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大唐有后台

首页

第二百七十九章 【虽远在0里之外,但我早已提前筹谋】

一百万亩。

十五万民!

李世民盯着书契上面的字样,老半天都还感觉眼睛有些发晃。

这手笔真够大的。

但是,最让皇帝眼睛发晃的并不是这俩组数字,而是书契最底下的一行字,那才是让皇帝心神动摇的地方。

“百万亩地,十五万民,一年之后,分润三成!”

“保底收益,两百万贯……”

嘶!

李世民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两百万贯?

还是保底收益?

这似乎是要发大财了啊。

……

足足良久之后,李世民陡然大声而笑。

皇帝脸上更加神气十足,道:“那个臭小子这回可是欠了朕一大笔债,等到来年的时候若是还不起朕就用唾沫吐他一脸,哈哈哈哈,顾天涯,你也有欠朕钱的时候。”

大笑声中,抬脚出门,放声又道:“朕手上攥着一百万亩地的开荒份额,谁还敢说这件事不是朝堂之事。朕要召集群臣,各家一起出动,朕,又有借口去北方走一趟了。”

长孙皇后在御书房门口远远看着他背影远去。

忽然噗嗤一下喷笑出声。

“男人啊,就像是小孩子,这哪是想去北方走一趟?这分明是想找妹夫显摆去……”

“这兄弟俩怕是一辈子闹不完的嘴皮子!”

长孙皇后笑的眉宇温柔。

她喜欢看到丈夫和顾天涯的这种护斗。

这能让丈夫在帝王的冰冷座椅上保留一份童真。

……

……

老百姓们背井离乡的苦,要比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想的更深几分。

长安外,蓝田县。

一座小村庄。

此时虽然天寒地冻,然而整个村庄热火朝天。

家家户户都在收拾行囊!

这是一场堪称巨大的迁徙。

这是一场涉及三十万民户的朝堂之事。

既然是朝堂之事,那么主导者自然就是官府。

村中,某户。

柳老汉捧着双手凑到嘴边,哈出一口热气试图取暖,然而双手冻的发僵,哪是凭借一口热气能够暖和过来的?

双手已经冻的发僵。

但是刘老汉已经心满意足,他弯下腰吃力的抓起一副扁担。

扁担的前面挑着小孙女,后面则是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的小孙儿,两个小家伙很不听话,各自把小脑袋从筐子里露出来,都很兴奋,都不怕冷。

柳老汉故意装作生气,呵斥道:“怂娃子,快缩回筐里去,谁敢再冒头,爷爷就不带他了。”

两个小家伙根本不害怕,反而用小手扒住筐子更兴奋,小家伙的脸上全是期待,一起仰头问道:“爷爷,这一路都是您挑着我们吗?”

柳老汉舍不得继续呵斥娃娃,只能道:“是啊,这一路上都是爷爷挑着你们俩。所以你们两个小东西啊,不要在筐子里乱动乱晃,否则爷爷挑着扁担会很累,你们得学会让爷爷省点劲……”

两个小家伙果然不再乱晃。

但是小脸继续满是期待的仰着,又问道:“爷爷,这一路上都会有饭吃对不对?可以吃的很饱很饱那种?可以不用担心饿肚子的那种?对不对?”

柳老汉笑了起来,沧桑的老脸尽是温柔。

他伸出枯瘦的老手,轻轻去摩挲一个孩子额头,安抚道:“是的,一路上都会有饭吃。可以吃的很饱,可以不动担心饿肚子,你们两个小家伙啊,算是摊上了好时节……”

两个小家伙又兴奋起来。

各自待在筐子里忍不住乱晃悠。

自小就饱受饥饿的农家娃娃,也许最大的欢喜就是听到可以吃饱这个词。

柳老汉仰起头来,浑浊的目光似是仰望天空,忽然不知为何,流下两行滚滚热泪。

好半天后,才喃喃道:“可惜呀,你们的爹爹没摊上这样的好时节。若是他也能摊上这样的好时节,他就不会为了省一口粮食……”

柳老汉没再说下去。

此次整个庄子一起迁徙,据说是城里柳氏在北方参与了一项产业,需要大量的百姓过去种地,而且必须在开春之时赶到那边。

时间很紧。

路途千里。

所以,柳氏大发善心。

凡是参加迁徙的庄子,不管庄子上有多少百姓,只要是前往北方的家户,一律保证路上给吃给穿。

粮食直接用牛车运输,跟随着迁徙的队伍走,并且还不限量,随便百姓们可劲的吃。

据说是柳氏的家主下了严令,不允许任何一个百姓饿死在路上。

不但不允许百姓饿死路上,而且还要保证百姓们的体力,唯有如此,百姓们到了北方才能立刻开始开荒。

开荒?

那不就是种田?

对于华夏的老百姓来说,他们到哪里种田都是种。

最主要的是,这一路上可以吃饱饭,柳氏提供的粮食管够啊,这是一件何等幸福的事情。

所以,他们不畏惧迁徙。

所以,没有任何一个百姓抗拒。

所以,柳老汉才会说摊上了好时节。

也所以,柳老汉才会流泪说两个娃娃的爹没能摊上这个好时节。

若是摊上了,那就不用为了节省一口粮食饿死了。

……

这时不远处有动静传来,但见一个汉子推着一辆独轮车缓缓接近,汉子身后跟着一个挑着扁担的女人,汉子的独轮车上则是推着几个娃娃。

那汉子走近之后停下独轮车,望着柳老汉挑着的扁担皱了皱眉。

似乎踟躇和迟疑天人交战良久,汉子最终还是咬牙开了口,瓮声道:“四叔,您这样可不行,路太远了,挑着孩子您撑不住,让俩个娃娃上我的独轮车吧,我推车赶路总比您挑着扁担轻松……”

说完之后,小心翼翼看了看自家媳妇。

汉子身后的女人瞪了男人一眼。

明显是嫌弃自家男人没事找罪受。

柳老汉本来是很意动的,但是看到女人的目光便打消了心思,老汉仅是笑呵呵的摆了摆手,有些失落的道:“不用了,四叔还没老。虽然这一趟很远,但是四叔肯定能撑住。”

“但是锅碗瓢盆怎么办?”

汉子几乎是脱口而出,下意识的道:“您若是挑着两个娃娃,就没办法挑着锅碗瓢盆,虽然城里柳氏会在路上给咱们发放粮食,但是做饭的锅碗瓢盆得自家出……”

柳老汉沉默。

好半天后,才转头看向身后的破旧房屋,喊了一声问道:“小栓他媳妇,收拾利索了没有?”

“来了来了,

这就好……”

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随即就是叮叮当当的响动。

但见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子,手里攥着一个硕大的包裹,由于包裹里面的家什太多,这女子根本无法扛起来,她只能用手抓着包裹拖在地上,此时正在吃力的往门外走……

包裹里装的乃是锅碗瓢盆。

还有一床看着像是睡觉用的破烂铺盖。

女人吃力拖着包裹走出来,面上有些羞涩的对着柳老汉道:“公爹,奴家都收拾齐全了,只是,只是,咱家里就一副扁担……”

家里只有一副扁担,而扁担用来挑着两个孩子。

那么,锅碗瓢盆就只能用包裹拖着在地上!

汉子看的满脸不忍。

汉子身后的女人脸色也变得不忍。

猛然,汉子的声音变大起来,仿佛怒气冲冲般道:“坐我的车,让两个娃娃坐我的独轮车,这是我的侄儿侄女,我是他们的亲大伯……”

他仅只说了这一句,剩下的再也没有说。

他似乎不再顾虑自家媳妇会絮叨他,也似乎不再担心自己一路上会不会累倒,他猛然走上前来,把柳老汉扁担里的两个娃娃抱起,然后,动作温柔的放在了自家独轮车上。

人性的光辉,在这一刻战胜了因为贫穷带来的顾虑。

他转头看着自家媳妇,声音很大像是解释又像是命令,大声怒吼道:“咱家里能够拥有一辆独轮车,就属于村里百姓的富裕户。既然咱家是富裕户,那就得帮衬穷亲人。”

“媳妇,四叔是咱的亲四叔。”

“两个娃娃,是咱那个饿死的兄弟留下的苗。”

“我作为顶天立地的关中汉子,只要有一把力气就得使在家人身上……”

“媳妇,这事就这么定了,你要是再敢瞪我一眼,我就…我就打你耳刮子。”

他的声音很大,脸色因为激动变得发红。

身为顶天立地的关中汉子,他决意要用自己的独轮车推上兄弟留下的两根苗。

哪怕这一趟北地之行再苦再累。UU看书www.uukanshu.com

汉子的妻子几番想要张口,最终化作一声幽幽叹息。

女人毕竟还是心软的。

她没有开口絮叨,也没有瞪丈夫一眼。

人性的光辉,不止她的丈夫会有。

……

柳老汉的扁担被腾出空来,可以挑着家里的锅碗瓢盆,那个面黄肌瘦的女人很是感动,走到汉子的妻子身旁小心翼翼喊了一声嫂子。

然后,满脸讨好的道:“嫂子,让我挑你的扁担吧。”

汉子的妻子叹了口气,摇摇头道:“我家里三四天就有机会吃上一回饱饭,所以嫂子我的力气肯定比你大的多,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啦?扁担你肯定挑不动的,你跟上队伍,能走着就行……”

说着停了一停,又叹口气道:“听说这一路可远呢,嫂子希望你能活着走到那边。弟媳妇,别怪嫂子刚才那样子,嫂子并不是心狠,嫂子只是害怕咱们两家都死在路上!”

面黄肌瘦的女人擦了把眼泪,点点头道:“嫂子,我懂。我是个死了男人的女人,我早已习惯了家里没有男人的苦日子……”

汉子的妻子眼圈也哭了起来,忽然伸出手来攥住弟媳妇的手,大声道:“咱们都活着,咱们谁都别死在路上,弟媳妇,咱们一定要活着。”

百姓们背井离乡的艰难,远比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想象的更深。

幸好,有一个人比两人想的透。

这一场涉及三十万民户的大迁徙,远在千里之外的顾天涯早就有着筹谋了……

……

……第2更到,今天7000字,谢谢大家。