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百九十二章 【做人,不可因1时得意而倨傲】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胡云突然弯腰下去大礼参拜。

    但见小家伙的面色极其庄重,一番礼仪行的极其规整,然后,恭敬开口道:“顾氏门徒胡云,在此给您见礼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先是一怔,随即哭笑不得的道:“我专门在茶摊等候着想和你结个善缘,怎么反倒变成了你向我大礼参拜?云哥儿快快请起,咱们平辈论交如何?”

    哪知胡云连连摇头,小脸一片严肃的道:“您是和家师一个辈分的,晚辈万万不敢有这个心思。身为晚辈者,见到长辈就该恭敬执礼……”

    郑观鱼无奈点头,满脸感慨的道:“真不愧是顾天涯的弟子,难怪你能得到他的疼爱。”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胡云能做到如此乃是吃过一次大亏的。

    自从成为顾天涯的弟子以后,小家伙曾经也有那么几天变得心态倨傲,毕竟他还只是个小小少年,十五六岁的年纪总是很难压制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一阵子他刚刚成为顾天涯的徒弟,一时间有很多家族的子弟上门拜访进行攀附,言语之间,尽是恭维,小家伙在无数的奉承好话之中,渐渐开始变的有些飘飘然。

    但是,族中那位负责泼冷水的族叔狠狠打醒了他。

    是真的打醒!

    重重一巴掌的甩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胡云至今还能记得那个夜晚,他的族叔抡起巴掌将他打个趔趄。

    然后,族叔暴怒无比的训斥道:“云哥儿,你给我好好记住,从你拜入顾先生门下的那一刻开始,你的所作所为再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。我仔细观察了你几天,发现你变得越来越骄傲,我倒是想要问一问你,你有什么资格可骄傲的……?”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
    “我知道少年人都喜欢被人吹捧,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族来访的时候,客人们语带恭维的和你套着近乎,那些客人们的身份都很高,曾经都是咱们泾阳胡氏高不可攀的存在,结果他们却上门来吹捧你,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会忍不住飘飘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他们为什么会吹捧你?我告诉,这不是人家看重你,而是因为你拜了一位好师尊,所以那些人才会上赶着和你结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诚心和他们结交,那么倒也无没什么大碍,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帮到你。可是,你是诚心和人结交吗?你看看你变成什么样子啦?你越来越像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人。你若是继续这样下去,你认为你的师尊还能疼爱你几天?”

    族叔暴吼训斥半天之后,忽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,又道:“云哥儿啊,别怪族叔打了你,你以后一定要记住,你能拜入顾先生门下乃是最大的机缘。千万可不敢放浪形骸啊,更不可沾沾自喜啊,你要学会谦逊,你要谨守本心,唯有如此,你才能一直跟着你师尊的脚步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咱们泾阳胡氏,未来数十年的希望都在你身上,所以云哥儿,族叔今天打了你,因为我不想让你变的让人厌恶,因为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谦恭。”

    那一夜,胡云仿佛从梦中惊醒,他回忆自己拜师之后的所作所为,果然发现自己变得极其飘飘然。

    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从那一夜开始,胡云再不敢骄傲。

    此后再有世家子弟上门攀交情,他总是时刻警醒着自己要注意谦恭,并且言谈举止之间,尽是发自赤诚的心意,渐渐的,就养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而这恰恰是一个极好的习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郑观鱼见到胡云坚持礼数,心中对这个小家伙越发赞赏三分,他没有继续阻碍胡云行礼,而是默默的选择了接受。

    然后,才伸手将胡云拉起来,温声道:“现在可以了吧?能不能结个善缘。”

    胡云微微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这时代有着很多规矩,比如结善缘就是一项。

    ‘善缘’这个词可不是随口说说,而是实打实的会出手进行某种帮助,并且还得是不求回报那种,必须像挚友之间诚心帮助那般才行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才叫善缘。

    所以小家伙踟躇良久,足足好半天过去才开口,一脸郑重问道:“您要帮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仅这一番询问,让郑观鱼对他的欣赏又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其余几个公子也站在一旁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郑观鱼微微一笑,语气更加和善,忽然伸手一指那些百姓,诚恳道:“既然你这小家伙心有顾虑,那么郑叔叔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实不相瞒,我想资助你一些粮食。先别急着推辞,叔叔我没有恶意,你们泾阳胡氏是个小家族,偏偏却举家迁徙来到幽云,我知道,你们是想在这里扎下根,但是呢,你们家族的财力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眼下棉花产业尚未有所收益,任何一家都是凭着自己的钱粮在养活百姓,若是我们这些豪门大阀也就罢了,因为我们就算养着几千上万口百姓也能撑住,但是泾阳胡氏呢?我听说你们全族为了节省粮食竟然在喝稀粥。”

    胡云面色有些羞赧,轻声辩解道:“郑叔叔,这是没办法的事,我们既然把百姓迁徙过来,那就得保证他们吃饱穿暖。然而正如您刚才所说,我家的财力实在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所以,叔叔才想帮你搭一把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伸手拍拍胡云的小脑袋,笑着又道:“至于我是不有别有用心,小家伙你大可不必顾虑。你应该知道,我和你师尊有亲戚。家姐乃是隐太子妃,而你师尊是隐太子的亲妹夫,我若是敢给你下套使坏,如何还有颜面让你师尊认我这个亲戚?小家伙,你说是不是呢?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说的极其诚恳,显然是发自肺腑的心意,胡云左思右想良久,最终恭恭敬敬点头。

    郑观鱼甚是欣喜,赞许道:“很不错,是个敢于下决断的好孩子,那么,咱们之间的善缘就算结下了哟。”

    胡云再次恭敬点头,道:“长者赐,不敢辞。”

    这小家伙不愧是顾天涯教出的孩子,一旦下了决断立马变得雷厉风行,直接开口道:“我泾阳胡氏需要两千石粮食,才能弥补养活百姓的巨大缺口……”

    郑观鱼哈哈一笑,毫不迟疑的道:“那么叔叔我在三日之内就把粮食备足,亲自押送着粮车给你们送过去如何?”

    胡云庄重行礼,但却不忘补充一句,道:“这是您的善缘帮扶,小侄没有答应您任何条件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啼笑皆非,再次拍拍他的小脑袋,道:“如你所愿,这是赠予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赠予,那就没有利益交涉。

    胡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小家伙至此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百姓们已经喝完茶水解了渴,胡云连忙再次拱手一礼道:“郑叔叔,小侄不能陪您闲叙了,我要带着百姓们去往政务衙门,忙完事务之后才能登门拜谢。郑叔叔,小侄这就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郑观鱼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告辞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胡云登时一怔,明显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却听郑观鱼笑着又道:“我们这些家族也都参与了棉花产业,各自都迁徙了百姓过来等着登记户籍,只不过幽州城里的办事人手不够,所以我们一直在排队等候之中。虽然是排队等候,毕竟总有一天会排到,故而就想提前了解一番,免得到时候会变得手忙脚乱,恰好你要带着百姓去衙门,我们趁着机会跟去看看岂不正好?”

    胡云这才明白过来,连忙拱手相邀道:“请郑叔叔移步同行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笑着点头,忽然伸手指了指王凌云等人,又道:“他们四个人是我至交好友。”

    胡云年纪虽小,但是做事滴水不漏,再次拱手邀请道:“请几位叔伯同行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等人纷纷道谢。

    趁机拿出一份随身喜爱之物作为见面礼。

    或是玉坠,
或是腰佩,都是极佳的文士喜好之物,硬生生塞在了胡云的手中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,胡云并没有表现的很抗拒,但他却不忘恭敬行礼,越发谨守住自己晚辈的身份。

    然后,众人一起带着百姓动身前往城中的办事衙门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们带领百姓走远之后,街角处忽然走出一个面色精明的汉子,那汉子手里拿着一本小册,目光看向一个像是在街面上闲逛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手里拿着个糖葫芦,赫然正是李建成的嫡女李明珠,小丫头吃着糖葫芦慢悠悠走到街角,猛的小脸严肃开口道:“记录,大唐贞观元年,五姓七望公子刻意在街边茶摊等候,以结善缘为名向泾阳胡氏赠送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那汉子摸出一杆小笔就要记录。

    哪知李明珠像是迟疑一下,突然摆了摆手又道:“算啦算啦,不用记了,胡云是我公公的亲传弟子,这种事不应该记录在秘册之中,我正好闲逛完了,直接回家说给公公听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连忙收回小笔,顺带着把书册也塞进怀里。

    李明珠拿着糖葫芦蹦蹦跳跳的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又有一人悄悄走到街角,语带迟疑的对汉子问道:“真不用记录吗?这可是犯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瞪他一眼,道:“明珠大小姐的意思,就是咱们幽云秘谍的最高指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胡云在和豪门结交啊?”

    “屁话,结交又能如何。你刚才没听大小姐说吗?她回家亲自说给咱家大帅听。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忘了大小姐的身份?她可是咱家大帅和公主亲自认下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好像是要放过胡云呀?”

    “还是屁话,胡云没犯错怎么称得上放过?行了行了,别再叨叨了,赶紧滚蛋,去别的地方转转。既然大小姐已经发话做出暗示,想必这其中有着不该咱们掺和的道理,那么,郑观鱼他们这一条线咱们就不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胡云和郑观鱼等人带着泾阳胡氏的百姓,一路上直奔幽州城中心的办事衙门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各个柜台要奔走。

    首先,是办理户籍。

    几百个汉子压根不用胡云指挥,老老实实的在一个柜台前排好队,而郑观鱼等人则是站在一旁,仔细观摩着这个窗口的办事程序。

    只见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书吏,先是喊过去一个百姓进行问询,道:“姓名,家乡何处?年龄多大了?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来幽州?”

    这百姓楞了一愣,面色明显拘谨。

    旁边胡云连忙低声鼓励,道:“别怕,按照问话做出回答就行,这是要给你登记户籍,然后根据户籍制作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“奥奥奥好的……”百姓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那书吏显然经常经历这种情况,脸上摆出温和笑容也进行鼓励,道:“慢慢回答,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百姓摸了摸头,憨厚道:“额(陕西话我的意思)叫韩六,是从韩家庄子来的,韩家庄子是属于胡氏的产业,额来幽州是胡氏带领着过来的。是心甘情愿,不是有人逼迫。哦还有还有,额今年三十二岁……”

    这番回答透着憨厚老百姓特有的啰嗦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书吏经验十足,直接提笔开始记录道:“姓名,韩六,原籍,长安泾阳县韩家庄,年龄,三十二岁,未曾有人逼迫迁徙。”

    记录完这几项之后,书吏再次抬起头来,又问道:“你家里有几口人?不管老幼全都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那百姓再次楞了一愣,愕然道:“额家里人的情况也要说吗?原来不是只询问额自己啊?”

    书吏笑了起来,解释道:“知不知道为什么胡云公子只带你们这些汉子前来?这是因为你们乃是一家一户的顶梁柱,但是你家里的人也是百姓啊,任何百姓都需要登记户口才行。只不过咱们衙门人手不够,不可能把所有百姓都拉过来登记,所以每家就选出一人做代表,这样才能简化办事的流程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听的迷迷糊糊似懂非懂,不过还是很配合的把全家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书吏奋笔疾书,很快就写满了一张纸。

    随后,他把纸张递进了柜台里面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那几位公子的面色齐齐变得肃重,郑观鱼低声道:“最重要的一幕要开始了,每个登记的百姓都会发放身份证。据说,是通过一个神奇的仙家宝物进行制作,无法作假,无法仿造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公子踮起脚尖往柜台里看。

    却见柜台里面那人接了纸张之后,很快就对着某一样奇怪的东西敲打起来,然后,只听咔嚓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有一张精致的小卡片从那个奇怪东西里面吐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咔嚓咔嚓的脆响声音不断,又有好几张小卡片陆续吐了出来,很快被柜台上的书吏取出,极其郑重的递到那个百姓手中。

    “拿好了,这是你们全家的身份证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就是幽州的子民,受顾氏庇护,即使豪门大阀亦不能欺。”

    那百姓满脸欢喜的收好卡片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
    书吏目光摆了摆手,目光看向下一个人,道:“再上前一个,继续登记户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转头看着胡云,笑着又道:“你也是精通政务的人,不妨先带着刚才这位百姓去办理别的几项,他已经拿到了幽州城民的身份证,可以去申请各种补贴和资助……”

    胡云似乎早有此心,闻言朝着书吏拱了拱手,道:“那就劳烦您接着给我家的其他百姓继续办理,我先带着韩六去别的柜台。您忙着,不用送。”

    书吏也拱了拱手,道:“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胡云拉着那个百姓韩六,离开这个柜台走向别处。

    郑观鱼等人相互对视一眼,连忙跟在后面一起走去,他们今天就是来提前观摩的,必须要记住所有的办事程序。

    他们很好奇,拿到身份证的百姓能申请什么资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