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百九十四章 【震惊,顾天涯和李世民亲自下场】

    谁也没有注意到,此时顾天涯和李世民各自搬着一张桌子也走到院落中。

    既没有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也没有刻意掩饰。

    只不过么,两人在桌边竖起的匾额有些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一块牌匾上写着犍牛审批……

    另一块牌匾写着掠私办理……

    无论李世民还是顾天涯,全都像个办事书吏正襟危坐,并且在桌上放着一摞书册和笔墨纸砚,显然真是要像其它柜台那般办理政务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这两张新出现的桌子。

    但却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是顾天涯和李世民。

    只因顾天涯穿了一身厚厚的棉衣,头上还带着一顶笨重的大棉帽,不管是谁远远望去,只以为这又是哪个书吏过来办公。

    至于李世民的打扮,则是最普通的儒生服饰。

    皇帝既没有刻意化妆,也没有故意掩盖身份,然而即便如此,整个办事衙门仍旧没人认出来,只因那些书吏的出身都很普通,基本都是各个家族之中不得志的情况,以他们的层级和地位,根本没资格见过李世民。

    连这些世家出身的书吏都不认识李世民,更何况是前来办理政务的百姓们了,所以整个院子波澜不惊,各个办事柜台依旧如常运转。

    但是新增添的两块匾额毕竟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比如胡云的目光明显就亮了一亮。

    此时这小家伙刚刚带着百姓韩六申请完几项福利,忽然看到院子的角落里多了两张桌子作为办事柜台,小家伙心里也没有多想,仅是习以为常的认为这又是增添了某项政务……

    身为顾天涯的弟子,他知道每次出现新的办事柜台意味着什么,这意味百姓们又有新的福利可领,而他今天恰恰是带着麾下百姓过来申请福利的。

    于是,小家伙一脸兴奋的带着韩六跑过来。

    哪知才一朝面,小家伙直接傻眼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师尊么?

    胡云小家伙直接楞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天涯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小家伙,淡淡笑道:“敢问这位公子,可是要给百姓办理政务?”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胡云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小家伙下意识就想下拜行礼。

    顾天涯伸手微微一拜,仍旧淡淡笑道:“不要磕,站着就好,我现在是衙门里的办事书吏,你可以喊我一声顾书吏……”

    喊您顾书吏?

    吓死徒儿也不敢啊。

    小家伙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天涯,愁眉苦脸的道:“师尊,您这是要闹哪样啊?是不是徒儿做错了什么?您这样子让徒儿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哈哈一笑,伸手弹了小家伙一个脑瓜崩,道:“怕什么?师尊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胡云小脸堆满了愁苦,可怜巴巴又道:“您当然不会吃了徒儿,可您这样让徒儿心里没底啊。好好的幽云领主您不当,怎么突然搬张桌子来当书吏了?这事别说是徒儿看了发懵,任何人见了都要发懵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涯又是哈哈一笑,道:“我来做书吏你就发懵了?那你看看他做书吏岂不是更要懵。”

    说着忽然抬手一指,指着旁边李世民的桌子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李书吏。出身乃是拢右李氏,属于家中不得志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出身拢右李氏?

    家中不得志的人物?

    胡云下意识看向李世民。

    随即便感觉双腿都在打哆嗦?

    小家伙真的懵逼了。

    堂堂大唐皇帝,竟然也搬张桌子来当书吏,当书吏已经够吓人了,偏偏还被师尊称之为不得志的人物……

    若是连当皇帝都不算志,这天底下还有什么算是得志的?

    小家伙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乱。

    他真的已经被师尊给搞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也就在此时,不远处一间屋子中,只见程处默等人探头探脑,几个顾氏门徒脸上全都带着坏笑。

    只听李崇义嘿嘿的道:“六师弟也算是倒霉,第一个摊上了这种事。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,我猜六师弟肯定会吓得尿裤子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登时兴奋起来,急不可耐的道:“好啊好啊,现在就赌,你开盘,我下注,我赌六师弟不止今天会吓得尿裤子,恐怕他今后好几天都会吓得尿裤子。”

    另有王勃和卢照邻小孩心性,脸上更是显得兴奋异常,各自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,叽叽喳喳的叫道:“我们也下注,我们也下注。”

    唯有程处默没有参合,反倒是拿眼瞪了四个师弟一眼,呵斥道:“一个两个就知道胡闹,你们也不看看合不合适。师尊和陛下亲自过来开设柜台,分明是有什么大事想要筹谋,你们身为弟子不去配合演戏,反倒在这里吆喝着开盘下赌。对得起师尊的谆谆教诲吗?对得起六师弟的同门之谊吗?”

    几个弟子悻悻然作罢。

    年纪最小的王勃搞怪般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而最为机敏的卢照邻则是抬起手,捏着自己的小下巴做出思考姿态,小大人一般的分析道:“师尊和陛下亲自出场,照我看来无非是为了一件事。你们注意到没有,师尊桌子后面竖立的那块牌匾,上面写着犍牛审批,师尊此举肯定是要解决缺牛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几个弟子都是顾氏核心,对于缺牛这件事深有体会,闻言纷纷点头,认可了卢照邻的分析。

    但是几人很快又在心里生出新的好奇,目光全都望向了李世民桌子后面的匾额。

    那上面写着掠私办理,却不知道皇帝陛下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几个弟子暗暗猜测的时候,这边的胡云总算是稍微压下了心中忐忑,他身为顾天涯的弟子,深知师尊这么做必有深意,而他作为弟子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老老实实的配合师尊演好戏。

    小家伙想明白这一点之后,胆气不由又稍微壮了一些,他一把就拉过那个百姓韩六,豁出去一般的开口道:“顾书吏,我们申请政务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天涯明显对弟子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反倒是百姓韩六吓得浑身哆嗦,好几次双腿发软想要下跪磕头,虽然大唐时代不兴跪拜之礼,但是见到贵人之后磕个头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韩六刚才已经听明白了,这位冒充书吏的乃是自家公子师尊,那岂不就是整个幽云之地的主人,他身为一个黔首黎民见了这样的大人物哪能不跪?

    但也就在他满心惶恐的时候,忽然听到顾天涯无比温润的声音,那般亲切,那般平和,安抚他道:“这位百姓,你无需紧张,我叫顾天涯,出身也是个百姓。仅在两年之前的这个时候,我还是一个穷到吃不饱饭的穷小子。所以呀,你完全不用紧张,你就把我当成是个普通百姓,压根不需要在乎我的其它身份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旁边李世民似乎感觉自己的存在感有些低,忍不住也插了一句嘴道:“朕也一样,你别把朕当成皇帝。”

    结果韩六直接吓尿了。

    顾天涯满脸无奈,狠狠瞪了李世民一眼。

    李世民自知失误,悻悻然讪笑出声,皇帝明显有些尴尬,不过嘴上却是不服,冷哼道:“你瞪我看什么?朕难道哪里有错吗?


    顾天涯更加无奈,深深叹口气道:“二哥啊,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故事的主角也是皇帝,心血来潮想要玩一出微服私访,却说那位皇帝出宫之后坐着轿子,由四个大内高手扮成抬轿之人保卫着,走到一处荒郊野岭的时候,皇帝的轿子突然停了下来,此时那位皇帝正在打瞌睡,感觉轿子停下很是不爽,恰好也就在这时,他听到手下大内侍卫的汇禀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明显被勾起好奇,忍不住问道:“大内侍卫禀告了什么事?轿子又是为什么突然停下?”

    顾天涯嘿嘿低笑起来,脸上明显现出一抹使坏,道:“大内侍卫的汇禀是,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个百姓,要知道他们身处的地方乃是荒郊野岭,突然出现几个百姓肯定很不寻常,所以,要小心。哪知皇帝听了之后勃然大怒,直接掀开轿帘朝着百姓大吼,咆哮道,你们速速给朕让开,知不知道朕是皇帝?再敢挡路,灭你满门……嗖的一声,百姓们瞬间吓的溜之乎也。而也就在这时,那位皇帝却招手示意大内侍卫们凑到他跟前,鬼鬼祟祟叮嘱道,你们一定要记住,朕这次乃是微服私访,万万不可泄露朕的行踪,否则朕必然要拿你们几个是问。可怜啊,几个大内侍卫面面相觑,只感觉摊上这么个皇帝,他们这辈子算是栽到家了……哈哈哈,二哥你说这个故事好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面皮抽搐几下,他岂能听不出来顾天涯的嘲讽?

    这个故事分明是在嘲讽他刚才安抚百姓的事,明明想要安抚结果却对着百姓自称为朕,就像故事里的那个皇帝一般,一边叮嘱侍卫们不准泄露身份一边对着百姓大吼,举止何等奇葩,简直是个没脑子的货。

    等等?

    李世民猛然凶巴巴的看着顾天涯,恶狠狠道:“你这岂不是说朕也是个没脑子的货?”

    只见顾天涯抬起手来往嘴上一捂,笑嘿嘿的道:“这话我可没说,是二哥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捂住了嘴,偏要故意从指缝里挤出这句话,气的李世民咬牙切齿,感觉伤害不大但是侮辱极强。

    幸好顾天涯不敢再继续撩拨他,突然拱手一礼郑重致歉,诚恳道:“二哥,别生气啊,虽然我刚才嘲讽了你,但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,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得注意点身份,既然咱们决定来此开设柜台,那么咱俩就得努力放下各自的身段,否则你继续耍着你的皇帝威风,我继续保持着我幽州领主的姿态,那还办个屁的政务啊,满天下有哪个胆肥的敢来咱俩桌子前?”

    顾天涯说到这里一停,随即伸手一指胡云和百姓韩六,又道:“不信的话,你看看我的弟子和这位百姓,他俩是不是满脸诚惶诚恐,说不定裤裆里面已经尿湿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微一怔,下意识看向胡云和韩六。

    而小家伙胡云也很聪慧,立马可怜巴巴的看着李世民,道:“陛下,小侄真的吓尿了裤裆。”

    他是顾天涯的弟子,有资格对着李世民自称小侄,并且这样的称呼有个极大好处,那就是能够在皇帝面前享受小辈的待遇。

    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李世民明显有些尴尬,但是眉宇之间却是一片若有所思,忽然爽朗一笑,郑重点头道:“朕知错了,朕刚才那般做派确实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胡云一眼,语带和蔼的对小家伙道:“既然吓尿了裤子,那就赶紧去换一条,眼下还是春寒时节,可不要因此生了毛病。”

    哪知胡云连连摇头,小脸一片肃重的道:“您和师尊在此办理政务,小侄岂敢为了自己耽搁两位长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甚是欣赏,点点头道:“你很不错,不愧是你师尊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能得皇帝一句称赞,小家伙满脸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这时顾天涯突然轻咳一声,重新拾起刚才的话题,看向百姓韩六道:“这位老乡,烦请你把身份证拿给我看一下。按照咱们幽云诸州的规矩,所有的政务都要验证子民身份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十分温厚,化解了百姓韩六的极大拘谨,但是韩六仍旧战战兢兢,掏出身份证之后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顾天涯无奈叹了口气,他深知这种问题不是一时可以解决,所以也就不再坚持,而是拿起身份证开始办理政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也就在此时,终于有人察觉了顾天涯和李世民的身份。

    却是郑观鱼和王凌云等五个豪门公子,远远的站在那里长大了嘴巴,这几人的出身都是顶级豪门,自然能认识顾天涯和李世民,恰恰也正是因为认识,所以才会感到震惊异常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,竟然看到了顾天涯和李世民亲自下场,并且还是各自担任书吏,所做的事情必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千万千万,可不要针对我们世家啊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公子全都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他们心里隐隐又有种渴盼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么,其实也简单,他们早就看到了顾天涯和李世民桌后的匾额,正是那两块匾额的内容让他们产生某些期待。

    一块匾额写着犍牛审批。

    一块匾额写着掠私办理。

    如果仅是犍牛审批这一项,那么几位公子肯定不会想太多,毕竟谁都能明白,幽云之地想要大举开荒肯定要用牛。所以顾天涯亲自下场办理犍牛审批的举动,顶多也就是让大家感觉他的身份稀奇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搭配上李世民负责的掠私办理可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意义完全不一样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    谁都知道,幽州缺牛,既然缺牛,如何能给百姓发放犍牛作为扶持呢?

    牛从哪里来啊?

    郑观鱼等人目光盯向了李世民桌后的那块匾额。

    掠私办理……

    很快,几位公子相互对视一眼,他们原本是来观摩胡云带领百姓办理政务,以此积攒经验以备日后轮到他们之时不至于手忙脚乱。原本这事可大可小,说穿了学不学经验影响不算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,他们却在心中隐隐有所感觉,今日过来观摩的举动,怕是碰上了有大利可赚的好事情。

    掠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今天发的是2合1章节,感谢大家对咱们这本书的守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