子吧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嘿嘿而笑,满不在乎的道:“我干嘛要学会动脑子啊?你们把事情筹划好了我去动手不就行吗?这多省事,我只需要冲锋陷阵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皱了皱眉,终于还是选择不再呵斥,仅是再瞪一眼道:“那就乖乖站在一旁,听听你姐夫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嗯嗯两声。

    李建成不再管他,目光重新看向顾天涯,问道:“若是大哥猜测没错的话,你昨夜在琢磨的是境外经营?”

    果然顾天涯缓缓点头,面色肃重的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微微沉吟一下,随即又道:“各家的棉花已经采摘了,据说是个不错的大丰收,而按照你此前和大家的约定,棉花采摘之后全都要卖给纺织工坊,你向他们支付积分,他们用积分兑换货物。兑换货物之后,则是允许向外族经销。”

    这位性格醇厚的大兄长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隐隐变得忧虑起来,望着顾天涯道:“莫非是这个境外经销有着危险,所以你才会一整夜犯愁没睡?”

    李建成不再管他,目光重新看向顾天涯,问道:“若是大哥猜测没错的话,你昨夜在琢磨的是境外经营?”

    果然顾天涯缓缓点头,面色肃重的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微微沉吟一下,随即又道:“各家的棉花已经采摘了,据说是个不错的大丰收,而按照你此前和大家的约定,棉花采摘之后全都要卖给纺织工坊,你向他们支付积分,他们用积分兑换货物。兑换货物之后,则是允许向外族经销。”

    这位性格醇厚的大兄长说着停了一停,语气隐隐变得忧虑起来,望着顾天涯道:“莫非是这个境外经销有着危险,所以你才会一整夜犯愁没睡?”

    这次顾天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向李建成,缓缓道:“大哥你不用替我担忧,境外经销并没有危险,相反,此事有着极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眼中现出好奇之色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忍不住问道:“既然不是因为这个,那你昨晚上为何会一夜不睡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不止是李建成好奇,旁边几人同样好奇。

    唯有昭宁不是好奇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疼,她忽然也在台阶上坐下,伸手抱着顾天涯胳膊,柔声道:“天涯,是不是因为心里压力大?我知道你肩负着重担,可你不能太逼迫自己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,温声道: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仰头看向天空,道:“我昨夜之所以没睡,一直坐在这里抽烟,主要原因是想放松一下心神,同时也是琢磨一下未来的路该怎么走。既不是大哥担忧的境外经营有危险,也不是你认为的被重担压在身上很累,我其实是开心,总算熬到了这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