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百九十六章 【去抢另1个地方的牛】

    却见李世民缓缓从桌上拿起一本册子。

    先是慢悠悠展开。

    然后用手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看清楚,这本册子上面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耳听李世民悠然出声,语带深意的道:“这是一本用来登记的册子册,上面暂时尚未登记任何一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缓缓放下册子,紧跟着拉开桌子的抽屉,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摞白纸,悠悠然继续又道:“至于这些纸,则是一份一份的许可证,只要盖上印章之后,它就代表着幽云之地的一项扶持……具体是什么样的扶持,尔等可以向顾书吏询问。本书吏这边只负责办理和发放许可证,但是对于这些许可证涉及的事情一概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一推二六五。

    完全不参与。

    偏偏在场众人无不点头,齐齐出声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既然都无异议,那就开始办理吧。谁先来?排好队。”

    几乎不约而同,有两个人同时举步上前。

    随即各自一怔,相互望着对方齐齐皱眉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个是长孙无忌,另一个则是太原王氏的王硅,之所以同时举步上前,是因为各自的派系不同。

    王硅乃是旧派世家的领袖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则是新兴豪门的代表。

    争锋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只见王硅首先开口,手抚胡须淡淡而笑,道:“吾等中原汉家,讲究尊老爱幼,虽然老夫不算耄耋,但是却要痴长几岁,所以呀,长孙无忌你该让一让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说着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老人者,家之底蕴也!便是那民间百姓之间,也懂得‘家有一老如有一宝’的道理,所以人应该敬老,不敬老人的家庭不会稳固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世家门阀的领袖,果然擅长言辞攻伐之道。

    这番话表面上看似是说家庭和老人,实际上乃是指的国家和世家,他的意思是说世家就像家庭中的老人,乃是整个国家不可缺货的宝,如果不懂得尊重世家,那么国家就有可能动荡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冷哼一声,随即轻描淡写的道:“老人或是家中宝,奈何痴老多陋习,若是不懂变通,不知紧跟时代,那么这样的老人就不再是家中一宝,反而变成了阻拦家庭富裕的拦路石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也微微一停,一脸笑眯眯的看向王硅又道:“年轻一代则不同,活力四射,锐意进取,我们这些年轻人一心要为家庭奋斗,总是不断努力的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,所以老人应该自己知趣,万万不可仗着年纪倚老卖老,如若不然,很难安享晚年……”

    不愧是有名的老阴比,这番话同样夹枪带棒。

    王硅面色明显一沉,冷哼道:“汝这是不肯退步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同样脸色一沉,毫不掩饰的道:“有些事可以退步,但是有些事坚决不能退步。你我都应该明白,我们自从同时抬脚上前的那一刻就不再代表自己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派系之争。

    没有退让可言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渐渐变得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偏偏李世民像是毫无所觉,皇帝只是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,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,显然是不打算开口调和。

    这是帝王心术。

    也是掌权之道。

    自古当皇帝的都是这样,要想位子稳固必须鼓励派系存在,若是没有了派系之争,朝中所有大臣就会拧成一股绳,那样的话,皇帝的位子很不稳。

    所以李世民放任王硅和长孙无忌的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反倒是顾天涯忽然叹了口气,随后像是自言自语的道:“这天下很大啊,大到让人不敢置信的地步。外面的利益很多,多到足以让所有人都吃饱。所以我就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盯着家门口的一亩三分地,天天争,日日争,明明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为什么非要自己人斗来斗去?合起伙来去搞外人不行吗?把外人的财富抢回来分赃它不香吗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王硅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顾天涯看了两人一眼,语气慢慢变得肃然,他指着李世民桌上那摞白纸道:“你们有没有静下心来想一想,为什么我和李书吏要弄出这个掠私许可证?究其原因很简单,我们不想再看到家里人争来争去。为了屁大一点利益,动不动就血流成河,你们难道就一点不心疼吗?那些在争斗中死去的可都是自家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王硅突然同时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又同时面带愕然的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他俩都没有想到,竟然会同时选择退步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变得有趣起来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终究还是王硅先开口,语带深沉的道:“罢了罢了,且由老夫做个退让吧。但是有一点老夫要提前说明,我这步退让并不是怕了某些人,而是想要顾全大局,大家合起伙来去欺负外面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突然也开口,一脸微笑的道:“既然如此,吾也可退,同样不是因为怕了某些人,同样也是为了顾全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咱们也顾全大局!”不远处一个国公突然开口,哈哈大笑的道:“既然是要合起伙来去搞外人,那么谁先谁后也就没什么可争的了。”

    世家一方也有人出声,满脸微笑的道:“既然都是一家人,那确实没什么可争的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双方,忽然就变成了相互谦让起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像是很不悦的瞪了顾天涯一眼,语带不满的道:“你这样会让我的位子很难坐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悠悠一笑,望着李世民道:“我却认为恰恰相反,这会让你的位子更稳固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微沉吟,突然也笑了起来,道:“如果一直有外人可以欺负的话,你这说法倒也算得上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伸手从他桌上拿起一张白纸,道:“咱们弄出这个掠私文书的初衷,岂不就是要试试这条路可不可行么?”

    李世民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王硅和长孙无忌似乎达成了协议,
两人都没有再次抬脚上前的意思,反倒是同时伸出手来,共同把一个年轻人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赫然竟是郑观鱼。

    顾天涯先是一怔,随即心有所悟,笑着道:“这样也好,不偏不倚。”

    自从两年之前五大公子分离家族,郑观鱼等人已经属于游离在争斗之外的中立派,既和旧派世家有牵扯,又和新兴门阀有亲戚,由他们几个作为中间缓冲,确实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人选。

    郑观鱼被推出来的时候还有些发懵,但是以他的精明很快也醒悟了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这厮乃是个世家中的异类,行为举止毫无顶级公子的风范,反倒瞬间化身舔狗,涎着脸直接凑到顾天涯跟前,挤眉弄眼问道:“顾姐夫你好,咱们又见面礼,平阳姐姐呢?今天没躲在某个角落里吧?”

    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顾天涯失声一乐,打趣道:“你害怕她又会冲出来暴揍你?”

    郑观鱼鬼鬼祟祟四下乱撇,满脸小心翼翼的道:“这叫君子不立危墙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看他这幅样子,不由又是失笑出声,安抚道:“今天你可以放宽心,昭宁和嫂子们去互市上闲逛了,女人一旦逛起街来很吓人,不到天黑是不会回家的。所以,你不用怕被暴揍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登时一挺胸口,昂然道:“顾姐夫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小弟我是那种胆小如鼠的人吗?男子汉大丈夫,威武不能屈……”

    满场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方才略显压抑的气氛明显被炒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天涯甚是欣赏的看了郑观鱼一眼,他岂能看不出这家伙刚才的做派乃是故意,看似油滑鬼祟,实则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但是顾天涯并没有揭穿郑观鱼,而是把话题重新引回掠私的事情上,缓缓道:“既然是你第一个上前,那么就由你作为第一个。刚才李书吏已经说了,他只管办理但是不管解释,所以就由我负责告知,跟你详细说一说这里面的谋划……”

    郑观鱼登时面色一肃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也摒气凝息。

    顾天涯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,负手望着北边天际的一片云彩,沉声道:“所谓掠私,就是掠夺外人资财以肥自身。眼看已经开春了,僵冷的土地正在化冻,用不了多久之后,就可以开荒种田,但是摆在咱们面前有个首要难题,那就是想要大批量的开荒必须用牛,可是,咱们缺牛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咱们缺牛,但是外面有几个地方不缺,是哪里呢?我想大家都知道。第一个地方就是北地草原,那里堪称是牛羊成群的好地方,可惜有个麻烦,我们已经跟人家签署盟约了,按照盟约上的说法,我们和突厥人需要像亲兄弟一般对待彼此,既然是亲兄弟,总不好去搞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嘿嘿两声,忍不住插话道:“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似笑非笑看他一眼,对于这货的说法不置可否,继续又道:“这么多年以来,所有人只要一提起牛羊就会想到突厥,可是很多人却忽视了一个事实,其实并不止草原上才有牛和羊……还有一个地方,也有大量的牛,并且,还是经过驯化可以立马使用的耕牛。”

    众人明显变得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目光爆闪。

    他们隐隐已经猜到顾天涯指的是哪里。

    果然只听顾天涯缓缓说道:“幽云以东两百里,长白南麓是平原,那里有个国家叫做高句丽,和我大唐一般同属农耕文明,但是人家靠近草原,百年来一直和突厥人交好,所以,不缺牛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又是嘿嘿低笑,道:“而且还是经过驯化的耕牛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再次似笑非笑看他一眼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语带深意的点点头道:“你说的不错,都是经过驯化的耕牛。并且这个国家跟咱们没有盟约,彼此之间有着一份难解的世仇,既然是世仇,那就没什么好讲究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郑观鱼连忙点头,舔狗一般道:“对,姐夫说的对。身为咱们的世仇,而且还是拥有大量耕牛的世仇,这样的敌人最可恨,必须搞他娘的一番才出气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不理这货,忽然从李世民桌上再次拿起一张空白纸张,沉声道:“我和李书吏的打算,是给大家发放掠私文书,凡是愿意干这个勾当的人,拿到文书之后都会获得一项权限,是什么呢?是允许你们用兵!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目光缓缓扫视全场,又道:“不管是武将家中的部曲,又或是门阀养着的私兵,只要你们拿到了掠私许可,只要你们不把兵力用在内部搞祸乱,那么,我和李书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且!”

    他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,突然又道:“并且我听说幽云之地流窜着一股马匪,据说兵力足有五六万人那么多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