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百八十九章 【作为顶级世家,我们得向小家族学习】

    就在顾天涯和李世民探查荒地的时候,幽州城中一处宅院里面聚集了好多世家之人。

    这处宅院乃是大宅,以前住的是家突厥人,但是现在早已不再是了,这处大宅成了大唐世家联盟的一处产业。

    按说突厥人不是个好说话的种族,自家住的宅子岂会随随便便卖掉?但是没办法,世家之人给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一大笔资金砸下来,直接砸的那家突厥人脑袋发懵,于是,宅子就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自从幽云诸州收回大唐之后,突厥人和汉人的地位渐渐翻转,而随着顾天涯不断开发北地,再加上大唐各大世家纷纷派出子弟过来任职,导致城里的宅子越来越值钱,就连那些普通农家小院的售价都得几十贯起步……

    但是,世家大族岂能看得上农家小院?

    他们要买就买城里最大的宅院才行。

    整整五千贯钱,远超这座宅子的实际价值,但是世家众人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,直接就把五千贯钱砸向了那家突厥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钱给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会让人丧失骨气,那家突厥人在五千贯巨资的震撼之下,几乎连一点抗拒的念头都不敢滋生,乖乖的拿了钱,乖乖的让出来宅子。

    这处宅子并不是大唐某个家族出手购买。

    而是五大豪门一同出手置办的产业。

    世家联合起来购买这处宅子的用意也很明显,就是为了让世家众人在幽州城里有个相聚和交流的场所。

    遇到大事之时,总得商量商量吧?

    利益需要瓜分,需要交涉交涉吧?

    还有各个家族子弟为了各自的前程,相互之间必然有着暗暗的较劲和比拼,而较劲和比拼一旦过火很容易出事,所以也需要世家长辈们不断沟通和妥协。

    这座宅子的作用正是用来处理这些事务。

    比如这一刻,宅子里聚集的世家众人就在议论某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应该都听说了吧,顾天涯给他的弟子们赐下了特权。可以不用排队,直接插队提前,并且根据老夫得到的线报,顾天涯的六弟子胡云一大早就带着书吏出门,若是老夫推测没错的话,估计泾阳胡氏很快就要谋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啊,此事坚决不能容忍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程处默等人的家族也就罢了,毕竟他们的家族本就是不弱于吾等的豪门,但是那个泾阳胡氏算什么东西?吾等岂能容忍这样的小家族骑在头上拉屎。”

    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,所以老夫准备递交奏章,参他顾天涯一个徇私枉法的罪,不知在座诸位有谁愿意一起上奏,咱们必须把声势闹大一点才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。

    虽然是中年人但却自称老夫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敢自称老夫,这里面是有具体原因的。

    由于这时代的男子大多早婚,很多人在三十出头就当了爷爷,而按照华夏民族的一贯传统,当了爷爷辈的人确实可以自称老夫。

    所以,他自称老夫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五大豪门之中荥阳郑氏的族长。

    也正是两年之前那位分家而去的郑观鱼公子的亲大哥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郑观鱼分家而去,荥阳郑氏的势力肯定更强,但是即便经过了一次分家,郑氏的势力依旧非同小可,放眼整个中原大地,他家仍然还是顶级豪门。

    身为顶级豪门的族长,说话自然显得底气十足,故而这位郑氏族长刚才的话语看似是邀人一起上奏,其实还不如说是命令那些中型世家随他一起上奏。

    顶级豪门族长的话,那些中型世家就算不愿意也得听。

    但是郑氏族长压根没有想到,今天竟然有人站出来跟他唱反调。

    并且,唱反调之人赫然正是出身郑氏的郑观鱼。

    自从两年之前五大豪门的五位公子分家而去,几位公子各自带领族人们重新建立起新的家族,虽然仅是经过短短两年发展,但是新家族的势力却突飞猛进,竟然完全不落伍以前的本家,各自都变成了崭新的顶级豪门。

    既然也变成了顶级豪门……

    那么肯定有资格参与世家联盟的事务!

    而这处宅乃是天下世家在幽州城里的聚议之所,五位公子身为新型顶级豪门的执掌自然有资格参与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们不但有资格参与,而且还掌握着不小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只不过么,这五人的做派一向让老牌世家的执掌们不喜。

    只因这五位公子虽然出身世家,但却一直在跟曾经的家族唱反调,每每世家诸人商量着要有‘大动作’的时候,这五个公子总是会站出来予以阻拦。

    今天,同样又是如此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郑氏族长的那一番话,郑观鱼先就站起身来冷笑出声,道:“虽然本公子不怎么喜欢给人泼冷水,但是本公子毕竟是荥阳郑氏的出身,故而,我不得不劝劝你这位荥阳郑氏的族长……”

    这番话的语气明显夹枪带棒满含嘲讽。

    郑氏族长面色一怒,只觉心中有一股火气止不住的往上涌。

    他恨恨看了郑观鱼一眼,同样夹枪带棒的嘲讽道:“了不得啊郑观鱼,成为豪门族长之后说话都有底气了。面对我这位曾经的大哥,你竟然连一声哥哥也不喊。”

    这招够毒辣的,分明是在指责郑观鱼心性凉薄。

    可惜,郑观鱼乃是世家之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扣帽子的手段,若是针对普通人必有奇效,但是郑观鱼却仅是淡淡一笑,慢悠悠的反击道:“此处乃是世家联盟的聚议之所,任何家族的族长都有资格说话。而本公子作为郑氏新族的执掌者,我发表自己的看法岂不是合情合理?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再次冷哼,继续刚才扣帽子的手段,道:“但你枉顾亲情,连一声大哥也不愿意喊。心性如此凉薄,让人感觉齿冷。”

    郑观鱼仍是淡淡一笑,同样也坚持自己刚才的反击,悠悠然道:“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么,这里是世家联盟的聚议场所,大家都是以族长身份来此,商议事务的时候自然要以族长相称……你说是不是呢,我的亲兄好大哥。”

    这次他终于称呼郑氏族长为大哥,可惜这个称呼却让郑氏族长越发有气。

    因为这分明就是嘲讽。

    却见郑观鱼又是一笑,突然对他又道:“刚才的话说了一半被你打断,但是本公子为了郑氏必须要继续往下说……至于我要说的是什么呢?我要说的就是你想找死请别拉着郑氏族人。大哥啊,小弟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长的?你竟然想去参奏顾天涯,请问你以什么理由去参奏他?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明显在按捺怒气,冷哼道:“他给弟子们赐下特权,属于自己领头破坏规矩。此等徇私枉法的作为,就算辩到李世民面前我也不惧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脑子进水了!”郑观鱼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郑氏族长勃然大怒,厉吼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却见郑观鱼慢悠悠举起手,先是冲着他弹出一根手指,道:“首先我要给你指出第一点错误,你要参劾顾天涯的想法就是个笑话。所谓上疏参奏,针对的必须是朝堂大臣,但是大哥你有没有想过,顾天涯他压根不是大唐的臣啊。人家是什么级别?人家是坐拥幽云诸州的领主。而幽云诸州诸州属于大唐吗?
大哥你不妨去看看大唐工部制作的疆域图。那上面清楚明白的画着大唐十个道的疆域,但是压根就没有画上顾天涯执掌的幽云诸州……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愕立当场。

    郑观鱼弹出第二根手指,又道:“其次,我再给你指出一个错误。你刚才对于皇帝陛下的称呼,已经犯了极为危险的大忌讳。自古有云,帝王乃天,而大哥你作为大唐的麾下臣属,安敢直接喊出皇帝皇帝的名字?大哥啊,这事往大了说是能杀头的罪。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立马冷笑起来,大声反驳道:“吾等五姓七望世家,何曾在乎过皇族的治罪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,显然是深入骨子里的想法,所以才会不经思索说出口,并且说完之后脸色一片倨傲。

    郑观鱼不由得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这时,只听屋中有人语带嘲讽一笑,故意啧啧‘称赞’的道:“郑族长真是好硬的骨气,可惜荥阳郑氏怕是离死不远了。嘿嘿,摊上这么个族长……真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啊?真以为世家还可以不把皇族放在眼里吗?时代变了啊,怎么就认不清楚现实呢?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火冒三丈,目光恶狠狠看向说话之人,厉声喝道:“我当是谁大放厥词?原来也是一个反骨仔。王凌云你同样是分离家族之人,你真以为自己的名声很好听吗?”

    原来刚才说话之人正是王氏的王凌云。

    却见王凌云虽然被郑氏族长反击嘲讽,但他似乎并没有继续掰扯下去的意思,仅是懒洋洋一笑,打个哈欠道:“名声算什么东西?好听不好听的本公子不在乎。自从本公子带领一部分族人分家而去,本公子这辈子就只会在乎一件事,那就是,我要带领族人们好好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微微一停,再次懒洋洋一笑道:“可惜呀,您这位族长怕是不能带着族人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气的面色发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这时郑观鱼忽然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终归是荥阳郑氏出身,不忍心看着自己的亲大哥变成个笑话,于是他缓缓上前两步,语带劝解的道:“大哥,收收你的心思吧。我知道你心里的那份渴盼和急躁,也明白你看到有人抢在郑氏之前享受利益的不满,尤其享受利益的还是泾阳胡氏那种小家族,这更让你的心里感觉到失落和不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大哥啊,你得认清楚现实。时代变了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泾阳胡氏确实很小,属于上不得台面的家族。按说,他家岂能有资格抢在顶级豪门的前头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的亲大哥啊,你难道只顾着纠结这一点么?你怎么就不去想想,泾阳胡氏为什么能插队提前?”

    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
    郑氏族长明显一怔,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神情,可惜他虽然心中已经有所感悟,但是嘴上仍旧坚持着不肯服输,只是冷笑道:“泾阳胡氏能够插队,无非就是家里出了个顾氏门徒,而也正是顾天涯徇私,才给了他那个弟子赐下特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谁也没想到郑观鱼竟然点了点头,道:“我不得不承认,大哥你说的对,但是,你只说对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郑氏族长再次一怔,愕然反问道:“我只说对了一半?”

    郑观鱼目光诚恳看着郑氏族长,语气变得十分平和,轻声道:“大哥,让我告诉你更深的内幕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是说给郑氏族长听,但是在场几乎所有人全都竖起耳朵,很多人都想知道,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秘。

    只听郑观鱼缓缓开口,说的第一件事就让众人一惊,他道:“城外十里的那个胡氏庄子,已经建好了五十七户固定的房屋。固定的房屋是什么意思,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,但是你们根本不知道,那全是泾阳胡氏带领百姓们开山砸石建成的……大家注意了,我用的词语是带领百姓,而不是驱用百姓,这有着极大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驱用百姓,是命令性质,而带领则又不同?那是泾阳胡氏的族人领头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听错,人家真的是领头干活。整个泾阳胡氏所有族人,上至嫡支族长下至偏房子弟,所有人全都没把自己当成世家贵族,他们带着百姓拿着工具一锤一锤的砸石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才十来天的功夫,人家已经建成了五十七户房屋。据说全是那种四间相连的大屋,每座房屋都能满足十口之家的居住,并且,外面还有一圈坚固无比的石头院子。诸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泾阳胡氏在提起抢工百姓的安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次参与幽云之地的棉花产业,我们每个家族都迁徙了百姓过来,但是我想问一问诸位,现在有哪一家的临时聚居点已经建出了固定房屋呢?没有,一家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而人家泾阳胡氏,那么小的一个家族,无论钱财还是粮食,都没法跟咱们相比,可偏偏,人家做事抢在了咱们前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放眼未来的手笔啊,人家是真的准备让百姓定居之后安居乐业,而不是当成给他们种棉花的苦力,而不是还像以前那般不把老百姓当人看。”

    “UU看书www.uukanshu.com诸位都知道,顾天涯出身贫寒,也正是由于他出身贫寒,才导致他的内心无比爱护百姓。泾阳胡氏瞅准了这一点,能够主动放下身段善待百姓。如果我是顾天涯,恐怕我也会对这个小家族高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他赐给六弟子胡云的那份特权,分明是一份赐给泾阳胡氏的奖励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同时也是释放出一个信号,那就是暗示我们所有家族都要这么干……大哥啊,还有在场诸位族长们,时代不同了,该学会改变了。倘若我们还是坚持着世家高贵的骄傲,倘若我们还是放不下身段去学习,那么不用太久,我们就要被打落历史的尘埃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从来就不害怕缺少世家,因为有太多太多的小家族想要成为世家。以前我们不怕那些人和我们争锋,因为遇到争锋者使劲打压就行了。但是,现在时代不一样了。那些小家族不再畏惧我们的打压,因为他们有了新的晋升道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们顺着顾天涯的意思去做,他们很容易就会获得腾飞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